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bstract · 十一月, 2007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短讯)巴勒斯坦:到目前为止的和平

“在美国马里兰洲安那波里市所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谈结束了,但在巴勒斯坦这并看不到什么真正的改变。布希真的相信这梦幻似的会谈可以解决占领的问题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博客Asad Al Nimr如此写道。 他说: 这个会谈真的能解决我们和以色列之间所有的问题吗?! 他们相信这个会谈能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为大家都想着最好不要有这个无聊的会谈? 不是有某人想着这个会谈是达到真正的协议的一个选项? 或者,这是取悦美国的一种方式?他们真的了解我们生存的处境和占领的问题吗? 他们何曾关心我们在这里的生存方式? 为什么我要突然相信他们是真的关心巴勒斯坦? 这不过只是利害关系而已! 但也许,就只是也许,会有什么改变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变。 我们只是需要持续的抱着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24 十一月 2007

(短讯)以色列/巴勒斯坦:一种新的理解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有着许多草根性的合作在各种场合进行着,但这些合作却显少得到注意,且有被边缘化的趋势,因为更大的政治议题总在分化着两者,中东青年(Matthew in Mideast)的Matthew这样写着。 Matthew发现这个有趣的故事:来自以色列31岁的Aric Lapter及以23岁巴勒斯坦人Rasheed Nashashibi,他们不是政治运动者也不是和平运动推动者,但他们有着共同的梦想,要驾驶一级方程式赛车,他们决定藉由彼此的不同,一起参加明年 British Formula Vee Championship,不只是要往他们的梦想迈进,也为和平站出来。 他们说,和平不只是光说不练,他们要以另类创新的方式,向世人展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合作,也展现两国更好的形象。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23 十一月 2007

伊朗:博客变回政治犯

近几周来,伊朗政府进一步的对人权及公民社会运动者施压。这些运动者中,包括了前大学教授,联合阵线以及学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捕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造访了他们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乱葬岗的亲友。示威者持续对这新一波的压迫展开抗争。博客们分享了关于这些事件的新闻和想法。 人权运动者遭到锁定 看来伊朗政府主动地锁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权运动的人士。 人权报导学生会(SCHRR)的博客指出[Fa],该会的成员,也是人权运动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过45天,被单独的监禁在北德黑兰恶名昭彰的政治犯监狱Evin prison的209区。她的母亲说:「我的女儿每天都处在巨大压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联系。在她的囚室没有电视,连阅读的权利都被都被剥夺。」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为她的行动而入狱了一个月。 SCHRR说[Fa],还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动者,像是同时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还在监狱中。 在近几周(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维权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记者,也是政治犯权利保护协会的会长。Kosoof说[Fa],近来有许多行动者被捕入狱。他也发布了一些博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摄的照片。 劳工运动者入狱 Kaargar [Fa] 对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交车驾驶联合会领导人入狱的行为 做出谴责。这位博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并认为这样的判决攻击劳工运动。他说,遭判刑的二位是为争取劳工的基本权利,并未做出违法之事。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发起了要求释放Masour Osanloo的活动。ITF的网站邀请浏览者一同联署,敦促内贾德总统采取行动,确保二人安全并立即释放他们。 释放Sohrab Rasaghi致力于报导有关被拘捕的公民社会活动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博客发布了许多这位前大学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绍则节录自前线(Front...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互聯網

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Musharraf)于11月3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根据新闻来源指出,这意谓着基本的公民权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闻频道中止播送,行动电话讯号及互联网连线也被封锁。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着热烈的讨论,这也给我们一瞥博客圈对此事的反应为何。 “巴基斯坦政策博客”陈述军队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围各大新闻台,以及拘捕或软禁许多政治人物。这个博客评论这份国家紧急状态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紧急状态宣言(下见全文)中,他认定自己是军队的领导人,不是总统,鉴于国家的暴力状态急剧上升,遂执行戒严法。然 而,在文中严厉指责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执行机构的权责,陈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员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门的职 权,藉此削弱政府和国家的决议,并稀释政府控制这些威胁的效力。” RedDiaryPk写道这宣告所确认的是--现任政权的意图以及军事统治的结果。 穆沙拉夫将军粗暴唐突违反宪法的攻击司法部、媒体和巴基斯坦人民,将现在政权的独裁性格带到了聚光灯下。这也证实了巴基斯坦若不将军队从政治中移除,绝不可能进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试图和军队进入妥协或达成协议都只会阻碍为民主的奋斗。 SAJA论坛在文章中张贴关于此事的评论,提及印度的电视台认为这已经超过了国家紧急状态,这是宣告戒严法,因为国家的宪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谈到国家紧急状态意谓什么: 下一步?戒严法。更多爆炸。然后耗尽国家过去八年来所累积的资本。辛巴威,我们来了。除非美国和中国终于觉醒,做些实质上外交的 作为。这样的状态令人寒心。让我们祈祷穆沙拉夫辞职离开政坛。最高法院宣布大选的日期、新政府解决俾路支省的问题、美国重新在阿富汗布署军队(以及维持军 队常驻)、巴基斯坦军队在城市和山间战斗。战争、混乱、不确定性。我高雅的读者,这些,将会是最佳方案。还有一个更可能的选择,是介于 2005年左右、罗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领导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领导的印度。我一定会被证明是错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7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进入紧急状态

今天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国家的紧急状态,部落客们忙着试图掌握最新的政治发展。据报导前往杜拜探视亲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启程返回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预期会在今日稍晚对人民发表说明。(这篇文章发布的时间是11月3号星期六晚间11点44分) 有见地的国际事务评论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写道: 这个举动一点也不令人惊讶,考虑到巴基斯坦目前所卷入的混乱,从政治上:最高法院审议着“大选”的命运;到军事上:部族/军事冲突扩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识型态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离主义;还有国际上: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za Rice)已决定她要的民主。 根据临时宪法命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采取这样的举动是因为近来的恐怖攻击、以及司法部释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国家军队及警察士气低落。全文请参考这里。 自由巴基斯坦博客(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錄像是关于该国最近的情势,这里的连结是关于军队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说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种时机宣告国家紧急状态。 在binary-zero立即地报导全国的私人电视台报导遭到停止播送后,其中一些猜测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传言,如今已获得证实。 甚至是国家媒体,包括巴基斯坦电视网(PTV)确认此项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将军将在今晚对人民做出说明。 媒体和司法院已成为紧急命令的首要目标,几乎所有主要的私人电视频道仍遭到禁播,根据一家电视频道的报导,军队己进入最高法院大楼。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