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巴基斯坦:碧娜芝布托之死

  28 十二月 2007

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之死震惊了许多来自巴基斯坦或以巴基斯坦为写作主题的部落客。虽然布托在政治上有所争议,但她的暗杀却正是巴基斯坦原本期待战胜民主倒退之际。 在Metroblogging Islamabad,这篇文章激起一些回响,从不信任到对即将举行的选举感到忧心。 对巴基斯坦来说,这个是哀伤的日子,布托不是完美的圣人,但至少她为了民主进程努力。民主再一次随她而死去。Metroblogging Mumbai向巴基斯坦人民表达哀悼。 Abu Muqawam说当在哀悼碧芝布托这件事时,一件重要的事是别忘了她政治的本质。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人把布托之死弄的听起来像是一个与穆夏拉夫政权不同的自由民主,这样的论述让布托有点像是巴基斯坦的翁山苏姬。好啊,大家,我们都知道她有雄心富于表现,她上过哈佛和牛津,是英语系媒体的宠儿。但她也受争议的是南亚歴史上最贪腐的女人。 当一些部落客对碧娜芝布托之死持保留态度时,在All Things Pakistan,Adil Nijam写道此时此刻,这个事件是一个人道层次的悲剧。 在人道的层次上,这无异是个悲剧。不久之前我提到,在全巴基斯场,也许全世界,最悲剧性的人物是碧娜芝布托的母亲努斯拉特·布托 (Nusrat Bhutto)。试想,她的先生遭到杀害(注:Zulfikar Ali Bhutto曾任巴基斯坦总统及总理,1974年因被控涉涉嫌谋杀Ahmed Kasuri被处以绞刑),一个儿子遭到毒害,另一个儿子遭到谋杀,一个女儿可能是死于用药过量,另一个曾二度出任总理的女儿,在监禁和流放国外之后,最 终遭到枪杀。 今天,在震惊之中,我只能想到碧娜芝布托如常人的一面。明天,我才会想到政治。 Chapati Mystery写道: 在一个歴史缀以政变、谋杀、吊死政治领袖的国家,这无疑的是最血腥的污点。她的自传名为“天命之女”(the Daughter of Destiny),但她确实不该遭到如她父亲和巴基斯坦首任总理Liaqut Ali Khan (注:1951年在会议中遭到一名坐在听众席的男子开枪射杀)相同的暗杀结局。这真的是个悲剧,且是一个撕裂国家的突发混乱。 巴基斯坦政策部落格(Pakistan Policy Blog )提供了布托是如何遭到枪杀的细节,以及其他严重受伤者的详细情形。“巴斯斯坦人民党( the Pakistan People’s Party,PPP)主席在发表演说后离开政党选举造势集会举行所在地–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利亚格勒公园(Liaquat Park),不名人士朝她开3-5枪,其中一枪击中她的颈部,这名攻击者随后引爆炸弹自杀。布托的安全顾问Rehman Malik和布托的一名亲近友人Naheed Khan受到重伤。除了布托,另外有超过30人死亡。” 当部落客回应着这场悲剧,还有些人表达这将引发街头暴力和示威的忧虑。Metroblogging Karachi 报导政府机关关闭,人们急忙回家。一名评论家指出外面可以听到枪声。The Pakistani Spectator写道“在拉瓦尔品第的其它地区像是法札巴德( Faizabad)、萨达尔(Saddar)和穆里路(Murree Road),愤怒的群众烧毁商店和车辆,大喊反对恐怖份子的口号。”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中东观点看和平会谈

  24 十二月 2007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博客作者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博客作者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沙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沙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博客作者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博客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沙,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色列總理奧爾默特(Ehud Olmert)和其他與會者是對的,當他們說此次會議的舉行從某方面來看是一次成功和勝利。當今天下午我和二個小孩在逛街的時候,我是想著這樣。在購物中 心,我看到一名男警和女警在巡邏,我也發現到這名男警上掛著半自動步槍,以雜誌作為遮掩。我向他們走近,問他們有什麼原因要如此的特別警戒。他們禮貌地笑 笑說「安那波里斯」。每次看著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國家,談著他們和我們的幻想,基本上,都是挫敗。我不必指出他們所說的成功看起來是什麼了。 黎巴嫩:主人的召喚 The Angry Arab (As'ad Abu Khalil 博士)說,阿拉伯國家出席此次和談是因為「主人」布希的召喚。他寫道: 紐約時報滿滿的分析、引述關於阿拉伯國家政府決定參加此次和談。一部份人說是因為對伊朗的恐懼、另一部份人說是全球暖化的恐懼、有些人則堅稱是對未知之事的恐懼。但事實再簡單不過,阿拉伯國家的政府,包括敘利亞在內,決定參加和談的原因是來自他們主人布希的召喚。 埃及:和平進程的幻想 來自埃及的The Arabist說這次的會議只顯示了「和平進程的幻想」他注意到: 我的意思是,安那波里斯提供一套機制,抬高以色列總理阿巴斯(Mahmoud Abbas )的聲勢,而巴勒斯坦當局則繼續地從屬在以色列和美國之下,孤立哈瑪斯(Hamas)以進而將之從加沙驅離。除此之外,這個會談還有什麼建樹?再次建構和 平進程幻想的同時,巴勒斯坦分裂以及以色列政治當局(和目前確實執政的聯盟)從來沒有意願要如此做,巴勒斯坦人不再深信不移的和平進程背書。或者,我忘掉 什麼事嗎?紐約時報如果想要的話可以慶祝,但真是夠了... 中東青年(Mideast Youth):中間地帶 Ray Hanania在中東青年撰文,力促以巴雙方給和平一次機會。他解釋:...

伊拉克的“觉醒”

  4 十二月 2007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博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博客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覺醒」將這個區域控制住,他們藉由美軍的助力達到目前的狀態,看起來他們想把事情做好。嗯,我應該把話講清楚。他們在命令和指導之下把事情做好,因為 他們這麼做是為了錢,而這很顯而易見。基地並沒有付錢給這些「前」成員,而這些成為「覺醒」成員原本是基地中低階份子… 我聽說付給「覺醒」成員的區間是這樣的:14-16歲每月250美金,16歲以上每月450美金,高階成員則是每月600美金以上。 巴格達連接(Baghdad Connect)寫的有點冷嘲熱諷: 這些突然增加的「夾腳拖鞋幫」…已被「覺醒」(一些反抗勢力和基地成員結合而成)所取代,當這些人最後發現,比起為糟透了的什葉教派工作(譯註:伊拉克以伊斯蘭教中的什葉派占多數),為握有未來利益(一公升汽油95美元)的入侵者工作更是來得值得。 當一位「覺醒」的男孩告訴BC:我們已經做了我們該做的部份,也停止攻擊他們(入侵者),現在,他們也必須實現他們的承諾,以及趕走伊朗人。 來自街頭的意見 媒體報導中還是有些許零星的暴力事件。所以在巴格達綠區*的神經質的人妻(Neurotic Wife),問她的同事是怎麼想的: 他在回答我之前考慮了一陣子,然後說這得看妳所指的正常式什麼意思,我說,我看到商店營業較晚,人們在街頭待的也比平常晚,這就是生活的基本。M笑笑,然後說,是的,是比以前安靜一些,但這不代表這樣的狀態就是好的。 譯註:綠區(Green Zone)在是巴格達市中心十平方公里的封閉區域,為臨時政府、美軍、英軍辦公所在地。另可參考真實筆記。 她的意見是,暴力事件減少是由於有區域和政治影響力的什葉派領袖薩德爾下(Muqtada al-Sadr)的六個月停火命令,比起伊拉克政府和美軍費盡力氣還有用。 巴格達連接 認為有得必有失,他寫道: 這些西方的熱門據點…一夕之間變成當地居民安全的夜間活動之處。然而東巴格達變得有點糟糕。 Mosul在HNK 上報導,當地還是狀態還是每下愈況: 二週前,我鄰居的兄弟,一位已婚有個小孩的30歲男子沒有回家。然而二天後,他在驗屍室被發現。今天,我鄰居打電話來說他要離開伊拉克前往美國。 基本上來說:我們還是處在不安全和危險籠罩之下,甚至待在自己家中也是如此。但日子還是得繼續過。 而為伊拉克工作(WorkingForIraq)看不到任何達到長治久安的政治解決方案。他寫道: 我相信這要花上一個世代的時間去消彌各宗派之間的歧見,為國家謀福利。現實是,現在所有的競爭都在形塑一個新的伊拉克。遜尼派認為他們可以保存一些遭到什葉派思想家破壞的部份,而什葉派想要穩固他們以宗教思想為本質的統治系統,而不是當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庫德族樂見不安定的情況持續下去,以便他們能在伊拉克之外建立庫德斯坦國。美國大概想著政治上的紛亂,這樣他們才能在伊拉克長久的支配各種協議。伊朗繼續用一種可笑的分化和致勝的策略,扮演政治上相互對立團體的角色。 你怎樣理解這所有的一切?大致上治安狀況有明顯的進步,但炸彈持續在應該是最安全的綠色區域附近爆炸。沒有人覺得這種新的安定會持續。而人們怎樣理解基地組織?他們的步兵是多麼容易受到金錢的引誘。好的方面來看,這使得他們比起傭兵來說差不了多少,不好的方向來看,他們是另一群野蠻的占領者。付錢要你裝乖,然而如果伊拉克人不守規矩,那麼就自己看著辦。但事實是,這裡有這麼多的利益衝突,就連美國在內,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稍稍掌控左右伊拉克局勢的力量。...

(短讯)巴勒斯坦:到目前为止的和平

  30 十一月 2007

“在美国马里兰洲安那波里市所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谈结束了,但在巴勒斯坦这并看不到什么真正的改变。布希真的相信这梦幻似的会谈可以解决占领的问题吗?”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市(Ramallah)的博客Asad Al Nimr如此写道。 他说: 这个会谈真的能解决我们和以色列之间所有的问题吗?! 他们相信这个会谈能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是真的很笨的一件事! 是因为大家都想着最好不要有这个无聊的会谈? 不是有某人想着这个会谈是达到真正的协议的一个选项? 或者,这是取悦美国的一种方式?他们真的了解我们生存的处境和占领的问题吗? 他们何曾关心我们在这里的生存方式? 为什么我要突然相信他们是真的关心巴勒斯坦? 这不过只是利害关系而已! 但也许,就只是也许,会有什么改变我知道所有人都希望有真正的改变。 我们只是需要持续的抱着希望!!!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短讯)以色列/巴勒斯坦:一种新的理解

  24 十一月 2007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有着许多草根性的合作在各种场合进行着,但这些合作却显少得到注意,且有被边缘化的趋势,因为更大的政治议题总在分化着两者,中东青年(Matthew in Mideast)的Matthew这样写着。 Matthew发现这个有趣的故事:来自以色列31岁的Aric Lapter及以23岁巴勒斯坦人Rasheed Nashashibi,他们不是政治运动者也不是和平运动推动者,但他们有着共同的梦想,要驾驶一级方程式赛车,他们决定藉由彼此的不同,一起参加明年 British Formula Vee Championship,不只是要往他们的梦想迈进,也为和平站出来。 他们说,和平不只是光说不练,他们要以另类创新的方式,向世人展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合作,也展现两国更好的形象。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伊朗:博客变回政治犯

  23 十一月 2007

近几周来,伊朗政府进一步的对人权及公民社会运动者施压。这些运动者中,包括了前大学教授,联合阵线以及学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捕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造访了他们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乱葬岗的亲友。示威者持续对这新一波的压迫展开抗争。博客们分享了关于这些事件的新闻和想法。 人权运动者遭到锁定 看来伊朗政府主动地锁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权运动的人士。 人权报导学生会(SCHRR)的博客指出[Fa],该会的成员,也是人权运动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过45天,被单独的监禁在北德黑兰恶名昭彰的政治犯监狱Evin prison的209区。她的母亲说:「我的女儿每天都处在巨大压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联系。在她的囚室没有电视,连阅读的权利都被都被剥夺。」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为她的行动而入狱了一个月。 SCHRR说[Fa],还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动者,像是同时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还在监狱中。 在近几周(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维权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记者,也是政治犯权利保护协会的会长。Kosoof说[Fa],近来有许多行动者被捕入狱。他也发布了一些博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摄的照片。 劳工运动者入狱 Kaargar [Fa] 对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交车驾驶联合会领导人入狱的行为 做出谴责。这位博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并认为这样的判决攻击劳工运动。他说,遭判刑的二位是为争取劳工的基本权利,并未做出违法之事。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发起了要求释放Masour Osanloo的活动。ITF的网站邀请浏览者一同联署,敦促内贾德总统采取行动,确保二人安全并立即释放他们。 释放Sohrab Rasaghi致力于报导有关被拘捕的公民社会活动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博客发布了许多这位前大学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绍则节录自前线(Front Line): Sohrab Razzaghi 博士因为他和平且合法的人权运动,被逮捕拘留至今。他最近写了一份关于伊朗公民社会的报告。他将于2007年 11月 22-24日参加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市所举行的前线讲台( Front Line Platform) 据 Sharfsasan指出 [Fa],三名学生运动者Majid Tavakoli、Ahmad Ghasaban和Ehsan Mansouri 持续被拘留,并遭到刑求。 身处危机的妇权运动者 Kamangir 报导: 在前所未有及未预期的发展下,女权运动者Delaram Ali在上诉法庭(appeals court)被判刑2年6个月以及10次鞭刑。Delaram 在此次示威活动中遭到痛打,被许多名警察在地上拖行,最后遭到逮捕(见上图)。她的手臂在这场暴行中骨折。 Jomhour写道 [Fa],伊朗政府幻想着藉由鞭刑女权运动者,便可以控制女性运动,但这样的白日梦对高压统治者来说,将转成梦靥。这位博客想知道,伊朗政府凭什么称自己是仁慈的政府!...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互聯網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Musharraf)于11月3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根据新闻来源指出,这意谓着基本的公民权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闻频道中止播送,行动电话讯号及互联网连线也被封锁。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着热烈的讨论,这也给我们一瞥博客圈对此事的反应为何。 “巴基斯坦政策博客”陈述军队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围各大新闻台,以及拘捕或软禁许多政治人物。这个博客评论这份国家紧急状态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紧急状态宣言(下见全文)中,他认定自己是军队的领导人,不是总统,鉴于国家的暴力状态急剧上升,遂执行戒严法。然 而,在文中严厉指责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执行机构的权责,陈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员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门的职 权,藉此削弱政府和国家的决议,并稀释政府控制这些威胁的效力。” RedDiaryPk写道这宣告所确认的是--现任政权的意图以及军事统治的结果。 穆沙拉夫将军粗暴唐突违反宪法的攻击司法部、媒体和巴基斯坦人民,将现在政权的独裁性格带到了聚光灯下。这也证实了巴基斯坦若不将军队从政治中移除,绝不可能进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试图和军队进入妥协或达成协议都只会阻碍为民主的奋斗。 SAJA论坛在文章中张贴关于此事的评论,提及印度的电视台认为这已经超过了国家紧急状态,这是宣告戒严法,因为国家的宪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谈到国家紧急状态意谓什么: 下一步?戒严法。更多爆炸。然后耗尽国家过去八年来所累积的资本。辛巴威,我们来了。除非美国和中国终于觉醒,做些实质上外交的 作为。这样的状态令人寒心。让我们祈祷穆沙拉夫辞职离开政坛。最高法院宣布大选的日期、新政府解决俾路支省的问题、美国重新在阿富汗布署军队(以及维持军 队常驻)、巴基斯坦军队在城市和山间战斗。战争、混乱、不确定性。我高雅的读者,这些,将会是最佳方案。还有一个更可能的选择,是介于 2005年左右、罗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领导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领导的印度。我一定会被证明是错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和 Metroblogging Islamabad的评论,KO写道这像是“回到专制独裁”: 这有点是矛盾修饰。巴基斯坦过去八年由军事独裁者执政,但独裁者保留了一些民主的装饰,像是言论自由,反对势力,不只在政治上,也包括了私人军队的归属(像是塔利班在全国四处漫游),诸如此类 Ali Eteraz 在 Comment Is Free一文中分析紧急状态的来龙去脉: 传统上,临时宪法命令是一道中止宪法的命令,中止包括立法及司法在内的基本权利,附以实施戒严法。穆拉沙夫的临时宪法命令只消解 了司法(因为它逾越了权限,介入反恐战争),也保留议会的完整。缩限的临时宪法命令,表示现况还不到戒严的程度;但也不能被理所当然地称为紧急状态,因为 这个状态包含戒严的宪法临时命令。这种居于中间的状况被称为“特殊紧急状态”(emergency plus)。 是的,这是社会再次起身反对巴基斯坦言论管制(Society Against Internet Censorship in Pakistan )的时刻。Awab Alvi博士发起一个活动,藉由建议将自己写作落格的权力由国际博客代为行使。 我想这是全巴基斯坦博客停止博客写作的时刻,要小心的是由于戒严法的实行已经生效,我们得小心行事 -把我们的写作权托付给国际记者及博客来协助报导,因为戒严法,我们不能在这里冒险写作。 举例来说,我把我的博客交给言论自由行动者...

巴基斯坦:进入紧急状态

  7 十一月 2007

今天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国家的紧急状态,部落客们忙着试图掌握最新的政治发展。据报导前往杜拜探视亲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启程返回巴基斯坦。总统穆夏拉夫预期会在今日稍晚对人民发表说明。(这篇文章发布的时间是11月3号星期六晚间11点44分) 有见地的国际事务评论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写道: 这个举动一点也不令人惊讶,考虑到巴基斯坦目前所卷入的混乱,从政治上:最高法院审议着“大选”的命运;到军事上:部族/军事冲突扩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识型态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离主义;还有国际上: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za Rice)已决定她要的民主。 根据临时宪法命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采取这样的举动是因为近来的恐怖攻击、以及司法部释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国家军队及警察士气低落。全文请参考这里。 自由巴基斯坦博客(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錄像是关于该国最近的情势,这里的连结是关于军队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说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种时机宣告国家紧急状态。 在binary-zero立即地报导全国的私人电视台报导遭到停止播送后,其中一些猜测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传言,如今已获得证实。 甚至是国家媒体,包括巴基斯坦电视网(PTV)确认此项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将军将在今晚对人民做出说明。 媒体和司法院已成为紧急命令的首要目标,几乎所有主要的私人电视频道仍遭到禁播,根据一家电视频道的报导,军队己进入最高法院大楼。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对:FoolFitz

埃及:我对博客写作的不同感想

  22 十月 2007

你一直在博客上谈论你的生活以及个人细节。然后才发现原来你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读你的博客。现在你发现你的私生活曝露在大家面前,你觉得你还会像从前想的一样自由吗? 埃及博客Mohamed El Tohamy (又称2-Hamy)在本篇讨论这个议题,并写下他对博客写作的新感想: 在写博客一阵子之后,我发觉要成为一个成功博客最简单的方式是写作有关政治的主题。对博客不熟悉的人一想到博客就会联想到政治。 但我还是偏好写作我个人的生活和朋友。不过一直到我的博客越来越热门后,我才发现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读我的博客。这也让我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地写作。我 开始感到不自在,而希望我是个没人注意的无名小卒。我开始觉得我说过的每件事都会被用来评断或对付我。我更有个奇怪的感觉,觉得身边可能出现我不认识但是 却一直读着我文章的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像这种感觉:有个人知道你的每件事,但你对他/她却一无所知。我无法克制地想继续写博客;但我却再也无法像从 前那样自由自在地写作。 原文作者:Tarek Amr 校对:julys

阿富汗:文化、冲击

  17 十月 2007

作为一个美国白人观察在阿富汗的种种,较为有趣的面向之一是发生为数众多文化失态和冲突。不幸地,这种摩擦不仅限于日常有趣和琐碎的事,像健怡可乐(diet coke),也经常发生在重要的事务之上。 上周,为外交政策博客(the Foreign Policy Blog)写作的Preeti Aroon注意到一场关于足球议题的小型示威抗议活动。基本上,如同我在另一篇类似的文章所解释,这场抗议源起于,美国尽力去与当地阿富汗人接触,其中之一是藉由赠送他们足球…只是这颗足球上印有沙特阿拉伯的国旗,而沙国的国旗上有着萨达哈(Shahada),也就是伊斯兰教中的清真言,穆斯林必须朗诵清真言以对自己的信仰做出确认。大约有一百名左右在Khowst 的阿富汗人走上街头,发动了一场和平抗议活动,因为认为踢着印有萨达哈的足球是对伊斯兰大不敬的不智之举。美国驻军感到懊恼,做出道歉,并重新审视这个亲民计划,使其继进行不致于再度发生无意识的侮蔑。 很自然地,美国博客完全的不成比例的夸张这个意外的插曲,Afghanistanica找到一些比较起来很无礼的例子: 那个总是很细心的Michelle Malkin在博客写了这个意外的插曲,之后严责美军荒谬的卑躬屈膝的道歉,批评穆斯林: “…他们真是对每件事都要命的‘敏感’(解读:容易大吵大闹)”。 编按:括号为原作者所加 阿富汗坎大哈省(Kandahar Province)重建部队,照片来自lafrancevi的Flickr 她的批评者才真的是比Michelle更“敏感”(解读:意图冒犯),但你将画面往下卷,过去有篇是可兰经在厕所的图片,读它的回响。 喔,亲爱的读者,Afghanistanica也提供了其它美国的博客的连结(小绿足球(Little Green Footballs )和圣战观察(Jihad Watch)),他们也对此事做出类似的激昂说法关于穆斯林的大吵大闹(事实上并不是)。他以陈述什么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回应: 我只会说,我不认为多数的阿富汗人会唤起某种很强的欲望去生气和大吵大闹。我想这个插曲只是件小事,想到在阿富汗有其它更重要的需要被关心,我不相信这件事会引起多大的注意。 明确的来说,事实上,说的更恰当点基本权利,像是言论,似乎正在受到攻击--在喀布尔的每个角落。 sadaiHaqiqat电台是Salam Watandar在萨曼甘省(samangan)的联播电台,昨晚遭到关台。这个电台是由当地的年轻人所设立,大部份认为,这是一个自制的发射设备的电台… 这个电台一直受到威胁,大部份来自当地资讯和文化当局。 除了对电台的威胁之外,Atash Parcha详述了他好像被自杀炸弹吵醒的事。 砰~星期五早上吵醒我的声音。我好累,又爬回床上睡觉。 那天稍晚,我妹问我她听到的是不是爆炸声。那是驻喀布尔国际机场西翼的北约德国部队遭到自杀式攻击。如同以往,受害的以平民百姓为大宗。 而在美国,我们几周以来都为国内其他跟这被事件相比微不足道的事情悲伤,这样的态度令人费解…有些人可能会感愤怒,当他们的神圣之书在眼前被外国人亵渎。不了解这正是文化基石的美国及其党羽,看来已经立下了他们未来失败的基石。 唉啊,阿富汗将不再有任何外国投资,这样的预测是由于所谓“土地黑手党”为自己的目的,窃占土地。 多重土地登记使得关系良好的有力人士,可以强行宣称土地的所有权而不受惩罚,失败的法治系统则让受害者无从追索。土地和财产权缺乏安全性,对于一直是投资阿富汗的重要阻碍之一。 的确。但在阿富汗不尽然每件事都是黑暗和厄运。最近博客策略性转向的Safrang,上周到了赫拉特(Herat),有许多关于这个城市的好事要说: 首先吸引我这个新来乍到的人注意的,是这个城市铺设及维护良好,并布满绿荫的宽阔街道。从机场驱车随着吵闹的护送车队,从机场经由Injeel区开进赫拉特市区的一路上,对于我这个来自道路永远拥挤又坑坑洞洞的喀布尔人来说,这里的道路让我看得是目不转睛。 再者,是它的历史。这里是庞大的根据地,有壮观的星期五清真寺、醒目的尖塔,这都在一种令人惋惜的年久失修状态。波斯皇后Gawhar Shaad以及诗人Khwaja Abdullah Ansari的陵寝、四个具有历史的城门、有苏联坦克车的广场,以及纪念英勇的赫拉特人的第24响,还有其它… 第三是风。不,著名的120天之风(Wind of a Hundred and Twenty Days)这种夏季风现象并不是神话故事… 在街道、历史和风之后,是赫拉特人让这里变得如此美好。他们可爱具有特色的波斯腔,他们的波斯特征以及有礼的态度,他们相对的世界主义观 (cosmopolitanism),他们勤勉的创业精神,他们爱好艺术和文学 (证据就在他们经常在言谈中引用诗句),以及直到这个城市的治安变差之前 为止,公园里晚上总是挤满了出外野餐的家庭。我真的很喜欢这样。 他也提到了整个地区稳定的电力提供这项有趣事实。某种程度,他让我比以前更想到当地实际探访…我真想亲眼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如果没有别的,看看在新发现的荣景里突然涌现的精巧建筑。...

阿富汗: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9 十月 2007

关于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占领下的北方,这里曾是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所控制的区域,和平、安定并逐渐繁荣起来。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带领我们到塔哈尔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这个位于与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为题的文集,名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来说,这些事比塔利班还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显然地,这些比塔利班(Taliban)还糟的,是当地的武装军事领导人以及他们所选出的议员。 他继续引述一则新闻,关于当地民选的首长Piram Qul,是如何一边享受着与喀布尔良好的关系,一边绑架异议者的妻子,甚至谋杀、强暴他们的孩子。。这些作法都是延续自曾统治此处,为北方联盟成员的当地民兵和军阀。面对质疑,Qul宣称他是追随塔利班及其成员的脚步。Afghanistanica 回应道: 对,Piram Qul 是一名英勇的游击战士,对抗塔利班、以及身为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的当地支持者… 我记得一个故事是据说一些平民村庄的毛拉(mullah)藉由杀害在当地奸淫掳掠的地方民兵领导人而开始逐渐势力高涨。他开始了有点像是组织的东西。那叫什么来着?喔,对,我记起来了,那就叫塔利班。 的确,塔利班不是那么计较北方,攻下塔洛干时,似乎是塔利班最接近统治全国的时候。在北方,显示有贿赂的问题,而这是全国性的问题。再往南,在东边介于喀布尔和巴基斯坦之间,塔利班仍像以前一样无所不在,而他们依赖贿赂来完成事情: 所以半岛电视台派驻一位随军记者跟着这50名塔利班在比萨省(Kapisa)漫游、从国家警察那里买来枪枝以及感受当地人民的爱载… 所以当地人民亲切的问候50名武装人士?老实说,如果5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我家门前走过,不论他们打哪而来,我都会如此亲切的问候。北约部队现在很了解个中蹊跷。我曾听说过许多士兵观察这些微笑着的村民很有可能和塔利班有合作关系。每次村民向塔利班“嘘寒问暖”一番后,便将塔利班的行踪和藏身之处告诉美军首领。 这些村民既是亲切也是狡诈,到了一种艺术的境界。这种生存策略,确实地让他们几百年来如此安然的度过。 然而,点出这类问题的政府官员Murad遭到革职。贪腐和种族偏见是严重的问题,但政治作家Fahim Khairy认为,由财政部长安瓦尔•乌•哈克阿哈迪(Anwar-ul-Haq Ahadi)领军的强大普什图民族主义政党(Pashtun nationalist party )--阿富汗社会民主党(Afghan Mellat),除了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以外没有其他宗旨: 阿富汗社民党的领导人、现任财政部长安瓦尔•乌•哈克阿哈迪一直居于影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的执政当局及自己本身逐渐的接受露骨且固执的民族种族主义立场,倾向由普图什族人种族统治的阿富汗… 阿富汗社民党透过凸显普什图人的族群,逐渐让这个政党发展出危险的过度概括的理想、已经超越既有组织实体的社会政治现象,而这样的现象不再仅限于政党的结构化定义。 阿富汗社民党的宗旨,普遍地存在普什图族人的心中,定义了他们骇人听闻的理想,并藉着阿富汗史不绝书的的伪善、失德且充斥着暴力的社会政治现状,强化他们的认知。 虽然这些文字措辞强硬,但在像这样的种族争议上,老实说我并不站在任何一方。但是挫折的感觉仍弥漫着,且一直在扩散。这种挫折不仅限于阿富汗人,西方也变得对于进展如此缓慢感到挫折,甚至国内的支援似乎也变得枯竭。一名在巡回某处乡间(他不能说在那里,因为他还在任)担任警察顾问的人士,详述了以下的趣闻:  我曾坐在村里的评议会(Shuras)审理他们的案件,有趣的是,他们好几个月没有看到塔利班了,只有一个坐在外圈的市民站起来,丢了个黄色的“胡说八道”旗子(bullshit flag),然后开始说一件最近发生的事,那改编自一首歌…变成是…“我们做什么?如果我们告诉你任何关于他们(塔利班)的事,他们会杀了我们。”在阿富汗,说谎是种美学。好像每个人跟你说的事都带点说谎的成份。甚至军力的估算基本上也是个谎言…...

阿富汗:犹记9/11

  27 九月 2007

六年前的今天(讽刺的是也是个星期二),十五位劫机者劫持了四架民航机--二架撞击世贸中心,最后造成大楼在火焰中倒塌,将近三千人丧生;另一架撞击美国 国防部五角大厦,我家人中的数名友人因此生去性命;最后一架则在与劫机者抢夺飞机的控制权后,宾州的郊区坠毁,九十三名乘客丧命。这在美国历史上成为一大 讽刺,许多人将之与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而这也唤起了许多美国人对境外事件的关心,并引爆了长达一年的战争,也让外交政策产生重大的改变。 从美国的观点来解读这起事件,在后9/11时期逐渐形成的政策上,再也无法揭示不同层次的辩论思考(虽然New Yorker in DC 确实提出宽容且正面的讯息)。而备受美国人瞩目的阿富汗,最近被前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 )描述成是“大成功”?Nasim Fekrat 有篇动人的文章是关于“大成功”之于他的意义: 如果9/11事件不曾发生,今天阿富汗还在野蛮粗暴的塔利班(Taliban)政权控制之下。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阿富汗在他 们的控 制之下。今天,许多阿富汗人说,真主保佑乌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ndin),是他主使攻击世贸双塔,引导世人注视我们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阿富汗人也说,真主保佑美国,他们拯救了我们的生活,带来民主、自由和安 全。我想说的,不是北约和国际部队执行任务的过程与成就,而是:9/11对阿富汗以及其人民的重要性。许多阿富汗人说,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在9/11 事件中,受到攻击的纽约世贸大楼和华盛顿的五角大厦有多少人伤亡,而是美国拯救我们的生活以及解放我们的国家。 要瞭解他所想要表达的意义,Fahim Khairy 将9/11攻击放在塔利班手上恐怖的一年之脉络下: 另一件在阿富汗的恐怖份子攻击,摧毁了在第六世纪时所建立的 巴米扬大佛(Buddha of Bamyan),它是位在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扬山谷的山崖雕刻。这些雕刻显示了经典混合形式的希腊式佛教艺术。 二名宣称是来自摩洛哥的比利时籍阿拉伯人,以自杀攻击谋害了反恐(塔利班)第一领导人与北方联盟首领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ed Shah Massoud)。 但他们的护照最后被偷了,而他们的国藉是突尼西亚。这二名攻击者佯称要访问马苏德,摄影师身着炸弹腰带、或将炸弹装设于摄影机上,在访问的过程中引爆。马 苏德一辈子都在抵抗入侵的苏联、凯达组织(Al-Qaeda )和塔利班势力,终其一生与妻子及四名孩子住在泥土屋中。 人称潘杰希尔之狮(Lion of Panjshir)的哈迈德.沙阿.马苏德,苏联的眼中钉、且是站出来对抗塔利班直到最后的人(当然除了北方联盟的主要成员、现任阿富汗能源部长喀汗(Ismail Khan)之外)。我写了一篇文章以纪念这个男人: 事实上,马苏德的个人历史要比他的北方联盟领导要来的复杂,他在1980年代对美国的憎恨、目睹1990年代初期在喀布尔 的大屠 杀、以及在阿富汗北部Feyzabad大规模的鸦片走私。他被奉为圣人,甚至超越许多为国捐躯的英雄。没有比马苏德优越的战斗技术及策略更值得被尊敬的 了! 忘了我轻率的文字,虽然马苏德是值得记念的(这可促进公民社会之发展)。但并不是每件事在阿富汗都像神话故事的星尘和独角兽。在“评论是自由的”部落格,Conor Foley讲述他的一位阿富汗友人所发生的一些悲惨故事: 他告诉我:“事情越来越糟。”叛军现在控制了大半的国家,而没有西方支持的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及其政府会垮台。甚至在许多区域,阿富汗国家军队和联军在白天巡逻,而塔利班在晚间巡逻。判军造访清真寺和村庄里的耆老,告诉这些人,他们是最有效的力量,如果人们有什么问题,就应该找他们。 每个人都在谈塔利班,但是叛军比他们更强大。在许多地方是由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所领导的伊斯兰协会 Hezbi Islami(译注)主导着事务。他们比塔利班有更广大的支持基础,不论在地理上和种族上,这也就是攻击发生在北部和西部的原因。其它潜在的政治势力也视希克马蒂亚尔为未来可能的盟友。他受到国会支持的特赦法掩护,这个法律包庇被认定犯罪的国家军阀。 伊斯兰社会Jamiat-e-Islami曾支持政府,现在则是反对。他们是北方联盟的主要势力,它颠覆了塔利班。前塔利班支持者的总统卡尔扎伊冒险与之结盟;同时间,他们的前任战士参与许多正在发生中的犯罪活动,包括绑架国际援助工作者。问题出在总统卡尔扎伊没有靠山,而他自己的部族则由塔利班控制。 译注:Hez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