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f · 九月, 2007

电邮 dreamf

最新文章 dreamf 來自 九月, 2007

非洲:已经准备好成为非洲合众国了吗?

  8 九月 2007

非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frica)这个观念不算新,它活跃于加纳的克鲁玛(Kwame Nkrumah,译注1)时代、与坦桑尼亚的尼雷尔(Mwalimu Nyerere,译注2)时代,如今,这个观念正被非洲联盟(AU, Africa Union,译注3)大力推介;而最大力提议“非洲合众国”的,莫过于利比亚领导人格达费(Muammar Gaddafi,译注4)。 非洲各区或政府领袖于七月一日到三日齐聚加纳的阿克拉(Accra),举行非洲联盟第九届高峰会,议程中出现了“非洲合众国”一词:非洲的一统政府。格达费一路走访,向西非各区争取支持。 对于这场峰会与创造“非洲合众国”的主意,非洲部落客们讨论热烈。 Grandiose Parlor很好奇格达费致力于推介非洲合众国的动机何在: 从过去以来,他就一直呼吁非洲各国统一,组成“非洲合众国”,这是另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吗?另一个心灵受到夸张蒙蔽的典型代表?还是格达费单纯是在显露他的泛非信念? 正当许多部落客在质疑非洲合众国的可能性时,来自肯尼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Branded在他部落格Business In Focus中写道,“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在,”他特别检视两个元素来支持他的观点,例如他指出东非的行动电话企业Celtel早就在该区建立单一网络,并允许其顾客以在地费率拨号对话。 Benin Mwangi说: 拜科技创新所赐,因为国际贸易的步调发展正在一统化,现在是官方提议建立“非洲合众国”的最佳时机,你可能没注意到,但最 近的趋 势都指出,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存在,透过各种传播科技,非洲正转型为一个大型经济体。 这块大陆的行动电话使用率正在攀升,而由于对全球经济传播需求增加,行动通讯也展现出更高成长的前景,行动电话服务正透过将服务项目整合为明显的单一网 络,以改善近用率、并降低国际漫游整体成本的方式来拥抱区域整合。Celtel是个很好的例子,Celtel将非洲东部与中部的行动通讯网络整合为单一网 络,让顾客能以在地费率进行国际漫游,有了行动电话与笔记型电脑,你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上网工作。 银行与其他金融服务也循类似途径,它们透过购并非洲原有的本地银行,将服务触及过去无法服务的地方,举例而言,南非的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近日与肯尼亚的CFC银行合并,以获得在东非地区的持续成长,而拜科技创新所赐,现在所有动作都能中心化,因而非洲的国外直接投资比例也在增加。 他以一个论点结束文章,他认为,除了建立贸易联盟外,许多建立区域壁垒的动机都失败了,因为贸易联盟会直接影响经济发展: 由过去历史可知,由于政治因素,非洲许多区域壁垒都以失败告终,只有贸易联盟一直维持,因为贸易联盟会直接影响经济发展; 如果创 造非洲合众国就是创造财富,那么我们能说它早已存在,而非洲所需要的,就是加强既有结构,将更多资金注入资讯传播科技产业,并透过增值,建立能支持国际贸 易与创造财富的新架构。 AfricanLoft的Ugo Daniels认为,建立非洲国家联盟(Federation of African States)是最实际的方式: 我想说三件事,首先,是的,非洲国家无疑应该整合,但一统的非洲“合众国”不可能实现,这条路上有太多自我中心、太多区域 利益、 太多外在介入因素,这些都会阻挠“非洲合众国”的建立。 美国会希望看到一个真正一统的非洲吗?北非国家领导人们会想要一个统一的非洲吗?我严重怀疑!他们只有在需要联合国选票支持、或其他政治地理因素,才愿意 承认是非洲的一员(高贵而令人钦佩的格达费总统不在此列),所以我们必须实际一点,循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的思路,思考非洲国家联盟的可能性,以及我们是否现在就必须着手进行,现在就思考! 比起过去努力争取独立的非洲领导人们,现在的领导人们太没担当,为了阻止种族屠杀,尼雷尔(Nyerere)有入侵乌干达推翻阿明(Idi Amin)的担当(译注5),对于现在的非洲领导人,我认为他们只专精于如何致富、参加更多国际会议、发表演讲,达佛(Darfur)集中营受害者的血液 就在他们的手中流淌,因为他们不愿过度干涉、或提出反对以解救更多他们的黑人同胞。 一名喀麦隆的作家兼行动主义者Mwalimu George Ngwane指出,虽然非洲已经发展出政经整合轨道,文化因素却仍是荒漠一片,“因而尽管个人主义与排除问题还没解决,整合已经变成我们的共通语言,…非洲人民仍不愿一统,不愿拥有共通语言、泛非洲媒体组织、经修正而和谐的教育系统,也不愿回归合作与共存的有机概念。” Ngwane认为,非洲应该试着循自愿加入途径组构单一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