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Ling

本科系及工作都是以數字為伍,但相信真正重要的東西都是難以實際衡量的。

I studied and work with numbers, but I do believe that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is hard to value.

“Not everything that can be counted counts, and not everything that counts can be counted.” - Albert Einstein

电邮 FangLing

最新文章 FangLing

谁在害怕西蒙波娃?一场国家考试让无数巴西人讨论性别议题

巴西人文科测验中的其中一题编入了法国哲学家西蒙波娃著作「第二性」中的一节摘录,另一题则引述了同时也是酷儿(queer)理论家的墨裔美籍女性主义学者罗利亚.安莎杜亚(Gloria Anzaldúa)。

北韩的年轻人为什么敢穿窄管裤

丹比是24岁的北韩难民,她描绘的是一个和我们截然不同的极权政权,但这却是其他脱北者以及与北韩人民共事的人们再熟悉不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