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foolfitz

电邮 foolfitz

最新文章 foolfitz

5 一月 2008

(短讯)巴基斯坦:更多需要关切之事

布托之死并不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唯一危机, All Things Pakistan 指出,包括电力,用水,天然气及洪灾等,国内还有许多议题急需被关注。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短讯)格鲁吉亚:暴风雨前的宁静?

今天是格鲁吉亚的总统大选之日,TOL Georgia 报导指出,现在的情势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且作者认为格鲁吉亚极有可能需要举行第二轮选举,并分析其原因。然而,在日前的初选后,已然冒出了许多争议,TOL Georgia 在本文与其他文章中皆不禁问道:这场选举是自由、公平的吗? 原文作者:Onnik Krikorian

30 十二月 2007

(短讯)立陶宛:政治家博客

Lituanica 介绍了一个英语博客,他形容这位前维尔纽斯市市长Artūras Zuokas,“是立陶宛最有公关概念的政治人物。”Lituanica 并期待立陶宛的政治界和舆论界也能跟进,使用英语写博。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二月 2007

(短讯)巴基斯坦的教堂

在圣诞节这一天,All Things Pakistan 向所有的读者献上祝福,并连结一篇介绍巴基斯坦教堂的旧文章。 作者:Neha Viswanathan

24 十二月 2007

台湾:讽刺的人权日

接续着上一篇报导,本文将继续为各位带来台湾的人权讯息。 十大人权新闻 台湾人权促进会(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评选出2007年十大人权新闻,而有鉴于国家的人权侵害行为,往往与决策者、公务员的人权素质相关,台权会也发表“2008总统暨立委候选人人权素质评估问卷”,希望在明年的两场大选前,人民可以要求候选人对人权政策表明立场,以做为投票的依据。 政府官员的性别歧视言论 一名教育部官员日前以“很娘”、“很像Gay”等字眼来嘲笑政敌,立刻引起性别团体的震怒,召开联合记者会谴责,但该名官员却以“gay和娘只是一个形容词”轻松带过。小毕斥道: 他说的可太轻易了!他可知道有学生就是因为娘,所以受尽男同学的欺负,不敢上厕所怕遭脱裤要验明正身。他可知道,就是有男人将 gay当作取笑与羞辱的形容词,以致于一个活生生的男同志在成长过程中,不敢面对与展现真实的自我,一旦出柜还有遭到排挤失去工作的风险。这种成长经验的 痛苦,岂是“gay是一个形容词”所能带过。 女学会连带谴责使用父权语言暴力的多名政治人物,并联合其他性别团体,依据性别平等教育法要求教育部负起责任,表示如此的歧视言论,是民主与性别平等的严重倒退。 讽刺的人权日 到了12/10,国际人权日当天,过去做为用来囚禁政治犯“台湾人权景美园区”举办了开幕仪式,许多过去曾被囚禁于此的受难者和受难者家属皆到场参与;而到场抗议的乐生保留团体,却被公权力无情地驱逐、拘捕! 图片由pinglhow提供 苦劳网有详细的报导,civilmedia也有影片纪录,而参与行动的学生陈柏屼以第一人称写下事情经过: 大官们鱼贯的入场,我们高喊着那些大官们的名字,渴求他们走过来听听我们的诉求,看看人权真实的样貌。无奈,大官没有来,警察、国安、刑警却向我们包围、靠拢。 在警察的威胁恐赫下(地上的障碍已被清除),我们不得向后退,退到一面墙上,上面讽刺地写着充满艺术感雕板的“台湾人权景美园区”。 阿公阿嬷坐上轮椅上,在这排字底下,是多么的,让人不解。 图说:今天上午总统陈水扁主持“台湾人权景美园区”开幕典礼,就再不远的地方,警方却强力驱散要求乐生保留的群众。陈水扁仅回答:“你们去比较一下,和国民党的差别。”图片和文字来自苦劳网。 弱势相扶持:新移民与性少数 如此混乱的情势,也许会让许多人感到灰心;但在社会的角落,却仍有弱势族群互相支持着彼此!从11月起,台湾的越南文报纸《四方报》与各大性少数BBS板开始同步联播人权新闻,共同关注同志、新移民及其他弱势议题。四方报是台湾唯一的越南文报纸,服务对象以移工和新移民为主;而各大BBS站也是同志社群交流的重要据点。联播计划的新闻稿上如此写道: 乐生、苏案…许多人权议题仍悬而未决;司法系统或警方对同志、原住民、新移民的不当作为频传…社会各处仍有许多无理的对待。这一次跨族群的互惠行动,希望能为人权的寒冬注入一股暖流。

(短讯)乌兹别克斯坦:劳动移民的困境

Nathan 看了一份关于人口贩运的调查报告,是由Rapid Response Group (RRG) 所发布,探讨乌兹别克斯坦的劳动移民(labor migrants)所受的待遇。报告中指出,这些被仲介带往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条件都要靠运气来决定,如果遇到恶劣的雇主或仲介,护照会被扣留,让他们无法脱身、只能一直工作下去。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23 十二月 2007

台湾:“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台湾的政党恶斗却仍占据了媒体版面,执政党与在野党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时,却对许多弱势族群的人权不屑一顾。接下来几天,全球之声将陆续报导数则重要的人权新闻,首先带来的是两年一度的移驻劳工大游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动联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诉求 在劳动力全球化的影响之下,来自东南亚的移驻劳工已成为台湾重要的劳动力,在台湾从事辛苦、危险、肮脏产业的移工已高达36万余人。但在政治、经济多方的压迫之下,移工的人权依然处在社会边缘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湾移工联盟(MENT)发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的移工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许多社运团体也到场声援;游行队伍走过最繁华的台北东区,呼喊着五国语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们能注意到,在这号称人权立国的台湾,有一群人连休假这种最卑微的权利都没有。 相片由坏嘴巴提供。 在台湾,从事家庭帮佣及看护工作的移驻劳工已有16万人,却被排除在劳动基准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费都没有保障。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志工陈秀莲和FoolFitz分别叙述了两段被雇主剥削、却得不到法律保护,最后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陈秀莲更详细地解释了移工对台湾弱势家庭的贡献: 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外籍家庭类劳工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台湾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雇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 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台湾人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台湾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台湾其实撑起了两 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雇用她们的台湾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台湾社会福利漏洞,替台 湾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雇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 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性/别人权和新移民团体也前来声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湾政府却将照顾弱势者的责任全部丢给外籍看护工。MENT表示,内政部对被照顾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时数的居家照顾,俗称“喘息服务”;却规定“聘有外劳”者不得申请居家服务,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经济上的困难,无法让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残的局面。MENT要求内政部回复聘有外佣的身心障碍者应有的居家照护,并提出下列五项诉求: 家庭类劳工的劳动条件应有法令保障 废除私人仲介,强制国对国直接聘雇 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取消聘雇年限 保障移工团结权 相片由苦劳网提供。 两位做着轮椅的雇主也到场声援他们的看护,并在台上与移工们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 而Benla对此写下他的感想: 坐在轮椅上的是两位身体不方便的朋友,他们是雇主,但,支持移工们要有休假的权利。我不晓得有多少台湾的朋友会有同样的想法,但,我相信许多雇主可能并不知道规范家庭看护工的法令并不合理,因为,雇主自己对劳动法令恐怕也是相当陌生。 …...

30 十一月 2007

(短讯)塞尔维亚:科索沃预言

A Fistful of Euros 预测科索沃未来的局势:“科索沃将会获得某种形式的独立,而贝尔格莱德和莫斯科会气得跳脚,到时必然将是一团乌烟瘴气…然后,就这样。国界依然开放,太阳一样从东边出来。这种过渡状态将造成某种‘巴尔干版的台湾’,拥有主权而不被外界承认。” 译按:BBC中文网上,有篇颇为相似的评论。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8 十一月 2007

(短讯)塞尔维亚:科索沃选举,过去与未来

Balkan Baby 在科索沃议会选举之后谈到:“这议会选举,是否会将此地区内所有成员,不止科索沃人、也将阿尔巴尼亚人、波斯尼亚人、格鲁吉亚人、土耳其人、埃及人和罗姆人包括在内,实现真正的代议政治?也许不会吧,由于俄罗斯那基于纯粹害怕科索沃变成第二个车臣和鞑靼斯坦、而非同为泛斯拉夫民族兄弟之情的杯葛,科索沃将只有一个选择:憋气、跳入水中,等着欧盟看不下去而丢出救生圈。”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