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obchen

电邮 goodbobchen

最新文章 goodbobchen

中国:博客力挺缅甸僧侣

  3 十月 2007

近日缅甸政府血腥镇压数万在仰光街头要求结束军政府统治的僧侣和民众。对此,中国当局的外交态度依旧不明朗。然而不少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博客已经就某些”中国问题专家”自以为是的评论作出了反击,探讨了“番红花革命”背后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国民主运动的状况。 周三早上,中国博客开始关注当地持续的抗议和接踵而来的镇压;与此同时,在牛博网(一个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国记者博客的独立门户网站),Don Ma 发表了对此事件系列报导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样的政府,一样的老掉牙〉,回应“当地抗议是受到一小撮国内和国外敌人的煽动”这一说法。 一位读者回应道:“所有的专制政府都想得一个样」;“李洪志?”,另一个读者半开玩笑地接着说。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时,发表的另一篇关于缅甸军政府镇压僧侣的后续报导,则没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网博客、历史学家傅国涌在周三午间发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时撰写,描述昂山素季的 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道德指引,同时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牵涉其中的人(遭软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读者写道:“昂山素季……丧失理想的中国何时才能有这种‘圣徒’般的人物?”另一位应道:“为何不期待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寻“缅甸”时,发现两段手机拍摄的最新影片,纪录仰光街头的状况;后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张贴。 周四中午,其他的博客们开始行动了。新闻门户网站网易的编辑温云超,从《人民日报》转载了两张图片:“反独裁的两张照片。” “9月23日,缅甸仰光,大约2万名僧侣和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军事独裁。人民网的报导称这场运动是“反对军事独裁”。 以下是一些评论: 我们物价上涨的时候…… 跟着和尚们走 已经开枪了 震撼,感动!啥也不说了…… 〈钱烈宪要发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来看可以理解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时也是新京报记者的moogee,在周四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内容是一篇缅甸日报社论的翻译。其文批评了抗议活动,指责这种行为是一种小范围的谣言散播,及少数人被西方反动势力煽动的结果,他们教唆鼓动人们触犯宪法并攻击政府、军队和整个社会,最终目标是导致全国的混乱。此社论还谈到政府同样也希望结束腐败,提升民主,并且认为事实上是这些抗议政府的非法组织在阻挠进步。 以下是从众多批判和嘲讽的跟贴中选出的两篇: 好熟悉的文字。 真***的有意思 全世界的独裁专制统治者,说起话来,强调和语气都完全一摸一样 日他*的* 几个小时以后,Don Ma 就僧侣及市民被攻击的新闻做出回应——“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共产党不会干涉他国内政”——moogee [3]道: 和尚情绪稳定,开枪的都是临时军人 读者回应: 不知道仰光的路况能不能支持住坦克… 党太虚伪了,当年没有日本人干涉内政,他们有今天。对自己是自由主义,对别人是专职主义的垃圾。 缅甸的和尚还算对得起自己的信仰 另一方面也反应缅甸的专制还不成熟 我们共产中国老早就专辟了一个“宗教事务局”,一网打尽佛道僧尼上帝安拉…… 有时候我想,如果要我一边信仰一个神,一边服从宗教事务局的领导,我真会害怕自己下地狱。 不久在下午moogee [4]了一位网民对中国立刻派遣军队前往缅甸稳定局势的强烈要求。这篇文章引发了长达两页强烈而吸引人的争论;新浪博客燕南飞在下午五点钟发帖,表示当局已经开始使用催泪弹来组织游行,之后博客Paparazzi Brigade ycul 在9点时担忧地表示: 会不会大开杀戒? 缅甸的局势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全世界都在关注,然而国内官方媒体却是静悄悄的,好像俺们的邻国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最新局势的进展到处都有报导,但是深度报导却还一直没看到。僧侣集团和民主派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是僧侣们首先起来游行?后台是谁?油价上涨是导火索,缅甸国内深层次的矛盾是什么? 《经济学家》还是比较靠谱,比较客观,而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了,但是深层次的分析估计要等到下一期。《经济学家》好像对前景很悲观。...

阿富汗:战地传真

  22 九月 2007

伦敦记者组织前线俱乐部的创立者,沃恩.史密斯(Vaughan Smith),在前线博客放上了来自阿富汗的视频。2007年九月一日,他报导了一场英国-阿富汗联军对阵塔利班组织的战斗。 沃恩说: 哈尔门德河(Helmand)横穿南阿富汗的哈尔门德省,而绿区就是指这条河流的两岸。在一场艰难的行军后,我们到达了本次军事行动的出发点,并开始了军 事上所称的“接敌前进”(advance to contact)。 在上午十点之前我们和敌人接触了。随着联军在据点间不断转移,战斗时断时续。塔利班分子有时向我们射击,一般都在联军能接近之前就跑开了,他们早准备好了逃跑路线,并且大部分时候能成功带走伤员和尸体。 哈洛特不是我们的巴黎! 哈洛特博客称,许多身处阿富汗的人相信国家的第三大城市哈洛特,正如政府官员所言,在重建之中。然而,当地人说那地方和几年前相比没什么两样。博客作者还引述当地记者Naghib Arvin称: 许多人说哈洛特是阿富汗的巴黎城,并且想阻止城市的重建。这种想法简直荒谬可笑。我们不应该停下重建工作。 根据这位记者所言,缺乏投资且得不到当地生产者的支持是重建停滞的两个原因。 别拿口音开玩笑! Mohmmad Kazem Kazemi 称,他已经送信给伊朗电台杂志的主管对电视连续剧Charkhaneh提出抗议。他批评电视剧的制作者取笑阿富汗人的口音以及蹩脚的波斯语,认为此行有辱阿富汗人民,并伤害了他们的自尊。他还补充道,事实上在阿富汗没有人像连续剧中的人物那样说话。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