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 中文化小组 · 十月, 2007

电邮 GV 中文化小组

最新文章 GV 中文化小组 來自 十月, 2007

沙特阿拉伯:妇女为男性权益而战

沙特阿拉伯妇女再度登上了头版头条。在这个连开车都不被允许的保守国家,这群妇女们挺身而出,为被控涉及恐怖行动而遭逮捕的丈夫及亲人们争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游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妇女及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外举行示威游行。他们要求政府对他们的丈夫们作公平公开的审判,停止严刑拷打,并将他们调回当地监狱。一名曾停止撰写博客颇长一段时间的博客Fouad al-Farhan,公开了这个故事。 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别具意义,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沙特阿拉伯的妇女举行公开抗议示威游行。我怀疑主流媒体会具体报导这起事件,但让这件事传播到全世界的博客及公开论坛却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博客去签下你的姓名,支持这群妇女,并请尽力帮忙宣传这项消息。 勇敢地静坐抗议 来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话要说。Ghareeb Al Aber形容这是场“勇敢的”静坐抗议,他补充道: 一些沙特阿拉伯的博客,都刊登了这起2007年7月16日的头条新闻。十五名沙特阿拉伯妇女带着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前抗议,要求以下这些条件: 为她们的丈夫及儿子举行公开的审判。 给予她们委任辩护律师的权力。 停止严刑拷打。 监控监狱-让法官来掌管这些监狱。 将这些犯人调回Qassim。 我相信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规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吁政府应执行这些妇女的请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特阿拉伯的媒体能拿出勇气,就算只是一点也好,追查这起事件。 历史性的一天 公开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认为这次的抗议事件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他提到:...

伊朗:对俄罗斯的不平之鸣

好几名伊朗博客共同关注着俄罗斯,认为它只想分给伊朗里海资源的一小部份。在苏联垮台之前,伊朗曾经能够开采里海资源达50%。 五个里海沿海国家领导人-亚塞拜然、哈萨克、伊朗、俄罗斯与土库曼-在10月16日星期二于德黑兰召开里海高峰会。五个国家对如何分配海中资源没能达成贡识,包含能够产制鱼子酱的鲟鱼渔产、天然气及最重要的石油。 插图来自Badban Blog Mohammad Moeeni发表[Fa]了一张插图比较普亭与前苏维埃联邦的独裁领导人斯大林(Joseph Stalin)。这名博客以“普亭闪开”做为该篇文章的标题。他谈到伊朗与前苏联及俄罗斯帝国的冲突。博客表示伊朗因为这些冲突在过去二百年来已经失去了部份的领土。 对于当前局势,他写道: 俄罗斯找到了不同的藉口以延迟普谢尔(Bushehr)核电厂的建造或从中获取新的利益。俄罗斯不声明是否参与其中。谈到里海的法律定位,俄罗斯的立场与伊朗利益相冲突。做为一个伊朗人,即使人微言轻,我仍有权利说,普亭闪开。 Yek Yaghyi(意为反判者)表示179年前俄罗斯利用Turkmencay协定欺骗伊朗,使伊朗失去了部份领土与里海的航行权。该名博客质疑是否又有一个Turkmencay协定在等着我们?他表示仅管普亭(Vladimir Putin)在摄影机前对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微笑,但他并不相信伊朗,也不支持伊朗政府。谁能说明狼与羊的友谊是怎么回事? Kaghz Pareh(意为一张纸)表示[Fa]为了获得俄罗斯在核能议题上的支持,伊朗政府已经出卖了伊朗。该名博客宣称下一代将承受今日所发生之事的苦果。 Razeno说[Fa],俄罗斯只想让伊朗拥有11%的里海资源。他认为伊朗政府给了俄罗斯太多好处,以获得该国对伊朗核能政策那“微弱”的支持。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译者:Atlantis 校对:FoolFitz

语言之死:进化、天择抑或文化灭种?

在这个地球有194个国家,但是人类所使用的语言却有7,000至8,000种,和国家数相距甚大。 语言的多样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据估计,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死亡。 数百年前,强大的欧洲国家统治整个洲的方法,是将独立的或是松散的人民,以殖民语言组织为一个民族国家,近代的帝国也跟随着这样的脚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体和科技正加速了语言的同质性。但是这真会引起恐慌吗?

缅甸:军队企图削减僧侣的影响力

缅甸民主之声(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非营利新闻组织以及目前少数几个还能释出当地新闻的管道之一,发布一则关于军方试图要僧侣放弃宗教生活的报导。 日前遭逮捕的约三百名僧侣被送到在永盛(Insein)政府科技学院(Government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外的某处车库。据悉军方试图“迫使僧侣还俗,脱去袈裟--变成一般人而且不再以守戒为荣。” 无故放弃僧侣身份是被视为罪愆。军方试图以此大量削减僧侣对人民的影响力,以羞辱他们。 缅甸民主之声也提到,军方过去曾命令“永盛当地最资深的僧侣”念颂巴利文经文中“羞辱僧侣”章节,逼迫僧侣还俗。但是这群原本应该跟着长老覆诵的僧侣却拒绝跟进,不久后,资深的僧侣说他就是没有办法将那些僧侣还俗为普通人,拒绝了军方命令后就离开。 也有报导军方在永盛殴打僧人。有个水管工人去修理水管时,有位僧人躺在地上望着他,据说是被一名军人用皮带鞭打过。 也有报导指出,当军用卡车载着僧人在街上超越一台车子时,有个驾驶错误地鸣了喇叭(可能因为害怕),结果军人就下车逮捕那位鸣喇叭的驾驶。 还有报导有位僧人因脚伤而被送往医院,军方命令医师在僧人还俗之前不得进行治疗。僧人则回应他宁愿因伤死亡也不愿意还俗。 看起来,医院职员必须获得副总理Mya Oo博士的批准才能够治疗那位僧人。 有目击报导军方包围医院的出入口,并盘查所有医院访客。 原文作者:yangonthu 译者:Trust1021 校对:Nairobi

缅甸:来自各地的声援

昨日,缅甸政府对仰光的示威群众提出驱离警告,这群由僧侣领导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并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复原有物价。邻近国家的博客纷纷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与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忆起菲律宾也曾有过相似的经验: 不论仰光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将会如何发展,我希望不会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况发生,虽然在每个反对政府行动中,暴力总会介入。但我希望这些将军们能够冷静沉着些,不要走上回头路,用野蛮的方式与示威者交战。我们曾经两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则在1991年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赶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与缅甸间的互动逐渐升温,此次则批评越南报纸未给予此事应有版面: 相较于其他国际媒体以头条大幅报导此事,越南最热门的报纸《Tuổi Trẻ》只有区区五句带过,另一家报纸《Thanh Niên》的报导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还提到: 今日,我们缅甸的同事告诉我们一个传言,因为网路上广泛流传相片和录像,所以今晚缅甸的网路将会被封锁,以防止影音画面再度外流。 在〈缅甸,我们与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博客Somongkol Teng在回响里,对其他人批评缅甸僧人不该参与政治活动做出回应: 我晓得在佛教教育里,僧侣不应该过问红尘、更不该涉入政治;然而,当我们考虑到实际面,他们也是那个国家的一分子啊。这些 事情影响了国内每一个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时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杀害。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他们应该保持沉默。当社会需要他们伸出援手时,他们应适时地发声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博客Bernard Leong希望东南亚国协和中国能够介入缅甸,阻止这场腥风血雨。 从天安门事件开始(至今我仍记忆鲜明),过去二十年间在亚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争,最终大都以流血画下句点(不过印尼和菲 律宾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的抗议事件除外)。当军政府正式出动他们的部队时,就表示离流血冲突不远了;倘若真的发生,便会殃及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那么,世 界面对如此情况,将会如何行动? 当美国已经对其进行制裁时,观察中国的一举一动,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东南亚国协将维持不干涉他国内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则,继续袖手旁观,但我个人坚决反对这种态度。 另一位新加坡博客Monsoon...

日本:社会媒体大爆炸

一个名为“爆发性社会媒体”的研讨会七月初于东京的Jiji Press Hall举行,商界各领域人士齐聚,讨论日本社会媒体充满爆发性的潜力。此研讨会是以其中一位讲者所出版的书命名,讲题包含“社会媒体的最佳化”、社群关系、第二人生的未来、以及Web2.0的范例讨论。在Jiji Press Co.网站上推广该活动的文宣提到: 博客、社会媒体服务、第二人生、Youtube…,这种让使用者参与的网站常被称为CGM(消费者产制型媒体),但最近他们常被称为社会媒体(Social Media),这也许是变化开始产生的最佳证明:从一个由英文字首组成、只用于科技专才间的辞汇,转变为一般业界民众也能了解的词语。 社会媒体的其中一个特征,在于参与者数目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如果其冲劲能维持目前水准,不可否认其潜在影响力将超越传统大众媒体。然而,如果社会媒体持续爆发性的成长,公关公司、广告公司和行销公司是否相对需要改变,而他们应该如何调整商业策略? 研讨会其中一名讲师是网路公关公司news2u董事长兼博客的神原弥奈子,她在自己的博客上谈到这个活动,并提及社会媒体近期的潜力: Google因其搜寻技术而在2000年左右开始受到注目,但一直到了2003年才真正受到大众的认可,直到那时他们才建立了能得到营收的商业模式。当一个社会媒体成功建立其商业模式,我相信它一定会“爆发”。 神原弥奈子稍早曾接受《爆发性的社会媒体》(Explosive Social Media)的作者汤川鹤章(Yukawa Tsuruaki)专访,他在JiJi Press Co.的博客上提到: 以博客和社群服务为例,透过社会媒体传递的资讯量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在这个情况下,企业界应该如何传递他们的消息? News2u公司的神原弥奈子从很早开始,就开始协助企业界进行线上公关,她预测当资讯泛滥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大众将会因为想得 到有可信度的资讯,而尽量搜寻第一手消息来源,她并强调,为了迎接这个时代的来临,企业们应该开始定期发布准确的第一手消息,因为一个公司是否透过其社长 或员工的网志发布大量讯息,跟该企业的可信度有着一定的关连。 我与神原弥奈子在访谈中谈到网路公关时代的来临。(访问人:Jiji Press Co. 编辑委员汤川鹤章) 以下为访谈的内容稿:...

缅甸:军队在瓦城让步

缅甸民主之声(DVB.no)报导,在缅甸第二大城的瓦城中,卅三军让比丘们继续进行抗议。 九月廿七缅甸民主之声新闻:卅三军在瓦城暂停行动 卅三军军人下跪请求比丘们停止抗议。 来自瓦城僧院,包括沙塔那比丘学院(ThaTaNa)的僧人们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时,在四十二街被卅三军阻挡下来。 许多僧人以“就算你们开枪,我们仍会游行下去”回应之后,继续他们的游行。 根据瓦城目击者的报导,那时军人流泪跪下,最后退让,让僧人通行。 Kaduang发布了一则昨天在首都仰光发生的目击消息: 当他们要阻止我们的时候,另一辆军用卡车从军营中出来,接着便开枪射击。有些人被击中。我当时必须翻过砖墙跑进学校里。我 遇到其 他也跑进学校躲藏的夥伴。他们说当他们翻墙时有两个人被子弹射中。很多枪击不是对准抗议者就是对天鸣枪。当时学校还没关门,有家长来学校带孩子回家,但连 这种时候他们也开枪。他们真的太可恶了! 更多的文章及照片请见于此,以及naingankyatha的Flickr相簿。 以下翻译自一缅甸文博客,Soe Moe写道: 他整天看着新闻,感到对整个事件渐生的恨意与厌恶。昨天他们在半夜搜查僧院,暴力破坏器物并逮捕僧人。今天下午,他们则对手无寸铁的市民开枪。今天许多死 者中有一位是日本记者。军队迅速抓走每个在街上倒下的人,而且没有人被送到医院。他们还在新闻报导中的死亡人数中作假。昨天是个血腥的满月日,今天是血腥 的九月廿七。 KaDaung – 仰光消息(来自CBox留言板) 开枪射击发生在北Okekala的第九与第六街区,五人死亡,当中有一位放学返家的十五岁男学童。 他们在市区中追捕奔逃逸者,带走遗体而不交给死者父母。 有电话报告,军方在TharKayTa桥上开火,也有许多死者。 没有遗体被送到医院。所有伤者也都被军队带走。 被两枪枪击分别击中右胸与右腹而死亡的外国人,有被送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