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 中文化小组 · 十二月, 2007

电邮 GV 中文化小组

最新文章 GV 中文化小组 來自 十二月, 2007

伊朗: 左派学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周于德黑兰及马赞德兰(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学生。此举也许是一项先发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学生团体“自由平等学生 会”,藉由其博客通报世界关于名为“学生日”(16 Azar)的抗议活动,并使其无法于伊朗多所遭受威胁的大学里,组织争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会。 来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项关于此左派学生运动的有趣事实。首先第一点,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进份子遭大规模处决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想仍能于伊朗发生影响力;第二点,对社会主义派学生的镇压,竟是发生在一个与查维兹(Hugo Chavez)及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会主义领导者有密切关系的国家;第三点,此运动须倚赖博客作为联系及组织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隶属左派学生团体的Barabary Azadi(意为“平等自由”)博客写到:当局于学生们准备在十二月二日进行抗议活动前,开始逮捕在德黑兰的活动成员: 激进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于德黑兰大学的工程学院前发动抗议活动,学生们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进行;学生举着写有其诉求及目的的海 报及标语。包含“学校不是军营”、“女性自由是社会的自由”、“拒绝战争”、“将脏手从伊朗人民的身上挪开”、“释放政治犯”、“还有其他选择方式”、 “释放我们的同侪”、“学生运动和工人及女权运动联盟”、“我们要求独立公会”等。 他们并在博客里公布已遭逮捕的学生名单,并誓言无论多少人遭逮捕,此运动将如期进行。 据学生委员会的人权报导博客,Schhr,报导[Fa],受监禁学生的亲友正担心学生们的待遇,他们大多数被留置于恶名昭彰之艾文监狱里的隔离室内,情报单位告知学生家人,他们能够拘留学生九十天而无须提供关于学生的任何资讯。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属于伊朗北部马赞德兰之左派学生团体的Mbulletin 博客说,五名学生遭到逮捕,让他们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进份子于伊朗被逮捕并处决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兰共和国情报单位更多的错误计算,加之“自由平等学生会”于全国不同大学内组织学生日抗议活动、示威者会声援遭拘禁学生。德黑兰、设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学生们,呼吁政府释放他们的同侪。 铐上锁链的众星 Salam Demokrat...

叙利亚: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绑架

更新讯息:昨晚(10月26号),我们接到了Rokana Hamour的电话。她现在已没事了。叙利亚安全部门讯问她关于她部落格上的评论。Roukana三小时后即获释。 我们接到目击者亲眼见到叙利亚部落客Roukana Hamour遭绑架的电子邮件通知,事情发生在昨天,也就是2007年10月25日。据信Roukana是在位于大马士革的自家门前遭绑,被六个人不知带 往何方。和平与自由组织(OPL)已证实了部落客Roukana Hamour的绑架事件。这是由我朋友与同事所翻译的信,叙利亚部落客Golaniya说道: 叙利亚:Roukana Hamour遭绑! 那时Rukana Hammour在自家门口停车,并帮助小孩下车(分别是5岁、7岁与9岁),六个男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攻击她,粗暴的将她的小孩推离母亲身边,并凶狠的将 她推上一辆车(从车号看得出是来自Tartossi)。那些男人不让别人靠近Hammour,且快速驶离,不晓得这些人是谁,又要把她带去哪。 值得注意的是,Hammour二、三天前就接到一通来自大马士革的政府内部安全部门的电话,要求她前往接受侦讯。当她因其缺乏合法性及正常流程而拒绝,他们今天就像个帮派份子一样地来绑走她。 Hammour因为申张自己的财产权利而遭受威胁,此事早不是什么秘密。她的兄弟们与叙利亚高层合作窃取她所继承的财产。她已故的父亲Mohammad Moti’ Hamour是沙乌地航空公司的代表,在叙利亚银行的财产因伪造的文件凭空消失了近十亿。 Hammour被胁迫如果不签署文件声明放弃权利,将会受到性侵犯 甚至是强暴。特别是在Hammour已经寄信给沙乌地国王Abdullah bin Abdulaziz,投诉沙乌地航空公司内部的抢夺盗窃。这些窃贼担心万一国王Abdullah看到此信,他们就无法逼迫Hammour放弃权利,进而贿 赂整个叙利亚安全部门。众所周知Rukana Hammour是叙利亚部落圈的领导人物之一,她所信奉的理念让她能够坚持她的权利与尊严。 大马士革,2007年10月25日 Roukana Hamour早先因在部落格上撰写她在叙利亚司法体系的经验,揭露行政、银行与法律上的腐败而遭绑。2006年10月15日,Roukana先是在小孩面前被国家刑事安全单位开枪警告,之后又从家中被强带上街。 人权监督组织最近的报告指...

苏丹:当死亡变得稀松平常

对大多数的人而言,眼见一个人的死亡可以是个重创的经验。然而,当你身处其中很长一段时间后,这样的事就会变成日常小事,没什么大不了。这就是SudaneseReturnee 领悟到的。他在欧洲待了几年的时间,再重回Juba-苏丹南部的一座城市-见证了廿多年的血腥战火。 多年来,我从不知道为什么会老是想着我可能会死于横祸。在Juba,人们谈论死亡和悲剧,大概比欧洲人谈到天气还要频繁。 …两天前,就在Juba,发生了一件实在令我目瞪口呆的事。那晚的夜空下,我和几个朋友坐在家门口。 …然后一阵似是痛苦、似是困惑、又或惊骇的尖叫声划破宁静。 …一场意外事故。他的头完全变形了。看来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的当时,他就死了。我听到有人说,又是一件意外身亡事故。 …他看起来绝对是死了,但还是有人跪在他身边,检查他的脉搏,接着不带任何情绪地宣布“aaah, deintaaha!”(啊哈,这个完了!) …他们是同母兄弟!…人群在夜色中逐渐散去。对大多数的他们而言,这不过是Juba的另一天。但对我和我母亲而言,这却是难以忘怀的一天。 SudaneseReturnee仍然觉得很难过。他想找Dr. KonyoKonyo聊聊,但在诊所遍寻不获他。可能是因为Dr. KonyoKonyo忙着在博客上发表关于南苏丹的健康议题应设优先顺序的文章: 你如何决定哪个问题应该优先处理?当南苏丹政府(Goss, Govenment of South Sudan)上任,他们承诺会尽快完成百废待兴的建设,像是兴建医院、诊所、卫生中心、重建旧有的医院。现在所有的州都完成健康调查了,然后呢? 很遗憾,大多数的承诺都落空了。在健康议题上,我们需要知道轻重缓急。 Drima, The Sudanese Thinker在博客中提到一个孩子如何在一场暗杀未遂的事件里被利用: 目击者表示,一位群众里的陌生男子把一个爆炸装置交给那个孩子,要这个孩子往前拿到Kodi站的讲台上。但这孩子还没走到讲台,东西就爆炸了! 他也刊登苏丹总统Omar al-Bashir最近在义大利拜访教宗的照片。...

韩国: 三星丑闻

韩国三星(Samsung)公司近来一连串的丑闻,包括行贿基金、贿赂检察官和政府官员、及三星总裁李健熙(Lee Kun Hee)和其助理以非法方式帮助李健熙儿子接管三星,不仅震惊了整个韩国社会,也似乎影响了即将到来的总统选情。三组总统候选人都同意寻求特别检察官对贿 选案及其他三星的错误行为展开调查。南韩保守党--大国党(GNP, Grand National Party),也期望调查2002年三星以“恭贺”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赢得总统大选名义所捐赠的钱。 一位南韩网民试图探讨三星究竟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三星行贿丑闻事件引起极大的争议。但假如“今天的丑闻事件主角不是三星呢”?那么我相信那间公司的总裁早已被传唤。接受三 星行贿的检察官可能以为那并不算是行贿,并藉口说并无酬金。他们似乎认为“不承认或不拿现金”就是不接受行贿。然而,行贿应该包括部门领据、高品质的酒、 给官夫人的名牌商品等等。要根除社会中行贿的陋习(像是对记者行贿),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因此更别说是像三星这样大宗的行贿案件,没有人知道要花掉多少 时间解决,也许永远都无法根除。 三星的金钱势力凌驾国家主权之上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问题出在三星和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之间的关系,公民究竟能够知道多少?他们又究竟拥有多大影响力?三星控制着“蓝宫”*。我们不知道三星掌权实际情况,但我确信三星确实 以多种方式控制着“蓝宫”,且它的影响力远比那些检察官都来得大。卢武铉(Roh Moo-hyun)他对财阀有着严格的控管政策,但实际上那些政策早已渐失效力,“蓝宫”召开的科技会议,总是受到三星经济研究组织的支持。正如财阀所 言,政治权力是有限的,但金钱却能拥有无限的权力。 译按:蓝宫(Blue House)又称青瓦台,为南韩总统府 道德伦理成为最大讨论议题 我的一位朋友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讨厌三星”。他认为三星这样一个在全球市场以手机及半导体被认可的科技大厂,本来就需要进行那些政治上的游说行动。而且现在那些批评三星的声音根本就是投机主义。 其实,这根本无关我们喜不喜欢三星。人们常对喜恶和对错两者感到困惑。而三星的丑闻乃是关乎对错,而非我们对它的喜恶。 揭开这一连串丑闻的律师金勇哲(Kim Yong-chul,三星集团前法律事务负责人)所抱持的原则,是在三星总裁李健熙和他儿子李夏勇以非法方式运作三星,以取得私人利益的累积。并且为了掩盖这些非法行为,而对政府官员行贿。...

中国:我们的人在澳大利亚?

陆克文(Kevin Rudd),这位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赞赏有加的澳大利亚新总理,80年代曾在中国担任外交官,而就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陆克文与霍华德(John Howard)竞选总理之前,胡锦涛主席便邀请他和家人于明年去北京的奥运会。 对于陆克文广泛的中国交际网,中国的博客作者知道些什么呢?11月25日,网易将此条新闻置于头条。 MSN Live Spaces的博客作者黄小雨,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公寓的住处里写了一篇文章,“陆克文的胜利”: 凌晨的时候听说小陆胜了。果然和这里的媒体和民调预计的一样。工党顺利执政。替换了已经执政11年之久的自由党国家执政联盟。 消息公布之后。我们的国内的媒体到是颇为兴奋。新浪网上出了很多的报导。CCTV9也进行了专访。 最感兴趣一点。也就是这个新总理会讲中文。给了中澳关系一个美丽的遐想空间。中国人民包括我们那么多留学生来说自然多了些憧憬。 此人的施政纲领,其中几点我比较感兴趣。一个是优质教育系统的建立和教育经费的增加。不过这个貌似也是09年的计划了。不知道对我有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另外一个是改进网络建设。看看这里的破网络。比国内还落后的512KADSL就知道真的要改改了。 其余的比如医疗和社会保障。签《京都议定书》和伊拉克撤军之类的事情和我们切身关系暂不太强烈。 不过我觉得他获胜的另一个法宝是对手已老。霍华德这个老秃驴每天在大家眼底下晃了11年。大家已经看的厌恶了。 另外我还是觉得无论霍华德继续执政还是小陆上台。对中澳关系的大局来说并无太大影响。只是此人更熟悉中国。亲美的立场也不会改变。且其美中关系中的微妙纽 带的作用变得愈加清晰。早上一上线又看到法国总统启程访华了。而且还带着1000亿的合同意向而去。这个时代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在经过 200年的压迫和斗争之后。一切就如命运之轮一样滚滚而来… 还有一篇文章作者DreamhouseLHH1106也来自于澳大利亚,题目为“谁是陆克文”: 陆克文是Who,这几天是澳洲的大选,各种媒体上都是和大选有关的消息一打开电视整段都是介绍选举的情况当记者问选民对大选的看 法时,多数人都用了boring这个词偶在想既然很多人都觉的boring,电视台还有别的媒体,为什么总是不停的放选举难道是因为好莱钨的编剧罢工,导 致电视台没有美剧放,才拿选举充数昨晚,选举结果出来了工党的陆克文击败了自由党的霍华德,出任了澳洲的新总理陆克文的获胜一方面是因为他提出的福利政策 吸引了选民澳洲这几年经济增长很快,但老百姓除了收入有些增加,福利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提高(其实澳洲的福利已经很好了,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一 点似乎和中国有些像而有着苦难童年的陆克文便大打福利牌,从而吸引了多数选民。 另一方面,他的中国背景又为他吸引了N多的亚洲选民陆克文虽是土生土长的澳洲白人,但他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在大学时,他的专业便是中文和中国历史大学毕业 后,他曾在北京工作过八年不仅如此他的三个孩子均会说中文。 他的小儿子现在在复旦大学深造工党一向比较倾亚洲随着亚裔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增加陆克文自然为获胜...

哥伦比亚:公开的影片显示沈默的人质

在上周逮捕了三名哥伦比亚革命军 FARC这个恐怖集团的间谍之后,发现了证明生还者的影带与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质照片。谣传这些影带正准备送交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avez),作为一周半之前已经暂停的人道换囚和谈的部分条件。 影片与照片内 容包含了人质们描述了生活环境、如集中营般的监狱,另外一些人质则把握这次机会表达他们对家庭及孩子们的爱与关切。之中引起最多讨论的影片,是前总统候选 人Ingrid Betancourt所录下的画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绑架,影片中,她静坐着直视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双眼证明这是一支录影带而不是一个静止的画 面。虽然一语未发,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双臂以及沈默,对许多人而言,那些肢体语言却传达了相当多的讯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许没有在那五十五秒钟长的影带中发言,但是她写了一封长信给她的家人。信件的内容已刊载在El Tiempo的报纸、网站,且转译至一个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极大的愤慨。在这封内容广泛的信件中,她试图把过去的岁月塞进痛苦的牢笼,同时她也表达了对孩子们、前夫以及母亲的爱。 长久以来,我们就像是专门搞砸派对的不受欢迎者。身为人质,我们不是一个 “政治正确”的议题。政府当局必须对游击队表达强硬立场同时免于牺牲一些无辜的生命,这种说法让他们听起来似乎会比较好过一些。面对这种状态,保持静默吧。只有时间能够敞开心胸与提振勇气。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营里,不被视为重要到值得释出影带以及信件的人质们,则表现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沈默。他们的家人仍在期待着一丝生命的迹象,期待着是否还有任何权利去寄望被俘的亲人们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们,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们对人质事件的回应,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这事件中不放过任何可占便宜的机会,籍以支持他们的个人议题。 我们透过远距离看到却也无能为力的那些骚动怪异的脸孔,他们被各式各样的政治人物–始于Uribe and Chave–透过选举而利用。(Piedad...

哥伦比亚:国会议员与FARC领导人会晤照

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会晤哥伦比亚革命军(FARC)的成员及哥伦比亚特使团,以期达成一项人道考量的人质交换行动。例如遭到拘禁长达十年之久的前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预期将获得释放以换取哥国政府的特定相对行动。在这次人道换囚和谈过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许多博客作者的网页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这些争议话题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博客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来促进讨论: 这次的人道换囚行动,必须放在哥国政府与FARC恐怖份子的脉络下来理解。哥国人民对这项和谈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认为这项和谈是件好事,因为可以提供FARC一个机会证明他们值得信赖,同时,长期的目标是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正式的政治参与者。另外一些人则谴责此次调停,他们认为 FARC将会利用这次机会打高空,却不实践他们在谈判桌上的承诺。就像他们过去的纪录,已经严重影响数以千计的哥国家庭,徒留许多待解的议题。 调停委员成员之一是反对党的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国总统乌里韦(Álvaro Uribe Velez)遴选担任调停委员一职。在极具争议的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照片集当中,拍到了恐怖组织FARC的领导群,与手持花束、头戴着FARC军帽(贝雷帽)的参议员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参议员则露出一抹浅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与你朋友保持亲密关系,而要与敌人更亲密”一文中指出,将反对党参议员Piedad Córdoba纳入人道换囚和谈的措施是徒劳无功的:不仅仅是目前FARC对换囚行动的姿态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这项人道换囚协议的效力,将仅及于这个叛乱组织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权的成员已经扩展他们的势力范围到委内瑞拉境内,并且在当地建立稳固的根据地。 博客作者Víctor Solano则提到,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照片是被抽离当时的情境而解读的[es],事实上当时她正巧开玩笑地拿了他们其中一位成员的军帽,而且,对于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讶 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