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一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一月, 2007

8 一月 2007

萨尔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校对: Portnoy 趁着2007年初,萨尔瓦多部落客呼吁务实看待国家面临的局势,许多人对于总统萨卡(Tony Saca)的岁末谈话[ES]有所回应,其中总统强调国家经济成长稳健,并宣布2007年为“社会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认为政府其实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称经济成长率达4.7%并非事实,其实只有3.5%,况且经济前进动力来自于海外侨胞汇款增加,而非国内经济复苏;出口额虽有增加,但主要与海外侨胞购买家乡食品一解乡愁有关。 Ixquic则反思许多萨国民众的希望和梦想[ES],她亦听闻政府表示经济有所成长,但表示一般民众生活未见改善,认为人民未因经济起色而获利,显示国家经济资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样地,政府宣称国内犯罪率在过去12个月没有增加,Ixquic强调犯罪率早已过高,这种说词无法安慰犯罪问题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写道,她对于国家缺乏公民精神与政治、正义、公民行动参与感到格外忧虑,相关运动人士又思想过时,缺乏创意作为,虽然下届大选仍远在2009年,她已见到旧有政党各自表达强硬立场,使国家统治更加困难。 Jjmar与Izquic也呼吁人们以乐观与务实态度看待新年,记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类似说法[ES],他表示: 我想到瓜地马拉诗人Otto René Castillo曾说过:“唯有编织美好的生命才得见美好”,理想常与现实矛盾,这句话也能做为我们行为的最好注解,我拒绝屈服 现实,因此将想法呐喊而出。 认为自己为恶,并没有人们想像中那样悲观,说谎与遮掩事实才是应谴责的怯懦行为,不确定并不等于迟疑,我们仍冀望扬起理想国旗帜,创造人们能共居的世界。

苏丹: 侯賽因也有好的一面与维和部队的性侵害丑闻

校对: Portnoy 本周我们再度关注苏丹部落圈,你可能猜到了,本周主要焦点在于侯賽因遭到处决,以及有消息指称联合国维和部队在苏丹南部强暴孩童。另外也有部落客祝贺苏丹独立51周年。 首先是人们对于侯賽因绞刑的反应,Sudanese Thinker很高兴听到这项消息,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则藉此机会,提醒人们侯賽因在生前有何政绩善举: 以往从没有人说过,侯賽因其实积极推动伊拉克现代化,其中包括: 他从国际企业手中夺回伊拉克石油权,让国家能享受石油带来的收益,促进经济大幅成长。 伊拉克政府开始提供社会服务,在中东地区前所未见。 他努力减少国内文盲比例,全面实施免费义务教育。 政府支助军人家庭、补助农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创造中东难得的现代化公共卫生体系,让海珊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奖项。 想不到吧,暴君竟然也有良善的一面。 Fluent-Sudani更进一步称侯賽因为烈士: 一个人竟为了保护土地不受外来侵犯而死,这真是国家一大耻辱。 …我们先厘清伊斯兰教的“烈士”(Shaheed)是何意思,…根据圣训,任何人遭侵占住屋者杀害、烧死或淹死即为烈士,海珊至最后一刻均未曾恐惧死亡,也没有变节为叛国者。 Rihab很愤怒,因为竟然有人称侯賽因为伟大领袖: 我读了几个阿拉伯部落格的几篇文章,文中不断蹦出“伟大领袖”这个字眼,真的让我很火大。 Precious Lolo选择继续完成她的伊斯兰女性面纱系列文章,不过她也写了以下段落: 我怎么想? 侯賽因处决这件事其实比想像中复杂,不是一句“他活该”,或是一句“侯賽因是捍卫国家的 勇士”这么简单。...

4 一月 2007

没那么简单!–玻利维亚要求美国人申请签证入国

校对: dreamf 玻利维亚政府宣布,未来美国公民不得自由出入该国,必须事先向领事馆申请签证,让许多人大感意外,玻国政府以对等及安全考量为由,要求所有 美国公民未来都必须申请签证才能入境该国,无双重国籍的玻裔美国人及归化他国的玻国民众亦在限制范围内。由于玻利维亚民众欲入境美国必须持有签证,美国也 常拒绝发出签证,再加上先前一名美国男子于首都拉巴斯旅馆犯下爆炸案,虽然这只是个案,犯案者后来也诊断为精神异常,但玻国政府仍基于以上因素,决定于本 月底实施这项新政策。 许多部落客并不支持这项政策,有些人认为美国观光客在玻利维亚消费频繁,新政策将严重冲击旅游业,网路帐号为Angel Caido的Hugo Miranda表示,玻利维亚的吸引力没那么大,很多旅客会因需申请签证而决定不来玻国[ES],他也相信邻国智利与秘鲁会另筹办嘉年华会,趁此机会将观光人潮吸引过去。居住于El Alto的Mario Duran在部落格Palabras Libres里不禁想问:“玻利维亚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懂,观光业创造的利润其实比天然气还多?[ES]” 也有少数人关心玻裔美国人未来境况如何,因为他们与这个国家拥有特别情结,MABB的Miguel Buitrago生于玻利维亚,现为美国公民居于德国,他现在得申请并取得签证才能重返出生地: 新政策不但对美国旅客是项负担,也会影响玻裔美国人,像我这样的人必须有签证才能回到自己的国家,我有许多朋友不断从外国 汇款回玻利维亚,帮助当地经济成长,现在却得申请签证才能前往玻国,可能还得获得许可才能待三个月,我也知道有些人过去常在玻利维亚一待就超过三个月,新 政策让一切变得很讽刺。 美国人Josh Renaud娶了玻利维亚人为妻,时常往返两地,他举出四项理由证明新政策很糟糕,虚伪便是其中一项, 他指出加拿大、澳洲、墨西哥、宏都拉斯、委内瑞拉等国都规定玻利维亚民众持有签证才能入境,“为何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不要求其他国家对等待遇?尤其是委内瑞拉?因为莫拉列斯其实根本不在乎是否对等,很明显‘对等’不过是制定敌视美国政策的藉口。” 不过也有其他人主张玻利维亚有权要求对等待遇,Así como me ves...

2 一月 2007

索马利亚: 战争后的内战警讯

校对: Portnoy 衣索比亚与索马利亚政府军已击退伊斯兰民兵,将他们赶出最后一个重要据点,整场行动至此为时不过八天。 此次明显轻松得胜,但却无法安抚当地部落客,很多人打从一开始便反对这场冲突,Ewenet Means Truth in Ethiopia的Zenobia张贴文章名为“前进索马利亚的衣索比亚军 ”,她很忧心地写道: 为何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Meles Zenawi)如此不负责任,让政府军就这样攻入索马利亚?有些索马利亚专家认为该国可能爆发如伊拉克的内战,衣国军队准备好了吗? The Head Heeb在名为“启示录开始”的文章中显得很害怕,他在撰文之时,衣索比亚支持的索马利亚临时政府军尚未大举进攻,迫使效忠伊斯兰法庭联盟的民兵退回首都摩加迪休: 要攻入索马利亚很容易,要有效占领却很难,衣索比亚介入肯定很快就会激起反叛乱行动,他们将无法轻易抽身,人们也不可能轻 易接受衣索比亚协助成立的临时政府,若衣索比亚真的企图击溃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怕得面临长期且残酷的不对称战争,如此区域性冲突可能造成的人员成本无法估 算,衣国空袭已让数千民众成为难民,战争若持续下去将会影响区域粮食供应,使更多民众逃往邻国面对未知的情况。 其他部落客则表示,这场战役胜得如此轻易,使衣索比亚最初开战的理由说服力受损,衣国总理当初宣称,该国受到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威胁,所以才不得不出兵,Urael在文章“衣索比亚证明战争没有必要”中指出: 衣索比亚既然能在两天内攻克两座重要城市,证明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根本不可能对衣国造成严重威胁,因为这场没有必要的战 役,让数千索马利亚居民失去援助,因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成员必须撤离战场,而且这些民众之所以得完全仰赖外援,就是这些所谓合法的索马利亚临时联邦政府 军阀所致。 Enset在文章“选择失当无端导致战火”中批评: 此次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向民众表示,“国军是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削弱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怖份子与打击反衣索比亚人士,才不得不选择动武”,真是满口废话! 实情是衣索比亚并非被迫参战,而是因为泽纳维政府对索马利亚政策选择失当,再加上疯狂的厄立垂亚政权参战,和衣索比亚形成代理人战争,才使这场战役一定得开打。 (外界咸认厄立垂亚与衣索比亚为敌多年,厄国故意火上添油,暗中运送部队与武器力助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

1 一月 2007

伊朗: 对联合国制裁的反应

校对:Portnoy&Sweet 联合国安理会全体一致通过对伊朗制裁案,以惩伊朗不愿停止浓缩铀计划,伊朗政府则强调将持续国内核子活动。面对制裁决议、政府反应与可能后果,以下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的感想与观点。 Nasime Dasht认为联合国是相当重要的国际组织,所有会员都会遵守所做之决议,他也表示虽然政府强调一切平安无事,但确有许多事发生,而且当局也忽视国家利益[Fa],他写道: 制裁对外来投资相当不利,投资者会纷纷逃离,全球的银行都会拒绝贷款给伊朗人,美国也会试图扩大制裁的影响。 Nasime Dasht也指出,由于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时常口出激进又无根据的言论,让美国更容易说服各国支持制裁案,他也建议为伊朗着想,应让这个无能政府尽早下台,让其他有能力捍卫国家利益者来执政。 伊朗政府宣称安理会已后悔做此决议,Jomhour觉得这不过是当局的宣传手段,以操控国内舆论,他也认为批判政府的政治人物应提出证据,才能与国际社会谈判协商[Fa]。 伊朗改革派前国会议员Ali Mazroi论及政府对核子危机的政策时提到: 伊朗政府已经误判情势,才使事态发展至今,若欧美也误判情势,局势将会非常危险,甚至演变为军事冲突,这种结果对双方皆无益,只会造成大量人员与物资损失。 Ali Mazroi认为艾哈迈迪—内贾德及其支持者充满专制心态,总是批判改革派不应与外界协商,也不允许媒体上出现任何关于核武危机的异议,更让世界以为伊朗全国都赞同发展核子科技是国家应有权利。 他写道,就算现在联合国已决议制裁伊朗,当局仍坚称那只是一张纸,一点也不重要,Ali Mazroi觉得: 伊朗政府忘了联合国当年曾通过598号决议,最终使两伊战争划下句点,…若制裁生效,我国经济将很难过,…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决议通过后,政府才赶快回应与确定立场,人们一定很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 Nedaye emrouz指出, 政府还能如此乐观,是因为一般民众不在制裁范围内[Fa],唯有参与核子计划的人员银行帐户才会遭拒绝往来,决议也只禁止他国出售飞弹及核子相关技术给伊朗。 Hoder写道:西方现在要以莫须有的罪名惩罚伊朗,反映出西方最虚伪的一面,若外界遍寻不找伊朗违背禁止核武扩散条约的蛛丝马迹,联合国安理会究竟是用哪项国际法条制裁伊朗?[Fa] Mahjad表示无论伊朗当局如何装做若无其事,制裁决议肯定会冲击伊朗,银行会与伊朗断绝往来,伊朗将不得不把资金转往南亚国家,西方货品的价格也会提高[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