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 · 五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五月, 2007

智利:地震与后续浪潮

校对:mountaineer 智利乃地震之乡。近几个月来,艾森大区(Aysén)每日出现小型地层活动,四月下旬发生芮氏规模6.2地震,造成一片峡湾崩溃没入海中,大浪袭击小城Puerto Tortuga,造成严重损伤。 许多人批评政府因应不当,例如Copihues Rojos[ES]提到: 当局还在讨论这算是满潮、海啸或只是较高的海水面,好似对于失去屋舍、亲友与牲畜的人而言,这些名词有多么重要,总统视察当地后,右派立即抨击她不该前往,但假若她没去,右派还是会批评,重点在于解决地震造成的问题,并且避免可能的后续效应,我们必须回想,两年前北部山区也曾发生强震,震垮西班牙殖民时代兴建的老教堂与遗迹等,至今尚未重建。 自1985年智利中部地震后,Capitán Tricolor[ES]便担任救灾志工,他提到艾森大区情况时,想起地层活动从元月起便相当频繁,他指出国家突发状况办公室(Onemi)[ES]曾在三月发表报告,建议疏散当地居民,认为可能有芮氏规模6的地震将造成损害,他解释为什么有这样的建议: 艾森大区情况不同,国家突发状况办公室指出,自元月起影响当地的地层活动与火山有关,海底火山锥正在生成,也注意到海水温度上升造成海洋动物死亡,上周他们也记录到强震导致山崩。 截至目前为止,已造成三人死亡、七人失踪。 El Morrocotudo[ES]提到在艾森大区的外籍人士对此事件的印象:Steve and Rhonda Wilson为居住于巴塔哥尼亚地区的传教士,英国籍女子Jen则与男友居住于Coyahique。 智利政府的图书馆、档案库暨博物馆部(Dibam)[ES]内,提供有关当地地震史的信息与相片,智利大学[ES]的地震学服务单位[ES]则提供每月完整地震报告。

危地马拉:作家以博客为转机

校对:Justin 危地马拉民众喜欢买啤酒和杂志,而不愿意买书;除了西班牙语,社会上还有好几种语言同时流通;很多人都是文盲;这些都是本地作家所面临的挑战。危地马拉的书籍不是免税品,孩童很少读书,连指定教材都无意阅读,更何况是以文学做为未来职业。多数作者在危地马拉难以出书,要因此赚到钱更难,作家通常也是有书写习惯的记者、分析员、工程师等,很少人从事全职写作,而且多数作家在本地都没没无闻。 不过许多作家后来发现,透过博客,他们有机会表达看法、分享作品,并提高民众对诗歌及短篇故事的兴趣。 其中又以诗歌为相关博客先锋,Bicicleta[ES]的Pablo Bromo自2005年开始经营博客,其它书写博客的作家包括Marré v. Marré[ES]的Alejandro Marré、revolver[ES]的Alan Mills、Palabras Mayores的Gerardo Sandoval、Tercer Perfil[ES]的Arnoldo Gálvez等。小说家Ronald Flores甚至买下了自己名字的网址[ES],甚中不只有小说作品,还有文学批评、杂感与外国书籍评论。 在博客Buscando a Syd[ES]中,每周四都能读到危地马拉成功青年作家Maurice Echeverría的专栏。 Claudia Navas除了经营博客Ordinaria Locura[ES],也活跃于集体博客Panoptico Literario[ES];Wingston González[ES]在个人博客ALFILER[ES]之外,也刚启动一项名为LIBROS MINIMOS[ES]的计划,结合评论与电子书,让许多作家兼博客能分享自己的作品,也能在附属博客里相互评论。 重点在于,人们运用博客技术与空间推广文化,不仅吸引年轻读者,也能将自己的想法向全世界发声,他们至少都曾出版一本着作,也曾获多项文学奖与书奖,利用部落圈散播作品、开放所有人批评指教,也在危地马拉建构自由新文化,并透过博客让世界知道他们心中的话。

俄罗斯:对叶尔钦逝世的看法

校对:Leonard 俄罗斯第一位民选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 于今天(4月23日)逝世于莫斯科,享年76岁。 死讯公布后,俄罗斯博客圈中涌进从「愿他安息」到「咒骂」的大量响应。 以下只是从LiveJournal用户dolboeb (Anton Nossik)所写文章回应中,所摘录出的一小部份: aristo_big:十年前,这则新闻应该会让我很高兴 emailya:真可怜!不管他被如何责难,每个人因他的政策而得到了自由 aristo_big:然而...他们有了一个「真正的继承者」,忘掉自由的继承人:)(意指现任总统普丁, Vladimir Putin,他曾是苏联时代秘密警察头子) […] emailya:叶尔钦是个有趣的人,当他取笑他自己的时候,他才不在乎别的。普丁就很吓人,而且抹去了笑声和打油诗。然后你可以看到这样一来的结果 daunit:是的,我们只得到了政治混乱而不是自由。人们不需动手在极权主义废墟中打造无政府状态,因为一切会自然生成,这些年来,我们不清楚人们是如何将某人误认为另一人。九零年代我们的自由在恶棍手下,现在自由在官僚和警察手中;很可惜叶尔钦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因为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注1)、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h)和1998年的经济危机入狱 […] lapkis:愿他安息 mr_quietest:愿他安息 […] kashtan123:这个国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理解叶尔钦所成就的。他埋葬了苏联帝国,埋葬了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者阵营,埋葬了苏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短讯)乌克兰:在野党向总统妥协

Mark MacKinnon提及乌克兰最新政治发展:「政治对立目前已停歇,总统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在这场持久战中击败对手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总理),上个月政府爆发贿赂丑闻后,尤申科决定解散国会重新选举,引发两人与双方阵营间的冲突,不过两人已达成协议,今日宣布将于不久后举行国会大选。」

尼泊尔:博客成立协会

校对:Justin 4月21日星期六,24名尼泊尔博客群聚首都加德满都,讨论成立尼泊尔博客协会(BLOGAN),希望推广与保护当地博客,在这个喜马拉雅小国内,博客还未大为风行。 尼泊尔长期经营的博客不到300个,不过无论从2004年10月至2006年4月,国王贾南德拉(Gyanendra)严控媒体,或是去年4月人民运动重建民主法治,博客都扮演重要角色,让人们更有热情拓展部落圈。   相片由Jiten World提供 博客发表的文章也反映出这种热情,认为这是历史性的聚会,Mero Sansar以「尼泊尔博客历史性会议」为题,张贴相片与影片;Deepak’s Diary则赞扬会议海纳百川: 今天举行尼泊尔博客第四次会议,由各方面看来皆为历史性聚会,不仅出席人数创记录(共24人,其中女性6名,噢,我没有性别偏见的意思!),而且成员广泛,包括18岁的Deelip Khanal、尼泊尔普查部前秘书长Buddhi Narayan Shrestha、代表贱民阶级(Dalit)的Rajendra Biswakarma、穆斯林Mohammad Tajim、积极关注特莱地区的Salik Shah等,博客的共同特质让我们共聚于此,重大时刻正在发生,你看见了吗? 会议中亦成立工作委员会,许多与会者都毛遂自荐,最终决定主席为Ujjwal Acharya,成员包括KP Dhungana、Ghanshyam Ojha、Deepak Adhikari、Ram Prasad Dahal、Bishnu Dhakal、Rajendra Biswokarma、Avinashi...

沙特阿拉伯:热门部落格遭封锁

  包括Muhammad Basheer与Amaar均报导,「半岛对话」是个广受阿拉伯年轻人欢迎的博客与讨论区,但沙特阿拉伯政府却决定封锁该网站,让当地用户不得其问入。 「半岛对话」的回应则是「感谢沙特阿拉伯!」,讽刺的是,此事竟然发生在世界媒体自由日,他们质疑的是,封锁事件究竟是政府对抗博客的新战争,抑或只是无心之过?他们也指出,阿拉伯各国政府其实企图用不同方法打压部落客。

(短信)巴哈马:在野党胜选

巴哈马5月2日举行大选,在等待结果公布时,博客「巴哈马博学者」抛出了定期政党轮替的想法:「我国无论是政治人物、公务员或负责法治的司法体系,都像白蚁一样,会侵蚀我国根基,所以让他们乖乖听话的最好办法,就是每五年让政府落败一次」。Nicolette Bethel则更新消息:执政党败选。

(短信)埃及:释放莫南行动

正当各国在庆祝世界媒体自由日,埃及记者兼博客莫南(Abdel Monem Mahmoud)却仍在狱中,因为他先前报导政府虐囚,并谴责政府将平民送往军法法庭审判,于是遭到囚禁。 全球各地有些博客与社运人士因此发起释放莫南行动,他们在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不能放任埃及政府压制莫南的声音,我们必须让埃及政府明白,当他们把一名部落客丢入大牢,非但无法扼杀他的声音,反而让声音更大!」

(短信)危地马拉:认养孩童新法规

外国人士领养危地马拉孩童的情况相当普遍,全国近1%的孩童皆由美国家庭收养,博客「关于危地马拉」(About Guatemala)提及现象背后的成因,以及政府采取何种作为,希望让整个制度能够更为健全。

马尔代夫:警方遭质疑虐杀民众

校对:Portnoy 马尔代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为焦点,4月15日早上,民众于首都马列(Male)海边发现一具身上多处伤痕的尸体,经调查证明死者是名为Hussain Solah的年轻男性,死前几天曾遭警方拘留,虽然警方宣称于4月13日便已释放他,但其间都没有人再见到他,他在那几天也未曾与亲友联络。 数千人因此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谋杀案,但抗议群众后来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队殴打,英国前警方监察员则强烈谴责此事。 马尔代夫民主党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殴并逮捕,他获释后便前往海外就医。 死者家属希望能解剖尸体,以验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却企图尽速掩埋尸体,后来警察建议由斯里兰卡专家在马尔代夫进行验尸,但由于国内缺乏相关设备,家属也拒绝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后政府才同意家属要求,将遗体送往他国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尸体外表上看不出明显伤痕,但目击的数百人都否认此种说法,一名关心此案的医师在MaldivesHealth博客上发文指出,最初检查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下葬同意书,坚持应送往医院进一步检查。 事实是,最先检视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报告,坚持应送往IGMH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死者生前受伤情况,面对庞大压力,这位医师的态度相当值得赞扬,这也是正确的决定。 我国医师一方面因未获许可,故并未验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员缺乏相关技术,就像是各位也不会让牙医割盲肠对吧? Maldives Today感叹对此谋杀案,大众反应却相当冷淡,并对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员在狱中杀害后,社会曾因抗议而引发暴动事件,今昔确实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