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 · 六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六月, 2007

尼泊尔:圣母“疯”

  7 六月 2007

又是登山季,尼泊尔境内有世界第一高峰圣母峰,自然成为许多新闻报导焦点,每年也都会留下记录,例如今年截至目前为止已超过500人登顶,5人在途中死亡,这股热潮仍无消减迹象。 尼泊尔部落格圈对此也有些看法,有些部落客很意外地发现,许多雪帕人(Sherpa)擅于登山,也协助许多登山客攻顶,但外界却很少提及这群人。 “尼泊尔站”(Nepal Sites)则惊讶登山对雪帕人如此轻而易举:“…比如说Appa Sherpa已登圣母峰17次,攀上世界屋顶对他是小事一椿”;“明亮之星”(The Radiant Star)则写道,“Appa Sherpa已登顶17次,Pemba Sherpa今年在九天内也已来回三趟,上圣母峰顶超过五次的雪帕人比比皆是。” 两个部落格也都提到,在攀爬圣母峰这件事上,外界总是遗忘尼泊尔人的存在,“明亮之星”觉得很不公平: 但雪帕人未获应得的重视。 几乎每部电影里,登山客离开基地营后,雪帕人便消失于镜头前,而在记录片里,雪帕人的工作也只有背行李与准备伙食而已。 “尼泊尔站”想问,为何没有尼泊尔登顶者拍摄与撰写的电影与书籍: 我也在想,外国登山客总形容攀登圣母峰的故事如此美好,充满英雄事迹,但尼泊尔人登顶的次数远超过其他国家,却从未述说其经历,就连记者也没兴趣记录他们的故事。 “所见与凝视”(Look & Gaze)提及,现年60岁、又名“雪豹”的Ang Rita Sherpa率领一支远征队,打算将尼泊尔八个政党党旗插在圣母峰顶,这场“圣母峰民主远征队”是当地一件大事。 这场行动虽然看似后现代,用这些装饰物点缀世界最高峰,其实象徵着“尼泊尔新民主”,那将是历史重要时刻,当这群人将旗帜插在山顶,便解构了大英帝国与尼泊尔封建史的旧时代论述,“圣母峰民主远征队”将会历史带来新意。 除此之外,尼泊尔真实报导(Real News Stories from Nepal)则有一篇文章,提及圣母峰的环保清洁远征队。 作者:Ujjwal Acharya 校对:Portnoy

新加坡:缅甸侨民连署拒绝重覆纳税

  7 六月 2007

新加坡的缅甸部落客指出,缅甸民众正在发起“拒绝双重课税连署”活动,最终希望将连署交给新加坡总理。 海外缅甸民众除了得向驻在国缴税之外,还要交税给当地的缅甸大使馆,若不从,大使馆将拒绝提供任何领事服务。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缅甸双重课税政策的背景介绍: 例如居住于日本的缅甸民众,便要将所得的一成上缴缅甸驻东京大使馆,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圆;美国侨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给驻美大使馆,通常金额约为65美元,而且这些侨民都已经向美日两国政府纳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南韩、澳洲的缅甸人面临情况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国,因为英缅两国签署了税赋协定。 这份连署书内指出,尽管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于1999年签定,并于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缅甸民众仍得两边纳税,因此才发起行动,希望获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动与协助。 DTASG团体表示: 在法律专业人士建议下,我们已根据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第26条规定,与新加坡税务单位进行数次沟通与讨论 依据第26条,新加坡税务单位已正式研究此项问题,下一步应与缅甸税务单位进行沟通。 此协议显然对缅甸民众有利,我们也已拥有清楚的策略与行动计划,不仅保护自身权力,更要让此事圆满解决。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与TZA呼吁读者尽量散播连署活动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缅甸劳工能团结,共同参与这项活动,让新加坡总理必须与缅甸政府协商遵循协议。 参与此计划的人们成立了DTASG部落格,从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缅甸劳工都可上网填写连署书,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载及寄送地址。 连署书内请填写姓名与证件(签证、护照)编号,更多活动资讯与必要表格请见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对:Portnoy

孟加拉:突破禁忌与一场论辩

  1 六月 2007

作者:Rezwan 校对:Justin 孟加拉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里满是各种讨论、论辩、对话与书写,数百部落客与数千读者不停为这个空间注入活水。 各式各样的话题在部落客与读者之间交流,创造出许多火花,最近便有一连串对话与书写,Sadiq率先以即时部落格记录的方式,书写如何烹煮魟鱼的过程,其他人也起而效尤,以同样手法提供各种令人惊喜的食谱。 部落客也勇于利用平台自书想法与疑问,代号Yusnikto的部落客最近便以逻辑质疑《可兰经》的著者身份,他引用Ibne Wareq博士的言论,试图证明经文其实是先知穆罕默德对阿拉的祈祷文,而非真主所撰。 这篇文章立刻引来许多争议,有些人抗议质疑《可兰经》让他们感到受伤,不过也有些部落客以另一套逻辑回应,Trivuz指出,《可兰经》内显有段落指出,这是透过先知穆罕默德之手交给穆斯林,藉此佐证 Yusnikto所言有误;Dikkhok Dravid则支持Yusnikto的发言,认为唯有人才能书写,在中古时代,诗文也常天神之名发表;Samudrer Uttal Torongo则发誓绝不相信《可兰经》为人所着。 由于Yusnikto言论内容敏感,部落格管理员于是将之移除,但却引发意料不到的反应,许多部落客开始抗议管理员移除发言,认为这明显违背言论自由,虽然许多人认为Yusnikto发言立论薄弱,但也该以另一套论述证明,而非限缩言论自由,最后管理员只能恢复这篇留言。 对于以穆斯林为人口多数的孟加拉而言,这确实是大事一件,其他媒体向来不敢刊登此类言论,在世界许多国家里,言论自由都会受自我审查,但在部落格里,人们可匿名书写,也常能带动一波理性的思辩。 Mahbub Sumon总结整场论战,并提醒部落客应尽的责任: 每位写手都有其书写自由与表意自由,但并不代表可恣意而为,自由有限,我个人相信宗教有其论辩与置疑的空间,不过仍应秉持良善合理的原则,也不应故意刺伤他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