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九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九月, 2007

17 九月 2007

俄罗斯:意外提名新总理

俄罗斯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于9月12日接受总理法德柯夫(Mikhail Fradkov)的辞呈,并转提名没没无闻的联邦金融监督单位主席萨柯夫(Victor Zubkov)任新总理,令许多观察家跌破眼镜。 “西伯利亚之光”博客的Andy表示: 此项提名令许多分析师大感意外,原因似乎在于俄罗斯总统府内派系角力摆不平,而萨柯夫不具任何威胁,所以才获此职位;但倘若如此,我们想知道为何法德柯夫要辞职呢? 我自己相信其实一切是普廷个人好恶所致,他向来喜欢作弄俄国研究专家。 “莫斯科碎片”博客的Lyndon向法德柯夫告别,并提到各种“有关克里姆林宫的预言书”,他也对一篇评论表示意见: 俄罗斯动态通常都无法预言,也因此我们如此着迷于各种变化。 “Sean俄罗斯博客”的Sean Guillory为Pajamas Media分析有关人事异动的新闻报导,并认为提名一位小人物当新总理其实非常合理: 以俄国政治标准而言,提名案一点都不奇怪,普廷不过重覆前总统叶尔卿(Boris Yeltsin)在1999年的作为,有些人也许还记得,叶尔卿在1999年8月9日突然要当时的总理斯提帕辛(Sergei Stepashin)下台,之后便任命名不见经传的普廷接替,那时候叶尔卿是为了向全国“证实他的政治力量”。…普廷后来也因此踏上总统之路,让普廷有权力击溃叶尔卿的势力,迫使叶尔卿流亡,如此看来,萨柯夫的提名案是否预示了未来走向呢? “意外爱上俄罗斯”博客的W. Shedd也不感意外: 其实几个礼拜前我就在其他论坛指出,假若普廷打算在2012年再度当选总统,最好提名比伊凡诺夫(Ivanov)或梅德韦 杰夫 (Medvedev)更无势力的人选,毕竟若这两人当上总统,为何要在2012年再度让位给普廷?若这两人的四年执政很成功,便更可能在俄国造成政治分 裂。 我原本猜想普廷会提名圣彼得堡市长马维颜科(Valentina Matviyenko)为总理,也可能另提名他人角逐总统,毕竟若克里姆林宫的权力愈分散,普廷便愈容易在2012年班师回朝。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6 九月 2007

全球之声一周间 0910-0916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博客存在的一大优点,便是让人民能直接表达出心中对事物的看法与感受,无论是欣喜、忧虑、惊恐或愤怒,都得以坦然直言,毋需经过审核或删修,也毋需考虑利益冲突而却步噤声。印度尼西亚发生强震后,东南亚多国的博客很快便出现各种实时反应,让人纵然在远方,也能在字里行间感受当时居民的情绪波动;执政者上台时,总是背负众多民意期待,也因此当爆发丑闻,人民的失望也更剧烈,随着孟加拉国两位前总理先后遭逮捕,当地博客正反意见众多,但都对政局透露着浓浓失望氛围;遗憾与失落情绪也同样在伊朗蔓延,政府至今仍不愿面对19年前政治屠杀事件,让受难者家属哀痛难以平抚。 在其它国家里,博客则清楚反映民众之怒,我们总想象马尔代夫是个美丽如人间天堂的度假胜地,但在当地社会底层,却有无数来自南亚各国移工的血泪泛滥成灾,却时常不为外人所知,博客便揭露他们的苦痛,并痛斥政府对此不闻不问;假若刻板印象进入媒体,便会强化人民对他者的既定形象,难以翻身,阿富汗民众便不满伊朗电视台的剧集丑化阿富汗人,要求伊朗改变此一陋习;飞利浦公司区域总裁受访时的一句话,则引发巴西博客一片挞伐声浪,该公司产品也遭受池鱼之殃,面临民众抵制。 事物一旦放上网络,要完全消灭便相当困难,以政治而言,便会是绝佳的今昔对照组,许多厄瓜多尔制宪会议候选人都设立了博客,将政见公布在世人面前,未来他们假若当选,政见也将受逐条检验,如此看来,似乎也是另一种责任政治? 更多讯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讯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黎巴嫩:博客圈的历史时刻

Libanismes(Fr)的Phil指出,过去两年间有某些历史时刻,深深影响黎巴嫩博客圈的发展,第一是2005年2月,前黎巴嫩总理哈理理(Rafiq Hariri)遭暗杀身亡;第二是2006年7月,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交战一个月;第三是2007年,社群网站「Facebook」在黎巴嫩大行其道。第一起事件让黎巴嫩的博客数量提高许多,第二起事件让博客发文数大增,然而Phil认为,第三起事件却让黎巴嫩博客发展衰退。 作者:Moussa Bashir

15 九月 2007

阿富汗斯坦:不满伊朗剧集角色

阿富汗斯坦驻伊朗大使馆最近抱怨,伊朗第三频道剧集Char Khoone中,将阿富汗斯坦人描述为坏蛋,数名阿富汗斯坦与伊朗博客都对此有所评论。 阿富汗斯坦博客Dialogue 3表示: 自进入夏天开始,伊朗电视台每晚播出名为Char Khonneh的剧集,导演Sehat Sroush过去毫无制片经验,故一开始收视并不佳,但后来出现几个以逗趣为主的角色,有些角色设定为阿富汗斯坦人,名字分别叫做Shanbeh(星期六)和 Charshanbeh(星期三)。 Dialogue 3认为这出戏剧以讽刺手法污辱阿富汗斯坦人民,以星期三与星期六称呼孩子的编排,只会造成伊斯兰国家之间的仇恨,无助团结,偏偏伊朗政府还将今年命名为“穆斯林团结年”。 Heratblog表示[Fa] 对自己能率先抗议这出戏剧感到很骄傲,这起争议也成为伊朗与阿富汗斯坦的热门话题,Heratblog感谢伊朗民众同声谴责这部剧集,剧中的阿富汗斯坦角色 Shanbeh常拐骗他人,但这位演员所模仿的口音在阿富汗斯坦根本不存在,他并主张若要反制,应该号召阿富汗斯坦全国13个频道,共同播映内容污辱伊朗人的电影《300壮士》。 博客“阿富汗斯坦记者”指出[Fa],伊朗媒体污辱阿富汗斯坦人已非初犯,且自从伊朗政府驱逐阿富汗斯坦难民,情况更日益恶化,这也显示伊朗电视台心态扭曲,真正拥有创意的人无法表现,而让质素平庸者制作节目嘲弄其他民族。 伊朗博客“自由档案”表示[Fa]:“我不知道为何剧中角色Shanbeh要以阿富汗斯坦口音演出,我觉得让他说流利的波斯文比较适合,因为他的投机性格很像伊朗人,而非阿富汗斯坦人!”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julys

13 九月 2007

伊朗:受难者家属的记忆

1988年,数千名伊朗政治犯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的乱葬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届满19周年,受害者亲友重返乱葬岗,吊念如无名氏般遭弃葬的亲人。 尽管“人权观察”等团体不断施压,伊朗政府从未正式承认上述事件存在,这些人犯当初都是因为从事政治活动,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违法审判,但他们当时并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订为伊朗建国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后因他曾批评屠杀事件,最后遭政府打入冷宫。 Azadi-B提供30张有关纪念活动的相片: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残杀事件至今已过19年,我们仍盼望有天真相调查委员会能公布资讯,让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谴责罪魁祸首。 Azarmehr描述处决前在狱中的情况: 政治犯被送进由三名伊斯兰教长组成的私设法庭,并回答以下两个问题:“你相信阿拉吗?”、“你是否准备脱离现有组织?”,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后果,只要回答“不”,便会立刻遭到处决。许多犯人其实已服刑期满,可是尚未获释,甚至有些人已经出狱后又被抓了回来。 Royeh Madareh Zendgi张贴一张图片,还写[Fa]首诗纪念1988年事件的受难者与家属,其中提及: 我知诸位不会遗忘 我等兄弟之命运 多年飞逝 人们犹记风雨夜 血腥之暑 以上图片为流亡政治犯协会制作的受难者纪念海报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12 九月 2007

印度尼西亚:东南亚同感强震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近海地区发生芮氏规模7.9的地震,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与印度官方均已发布海啸警报,东南亚各国博客也记录他们所感受到的震动。 曼谷的Sunny写道: 曼谷居住于高楼的部分民众感到晃动,Silom的民众也自办公大楼夺门而出,邻近Saen Saeb运河的居民也发现水位上升,我并未感受到地震,但我听朋友说Silom路上车流量大增。 XXing在新加坡的住处也有摇晃: 30分钟前感受到公寓开始摇晃,时间大约在晚上7时14分,持续约两分钟,此次晃动比前次更剧烈!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发生了大地震? 新加坡的Mr. Miyagi提到: 地震刚发生,Naomi原以为是猫在沙发下钻动让她有些晕眩,后来发现猫原来坐在其它地方,所以她要我也坐在沙发上感觉摇晃,却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向来喜欢胡说八道,于是我回答:「也许只是沙发站的地方不稳吧!」,结果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为了确定情况,我们盯着桌上的水杯,结果在水面上看见涟漪。 新加坡的Thirty pounces地震当时正坐在计算机前,他因此吓了一大跳: 坐在计算机前,我突然感觉头晕目眩,马上便发觉房里的东西左右摇晃各一吋左右,于是我尽快走楼梯离开,印度尼西亚竟发生了7.9级的地震,到了地面后便感觉不到震度,但在17楼真的吓到我了。 马来西亚槟城的5Xmom与OngWeeWee也提到了地震情况。

厄瓜多尔:选举与博客

编者注:以下这篇文章译自Christian Espinosa的作品,原刊载于他的博客Cobertura Digital[ES],经作者同意后使用。 就政治活动使用网路2.0工具而言,这是个值得记取的经验,总统柯雷亚(Rafael Correa)所属政党“国家联盟”[ES]决定将网站改版,舍弃旧有模式,改为博客的社群网站,角逐制宪会议的每位候选人都成立自己的博客。 结果是? 该党共架设逾百个博客,每位候选人都希望加强在回应区里的互动,以获得在官方网站曝光的机会,因为“国家联盟”是以更新频率与速度决定登上首页的博客,每名候选人也能在YouTube上传宣传短片,也能看到观看人次的数据。 政见与政党原则留存记录 架设博客的好处是,选民可以看看前能源部长Alberto Acosta[ES]、前通讯部长Monica Chuji[ES]、模特儿Roxana Quierolo[ES](至今只有两篇文章)等候选人,观察他们如何在吸引选民与政党立场之间求取平衡,由候选人阵营自己决定发表什么内容,而一切内容也都会在网路上留下记录供大众参考。 竞选博客大幅增加 此次情况应为特例,因为如此的制宪会议并不常发生,却又会影响整个宪政体制,这次有超过4000名候选人竞选120个席位,厄瓜多尔选民亦将于9月30日投票。 成立博客的政党也不只有执政的“国家联盟”而已,厄瓜多尔近年来博客数量爆增[ES],许多没没无闻的候选人也将竞选影片上传至YouTube,只要在Technorati里搜寻“制宪会议”(Asamblea Constituyente)标签即可,好处是选民未来可检视候选人是否兑现政见,不过个别政党并无整体竞选主轴,大多为候选人个人提出政见。 总统柯雷亚也成立个人博客 (图说)公民总统柯雷亚博客即将启用 柯雷亚本人与选民沟通策略,也充分展现出使用网路2.0资源的特性,他不只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专属摄影师使用Flickr相簿,也与国家联盟的形式相仿建立社群网站,每天都有超过100个博客更新,根据国家联盟网站上的广告,柯雷亚总统很快也将成立官方博客。 疑问 不过一名媒体政治版编辑质疑,博客究竟是否为竞选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为何这些博客却参与选举过程?如果是,这些博客参与的范畴又在哪里?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 校对:julys

孟加拉:前总理遭逮捕

人们常说孟加拉政坛永无宁日,2007年9月3日清晨,由军方支持成立的过渡政府以贪污罪嫌,逮捕孟加拉前总理齐亚女士(Khaleda Zia),她的儿子同样依贪污罪被捕,博客“我如何学会停止忧虑”详列时间表,细数齐亚遭逮捕前的种种事件,由于消息事先走漏风声,让媒体有机会尾随安全人员前往齐亚住处,让民众意外看到事件经过现场全记录。 司法体系于当天半夜起诉齐亚,指控她在位时纵容儿子滥权,将政府合约图利特定本地厂商,齐亚的长子先前已因贪污罪嫌入狱;齐亚未来也将待在国会内的临时拘留所,拘留所内还有另一名贪污嫌犯,也就是齐亚的政敌、前总理哈西纳(Sheikh Hasina)。 由于过渡政府强力肃贪与清理政坛贪官,已有数十名孟加拉高官与知名企业家入狱。孟加拉于1月11日成立过渡政府,同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博客圈对此消息反应两极,博客“不完美|世界|2007”的Shafiur很高兴听到这消息,还在网路上发送糖果: 齐亚和她的儿子Koko对于他们的财务往来并未吐实,希望特别法庭能让一切变得清楚明白。 自从约一个半月前,哈西纳被捕后,人们便不断讨论为何齐亚仍未背上任何官司,也有人认为过渡政府正企图摆脱这些政治人物,并以司法方式巩固权力,“孟加拉博客之声”评论指出: 过渡政府终于逮捕孟加拉前总理、贪腐之母哈西纳,为了平衡,政府应该也会试着追捕齐亚。 齐亚被捕前数小时在bdnews24.com的独家访问中表示: 我不害怕被捕,人民与我同在,这些对我的控诉都是错误讯息。 “达卡博客”针对齐亚发言表示: 我就是厌恶政治人物每次遇到政治威胁,就会大喊“控诉不实”或“阴谋论”,如果孟加拉真有那么多阴谋暗流,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早就增加了! 但这些事件是否代表孟加拉将回归民主,仍然令人怀疑,Drishtipat Blog的Rumi以讽刺口吻表示: 许多人都将孟加拉一切罪恶归咎于这两名政治领袖,既然现在两人都在大牢里,太平之日今应东升,民众会过着无比幸福、快乐、和平的日子,国内应不会再出现任何混乱、贪腐、贫困、失序、饥馑与犯罪,和平将会永无止尽。 这篇文章的回应也好坏参半,有些人仍支持受质疑的前任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孟加拉人民都用心证评断事物,而非用脑袋,现在两位前总理都尚未定罪,博客却已准备将他们处绞刑。 孟加拉正深受高通货膨胀率所苦,为了军营是否该撤出大学校园,学生与警方也爆发冲突,让政府下令实施宵禁,不过过渡政府已承诺完成选民身份证件换新后,将在2008年底举行大选。 原文作者:Rezwan 校对:FoolFitz

11 九月 2007

马尔代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马尔代夫有许多孟加拉移工,大多从事不具技术专业的劳动工作,他们原本计划于8月31日在首都马列(Male)发起抗议活动,以对抗马国社会逐渐高涨的仇外心理与攻击事件,但却因为马国政府扬言将抗争者驱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罢。 八月时,马列的帮派份子屡屡攻击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岛上更有一名男性劳工遭去势后残杀身亡,警察宣称是因性爱而起,并逮捕与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劳工,另外两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劳工遭人用铁炼锁在住家旁边,其中一人遭锁在树旁。 孟加拉驻马尔代夫代表相当关注此事,并表示可能将所有马国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乡。 马列是座面积仅约两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移工人数却超过三万人,多数来自邻近的斯里兰卡、印度与孟加拉,多数非技术专业劳工,大都是为了马国100美元的月薪而来,所得也是故乡家人的主要经济支柱。 在地狭人稠的情况下,马列的屋宅兴建需求极高,房租相对全球各地也昂贵许多,过去15年间因营建业大盛,故需要引进众多移工。 虽然也有医师、会计师、教师等专业人士来自外国,马尔代夫的仇外情结却大多针对非技术劳工而来,最近也有报告指出,在专供欧洲旅客度假的岛屿出现攻击外籍劳工事件,但正身处“人间天堂”的观光客们浑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与马列地区的犯罪组织与帮派增加有关,许多马尔代夫年轻人都对海洛因成瘾。 除此之外,雇主对外籍劳工的暴行也令人关注,通常移工薪资低但工时长,居住环境也差,由于马尔代夫并无劳动法规,就连本地劳工人权亦未获法律保障,而且国内也未规定最低薪资。 过去便有文献记录外籍劳工在马尔代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况并未因此好转,国际人权组织亦公布南亚移工在波斯湾地区的悲惨遭遇,但除了马国民众之外,外界鲜有人知道南亚移工也在南亚国家蒙受欺凌。 Jaa批评马尔代夫社会的仇外心态,也详实记述移工面对的不人道处境。 马尔代夫本是个宽容国度,接纳并尊重各种人民,但事实却每下愈况,平等与人性几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国,种族歧视 大行其 道,许多人都知道马国并不尊重与虐待外来者,他们对待这些非技术劳工犹如次于人类的低等生物,我觉得人们普遍认为移工是不会疲倦的机器,没有任何感情,生 命价值只等于一只宠物猫!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个铁皮搭建的窄小空间,通风不佳,很多人犹如沙丁鱼罐头挤在一起,他们在工作场所或街上都遭到骚扰,时 常有劳 工因拿不到应得薪资而痛哭,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半毛钱,也就没有钱寄回家乡照顾家人。马尔代夫对雇主的规范很少,让雇主有机会日夜剥削劳工,罔顾劳工的健 康情况与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结束后,还得为雇主完成个人或家庭杂务,移工形同奴隶,只能听命雇主差遣。 最近报导Kulhudhuffushi岛上孟加拉劳工遭谋杀命案时,我国很畅销的报纸《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称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惊讶,这不就是视移工为奴隶吗? 因为马尔代夫政府威胁驱逐出境,让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弃示威游行,执政已28年的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时常如此,过去也曾透过类似手段逼迫马国本地抗议群众噤声,但是在移工社群静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劳工仍在恐惧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9 九月 2007

全球之声一周间 0903-0909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全球各地因为其不同的环境、社会或文化,各自面临不同的威胁,有些为某地独有,也有些为各国共通,但这些威胁或灾难究竟为人类社会带来什么?人们又如何看待或因应灾祸降临? 面对旧有文化消逝的现象,有些叙利亚博客只是感伤或者抱怨;看着伊斯兰教渗入社会各层面,吉尔吉斯斯坦民众或许提出警告,或许主张放任一切顺其自然。有些人则更进一步,起身号召众人之力有所作为,希望能够改变现况,例如非洲多国民众认为与其期待政府,不如由民间针对各自情况伸出援手;肯尼亚则有志工架设网站,集结并将当地民意向外传递;伊朗博客集结上街游行,要求政府改变纵容生态环境遭破坏的态度。 相对于人祸,天灾似乎无法闪躲或避免,既然如此,我们该如何与灾害共处?无论是特立尼达与托巴哥或是洪都拉斯,飓风都为他们带来相当灾害,当地博客如实记录受灾情况与人们情绪起伏;秘鲁博客则藉地震省思、回顾与批判政局与政治人物。 更多信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讯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8 九月 2007

伊朗:博客抗议环境灾害

多名环保人士与博客写手参加8月27日的抗议活动,抨击政府漠视危机与违宪,造成伊朗Bakhtegan湖逾2000只红鹤死亡,伊朗关注环保议题的博客记录这场生态灾难,并提供有关抗争行动的细节。 给我个理由 记者兼博客Mojgan Jamshidi主持[Fa]“环境监督者”博客,她邀请所有关心伊朗环境的朋友一同加入抗议,拒绝让政府以修筑道路或水坝为名毁坏天然资源,她拿出伊朗宪法内有关保护环境的条文并指出: 我们要质问政府,究竟是谁该负责落实宪法第45条及第50条?当不符合永续发展的建设阻断Bakhtegan湖与Urmieh湖水源,造成2000只红鹤在短时间内毙命,政府有没有善尽责任?我们要质问国会议员,过去30年他们可曾为自然资源毁坏进行任何一次调查? Mojgan Jamshidi亦批评司法体系怠惰,未惩处任何摧毁自然公园与资源的凶手。 “绿色博客”表示[Fa],博客写手与环保人士于8月27日为超过2000只红鹤死亡而哀悼,“绿色部落格”也制作数张贴纸供博客使用以表达支持游行之意,所有贴纸上都有红鹤图片与游行的时间地点。 “山林观察”则张贴游行现场照片,他说[Fa]自己曾与政府环境部副部长纳贾费(Dlavar Najafi)谈过,纳贾费强调总统与最高领导人都重视环境,但他不懂,为何政府高层都口口声声说自己关心环境,却还容许破坏自然环境情况发生。 有些居住于外国的伊朗博客也认为此事重要,并撰写相关帖子,“人性精神”联结至数张照片并认为: 民间环保团体成员在伊朗环境部前抗议,不满现任政府的环境政策,多数人为国家山林与自然资源未受妥善照顾,却遭任意摧毁而忿忿不平。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nairobi

6 九月 2007

叙利亚:历史、文化与认同

本周我们撇开政治,多关注人们生活各种面向。 在这篇充满情感的文章中,Abu Fares为旧有黎凡特-地中海式的生活型态不再而感伤,而遭他眼中的「新保守主义者」入侵,无论那些人是犹太教及基督教的新保守主义人士,或是新伊斯兰主义份子,对他而言只是一体的两面。 海岸边的梦幻小镇Tartous已逝,过去30年间已突变为可悲的水泥丛林,社会与文化层面的转变更为巨大,我们不再是心胸开放的地中海居民,不再积极发掘与接纳多样生活方式,不再清楚划清政治与宗教的界线;我们曾是个独特的社群,曾过着高于社经水平的生活,曾面对着神秘海洋、寻找充满异国色彩的乐趣所在,我们曾乐在生活,没有阶级、政治丑恶,也不在乎各种宗教教条;我们的生活里也有政治人物和宗教领袖,但民众对他们的言论都置若罔闻。 除了Abu Fares伤逝之外,「解构生活」博客的Omar提到社会规范如何逐步收编人们,并以一般叙利亚家庭都会发生的小故事为例: 我母亲的朋友趁我去买咖啡的时候,小声地问我的妻子:你怀孕了没有? 如果是我一定会回答:「这关你什么事」,不过因为我的妻子是位有礼女子,便婉转地向她解释我们结婚不到两个月,还想享受两人时光,想要实现长久梦想四处旅行尔尔… 结果她看着我的妻子说:享受两人时光?你还觉得自己很年轻吗?(我的妻子29岁) Wassim探讨认同问题,写下一篇极好文章: 为何如此?我是个叙利亚人吗?答案是也不是,叙利亚全名为「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但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叙利亚民族主义者,更不是阿拉伯民族主义者,这代表我不再是个叙利亚人或阿拉伯人吗?Maxime Rodinson在著作中很明显提出「阿拉伯人」议题,但阿拉伯人该如何定义--种族?语言?文化?宗教?每一种似乎都禁不起检验,都曾经出现内部质变。但我仍称自己是个阿拉伯人,在这个以护照决定身分的时代,我有意识地自愿做为叙利亚一员,如果我生于哥伦比亚,我就是个哥伦比亚人,这就是我的阿拉伯与叙利亚身份建构方式吗?似乎是如此,但这不影响认同的重要性或权力,假若人们很高兴地接纳自我身分,至少对社会安稳是必要之举。 最后Abu Kareem提供一篇温暖文章,让我们也同样进入内在平和的状态… 上周日早晨,我打电话给人在贝鲁特的父亲,恭祝他八十岁大寿。我们说了几句话,他可以跟我聊几个小时的政治话题,但很不擅长与儿子交流情感,他谢谢我打了电话,说了再见后就把话筒交给我母亲,我听出父亲的声音有些不同,看来他很高兴接到电话。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