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 · 十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月, 2007

哥伦比亚:幽默博客夺首奖

哥伦比亚电讯与资讯科技协会公布2007最佳博客名单,得主是“Se nos cayó el sistema”[ES]博客,内容是以诙谐方式讨论产能与企业事务,博客名称译为中文其实是“系统错误”,是许多企业及员工归咎问题责任最常用的说词。 “系统错误”是本正在编写的企管书,传授人们如何在第三世界营商的方法,其中充满有趣故事,关于开发中国家内的公司策略、组织、技术、程序与人力问题。 该博客也获提名角逐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奖BoBs。 博客Víctor Solano[ES]表示: 获奖博客的内容颇具一致性,持续关注同一议题,作者Andrés Naranjo以顾问角度,不断探看组织网络内每个角落与缝隙,既维持务实态度,又不失其幽默,并以社会观点看待企业以系统错误卸责的利弊。 “系统错误”博客作者Andrés Naranjo也用同样的笔触,提及颁奖典礼实况[ES]: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博客专注书写企业、产能等议题,正好切合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竞争力与生产力),我想两者(译注:部 落格内容与其得奖)之间确有关系,…这是一堂行销课(本文一切都与企业有关),…告诉我们博客内容做为一种产品,重点不在于作者在卖什么,而是评审买到了什么! 原文作者:Juliana Rincón Parra 校对:mountaineer

刚果民主共和国:又见空难

Du Cabiau à Kinshasa是名居住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以下简称刚果)的比利时人,他提到[fr]在Kimbanseke发生的空难,当地也是首都金沙萨(Kinshasa)贫困与人口稠密的地区。 空难至少造成5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外界不断抨击运输部长“改革航空业无能”。 Du Cabiau à Kinshasa认为这起意外其实注定会发生: 远自一英里外,都能看见失事现场,由于刚果完全缺乏公路、铁路等陆路基础建设,国内运输多数倚赖飞机,这个贫国的空中交通十分繁 忙,国内共有数十家小型民营航空公司,等于天空中有数百架会飞的棺材,我们每天都会看到许多超载的古董飞机,从房屋上低空掠过。这起空难不是空前,也不会是绝后。 刚果博客Alex Engwete[fr]指出,是因为发生了灾难,世界才会注意到刚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播出金夏沙班机坠毁画面,国际大媒体最爱这种激情的灾难画面,不然他们平常都对刚果漠不关心。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校对:FoolFitz

伊朗:饥饿劳工罢工抗争

伊朗胡齐斯坦省(Khuzestan)境内的Shoush地区中,数千名隶属于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因拿不到薪资,这两周开始罢工,政府派遣军警人员前往镇压,但罢工仍未中断,多名博客关注此一事件,并提及其他工运份子所面临的艰困情况。 署名“苦劳”的博客表示[Fa],数千名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自10月27日起发动罢工,其中一项口号为“Haft Tapeh劳工很饥饿”,参与人数大约3000,虽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楼前抗议,但遭到警察拦阻。 他也提及,该工厂员工过去便曾有罢工记录,政府也每次给予承诺,但从未实现。 Kaargar亦表示[Fa]: 罢工抗争进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厂的部分失业劳工也前来声援,他们高喊“工作赚钱是我们的绝对权力”!因为伊朗政府先前曾说过“核能发电是我们的绝对权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体5000名劳工于9月12日发出公开信,开始罢工;过去几个月来,劳工代表虽曾与伊朗官员谈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头支票,此次劳工也投书至国际劳工组织。 军警镇压 Kaargar另指出[Fa],军警人员攻击示威群众,造成十人受伤,而工运人士Ferydoun Nikofard则在家中遭逮捕。 博客“狱囚回声”表示[Fa],经过两天罢工后,伊朗情报单位开始施加压力,扬言要让工人们吃苦头,他也认为,当劳工受威胁又领不到薪资时,国际劳工组织就该介入处理。 劳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博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劳工,还有其他劳工亦面临困境,他也拿出库德斯坦省入狱工运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医院,却仍被铐上手铐!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马达加斯加:选举仍有阴影

马达加斯加总统拉瓦卢马纳纳(Marc Ravalomanana)领导的政党TIM,在上周的国会选举大胜,在127席中赢得106席,不过全国投票率甚低,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只有19.42%。 总统先前提出极具野心的“马达加斯加行动计划”,并于今年四月以公投通过,希望这份蓝图能带领国家脱离贫困,此后总统便以国会代表的旧民意不符合新民意为由,宣布解散国会、提前选举。 亲身参与投开票作业的博客Jentilisa表示,虽然选举过程平和,但其间仍有诸多异常之处。 Jentilisa指出,早在选票送至之前,许多验票单便已有选务人员签名,而且他们还提前离开计票中心,并未监督验票单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增加验票单内容遭窜改的危险。 选务人员盲目相信验票结果,提前离开计票中心,这些验票单若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时,内容可能与先前完全不同,他们应该要在场保护选票。 而且如果选民没有选派代表追踪计票及验票过程,就和计票员与选战观察员一样没有尽责,因为选民的责任并不是投下选票便了结,在我看来,假使各位没有追踪自己选区内的计票结果,就等于消极接受选务人员将任何统计数字交给政府。令我最感意外的是,竟没有任何候选人的委任代表提出任何异议,全都在选票抵达前签下验票单,所以今天我的文章标题为“赞同选举舞弊”,因为每个选区内,从每位选民到每位官员都参与其中。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对:mountaineer

玻利维亚:伊朗总统来访

编者注:本文收集来自玻利维亚与伊朗博客的反应,其中伊朗部分信息收集由全球之声波斯文编辑Hamid Tehrani协助。 玻利维亚政府前几天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短暂访问,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也与他签署多项协议,由于两国过去鲜有往来,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此事大感意外。协议内容主要涉反能源业与农业投资,不过细节尚未决定,莫拉列斯强调协议与核事务无关,或许是刻意撇清这方面的关系,也让人想起莫拉列斯接受喜剧脱口秀Daily Show访问时强调:「别把我算进邪恶轴心国」。 玻国民众很想厘清两国情况究竟如何,当伊朗总统抵达机场时,博客Palabras Libres的Mario Duran前往拍摄现场情况,却马上受到安全人员的关切,还爆发口角[ES]: 我手持数位相机,站在连结机场与首都市中心的英雄大道7公里处,开始四处拍照,…我沿着县界走,只看到一面玻利维亚国旗在风中飘扬,转个弯接近机场出口处,我看见人们手持标语、伊朗国旗,以及象征玻利维亚原住民的三色旗,以手工制作的标语写着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我一开始拍照便听见有人大叫:「那个拍照男子是谁?」,很快便有个人上前,一把抓住我的皮外套,另一双手要抢我的相机,他质问我:「你在干嘛?你以为你是谁?」,我似乎一定得出示身分才行。 Mario Duran表明为博客「La Constituyente」写稿后,安全人员便允许他继续摄影,才有现在博客上刊登的照片集,这次访问前后似乎都非常敏感,博客也开始分析签署协议与伊朗总统来访背后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希望一切不要只是为了激怒美国,Voz Boliviana认为此事背后还有另一国介入[ES],不过也想问:「为什么选伊朗?」 其实这也不是秘密,玻利维亚之所以与会伊朗接触,当然是因为政治上与外交上和委内瑞拉结盟,此事也证明外交政策能如何影响到一国政府,我国总统不过是跟随外交走势,并且加入了挑衅美国的行列。 其它人则更加怀疑玻利维亚即将卷进伊朗核争议与世界的冲突中,Willy Andres指出[ES]: 我希望与伊朗的协议对我们影响不会太大,我听闻有些人认为协议「就是让人相信这一切与核事务有关,因为无论是核反应堆所需的铀或是『重水』,玻利维亚全都有」。 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伊朗文化并不熟稔,也对伊朗代表团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MABB的Miguel Buitrago写道: 在野党当然是持怀疑态度,他们质疑玻利维亚如此公开与伊朗建立外交关系,究竟获得什么利益?部分人士更特别指出,阿曼尼内贾德一方面赞扬两国女性,另一方面却禁止女性出席所有伊朗官员在场的活动或酒会,简直是自相矛盾。 伊朗民众对于两国的新协议也有话要说。 Ayandeh MA提及,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结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争议演说后,前往玻利维亚,没有人清楚此行目的为何[fa],而玻利维亚在野党则警告政府不要邀请伊朗总统前来,因为一方面伊朗政局并不稳定,且阿曼尼内贾德访问可能有损玻国利益。Ayandeh MA还指出,伊朗总统已承诺要提供十亿美元给玻利维亚政府,连同之前给委内瑞拉和中国的优惠,金额已很庞大,伊朗希望藉此减少联合国对伊朗核计划的制裁带来的冲击。...

全周之声一周间 1001-1007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过去一周国际间最受世人注目的事件,莫过于缅甸僧侣街头示威游行的后续发展,全球之声自然也有多篇相关报导,中国政府对此事虽然态度消极,中国的博客则明确力挺缅甸僧侣,支持他们继续争取民主;邻近缅甸的东南亚各国社会也持续发言声援,要求该国政府正视此一问题,不可闪躲回避,有些人认为僧侣不应介入俗世之事,但其它人主张,在国家苦难之时,纵然是出家人也应贡献心力。 当然,缅甸军政府也非按兵不动,尽管先前传出部分军队在瓦城让步,但其它部队一点也不留情,对着和平游行的群众及僧侣开火,造成多人死伤等憾事,除此之外,军政府为封锁消息,亦加强对互联网的管控,动手斩断或窃听对外联系管道,不过博客也未轻易言弃,利用迂回战术,仍辗转将国内政府及军队的种种骇人行径流传公诸世界;先前有人曾怀疑军方会派人伪装成僧侣煽动暴力,目前虽然没有听闻此类消息,可是也传出军队企图削减僧侣的影响力,逼迫他们还俗等,不过多数并不愿意就范。 除了缅甸事态消息,世界各地则继续探索互联网与博客的新可能,肯亚媒体开始使用博客报导大选,希望结合文字、影音、留言响应等多重互动功能,也开放一般人士提供相片,让读者不只是单纯的阅听,也能参与其中;居住于海外的伊朗裔青年不希望遗忘远方传统,希望了解伊朗,却又对媒体里的外交、政治角力乱局索然无味,因此架设博客,透过互联网力量传递关于伊朗的艺文消息,藉此让伊朗人在世人心中的形象不至于那么扁平,提醒大众伊朗仍是个千年文化古国。日本社会慢慢发现社会媒体的影响力日增,专家建议企业与其和博客或互联网社群对立,不如懂得善用此种新兴媒体,藉此与潜在消费者沟通,也能透过此种管道发布正确消息,遏止不必要的流言。 本周另有两篇来自日本的消息,皆触及社会的敏感神经,内阁主管司法事务的法务大臣语出惊人,建议死刑判决定谳后半年内,就应自动执行死刑,避免积案如山,此话一出当然引来正反评价;另一则报导则与医疗事业相关,在现代社会中,究竟该如何定义医疗机构与医务人员?而医护人员又如何看待病患,有几位医务人员在博客中说出真心话,揭露其间复杂难解的医病关系。 更多信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信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日本:死刑执行自动化?

日本新内阁上任后,法务大臣鸠山邦夫(Hatoyama Kunio)获留任,不过9月25日他在内阁总辞前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支持让死刑执行自动化,不必非得等法务大臣签署后才能执行。 如前文所说,日本死刑程序原本就有问题,因此这番发言更令人感到不安。 日本博客圈对此自然也评价两极,保守派博客大多赞许这个构想,例如Chimata no Wadai[jp]便认为: 鸠山大臣主张「死刑应于判决定谳后六个月内自动执行,毋需经法务大臣签署同意」,我完全支持此事,日本终于有个头脑清楚的法务大臣,假若死刑必须要法务大臣签字才可执行,司法体系根本不算独立。 而博客Otama obasan de mo wakaru[jp]虽然不反对死刑,但认为鸠山大臣发言不负责任。 鸠山大臣提出他的看法,但他似乎不清楚宪法内容,难道他以为历任法务大臣拒绝签署执行令,只是纯粹因为不愿意盖章吗? 自由派人士见解不同,Big Bang对于法务大臣的职责提出很好的观点[jp]: 但鸠山不是呼吁废止死刑,只是他不想做下令开铡的人,虽然将这项责任放在一个人身上确实很痛苦,但如果法务大臣不愿负责,谁该做出死刑执行的最终决定?提出执行自动化来卸责真是恶劣,仔细想想,没有人强迫鸠山接下法务大臣职务,如果这项工作如此痛苦,一开始他就不该答应。 最后博客Bogus News提及一项有趣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jp],指称鸠山打算仿照机器战警,制作死刑执行机器人。 这部全自动死刑执行机器人不需法务大臣签名,就会自动执行,这真是个大问题,只要打开开关,便自动侦测该结束谁的生命。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校对:FoolFitz

摩洛哥:英国女童失踪案乌龙

先前有位西班牙观光客在摩洛哥利夫(Rif)山区拍下一张模糊照片,其中有位摩洛哥女性背着一名金发小女孩,貌似失踪的英国女童玛德琳(Madeleine McCann),让各国媒体与博客议论纷纷。 后来经查证得知,照片中的小女孩并非玛德琳,而是位名为Bouchra Benaissa的两岁摩洛哥女童,且金发碧眼的孩童在当地并不罕见。相较于许多新闻网站惊讶于两名女童如此神似,摩洛哥博客只觉得外界大惊小怪。 Au début était le blog…的Naim[fr]指出: 人们对种族的刻板印象实在难以磨灭,光是一位西班牙旅客在靠近Tétouan地区的山上,拍下一张摩洛哥女童的模糊照片,便能让西班牙与国际媒体一阵忙乱,怀疑5月2日在葡萄牙失踪的四岁英国女童玛德林可能遭一对摩洛哥人绑架,认为照片中的女孩皮肤与玛德琳同样白晳。不过疑团很快便已解开,这位「摩洛哥玛德琳」其实名叫Bouchra Benaissa,她的父母为人和善,不仅接受警方长时间侦讯,甚至忍受数十家西班牙、英国等国际媒体的骚扰,只为厘清所谓的「谜团」。 早在新闻媒体确定照片中女孩并非玛德琳之前,博客Abdelilah Boukili便已质疑: 我个人认为那不可能是玛德琳,照片中背着女孩的妇人似乎来自乡下,尤其在摩洛哥乡村,邻人皆鸡犬相闻、相互熟识,假若她带着一位说英语的女孩出现,肯定会引来当地民众好奇,况且许多摩洛哥北部居民都移民至欧洲,妇人也可以声称是欧洲亲戚的孩子。倘若那女童真是玛德琳,妇人肯定不会让她出现在公共场所,因为人们仍对此失踪案件记忆犹新,摩洛哥警方也仍积极搜寻玛德琳的下落。摩洛哥政府有责任要掌握国内各地外籍人士的动向,也有全国网络通报任何不寻常之事,玛德琳年纪太小,不可能迅速学会当地语言,只要她开口说英语,必定会受人注意,成为周遭地区的讨论话题。 Laila Lalami记下她所见最棒的新闻标题: 这是来自《Le Matin》的标题:西班牙人惊觉 摩洛哥也有金发人口 Chergaoui[fr]也嘲讽西班牙人无知: 这真是整起失踪案的一大插曲,也让多家西班牙报纸特别指出,原来世上也有金发碧眼的摩洛哥人存在。 不过最有趣的标题来自于Ghasbouba,他的文章标题是「金发也是摩洛哥人」,其中指出: 这个摩洛哥女童和家人竟得受政府与媒体骚扰,只因为她「也许」长得像另一名欧洲女童,听来真让人觉得可悲,她的家人接受政府讯问,双亲还得想办法证明这是亲生女儿,我找不到适当的话来形容,但一切真的很奇怪,我怀疑如果下回在西班牙、美国或英国乡间又出现「另一个貌似玛德琳的金发女童」,同样的闹剧会否又重演一次。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对:julys

伊朗:传递艺文消息

Pars Arts博客的编辑,这个协同式公民媒体计划主要报导伊朗文化艺术相关的消息,今天我们请到她为各位说明这项计划的内容、目标与挑战。 问:请简单自我介绍,并介绍一下Pars Arts计划内容。 Pars Arts是个共笔博客,包括写手、读者与内容都是各地伊朗年轻人,我们希望藉此为海外伊朗青年提供有趣新鲜的各项内容,我是伊朗裔美国人,也是创站编辑,是个从小生长于美国洛杉矶的编辑/博客/写手,我从2006年下半开始这项计划,因为自己想要透过网路撰写及学习伊朗事物,我也期望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努力,所以有了Pars Arts。 问:Pars Arts是许多人及博客一同贡献的成果,你认为它算是公民媒体计划吗? 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是公民媒体计划,不过如此形容Pars Arts似乎也没错,广义来说,这个博客也算是公民媒体,因为写手目前都未因此谋利,似乎也没有经过任何传统或专业新闻训练。现在所有写手都居住于北美地区,没有遭受任何外界审查,媒体也非国家掌控;Pars Arts主要聚焦文化艺术,并非公民媒体通常关注的政治运动。 问:Pars Arts的价值何在? 我们期望这个博客能时时有新意,让读者能够观看、聆听、阅读、思索的新素材,也希望将偏见降至最低,让文章有所用处,目前站内文章涵盖的范围还未达我预期中广泛,我们仍需要更多写手。 问:你心中有没有发展蓝图?经费又从何而来? 我们期望在未来能获得部分广告收益,或与志气相投的网站及非营利机构结盟,让未来计划能够实践,但目前首务为招募更多写手、持续提供优质内容、扩大读者群、拓展各项方案等,对外传递讯息仍是目前最大困难,我们有个小的Facebook团体,但多数时间仍专注于供稿与博客内容,将来得花更多力量对外连系。 Pars Arts财务独立,未获任何政府、政党、智库或宗教团体金援,主机费用由我负担,Wordpress版型由本站技术顾问及写手Javod Khalaj免费设计。 问:为什么舍波斯文而以英文书写? 我们的主要读者是散居各国的伊朗裔年轻人,他们的波斯文能力参差不齐,而英文则几乎是通用语言,以我个人为例,用波斯文阅读速度很慢,写作更是一团糟,所以我可能永远都无法用波斯文完成一篇文章,就算写完也会有一堆拼字错误;我在持续学习波斯文的同时,也希望继续书写关于伊朗人的题材,因此用英文下笔。有些写手能以波斯文写作也很好,不过这个博客一开始是以英文为主,我也尚未习惯编辑波斯文,而且如果能让其他种族多瞭解一些伊朗文化也好。 问:你提及这个博客专注于其他网站忽视的艺术文化议题,你觉得他们忽略了什么?为何忽略?就目前热门波斯文网站或以英文书写的伊朗网站而言,他们缺乏什么? 我并不觉得其他网站忽视艺文议题,不过确实有许多非政治事件发生但未受关注,例如几周前我们有篇文章提及伊朗印度豹计划,我也很喜欢一篇有关线上购买伊朗食品的文章。 英文世界里其实有许多未涉政治的伊朗事物,但我之所以将博客取名为“Pars...

日本:紧绷的医病关系

近年来,日本医院及医护人员品质与误诊事件屡屡遭受猛烈批判,例如爱媛县便发生使用患病肾脏进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怀孕妇女家离医院不过几分钟路程,却因八间医院不愿收容,在救护车上待了三小时而流产的医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医师与医护人员遭患者骚扰事件也与日俱增,调查数据[Ja]显示,去年全国各大学附属医院内,至少有430件医护人员遭肢体骚扰案例,还有约990件受患者及家属言语骚扰案例,《读卖新闻》网站上有部分个案的详细记录。 以下是有些医师与医护人员不吐不快的真心话: 对于患者或家属以言语羞辱医疗人员,一名实习医师在BBS上表示[Ja]: 纵然我们没有任何过错,但当一切进入司法程序便让人疲于奔命,也让我感到失望,我即将要选择专业科目,虽然我能选妇产科,可是妇科医师们的遭遇令我却步,让我决定选择其他专科,媒体与法官应该要了解,他们的报导与判决正在摧毁妇科与小儿科体系。 另一名实习医师[Ja]表示: 在这个时代,医师犹如奴隶,不仅工作辛苦,劳基法又不适用,患者要求愈来愈高,医师被告的情况愈来愈多,我们受媒体围剿,薪水也 缩水到与一般受薪阶级无异,很多笨病人误以为医疗是服务业,老是满口抱怨,难道要只凭热情工作吗?饶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热情工作?大家都得先养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们得先保证生活所需开销足够之后,才会接下工作。 一名医护社工[Ja]提供对现况的感想,认为政府不够重视医疗,而患者又有所误解: 我最近在想,人们总以服务业观点看待医疗事业,我努力让患者获得较好治疗,也认为这是我的职责,但是…我也有许多话想说。 很多人认为“医疗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着如何削减医疗费用,让我不禁想问:“各位真的认为,这种价格能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吗?”,就算是现在,医疗福利损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误解,但其实医师、医护人员与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无论我们说明多少次,将急诊室当做夜间诊所的人数也从未减少,病患会对急诊人员说:“我要先去吃东西,等我一下”;就算送来一名濒死患者,其他患者也会说:“我先到急诊室,先治疗我”,而且不停抱怨说:“我可是付了很高的医药费”。但我想说,医院和旅馆不同,服务费从来不在收取的 费用里头。我也希望让人们了解,医药费用有多么便宜。 今日医院夹在政府与患者中间,无论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各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花多点钱接受较好的治疗,第二,将医疗品质与费用一起压低。各位想选哪一种?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PipperL

肯尼亚:用博客报导大选

肯尼亚最大报纸《每日国家报》开发了一个新在线报导的区块,焦点放在今年大选,这个互动平台正逐渐累积内容,包括最新消息、博客文章及多媒体素材。 他们欢迎民众上网留言回应,如果人们在政治造势活动拍到有趣照片,也很欢迎大家上传。 其中收录的博客,大多来自《每日国家报》的资深编辑,最近一篇新文章的作者是负责媒体整合与新媒体部的主任经理Chares Onyango Obbo,他在文章中庆祝前执政党KANU的没落,他指出: KANU只不过败选了一次,便已成为空壳政党,再也无力提名总统参选人,政党一旦没有总统候选人,也就没有全国性的竞选策略与机器,此次国会选举提名人数若能有2002年的一半,就已经是奇迹了。对于带领国家渡过最糟时刻的前总统莫伊(Daniel arap Moi)而言,他所受的报应犹如莎士比亚剧中情节,让KANU变得半死不活,政党仍然存在,但却无力推出一名总统候选人,真是一大耻辱。 肯尼亚发行量第二大的报纸《标准报》网站也有大选区块,但目前未有互动空间。 肯尼亚总统与国会大选预计于2007年12月举行。 原文作者:Bankele 校对: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