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nairobi · 九月, 2007

电邮 nairobi

最新文章 nairobi 來自 九月, 2007

25 九月 2007

博客讨论非洲的非正规经济

非洲的非正规经济的研究讨论向来集中在学术专业圈,如大学教授、学生,经济学者和发展经济专业人士等。最近在非洲博客圈里,则兴起对地下经济的探讨。虽不是精妙的言语、但也无伤大雅,博客圈与学术专业者在这个议题上,分享着相近的话语。 此事听起来稀松平常,但令人兴奋的是博客们做出了一些搞学问的人所做不到的事,扩展了相关的讨论,真正跨入了进入了现实的生活。 所以就让我们进入博客们所讨论的非洲非正规经济话题吧。 从非洲发展经济博客圈的主脑,Femka Okafor开始,看看非正规经济的勇往精神。 非洲制品展览说明了这件事: 在马里和塞内加尔,正式经济部门的工作者多只限于城市菁英。非正规经济包括了发生在市集交易,它为创新、有冒险精神的人提供了许多的机会。 我们把焦点移至IBM的全球创新表现博客,看看他们如何看待非洲非正规创业家所面临的障碍: 非正规经济的存在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事实上,许多人将其视为非洲急速成长的企业精神象征,就像在几千万个非洲人的餐桌放上了食物。 问题是这些企业不能够成长雇用更多人创造更多财富,他们就必须在规范的范围运作。他们也没法取得融资或是基本的商业技巧训练来帮助改善营运。 德国博客Loomnie,原籍Lago尼日利亚,指出非洲非正规经济和农村的关连: 想想这点:非洲大部份都居住在农村,有多少政府与正式经济活动曾经伸入农村人民?政府官方经济统计遗漏掉许多商业活动。即使研究非洲非正规经济的学者,他们花了许多时间研究都会区的地下经济,尚未能对农村的经济生活投助足够的注意。 再看Imnakoya,写出了尼日利亚经济金字塔底层的深刻观察。 当我思虑 Robert 的记录片时,脑中不断盘旋的,是如何帮助一些贫民窟的个体企业。这正是社会底层。我相信在那个地方,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政策有意义:大部份的政策并不是为了培力小人物。除此之外,能做的只有微型贷款或小额借款。 有人提出了聪明的想法让地下经济可以在非洲运作。住在美国的Nii Simmonfds 有许多亲人仍在加纳,他告诉我们非洲的非正规经济如何地成长。 多半非正规经济的活动者和农业部门有紧密的关联:采收水果铺地砖 驯养乳牛等等。另外还有手工业制造面具、串珠、手环衣服等。是否能够促进不同产业的合作,变成非正规经济工作者的一个公司企业? 有一篇令我一再回味的文章,仍是Ethan Zuckerman 最近所用的 “Incrememental...

14 九月 2007

巴西:我们受够了飞利浦

巴西有一句流行的谚语:“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电子巨人飞利浦拉美地区总裁 Paulo Zottolo 就学到了这个教训。最近一次和圣保罗报纸Valor Econômico的访问中,他不当的评论引发了当地部落格客的愤怒。“Piauí不该被视为一个省,其实它根本无足轻重。Piaui即使不存在了,也没人会惋惜。” 更糟的是,这篇评论刚好是在Piaui 省会Teresina 庆祝155周年纪念当天刊出。Leonardo Fontenelle 提醒大家,Zottolo曾批评过这座城市:“省会Teresina就像化妆品牌妮维雅,名字好像听过但没几个人真正认识。” 这样的言论引起了部落客如雪崩般的反应,导致各式抗议行动,抵制飞利浦产品,还成立一个新部落格。飞利浦近来赞助的活动Cansei (我累了)也受到波及,其效益大打折扣。部落客的抗议行动批评由飞利浦为主赞助的活动,有强烈的精英意识。Emer Luis 一点也不惊讶: 能指望一个会在自家客厅挂着贫穷照片以提醒不幸存在的人吗?那不过是一些无益的狗屁。没人真把Cansei 当回事。 Roberto Zottolo 搞砸了飞利浦的形象 – Nas Retinas 连Cansei的支持者私下也抵制飞利浦,Leonardo Fontenelle写道: 歌手Iv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