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robi · 十月, 2007

电邮 nairobi

最新文章 nairobi 來自 十月, 2007

博客的Web2forDev会议笔记

Web2forDev 是首度结合参与性互联网和农村发展的会议。在2007年9月25~27日举办于义大利罗马。与会的博客包括了用英、法语写作的非洲记者。 Brenda Zulu,是一位来自甘比亚的记者与博客,她访问与会者在Day Zero 学到的东西。 我问他们在会议中学到什么,可以带什么回到自己的国家: “加纳资讯与知识分享网络(GINKS)”的助理: 我打算来建立一个当地语言的影像网站,并把它翻译成英文。这次会议让我了解到许多人透过博客知道我的故事与相关资讯。影音博客强化了我的知识与分享的技巧。人们易受影音的吸引,希望可以同时看到或听到故事。我在会议上学会了使用delicious 社会书签,wikis和标签等工具。如果不应用标签功能,你的故事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读到。 William Eziniwa Nwangwu,奈及利亚的区域资讯科学中心讲师: 我曾经质疑 web2.0有何必要?它不是新瓶装旧酒吗?我了解它如何被使用,但身处学术圈,我有时不免憺心:维科条目的作者是谁?其资讯是否经过同侪的审校?在我工作的单位,我会限制人员参考维基百科。 第三天, Brenda访问了肯亚“农产品交易”的Wycliffe Ochieng Arua 这是一个很棒的会议,尤其我们可利用现有的Web 2.0 工具把非洲当地的工作更往前推。农民将很乐意运用这些方法。我正看着一只手机,透过声音的互动来回应肯亚当地调频广播电台节目。 我学会了许多知识,了解博客与wikis,所以打算在我们的组织中建立一个博客。 我们习于既有的网络去联结草根层级的人民与民间组织。 Chris...

非洲可曾有好事降临过?

Kizzie 最近接到某个激起苏丹部落客愤怒的问题: 我们停留美国期间,当地一个犹太裔美人团体(包含人权运动份子、作家、教授),邀请我们午餐。我们聊了有关中东、伊斯兰主 义、人权等话题。当我的老师建议我来谈谈我所热爱的故乡--非洲大陆。她问道:“非洲可曾有好事降临过?”我不能描述自己当下五味杂陈的感觉,是哀伤,是悲愤,抑或两者兼具?同 时,这种唱衰非洲的悲观情绪紧紧压我的心口。我试着提醒自己那片土地上仍是有些好事,但不管怎样我仍旧无法回复往日的自我。 …非洲不是只有达尔富尔、卢旺达、独裁暴政、低度开发或是爱滋病。 提到达尔富尔,Black Kush 记下又一次期望终止悲剧冲突的和平谈判: 会议上所达成的协议仍要进一步观察,哪些反叛人士会参与,SLM领导人Abdel Wahid el Nur的反应等等。 他同时贴上一幅漫画: 年轻的Dalu 小姐,是一位居留美国的苏丹人,她写了两篇有趣的文章,第一篇有关种族主义,第二篇则提到对苏丹裔美国人的自我认同问题。 关于前者,她写道: 我非常引以为傲,即使听起来、读起来都不怎么有趣。一般而言,苏丹人是非常具种族优越感的。 我有些阿拉伯裔的苏丹朋友,在若扯上宗教和种族之时,我们常会起冲突。听起来有点荒谬,我们当时还只是小孩子而已呢!现在我知道当初那些不好的用语 和冲突,是由于彼此家庭的影响。我曾经打过一个小孩,因为他竟称我为奴隶(abeed/abid);而另一次则赏了某个小女孩一巴掌,因为她说我的皮肤像 焦油。 X的,我们都是苏丹人啦! 而关于她的自我认同: …我大多时自认为是苏丹人,但对我所不熟悉,却非得跟他们用苏丹语交谈的苏丹亲友而言,我仍是个美国人。对于美国当地人,我则成了一个苏丹女孩。也许有时这二者都是,有时都不是。(这就是一文不值的嬉皮客世界入口。) Drima,写了一篇爆料文章,标题为:“喀土穆,一座变化激烈的城市”,它是关于发生在苏丹首都另一面紧闭门后的酗酒、药品滥用、疯狂轰趴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