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nairobi · 十一月, 2007

电邮 nairobi

最新文章 nairobi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黑帮电影票房长红

哈萨克斯坦第一部纯商业电影--从拍摄、制作到发行没有从国家拿一毛钱,全靠票房收入--上片后引起博客众多讨论回响。影片 Racketeer讲述一位年轻运动员,在1990哈萨克斯坦经济萧条年代,为了赚钱,自大学休学加入黑帮,靠拳头向生意人索钱。 博客Adam Kesher表示这部电影很卖座,在上映前三天几乎一票难求。「我不认为大家只想看本国版的俄罗斯帮派肥皂剧。消费者更希望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国片。他觉得,国内片商并不热衷好好地推销哈萨克斯坦电影,是件憾事。「要支持国片没有其它快捷方式,法国和南韩就是好例子,他们的片商努力营销自家电影,看看人家的成果!如果发行商只支持这类古惑仔电影,文化的扭曲,恐怕不可避免!」 Megakhuimyak则持正面看法:「我还没看这部电影,我可能一点也不喜欢它。但是我赞同它显示的事实。」这部电影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及文化,「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说:有人愿意为国内观众来拍电影,而不是为了讨好国际影展的评审。电影制片不必再去哀求文化部给钱,乐见有电影演员新血轮加入,而不是某些大人物的亲戚依亲带故地霸占位置。」他说。 博客Sarimov 对哈萨克斯坦电影有诸多意见,在看过大家的讨论后,他表示自己意见为:「过去十多年,我分析许多哈萨克斯坦电影,这大多份是我个人式的自省观察。许多影片以乡土为题材。最近五部电影最后的情节都是主角离开了乡下。这是一个警讯,或许艺术创作者看待现实较为感情用事.。田园游牧式影片不是真正的电影而是政令倡导。现在,我们有了新而好的社会题材戏种。」他很乐观的作结。 注:文中所有连结都是俄文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

27 十一月 2007

哥伦比亚:发声计划,用创意改变成见

全球之声“发声计划”的受助者--哥伦比亚HiperBarrio 计划,示范了边陲角落里微不足道的小社区,如何培养能力,向全世界来说出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成功是使用了新兴媒体工具,如博客、播客和照片,让社区民众抒写出自己的想法和创意。 Izpapalot 总结了他们10月底前的情况,特别是到目前以止的重要成果。 Juiliana Rinco 报导了11月10日的摄影工作坊,不同于以往,这回参加者走出户外,前往Medelin 的carabobo 步道取景拍摄。他们用尽了Flickr 帐户相片上传的流量额度,所以还得再多利用 Picasa互联网相簿来存放这些成果。 参加者 Galo 谈到第一次学着剪辑錄像的过程。他们以照片和录像纪录圣多明尼哥 Fe y Alegría 校园文化祭,并把制好的成品上传至Youtube 与Flickr 网站。 上图中盛装者,利用资源回收的材料作出他们参与文化祭活动礼服。 这支錄像里,炫丽参加者和同伴的舞姿,获得第二名。她的热带舞蹈融合了Medelin当地流行的舞步Porro 。 社团博客Convergente 上头添了好几篇新文章。...

Google地图秀出全球web2.0网站遭封锁情况

Access Denied MapUploaded by fikrat 影片:地图展示出全球web 2.0网站遭封锁情况 新资讯通讯科技的蓬勃发展,人们享受到更多易上手、低成本甚至是免费的工具、软体,像自力出版的博客、各类多媒体分享。这股科技趋势赋予了互联网使用者同时具备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双重身份,让一般人可以向主流媒体挑战。更重要的,它让民众成为公民监督者,去处理敏感的人权议题,所以公民媒体有时能成为异议声音的发表管道。 公民新闻与专业新闻之间模糊的界线,使得了前者更有能力透过第一手即时报导人权讯息,协助人权捍卫者和NGO团体。例如近来巴基斯坦、缅甸、突尼斯、埃及、摩洛哥的成功示范,更肯定了广大使用者所提供内容和倡议行动,成为另一种独立新闻的来源。这些案例的共同点就是有效地运用了web 2.0工具来揭露滥权与不公义的现象。 web 2.0虽有很大潜力,但在互联网被控管、国家独掌资讯垄断的地区,要自由开放地使用互联网却不容易,互联网开放与否成了威权者的照妖镜,当高压政权受威胁时,它 就会抓紧互联网控制。已让传统媒体封口的政府现今把注意力移向互联网,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扼住这最后一块言论通讯自由的庇护地。不容许异议的国度里,使用者自 制内容被视为对政权的威胁,也因此会在法律上或是技术上被封锁或控制内容的传播。在这些高压国家,每周都会传出某大网站被封锁的消息。影音媒体分享、社会 网络社群、地图工具、流行的web 2.0网站等,都变成了互联网言论控管的扫荡对象。 过去半年内,中国、突尼斯、敍利亚、土耳其、缅甸、泰国与摩洛哥政府切断了影片分享网站的连结,在9月3日到11月2日之间,突尼斯政府封锁了二个受欢迎影片分享网站–Dailymotion、Youtube, 使国内网友无法观赏或上传影片,目前这二个网站在当地仍无法造访。中国网友最近可以重新使用Flickr 相片分享网,但在阿拉伯联合大公国、伊朗境内仍无法连上。Metacafe、Photobucket 在许多中东国家被禁止,例如伊朗和阿联酋。 博客服务也遭遇同样的厄运。过去三个月,土耳其、泰国和中国都切断了wordpress.com 的服务。Blogspot 最近在中国又能使用了,但在敍利亚、巴基斯坦仍无法使用。摩洛哥和伊朗,无法用Livejournal 博客服务,据闻其在中国也遭封锁。其它的博客互联网工具,如Technorati、Blogrolling、Xanga、 Movable...

21 十一月 2007

孟加拉:独立之战的争论

1971年孟加拉争取解放之际,大多数国民都支持脱离巴基斯坦独立,但有一小撮人另有主张。“Jamaat-e-Islami”是巴基斯坦最老牌的宗教政党,它的孟加拉支部当时便和巴国军方合作,但最终仍无法阻止孟加拉独立建国。当年Jamaat 除了提供巴国军方独立派人士的情报消息,还组织许多武装行动,像 Razakar, Al badr, Al shams,以捕杀孟加拉的自由斗士。许多孟加拉自由派知识分子因而被害丧命。Jamaat虽然一度被孟国政府禁止,但1978当时国内积极的政党环境让他们又重新成立,允许他们从政空间,最后还变成为联盟伙伴。 最近Jamaat的领导人Ali Ahsan Muhammad Mujahid 的一席话却恼怒了孟国人民,他说:“Jamaat当年并无反对独立战争,所以根本没有战犯处置问题。”而另一位领导人Shah abdul Hannan也认为,孟加拉独立战争只是内战。博客Drishtipat收录了此事件一连串否认、回应、事实证据等种种反应,其留言区在部落圈内激起热烈讨论。 E-Bangladesh觉得Jamaat这么说是想要窜改历史,他评论道: 这根本和 Jamaat 在独立战争中宣誓支持巴基斯坦、凌杀孟加拉人的事实不符。当年屠杀孟加拉人是史上最恐怖的种族灭绝行动之一。 Shadakalo 毫不掩饰其愤怒: 我要看到这些蛇鼠小人在有生之年,因其战争罪孽受到审判。 Tacit 质疑Jamaat此话的企图: 他们的公开言论,正预示着Jamaat 想要重回孟国主流政坛的焦点。...

17 十一月 2007

马拉维:两性平等的数码浪潮

近来在马拉维博客圈掀起了一阵女性新闻记者投入博客写作风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几乎难以找到马拉维女性博客,但现在情况已有变化。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跟随着四名马拉维女性新闻工作者的博客,看看她们不只留下个人记录,更写下 对马拉维的报导。 她们分别是:Eunice Chipangula,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职位最高的女性;为国际新闻通讯社撰写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时报的专栏作家;Stella,只透露单名的博客,她目前在某家电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与二项马拉维第一 Eunice Chipangula从今年二月起开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博客,开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赢得英国Chevening 奖学金的马拉维广播人,让她有机会在卡尔地夫的威尔斯大学进修新闻学硕士。回到马拉维后,她被擢升为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这个职位。在文章,她只有简单提及,从一月份起她转任国际合作部、稍后又到劳工部担任副祕书长。 令人惊讶的是,马拉维人并不太认识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话,她想成为一名上天派来看顾马拉维的使者。 Chipangula在博客上发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关于马拉维的性别不平等与性骚扰议题。另有二篇文章是谈别的,一则是放宽合法堕胎条款,另一篇是关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劳工政策的和谐,合力对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则是评论马拉维法律委员会在今年4月份召开宪政会议上提出的建议。...

11 十一月 2007

埃及:穆斯林弟兄会

今天我来分享一篇由埃及女孩Wahda Maseyya 撰写,讨论穆斯林兄弟会的文章[Ar]。事实上,在埃及大家对于这个团体(或说是个宗教性政党),正进行许多讨论。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主要的宗教信仰是伊斯兰,其未来变成宗教性政党是否可行。 我担心穆斯林兄弟会有一天变成屠刃埃及的凶器,让外国势力以打击恐怖主义作籍口,侵占我们挚爱的母土。所以我真不愿见到他们野心实现,让这个政党担起组阁大任,其成员登上总统宝座。 Wahda记下她和一个美国研究者对穆斯林兄弟会的讨论。Essam El Eryan是穆斯林兄弟会政治支部的负责人,我小心地使用“社团”字眼取代“政党”,因为目前他们还未被埃及当局视为一个正式政党。Wahda 觉得虽然社团里是有些成员立场温和,但她相信穆斯林兄弟会将继续挥动激进的意识型态旗帜。 我认为穆斯林兄弟会有着不易改弦的鲜明意识型态,因为这是他们稳固的反动基石,甚至有时候可说是激进。我曾和其中一位兄弟 会成员辩论过,告诉他一名美国学者正在研究穆斯林兄弟会。美国学者很乐观,她称Essam El Eryan为温和中间路线的代表例子。但是我告诉她El Eryan 只是少数派,就算他立场温和,也无法代表这个组织的大多数人,他们多是保守激进的。 与我讨论的这名兄弟会活跃份子则认为,任何团体里都会有菁英负责领导,而Essam El Eryan 就是这样的人物。 Wahda还表示: 但我仍相信,一些改革者遭到激进份子的反对,激进人士仍掌握绝大的权力,他们与传统的穆斯林兄弟会的主张维持着亲密关系,这很难让改革者在团体中发挥作用。 这不意谓改革者就此放弃,我希望他们继续努力去改变团体中的激进想法。我真的不愿看到埃及最后成为另一个伊朗。相反的,我希望它有朝一日像是英国或毛里塔尼亚,享有民主内政,不致受到军队或是伊斯兰教徒的介入。 参考联结 Muslim Brotherhood...

9 十一月 2007

巴林:隐形杀手,谈一氧化碳中毒

一对情侣被人发现留在车库里空调运作的汽车上,其中一名已死亡。这是巴林博客 Dr Haitham Salman 最近所记述的一个真实事件[Ar],Dr. Salman 并解释一氧化碳中毒发生缘由,以及如何事前预防。 Dr Haitham Salman居住美国密西根,他说: 几天前,报纸上报导了一篇廿来歳年轻人的故事,他因缺氧致死,而同伴的女子则幸运地逃过一劫。他们当时都在密闭车库里,而车上正开着空调。因为没有专栏作 家撰写出此一事件,这篇新闻自然没引起任何注意。但事实上,类似的意外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悲剧意外,总是让人们私语的交流里混杂着伤痛、失落、缄 默丑闻等种种情绪。 要避免再一次悲剧最好的方法,就是提高民众正确意识与警觉。 我们有责任警告社会大众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特别是针对年轻族群,我们必须提高他们对于这种隐形杀手的认识。这是一个不容轻易略过的重要议题,如果我们默不作声,类似的悲剧将会再次上演。我甚至主张,应将相关的知识纳入驾照考试范围。 身为一名专业医师,Dr. Salman 分享了一氧化碳的相关资料,他解释: 这类毒性气体的特征是:其变化莫测的毒气缓缓渗漏,无臭无味或刺激感。由于一氧化碳比氧气更容易与血红素结合,血红素被它“占领”之后,便无法运送氧气,使得体内的氧气输送停止;又因为吸不进氧气,呼吸次数更加频繁,反而提高一氧化碳的吸入。如此恶性的循环下,只会吸入更多毒气,大量降低血液含氧量。特别是脑部的缺氧会造成失去意识,让人们因而错失了求救的机会。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对:FoolFitz

7 十一月 2007

查德:法国慈善组织被踢爆领养丑闻

佐伊方舟(Zoe's Arc),你的爱心让人窒息! 法籍喀麦隆博客Le blog du Prési!评论近来一件法国慈善组织丑闻,他们从乍得-苏丹边境救出103名濒临垂死边缘的达佛难民孩童,并试着以认养方式把孩童送到法国。 六名该慈善团体的成员在乍得被捕,被指控“绑架孩童,并企图改变其公民身份”,例如为孩子们找新父母,嫌犯可能遭判处5至20年的强迫劳役。 佐伊方舟组织否认不法,表示难民孩童是苏丹达佛地区的孤儿。但是根据报导,联合国官员与法国外交官表示,许多孩子的双亲是乍得人,而非苏丹籍,这两国都不允许跨国领养。 更糟糕的是,乍得总统德比(Idriss Déby)怀疑该慈善组织还收取2400欧元领养费,打算把孩童卖给恋童癖或是器官贩售组织。 法国总统萨科奇对此(Nicolas Sarkozy)相当不悦,时值法国领军的欧盟和平部队准备进驻乍得东部及中非共和国东北部前夕,这件意外却升高了法国与乍得之间的紧张关系。 Le blog du Prési!用一句话来评论此事:名流领养出自善意,但爱心却令人窒息。 佐伊方舟从天而现、穿越沙漠,把非洲可怜的孩童从死亡拯救出来,计划把这些孩子送到法国仰首期盼的家庭,而每个领养家庭要付出2400欧元的处理费。 事情原本进展顺利,正要踏上回程,但这时乍得政府介入揭穿事件,开始侦查佐伊方舟是否有诈欺绑架孩童,企图改变孩子们的公民身份。佐伊方舟成员对此事很愤怒,他们只是要拯救世界,把这些孩童从死亡边缘救回。但事实发现孩子们并非来自达佛地区的孤儿,从头到尾都是骗局。 人道绑架和花钱领养有何不同? 几个月前,美国流行乐女王玛丹娜(Madonna)拿出大笔金钱,领养(而非其它字眼)一些尼日利亚的儿童。我所有的调查中,看不出人道绑架或花钱领养之间有何差异,所以我期待民众或媒体当时也同样义愤。等轮到巴莉丝希尔顿(Paris Hilton)也做同样的行为领养卢旺达小孩时,就有八卦狗仔来跟踪。如果此事成真,我完全支持!因为这种崩溃之路是 我们自作自受! 二种方式相同的结果,或许有着不一样的目的。这些孩子的家庭是否真需要这种人道主义?即便对孩子许下黄金国度(El Dorado)承诺,亲生与领养双方如何为被破坏的家庭关系辩护? 如果这103个孩子来到法国,在领养过程中出问题,甚至发生更糟的情况,让孩子们像电影101忠狗一样流落街头,这都是拜内政部之赐。...

5 十一月 2007

非洲:博客向死去的雷鬼乐手Lucky Dube致敬

你是否曾担心居家被入侵?你是否曾忧虑在大白天的54号高速公路上车子被截走?你是否害怕妻子成了寡妇?你是否想过早上出门人还好好,回家的时候却是躺在棺材里、头部还残留子弹? 加入我们,一同来对抗罪行与腐败。 这段文字是南非雷鬼明星,Lucky Dube所写 ,10月18日他在南非约翰尼斯堡被枪杀身亡。Lucky是非洲最伟大的雷鬼艺术家之一,其作品描传递了和平、正义与平权的声音,深深打动人心。南非的博客对他的离世倍感震惊。 Adeola Aderounmu表达哀悼: 我和其它百万乐迷同为这名了不起的非洲雷鬼传奇人物,深深哀悼。青少年时代,我聆听过Lucky的“奴隶” (Slave),那是很棒的音乐。他创作过许多优秀作品。当他被子弹击倒之际,再一次证明了这些年来,约堡已成为全球最危险的城市。我仍不明白为什么非洲人为了偷车就任意杀死一名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的同胞呢?这个无情的凶杀中是否还有其它动机?它显露出这个世界是多么地光怪陆离。 可贵的生命在南非无情地被践踏,我很难过。亲眼看到自己父亲被杀的孩子们,实在令人同情心痛,这世界真是乱了套。 Lucky, 你是个英雄,是一个不圬的神话。在时间的长沙里你已刻留下磨不去的名字。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Sokari 写道: 谢谢你的音乐为我们带来的快乐幸福,虽然你已远去了,但是你的精神和音符将会继续存在。深深祝福! 博客 My Afritude 道出他的震惊 我真的被Lucky 枪击消息吓坏了,我对他的家人致哀,特别是可怜的小孩子,今后再不会有爸爸陪伴了。这是多么不可理解的事,我不停地追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Lucky 用音乐留下了令人怀念的传奇,这回他离去的悲剧也是如此。不管什么样的暴力都无法把他的贡献夺走。Lucky 你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 马拉威的博客Clement...

4 十一月 2007

发声:小额资助公民媒体外展计划征求提案

申请截止日:2007年11月30日 全球之声的发声计划(Rising Vocies),现正接受第二次小额资助申请,公民媒体的外展计划最高可得到5000美元经费补助。合适的申请人须要提出理念及详细的计划内容,包括如何在弱势的社群中运用公民媒体技术进行沟通,教导民众制作自己的博客、影音节目等技巧。 今年7月中,我们从60多国142份申请书里,选出了五个计划给予资助,这五个受助计划分别来自孟加拉、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印度、塞拉利昂,他们的计划内容可以在发声计划的wiki,侧栏的“受助计划”(Grantees)项目中取得进一步资料。 发声外展计划希望协助新社群发出自己声音,为网路对话带来新的语言,让在地社团有资源与经费,把工作延伸到从不被注意的弱小社群。有潜力的计划如: 说服恶搞或是涂鸦艺术者把他们画在建筑墙面的意见表达,转化成博客、播客、网路影音等方式。 协助草根NGO训练支持者使用博客、制作上传影像,记录NGO的工作情况以及这些NGO成员的社区情况。 针对社区里二个不同团体,提供他们便宜的数码相机拍摄,并建立一个Flickr 群组,让他们上传社区照片。透过彼此的照片呈现,了解别人眼中的家乡是什么景像。 给年轻人社团 MP3 录音机,让他们每个月去访问社区里重要长者,制作家乡世代变迁下的有声口述历史。 这次的资助和过去有一项重要差异。在正式送出计划书之前,申请者可以先在wiki公开写下构想及作法,听取别人的意见回馈以改进计划。申请者可随时撰写修改 wiki 直到满意为止,不过得在11月30日计划截止前定案。 发声外展计划的奖助金额从1000美元到最高5000美元,请尽可能仔细、明确、实际地规划经费预算。全球之声会对入选的方案进行特别报导。 想知道如何使用wiki,可参考底下的萤幕截图教学,或是到wiki页面阅读使用指南。若要私下提案,可下载申请书格式,在11月30日前寄到 outreach@globalvoicesonline.org ,逾期恕不受理。 申请表格下载(word 格式) 申请表格下载(RTF 格式) 原文作者:David Sasa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