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PipperL

中国: 抵制北京奥运? 他们心怀不轨

  9 七月 2007

从 Mia Farrow 到 François Bayrou 再到美国国会议员,每一则关于抵制北京奥运的新闻或报导都再一次激起中国网民的愤怒。 在一篇被广泛转贴的部落格文章 抵制奥运:注定失败的闹剧中,政治评论家 Wang Chong 把抵制北京奥运的倡导者分成三类。 第一,借着奥运达到个人目的, Wang Chong 相信当 François Bayrou 倡导抵制北京奥运时,有其背后的目的。François Bayrou 想藉着此一话题来获得选举投票上的优势。 第二,来自反华的右翼分子。 像日本的 Shintaro Ishihara。 第三,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右翼小报。例如 RFA 和华盛顿时报。 (译注:RFA: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 任何抵制北京奥运的言行都将注定没有市场,注定失败。 作为回应美国国会抨击中国在达佛的作为, 部落客 Yingzi 写了一篇 达佛问题暴露美国人霸权主义的私心. 这是怎么回事?简直离谱至极啊。这关你们美国人屁事啊。 …尽管言论荒唐,却能反映出他们内心的秘密。 正是因为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国的崛起让他们感到害怕了。 在这次事件中,达尔富尔地区爆发了内战,迫使西方石油公司纷纷撤退,而中国公司却趁机进入获取石油资源的进口。这就让美国人感到不爽和恐惧了。一些美国人心中不满,就要找个机会来发泄咯。 … 其实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而中国却能从中得到发展,美国人眼红了,更重要是美国人害怕我们中国的强大,怕他们的老大地位不保啊。 ShiShao 相信 美国正在玩政治的游戏. 近年,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在不断增大。在之前,存在于非洲的势力主要是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和美国。选现在,西方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已经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利益在非洲的存在。他们于是对中国”另眼相待”了。 … 美国和欧洲固守着”零和”的游戏规则,认为当有一方的利益增大之时,另一方必然会减少。他们认为中国在非洲影响增大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于是极力排挤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其实,这中思想可以休矣。...

台湾:移驻劳工的自我表述--《Voyage 15840》摄影集

  21 六月 2007

Voyage,旅程;15840,是台湾法定的最低工资,但大多数离乡背井的移工们,却常常是多方扣款下的“最高工资”。以这场15840的旅程为名,台湾国际劳工协会(TIWA)集结19位移工的摄影作品,出版了这本摄影集,让以往缺乏发声管道的移工们,透过镜头诠释自己所见的台湾社会。 6月3日的发表会上,除了各团体友情赞助的歌舞表演外,移工摄影师们也一个个上台发表感言。在家乡已有艺术基础的Grace说,她很高兴有 机会向他 人表达自己的感受;身为唯一男性的Gonzalez,先纳闷喜欢摄影的男性怎么那么少,接着充满骄傲的说:“摄影很棒!回家乡后我也会把这本书拿给我的家 人和朋友看!” 影像出处:台湾国际劳工协会 弱势者的自我表述 在台湾,因为文化差异和语言隔阂,一般人对移工总是有很差的刻板印象:黑黑脏脏、吵杂、成群结队,甚至被认为是来抢台湾劳工饭碗。而在媒体中,移工通常都出现在社会新闻,不是很可怜就是很可恶。TIWA总干事、摄影工作坊的召集人吴静如批评:“过去高雄捷运泰劳抗暴、越佣阿梅砍伤雇主等事件发生时,除了事件本身,没有人去问移工:为什么发生这些事、他们在想什么?” 静如表示,“凝视驿乡”便是希望将诠释权还给移工,让这些为台湾各大重要建设付出劳力、甚至生命,却总是被主流媒体和社会大众忽视的劳动者们,透过摄影,正视自己的想法与感受,并让移工和台湾人民“互相看见”。在广播节目“Watch Media”中,主持人benla访问静如时说:“当移工被拍摄时,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当他手拿相机,也许就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在两次各为期半年的工作坊里,除了摄影之外,彼此对作品的讨论,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然而,在受压抑的工作及生活条件下,移工们已经习惯“不要说话”。工作坊苦力群之一的小江表示,在课程中,学员对基础的摄影技术很快就能上手,美学构图也是各凭本事;但最具挑战的,是如何让移工们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影像也好文字也罢,一次又一次我们问学员:你想要说的是什么?你希望如何表达? … 几次课上下来我才慢慢悟到,长时间处于以达到他人要求为行为准则状态下的人,要舒坦在在的说出:“我看到”、“我觉得”或“我认为”、“我想要”竟不是理所当然。 而透过自我凝视和互相讨论,摄影师们逐渐展显了勇气,静如说,不只面对自己的情绪需要勇气,面对被拍摄者,更需要勇气;一开始摄影师们总是远远地拍 摄,到后 来敢于跟被拍摄者讲话,短短时间内有了非常大的跃进。如Vangie便拍摄了卖冰淇淋的阿伯,原本害怕警察的Ellen也鼓起勇气去拍了警车。 静如也强调,每一位移工皆具有不同的身份,她们不只是劳动者,也是母亲、妻子,更是支撑母国经济的英雄;她们的心灵,被沈重的社会挤压得单薄,但讨论和聆听的过程,重新带出了她们身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各个面向。 冲击与感动 以往甚少接触移工议题的akiyama说,她因“凝视驿乡”的宣传海报而被吸引,并分享她在实际参观摄影展之后,受到的冲击与反省: 自己在乘车时,身旁若是坐了一位菲律宾、泰国,还是其他东南亚国家来的移工,是不是总是特别提高了警觉,或是感到莫名的不悦? 若换成是一位欧美地区人士或是日本人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前述的感觉?反而能够有着像平常搭车时一样的平稳心情,即使在你隔壁的那个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本性是个傲慢的混帐? 不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 文化评论者郭力昕在摄影集的序文<她们必须表述自己!>中表示,许多移工来到台湾,工作及生活条件普遍不佳、甚至恶劣,但作品中却不曾见到她们埋怨,仅以平静的语调陈述心情和遭遇,甚至知足地面对。郭力昕说,“做为观者的我们,在这些简单的画面与事实里,只有感到更多的歉咎与心痛。” 而对于摄影者敏锐的社会观察,郭力昕感到十分惊艳:她们能在辛苦工作的同时,看到本地人的辛劳(如假日仍需工作的电工和槟榔西施),在〈星期天的扫把〉及〈一百元与菲律宾国旗〉中,使用了符号隐喻及讽刺,让我们这些受过训练的知识份子,感到汗颜: Ma. Belen Batabat一系列的台湾社会景观,从捷运站里的红衫军、BBrother的街头政治涂鸦、癌症患者的化疗室,到西门町穿着西服外套、和善而尊严地卖鞋 带的老人,更是令人佩服的作品;其细腻准确的社会观察能力,和对人的敏锐触感,可以让许多在大学校园里生活贫血而致“缺乏题材”的摄影学生,感到汗颜。 家里有位来自印尼的“妹妹”,身为记者的坏嘴巴对于移工有着十足的同理心,每次采访移工的新闻时,总会投入特别多的感情,“因为想到她们的心酸,我就会不禁眼眶泛红…”而坏嘴巴在采访了移工摄影师Ellen之后,让她觉得透过相机,让平凡的生活开始有了不同的风景,更滋生了在内的改变: 另一位接受我采访的Ellen小姐,她说,因为拍照,她开始觉得眼睛看的异乡,有了不一样的意义,也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而最重要的是,拍照的感觉,让她觉得拥有了自由…“I have the freedom to express my feeling. I have the freedom to fight for my rights…” 从她们的照片,我们看见了她们眼中的凝视,也看到了她们的观点。...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15 四月 2007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GV中文化小组将现身网志青年运动会

10 四月 2007

各位有收看Global Voices 全球之声中文版的朋友们: 在4月14日,2007年 台湾网志青年运动会 ( Taiwan Bloggers BoF ) 将于台北市华山创意文化园区举行。在上午的议程中,GV中文化小组将会在 全球公民媒体 Citizen Journalism 里介绍全球之声,以及我们小组目前的工作现况。现场“应该”会有保留座谈的时间。欢迎各位有兴趣的朋友们,在上午的议程(需收费)或是下午的大会议程(免费参加)中,与我们相会。

台湾:200位部落客的联合行动

  17 三月 2007

校对:abstract 抢救乐生疗养院活动已经演变成200位(译注:目前已超过400位)部落客的联合行动。不到18个小时,部落客们已经募集到新台币 15万元(译注:目前已经超过20万元),要在苹果日报上刊登广告,以表达他们对于体制暴力和主流媒体缺乏对此议题关注的愤怒。 这个募款行动在HEMiDEMi (黑米共享书签)发起,并且得到许多部落客的支持。他们想要让那些被忽略的资讯回到报纸的头版。苦劳网上对于此事有详尽的报导 (中文).

秘鲁: 亚马逊水果饮品

  5 一月 2007

校对:Portnoy Alejandro是一位住在加州的秘鲁人厨师,他把他的好几个部落格称作是“加州、秘鲁、世界和我的桥梁,它们是我的棱镜”。他最近回到秘鲁,首次拜访亚马逊河流域的东北一带,并且为他那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秘鲁美食部落格拍下了一些当地街上美食的照片 。 这个家伙正卖着冰凉的热带水果饮品,对又热又湿的亚马逊气候来说真是绝配。粉红色的饮料是由一种叫作 camu camu (Myrciaria dubia)的当地水果所制,美味而且清爽。黄色的饮料是由aguaje palm的果实所制,aguaje palm在英文中被称之为Moriche palm (Mauritia flexuosa)。我爱死了 camu camu 强烈的香气,并且用几种不同的方式享受它:冷饮、冰淇淋、和冰砂。 还有,请确定你没有漏掉关于 juanes, yucca 脆片, 与guajes 的照片和描述.

如何线上参加GVO高峰会2006

16 十二月 2006

作者:PipperL 1. 这个会议是在干什么的? 这个会议是GVO这个组织办的年会,目的应该是让散聚全球各地的编辑、作者、记者、部落客们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天,并且讨论一些议题。 2. 那GVO是什么? 以下摘录自GVO Translation Project: GVO全名为Global Voices Online,是一个非营利的全球公民媒体计划,由哈佛法学院的柏克曼网路与社会中心赞助成立。 GVO底下有多位区域部落客编辑,负责寻找、聚合,与追踪全球网路上的对话,而许多的桥梁部落客(bridge bloggers)则以英文写作,提出地方观点与重要事件。 3. 这次GVO年会的主题是什么? 依照官方网页的说法,这次会议要探讨的议题有二: 如何把更多没被听到的、被忽略的、或是弱势的声音引进GVO对话中? (How do we bring more unheard,ignored, or disadvantaged voices into the global online conversation?) 如何帮助人们发声和让他们的声音被听到 – 即使有力人士想要阻止他们? (How do we help people speak andbe heard – even when powerful people try to...

北韩:核子试爆

  10 十月 2006

原文:Northeast Asia: nurclear test作者:Oiwan Lam译者:PipperL校对:ilyaSun bin 写了部落格文章,在Google map 上标示了北韩核子试爆的位置,简介了 试爆的资讯。 在南韩,部落圈中有许多的讨论(虽然我只能阅读英文部落格)。 Jodi 观察了她南韩朋友对于试爆的反应: 然而,不让人惊讶的,真正的危险并非北韩,而是会用危险的方式应对北韩的美国。不止一个人昨天用了这个字眼“受害者”来形容南韩的处境。 Oranckay事实上说了他很高兴(试爆)发生了: 首先,这不仅证明卢(武铉)和布希失败了,也/或证明了骗局已经结束,不再有更多的惊喜。我已经对这无止尽的地狱边缘感到厌倦,卢政府在促使重启六边会谈无止尽的努力,彷佛这六边会谈会有什么作为。也许我已经老了,但是我很高兴看到某些事件发生。 Timothy Savage 在 Ohmynews International 有篇分析,针对右翼意见的回应: 首先受害的,对于喜爱好战的批评,可能是南韩的阳光政策还剩下什么。虽然常常被指责为“姑息”,阳光法案实际上是一个良善意图但是执行糟糕的尝试,目的要缓慢地统一,藉着增加平壤对南韩的依赖。 在日本,Japundit 的 Alexpappas 预言试爆将会改变日本外交和军事的政策: 北韩以世界第五大军事强权而自豪,并且拥有近一百八十万的武装部队。如果有什么对战后近代的日本来说是个威胁,那就是(北韩)了….. 今天,历史的新页再一次地被写下。当日本决定要和它核子强邻相处,一定有困难的抉择要作,并且无疑地将会影响到整个世界。 日本公民记者 Lily Yulianti 报导了Ohmynews 上民众的反应: 在电车上,民众仔细地阅读着安倍晋三的解释并且看着位于北韩山底的地下通道的照片,据说试爆是在此进行的。人们抢着拿起报纸并且到最后发出类似的评语:谴责北韩的这个动作。这不仅仅是媒体上的头条,更是街上日常的话题。 对许多传统的日本民众而言,北韩议题例如绑架、飞弹、和核子计画都已经非常熟悉。撇开许多日本人并不关心政治和安全议题的老调,当提到北韩议题时,并不难在街上发现想要大谈一番的人们。 在中国大陆,许多关于试爆的讨论出现在论坛上, 中国公民记者,Wyan Hsu 在 ohmynews 整理了一些讨论: 北韩民众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这次的试爆在中国的网路世界里触发了议论,我阅读了数篇论坛上的文章。许多人说北韩的动作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而且会置中国于进退两难的处境。 他们说一方面中国应该致力于朝鲜半岛的非分裂,并且作为国际社会更负责的一份子。另一方面中国又应该珍惜与北韩之间传统友好的关系。 kdnet (BBS 论坛)的 Taison 开玩笑地说,中国政府这次真的生气了:...

Google 在 巴西: 谁捍卫 Orkut 的游乐场?

  25 八月 2006

原文链接:Google in Brazil: Who Guards Orkut's Playground?作者:Jose Murilo Junior翻译:PipperL校对: 巴西部落圈正谈论著 Google ,或说得更精确点,谈论著吸引了一大堆玩家的 Orkut社交网络。为了了解Google在这南美洲第一大国的重要性,首先必须认知到在两千万巴西上网人口中,大概有一千七百万的Orkut玩家。的确,看起来社会大规模地牵涉在一个具有怪异(且宽松)的身份识别系统的虚拟空间中,是没什么好下场的。巴西的检查官们声称有使用者在Orkut上进行着非法的活动,而且他们将会紧盯着 Google,因为 Google拒绝把使用者们的资讯交给他们。 这个国家的公设辩护人办公室发起了两份针对 Google 的诉讼。一份民事的 — 对于集体道德伤害的典型丧失与补偿(loss of representativeness and compensation for collective moral damages)—和一份刑事的:保护罪犯与拒绝服从。政治的调查已经在两个月前发起。MPF 要 Orkut 中27个社群发起者的资料,已经等了六个月。在圣保罗州,将要发起对于 Google 诉讼的联邦检察官 Sergio GardenghiSuiama指出,这项揭露措施已经由司法系统授权,但是从未被巴西 Google 处理。 Orkut can close Google's office in Brasil – undergoogle.com 国会少数派和人权委员会今天呈送一份完整的报告给美国国会,关于揭发互联网上的儿童色情和恋童癖。这份报告将被美国大使参谋 DennisHearne所呈送。这份报告聚焦在被巴西恋童狂所喜爱的 — 由美国企业...

黎巴嫩:在第三周的以色列战争中,黎巴嫩的Qana II

  1 八月 2006

翻译:PipperL黎以战争持续成为大多数黎巴嫩部落客的焦点。在这第三周里文章的主题包括经验、期待和对情势的反映。本周的高潮是以色列对Qana一间避难所的轰炸悲剧。这个意外引起许多部落客的愤怒,并反映在他们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达了他的愤怒和悲伤,在下面这张素描中诉说了降临在Qana 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问了个问题:当Qana的孩子死于赖斯催生“新中东“的阵痛,他们会哭叫吗? Pierre Tristam 写了一篇名为《 [http://www.pierretristam.com/Bobst/Archives/CN073006.htm#1 Qana的大屠杀,当”再不会重蹈覆辙“不适用于黎巴嫩人时》 ”的文章,在分析本周发生的大屠杀前,先以十年前在Qana发生的大屠杀事件(同样是由以色列造成)来引起读者的注意。 Victorino医生 对于这起意外的反映 : 今日,在清晨稍早时分,Tzahal 的光荣骑士们驶着闪亮的美国制造、美式配备和美国买单的战斗机越过了 Qana。 周日是天主教异教徒礼拜的日子。 而Qana是这些”奇异的耶酥教仪”的发源地,当时统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爱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愤怒的种子 明日将会长成危险的果实: 你 们这些该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这个机遇之地,你们和你们的继父显得多么空虚。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们都一无所有。你们真的认为这样的轰炸可以让 你们获得所求吗? 当我们的生命只是你们的弃渣,我们的小孩是你们的目标,整个世界在你们的射程时,你们竟敢谈论著民主和自由?真是大胆啊! 你们小小的自大邪恶戏码是卑劣的存在,继续啊! 继续翻搅着土壤,种下仇恨和愤怒的种子。很快地农作就会成长,到时就可以收成了。到时收获会很丰硕的,我期待我能活到看到那天的到来。 从Qana 传来的影像 这里 和 这里 (不适合脆弱心灵的人观赏) ,和 黎巴嫩人的反应 关于这场事件的影像,由 黎巴嫩部落客论坛 所发布。 反战示威 的照片由 Z 发表。 Sophia 描述了她 去年前往Qana的状况 著 名的圣经婚礼的举行,象徵着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苦难的结束。以色列深知他们轰炸Qana的行为,是要确保这些伤口永不会愈合。但是我跟以色列保证,这个 伤口拖得愈久——就算某天它愈合了——也不会有对以色列战争罪行和那些背德的背后支持者如布什、布莱尔,赖斯和同谋者的宽恕!!...

菲律宾:把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外包

  11 七月 2006

翻译:PipperL 校对:ilya 菲律宾是美国企业在进行“企业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简称 BPO)时的首选。由于提供了不错的经济诱因,电话客服中心的工作被许多年轻的菲律宾毕业生所喜爱。菲律宾的 BPO 产业去年总收入产值高达 11.2 亿美元、聘雇员工超过十一万两千名。由于这里的劳工成本低廉,美国企业因而把一些商业机能迁移到此,例如客服、医疗诊断纪录、软件研发和动画制作等。 现在,菲律宾另外一项著名的“外包”的工作是位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私人保安或是独立契约工作者(也就是佣兵)。一家马尼拉的报纸报道超过三百名菲律宾人已经被私人企业聘雇,主要的任务是保卫美国派驻伊拉克的政府与军方人员、设施和营地。Triple Canopy、Dynacorp 和 Blackwater 是雇用菲律宾佣兵公司的名称。 一位菲律宾记者披露了 Blackwater 公司在菲律宾取得了 25 英亩的前美军基地,进行攸关生死的军事训练之用。 菲律宾记者、同时也是博客写手的 Ellen Tordesillas 访问了一位菲律宾佣兵,询问他作为一名武装工作者,在伊拉克守卫美军设施的这项工作困难之处,以及关于报酬的个人感想。 自从 2004 年一名菲律宾劳工在美军营地被伊拉克叛军绑架后,菲律宾人就被禁止进入伊拉克工作。因此菲律宾佣兵首先必须前往迪拜、约旦或是科威特,才能入境伊拉克。 参议员 Aquilino Pimentel警告布署菲律宾佣兵和美军部队并肩作战所带来的安全上的冲击。他说:“额外衍生的问题在于,这些佣兵可能会使得我们国家、大使馆和商业代表团涉险,受到在伊拉克遭受佣兵攻击者的报复性攻击。” 许多菲律宾人非常渴望在被战火蹂躏的伊拉克工作,因为他们每个月可以挣到 1700 美元以上的薪资。一名劳工在菲律宾,每个月最低薪资只有 116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