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noy · 十一月, 2005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十一月, 2005

哥斯达黎加:网络对2006年总统大选的冲击

<!–[if !vml]–><!–[endif]–> 这次的总统大选特别之处在于网络首次在过程当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各政党及其候选人都推出了各自的网站(ML, PLN, UPC, PAC, PUSC),这些网站让人们可以讨论每个候选人提出的政见、意识形态、以及观点,表达反对与支持。更重要的是,哥斯达黎加茁壮成长中的博客团体积极地参与了这些讨论,例如,jdclarke(1.2.3.4)将辩论的实况录像放上网络。fusildechispas则对上次的总统大选辩论有所意见,认为长达五个小时的过程实在让人越看越没劲。 在别的博客,如La Suiza Centroamaricana(1.2.3.4),Dean Cornito常常抒发他对国内政治人物的不满。Bandidocr,则属于少数几位有毅力勇气看完所有辩论的人,对每位候选人的表现都稍作分析。Se salvó el pais 谈论选举中的口号与活动宣传战,认为这些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可笑至极又浪费时间。 总而言之,随着大选逼近,不少哥斯达黎加的博客,在制造舆论及引发对总统大选的正面讨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候选人从来没有受到像现在这般严格的批判与检验。 原文链接 —————————————————— 一号候选人可以再帅一点…………

伊拉克:杀好玩的

Khaled住得离影片里的地点很近,影片中可以看到巴格达的安全警卫任意地向伊拉克市民开枪。这段影片在网络上披露之后,当局已经展开调查。 原文链接 ———————————————– 靠!真的太夸张!请一定要看影片! 这些乱开枪的以为自己在打游戏吗?

埃及:独裁之源

Egyptian Person说道,有个压迫人民的极权政府当然是不好的事。更糟的是,生活于同一社会里的人们却去压迫那些意见与主流大众相悖的少数同胞。更惨的是,两种灾难同时存在,因为你无法解决一个问题而不解决另外一个,而且,你也不可能同时解决两个问题。 The Egyptian Person其实是在谈论两篇最近的文章,文章展现了埃及的人们如何压迫他们自己的同胞,或者认为他们根本没有权利当埃及公民,仅仅因为他们选择和其它埃及人有不同的看法。 原文链接 ——————————————————————– 不只是极权政府,民主政府也一样会有这种狗屁倒灶的事。

奈及利亚:人人有计算机?

Grandiose Parlor继续讨论有关于一百元美金计算机、Simputer、还有各种给非洲大众使用的计算机…。难道我们不需要在“人人有计算机”之前,先让“人人有学校念”和“人人有健康保险”吗? 原文链接 ————————————————— 说得很好,计算机这种死物从来就不是万灵丹啊~!

阿根廷:世界第一博客

阿根廷的博客“放尊重点,我是你妈”被选为2005年德国风潮国际博客大奖的最佳博客。该博客上的小说已经出了西班牙文的实体书版本,很快就会在拉丁美洲发售。博客的作者,记者Hernan Casciari现于Orsai继续写作。 原文链接 ————————————— 顺便恭喜Global Voices Online荣获最佳新闻类博客!

阿塞拜疆:巴库的危机

根据Carpetblogger 的回报,首都巴库的盗版DVD供应量突然大幅降低。 原文链接 ———————————- 这个有幽默到…..作者说应该是因为俄罗斯——盗版电影DVD供应源–最近大刀阔斧查缉盗版,才害得住在阿塞拜疆的他没首轮电影可看。作者认为俄罗斯应该还有更重要的要管,别忘了现在是奥斯卡季节啊~

约旦:约旦人反盖达

Natasha 说道,将近有三分之二的约旦人现在对盖达组织深恶痛绝,造成改变的原因是前阵子在阿曼的旅馆发生的自杀炸弹攻击。她觉得非常难过和沮丧,因为竟然得靠着在阿曼发生的攻击惨剧才能让部份约旦人改变他们对盖达组织的看法。 原文链接

约旦:抵御数位恐怖主义

Zeid Nasser呼吁大家团结起来,揪出恐怖团体的动作,并且成为网络上的志愿警察,监督网络上具有颠覆性的可疑行为。“最起码,我们网络团体还有这个能耐”,Zeid这样说。 原文链接

尼泊尔:打压媒体

国际尼泊尔联合网说,保护记者协会(CPJ)对于尼泊尔法庭在制止媒体打压上的失职很不满意。 原文链接 ———————————————— 其实尼泊尔这次事件和台湾发生的TVBS事件有点类似,政客的理由一样是担心媒体替敌人宣传(也就是不能批评政府),然而尼泊尔的Kantipur媒体集团乃是该国境内最大的独立媒体,似乎颇得民心,应该是比TVBS好多了。

马拉威:西方新闻学

马拉威的博客afrika-aphukira批评西方记者在报导非洲时都无法跳脱出“将问题描绘得栩栩如生”的层次,而且“没有对问题发生的脉络进行深入分析,总是把非洲人写的好像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似的,而且根本没有花工夫去了解我们遇到这些问题的过程与理由”。 原文链接 ———————————– 不只是描写非洲问题,这种新闻叙事其实在各种新闻里都很常见。 但是,这种将他者描绘成“需要帮助的人”,或是“无自我解决能力的人”的目的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