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noy · 四月, 2006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四月, 2006

伊拉克的博客状态

  28 四月 2006

伊拉克博客写手对主流媒体来说有点麻烦。这些博文的质量很高,有时博客写手甚至能提供比记者更好的新闻,然而该怎么利用呢?有些媒体用对了,忠实地将博客写手们正在谈论的事务报道出来。例如这篇广泛被阅读的美联社报道。有些媒体就真的搞不清楚状况,只会用博客的形式来制造自家的新闻。亲爱的媒体公司啊,看起来像个博客并不会让你的新闻变得比较好。 伊拉克的新任总理上任了,博客写手也纷纷表达对他们这位新总理的第一印象。这篇报告包括了伊拉克媒体的现状、传承自上一代的箴言、博客写手如何融入英国社会…还有很多很多!如果你这礼拜只看一个博客,就读这个 阅读这篇文章你将会感受到她的悲伤。Neurotic Wife用故事交代了她自己与她生命中的伊拉克。她某天傍晚走路回家,看见一个女孩独自坐在人行道上。他的名字叫做Wa'ad。她问Wa'ad她的家人去哪了:他们抛弃了我…我们曾经是个大家庭…有很多小孩玩在一起、笑在一起…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经有邻居…很多很多…他们常常来拜访我家,在美丽的庭园中一起喝下午茶…但是他们也抛弃我了… 我为什么这么问我不知道。她边说边掉泪,眼泪流下她的脸颊…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的家人离开我之后,我去我邻居家门口敲门…但他们一看到我…就把门狠狠关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保证…我保证我会回来… 但这个故事其实是个隐喻,Neurotic Wife做出了承诺: 我保证我会一直待在这里…我会一直等待,等着他们…因为我就是Wa'ad…我是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Wa'ad永远不会放弃…伊拉克的Wa'ad被我的家人抛弃…被我爱的家人…伊拉克的Wa'ad被她的兄弟姊妹抛弃…他们是我关心的兄弟姊妹…我的邻居曾经伤害过我,不是一次,也不是两次,而是百万次…但我保证…我保证我会回来…因为我就是Wa'ad…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承诺… 解开死结伊拉克有了新总理,而在他被选出前,Neurotic Wife就开始对这整个过程感到恶心: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被称为政治人物的家伙不能好好坐下来做出决定…他们到底关不关心他们的人民???他们在乎吗???又要争夺大位了…Al Jaafari下台了,但你认为有哪个被提名者比他好到哪里去吗???…. 我对此感到万般恶心与厌烦…就如同我字面的意思…我问我自己这些事情可能好转吗…伊拉克何时才能恢复正常???希望存在吗…你能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希望吗,因为我已经忘记了..” 然而她住在美军严格管制的Green Zone,你可以想象一下住在“Red Zone”会是什么情况。Chikitita告诉我们他参与的所有伊拉克选举概况。从海珊1995年举办的公投开始:“我当时还只是个小孩,当我看到我兄弟姊妹怕得半死去投下赞成票时,我笑得乱七八糟”。接着是第一次选举:“我选了前伊拉克王朝的后代,不是因为他是个精明的政治人物,我只是觉得这家伙看起来长得不错,干干净净的,起码他在阿拉伯联盟高峰会时不会让我们觉得难堪”;最后是最近这次选举:“我不想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这么和我妈说…这一次我选了那些承诺释放所有被羁押的无辜民众的政治人物,因为我哥也是被羁押的其中一人。结果和我预料的一样,承诺落空。”她做出结论: 这真的让人气到翻掉,伊拉克人冒着生命危险弄脏了三次手指,但生活却一丁点都没有改变。另一方面,政客却越来越肥、越来越有钱,这都多亏了穷人弄脏的手指,这些人又掉入了更急迫的贫穷与屠杀威胁中。 我们知道现任的总理Jaafari将要下台,被Jawad Al-Maliki所取代,Iraq The Model的Omar问道:“Jawad什么?”可是他对这个新人没什么好印象,因为他认为在他的领导下“伊拉克未来四年将会持续向下沉沦,就如同去年的临时政府一样”几位左翼与右翼的博客写手都同意这个观点。即使是被认为应该很期待这次选举的Hammorabi也不怎么高兴:“任何延迟都会给这段接棒时期带来更多的攻击。Maliki 的第一个错误就是说他需要三十天来重组政府。他应该…在一天之内就提出内阁人选,或是一个礼拜之内。”我所能找到对Maliki最正面的评论来自于住在纽西兰的Zan Iraqi blogger。她含混地表示:“和几个伊拉克友人讨论过Maliki的提案之后,我相信这本质上是好事,但真正运作起来会是坏事。”Truth About Iraqi提到民兵的问题: Maliki在他的第一次记者会中说民兵将会加入内阁…他也赞美什叶派的战士…因为他们与海珊政权作战。许多战士如今都是民兵的重要角色,像是Badr Brigades等人。因此,这种说法无法降低逊尼派议员的忧虑,因为他们指控内阁支持甚至促进死亡小队不受拘束。让这些民兵加入内阁只会让他们对伊拉克人民犯下的罪行变得合法化,确保他们不会被起诉。 Salam Adil(也就是作者本人)指出,在Maliki的声明(排除内阁选举中的教派意识)与执政党的声明之间有另外一个事实。 伊拉克媒体的现况Mahmood's Den的Mahmood写了一篇很精彩的摘要,来自于他在杜拜参加的第四届阿拉伯媒体论坛其中的“伊拉克的媒体现况”单元。他告诉我们“一个让人惊讶的事实,那就是伊拉克境内有非常多的媒体:根据论坛报告,伊拉克有26家卫星电视台,40个无线电视台,以及超过一百家报纸和几家小报!”但他也说: 但谈到自由,尽管大家都同意现在媒体绝对比以前自由了,但是如果记者依旧害怕生命被威胁,没有安全的工作环境,那我们也很难感受到自由。Adnan Hussain念给我们听他常常收到的死亡恐吓信就证实了这一点,那封信是伊拉克一个对于Hussain批评Jaafari感到很不爽的人寄的。 在别的世界Riverbend在家里接受了皇室荣耀,或者该说这是当他家族中最年长的成员来他家居住的时候,他所感受到的。Bibi传授了一些智能箴言: “历史不断重复…政客是投机份子…但是他们不让我忧心–他们很坏,但是伊拉克人好多了。”他继续阐述,他说打从上世纪以来,透过所有剧变的结合,形成了当今的伊拉克政治景象,有如色彩缤纷的马赛克,然而有件东西没有改变-——那就是伊拉克人的忠诚与对他人的关心… 最无法原谅的罪恶就是向外国的占领者表达忠诚。“今日,能确保自己生存的就是那些向占领者投诚的家伙——而尽管如此,他们也未必安全。”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干瘦的手摸着念珠。“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惧怕死亡…所有人都会死,而我已经比大部份伊拉克人都来的长寿了——今天,孩子和年轻人一个个死去。我惧怕死亡,只因为我出生在外国政府的占领下,却没想到死的时候还是如此。” Baghdad Treasure发布了一则伊拉克人常常告诉彼此的新闻,这是悲痛与惨案交织成的心碎故事。他解释:“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听到这类意外。我们看到的每个人都会和我们提起坏消息,只因为根本没有好消息。”,“有人被杀了,另一个人被绑架了,A被抢了,B的头被砍下来了,路旁的炸弹发出巨响,汽车炸弹爆炸了…blablabla….”伊拉克人对所有事情都有格言可以形容,Chikitita告诉了我们一个新的:“如果这世界没有好人,世界就会反转”…她接着描述她的一位邻居,正可作为这句格言的表征,并说道:“绝对有好人,我想我们还找得不够努力!”Shaggy有天早上 去买药。他“上街发现将近半数的商店都是药局…当时差不多是早上九点,每一间都关门。行动电话商店与杂货店是开的,但神不让药剂师起床开店。就像是星期五,这儿的药局星期五也关门,这是什么道理?伊拉克人最好不要星期五生病。”Hala谈到他融入英国社会的冒险: 头几年我像疯了一样拼命购物、拼命玩乐,后来我变得比较有判断力,开始喜欢上在乡间漫步,并且培养了看剧场的兴趣,我甚至试着去搞懂板球要怎么玩!… 而他抓到了都市英国人的精髓,也唯有伊拉克人能做到: 最大的障碍依旧是“饮酒文化”。我不反对喝酒,但当喝酒成了主要的目的、理由、与唯一的乐趣时,我和其它人就难以理解了。去郊游最后是喝酒;阳光普照也代表要喝酒,看场足球赛,出去哪里玩也都一样,喝到不支! 问题是喝酒对人的影响,不只是使得每一次对话到最后都变成废话连篇;人们也开始变得比较豪放,有时候还会说出侵犯到你或是彻底改变你对他这个人认知的话语。 最后Fayrouz解释是什么让伊拉克博客写手显得与众不同: 开始写博客三年以后,他们大部分都变得比较快乐。但是,当伊拉克开始改变时,他们的意见也随之改变。就算是最乐观的伊拉克博客写手最近也变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伊拉克的日常体验。 我们作为伊拉克的博客写手,明白我们在心境上与意见上的改变。不幸的是,我们的国际领袖似乎不了解这简单的事实。他们依旧期待我们像三年前那样写作。以下适用于左翼、右翼、与中间的读者…如果我们开始写博客时说XYZ是人性中最伟大/差劲 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不能再改变我们的心意。当我们改变心意时,我们就会被特定读者视为看过最糟糕的博客写手。简单来说,我们和西方人不一样。我们赏识彼此并且了解我们之间的差异。我们不是没主见的家伙。 差异万岁!Global Voices...

津巴布韦:新博客

“够了就是够了”(Enough is Enough)是津巴布韦的新团体博客。写手包括了Zimpundit,而成立此站的目的是为了让你能从其它津巴布韦博客写手、观察家、以及海外津巴布韦人所创作的的多媒体与多元观点中发现丰富的信息。Curt这么形容:“‘够了就是够了’会成为一个博客聚合器,一个关注津巴布韦信息的津巴布韦人交流站、同时也是一座‘博客桥梁‘,将这个国家(津巴布韦目前完全没有独立媒体)的新闻信息传播到外面的世界!”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Zimbabwe: New blog评:不如这样…我们也开一个英文的group blog,三不五时用英文上去写个几段?…毕竟把工作都交给vista有点过意不去…

中国:媒体审查

  11 四月 2006

Life After Jiangxi的博客写手描述了他生活在严格管制媒体的中国的情形。 “我去大饭店住,看着BBCWorld,然后知道尼泊尔国内目前的情况剑拔弩张,然后我回到正常生活,接收来自中央电视台和网络的信息,彷佛尼泊尔这个国家根本不在世界上似的,真是怪!”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China: Media censorship 评:话说回来,最近TVBS李四端和中国时报都出现了比较多的国际新闻(而不是世界搜奇),这也让我觉得很Spooky!

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儿童节

  6 四月 2006

今年,伴随着巴勒斯坦儿童节(4月6日)的情况和往常一样——我们的孩子依旧受占领的痛苦所扰。以色列的军队持续剥夺孩子们生存的权利——单单在今年内,已经有十二名孩童遭到杀害,自2000年抗议占领的起义(intifada)以来累计儿童死亡总数已经达到740名。同时,有将近4000名未成年者遭到逮捕,其中400人还在监狱里不得释放,Laila 这么说。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Palestine: Palestinian Child Day

俄罗斯:俄罗斯人看斯大林

  6 四月 2006

The Accidental Russophile的W.Shedd提到当今的俄罗斯人怎么看待斯大林:“我观察到的态度大致是:‘是啦,斯大林是个烂人,但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又能怎么办?现在和以前早就不一样了…而你们这些美国人应该把嘴巴关紧,因为你们那位想成为希特勒的乔治布什不但攻击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且还到处偷石油…等等….。’”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Russia: How Russians View Stalin

消除非洲的科技落差

最近有好几个为了消除非洲“数字落差“计划陆续出现,获得注目。我(原作者)想我应该把这些个计划挑出来,作个简短的摘要,加上网址链接。 Mlogik <!–[if !vml]–><!–[endif]–>Mlogik是非洲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利用开源码科技来设计与销售加值行动服务。Mlogik的总部地点在模里西斯,他们的目标是在2006年底之前将业务扩展到整个非洲。 Ndiyo! <!–[if !vml]–><!–[endif]–>Ndiyo! 计划的目标是为了促进简单、可负担、开放、对环境无害,而且比现在的网络科技更不仰赖精深科技支持的网络运算技术。他们有一支有趣的影片,解释了他们正在进行的伟大计划。 Mobile for Good <!–[if !vml]–><!–[endif]–>Mobile for Good (M4G) 是一个社会公民福利计划,目标是利用行动电话技术来减少贫穷、改善发展中国家人们的生活。这个计划将透过SMS行动电话短信传递重要的健康新闻、招聘信息,与小区讯息,希望能够让生活缺乏的人们也能得到信息,进而提升力量。 Manobi <!–[if !vml]–><!–[endif]–>超过3400位的制造商、中盘商、零售商,以及饭店管理人每天都会透过电话收到一通免费的短信,告诉他们在哪一个市场有他们想要的货品,以什么价钱出售。 好消息是,这些只是发展中计划的一部分,展现了这件浩大工程对个人、非政府组织,以及私人企业的贡献,让每个非洲人都迈向数字时代。你注意到这其中许多公司都利用广泛使用的行动电话作为连结彼此的平台——这是一个在未来数年之内定会持续的趋势。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Bridging the Technology Divide in Af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