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Portnoy · 六月, 2006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六月, 2006

21 六月 2006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17 六月 2006

从翻译GVO的快乐迈向公民新闻

■苦劳报导2006/06/09 在主流媒体写报导,随着大量散布的通路,可以揭露事实、一文臧否甚至影响社会。但在自己的blog或网站上撰写公民新闻,恐怕就难以达到以上惊人的成就。那又会有什么动力呢?对Portnoy来说,连续翻译Global Voices Online(GVO)快一年的收获是,从国际公民报导社群上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翻译GVO】   GVO是由哈佛法学院的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赞助成立,是一个非营利的全球公民媒体计划。 GVO底下有多位区域部落客编辑,负责寻找、聚合,与追踪全球网络上的对话,而许多的桥梁部落客(bridge bloggers)则以英文写作,提出地方观点与重要事件。   从去年9月开始,Portnoy开始挑选GVO的文章进行翻译。Portnoy说:“虽然GVO一成立时就开始浏览了,但真正开始想翻译,是因为看到破报总编黄孙权在其blog上的提议。”   去年9月16日,黄孙权在〈影响小泉911政治风暴的家庭主妇〉这篇文章提到,“其实,反面操作的可能,就是将Global Voice中文化。这样应有助中文blogger对世界其它地区的blogosphere的运作与进程有能有所理解。”Portnoy原本的响应是希望黄孙权能登高一呼,不会他还是等不及动手翻译了起来,并且在自己的blog上刊载了第一则翻译:《印度尼西亚博客圈的消息》。 【成立GVO翻译小组】   10个月过去,至今已经有高达98篇的翻译,平均一个月有将近10篇的译文,可以算是相当多产。内容包括国际灾难、言论自由、劳工新闻、媒体现状、宗教……等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不过由于Portnoy当兵在即,从上个月开始,Portnoy就开始在他的blog上 招募网友一起来翻译GVO,让成果能够累积下去。   一开始, Portnoy先在Google Group上成立GVO-translator群组,用e-mail联系翻译相关事宜,之后ilya则于Taipedia上建立了 GVO翻译计划的页面,此后群组开始藉由wiki的形式协调翻译进程。   Portnoy指出,由于许多朋友对wiki这个工具使用状况还不熟,所以这两个工具都蛮重要的,目前六个翻译成员会用Google Group联系,然后在wiki进行编译,进行挑文、认领、校对等工作。   大家已经可以看到GVO翻译小组的工作成果,例如Sweet翻译的《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ilya翻译的《巴西帮派发动与警方战争》。 【收获】   持续10个月,将近百篇,Portnoy认为,翻译的动力不在于有什么广大的回响,而是自己的收获,所以觉得翻得很快乐。  目前就读于中正电讯传播研究所的Portnoy说,GVO一天有三、四十则新闻,自己偏好灾难救助新闻、言论自由与国外blogger如何与媒体对抗的文章。和台湾议题正好有关的也比较常翻。...

15 六月 2006

新加坡:在线拍卖

14 六月 2006

非洲:西非博客巡礼

原文链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发生什么事?》一文中,简要地回顾了布吉那法索的新闻,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虫、还有饥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据预测,Sahel会有大雨发生。Steve和我说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场雨,尽管对那里而言,这时进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错,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年中最困难的时候。2004–2005年粮食危机的长期效应还在继续,“人们的物资几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债务压力,尤其是国家的北方地区,那里高比率的营养不良消息持续传来。”英国未来三年将捐出£1.5给西非的Sahel区域,试着帮助解决该地区的严重问题。 不过很幸运的,看来今年蝗虫不会是个问题。 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对加纳队是否可能赢得在德国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见:上帝保佑我们的国家 去年十月,当加纳确定进入世界杯时,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头派对。当时我正和JHR的成员一起吃晚饭。我们无意中发现街头的狂欢,也不禁加入欢舞的人群,年轻男孩们立刻蜂拥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我赶紧写了篇报道给《多伦多星报》。一直到天明灯灭,人们的欢舞才结束。所以今天世界杯开打时,我看见这个故事感到非常震惊。尽管加纳队在一月参加非洲杯的时候踢得一团糟(校对者注:当时加纳队在小组赛时就被淘汰),足球还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我听了太多加纳队处在这个强队林立的组别赢不了的说法,但是Black Stars(校对者注:即加纳队)给了我在彼市两段最珍贵的回忆(另一段是:看着他们在库马西合格赛时大胜乌干达),所以我会一直替他们加油,直到他们坐飞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