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noy · 六月, 2006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六月, 2006

也门:未来七年的总统

原文链接:Yemen: Presidency Next Seven Year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PortnoyOmar Barsawad 推崇且尊敬他的总统,Ali Abdullah Saleh。但是当Omar知道Saleh将再次竞选下一届总统时,他也同时感到失望以及安心。“失望,因为如果不参选的话,他将会成就一项阿拉伯世界中前所未有、从未听闻的事迹!而他也会成为先驱以及模范!在阿拉伯世界,只有苏丹的Siwar Al-Dhahab将军曾经和平地放弃权力。而我感到安心,因为也门和我都会继续由他来领导!” Omar这么说

非洲:善用手机科技

原文链接:Africa: Using Mobile phone technology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African Uptimist 报导了“在开发中国家”,照相手机现在被用来“纪录小额金融交易数据….”,在非洲,缺乏适当的小额金融交易数据是金融机构无法或不愿意增加贷款、储蓄、保险以及其它基本金融服务给住在乡下或是城市郊外的居民的主要原因。

维德角:北约的战争游戏

原文链接:Cape Verde: NATO war games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Concoction 报导了北约组织在维德角进行的战争游戏....“矛盾就在于七千名的北约组织军队‘攻击假的恐怖组织基地,在虚假的石油战争中与暴徒、分离派系纠缠…’因为非洲根本没有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北约的小孩子非得玩起战争游戏?”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孟加拉国:挽歌

原文链接:Bangladesh: An elegy 作者:Neha Viswanathan 翻译:Portnoy ElectrikBlues有一首献给孟加拉国的挽歌:“给那些认为我贸然宣告了死讯的人,别怀疑,我们正在打仗。我们有枪械,我们有炮弹,我们有战斗机(而且还在持续买进),但我们不确定敌人是谁,也不确定我们为何而战。” ——– 发稿者说:这篇挽歌写得真好……建议阅读全文。*_*

斯洛伐克:周日的选举

原文链接:Slovakia: Sunday's Electi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Deleted by Tomorrow的博客写手Lemuel发表了斯洛伐克政治“好、坏、以及丑陋”系列文章的最后一部份,他也针对星期日的选举写了篇文章,表达他感到的无趣与失落:“当一位前内阁部长,同时也是次要政党的主席候选人在昨天死于火车汽车相撞的意外之后,我的直觉反应是:‘哇,真的吗!?这会帮助他胜选吗!?’”

匈牙利:博客写手谈论税制变更

原文链接:Hungary: Bloggers on Taxation Change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Hungarian Accent的博客写手Henrik写了匈牙利博客圈内对于政府想要平衡预算的税务变动有何反应。他也检视了总理的博客写了什么。

匈牙利:禁止抽烟…

原文链接:Hungary: Smoking Ba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 Further Rambling of a N. Irish Magyar的博客写手Paul提到匈牙利的吸烟人口情况:“无数的人在搭乘电梯进地铁时还不住地抽烟,安全人员与警察也在西端购物商城里吞云吐雾。医生大咧咧地在Baleseti Intezet医院抽起烟来,Ujpest三温暖的员工也抽烟抽的不亦乐乎。连在Ferihegy机场也有人点起火来。”

从翻译GVO的快乐迈向公民新闻

■苦劳报导2006/06/09 在主流媒体写报导,随着大量散布的通路,可以揭露事实、一文臧否甚至影响社会。但在自己的blog或网站上撰写公民新闻,恐怕就难以达到以上惊人的成就。那又会有什么动力呢?对Portnoy来说,连续翻译Global Voices Online(GVO)快一年的收获是,从国际公民报导社群上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翻译GVO】   GVO是由哈佛法学院的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赞助成立,是一个非营利的全球公民媒体计划。 GVO底下有多位区域部落客编辑,负责寻找、聚合,与追踪全球网络上的对话,而许多的桥梁部落客(bridge bloggers)则以英文写作,提出地方观点与重要事件。   从去年9月开始,Portnoy开始挑选GVO的文章进行翻译。Portnoy说:“虽然GVO一成立时就开始浏览了,但真正开始想翻译,是因为看到破报总编黄孙权在其blog上的提议。”   去年9月16日,黄孙权在〈影响小泉911政治风暴的家庭主妇〉这篇文章提到,“其实,反面操作的可能,就是将Global Voice中文化。这样应有助中文blogger对世界其它地区的blogosphere的运作与进程有能有所理解。”Portnoy原本的响应是希望黄孙权能登高一呼,不会他还是等不及动手翻译了起来,并且在自己的blog上刊载了第一则翻译:《印度尼西亚博客圈的消息》。 【成立GVO翻译小组】   10个月过去,至今已经有高达98篇的翻译,平均一个月有将近10篇的译文,可以算是相当多产。内容包括国际灾难、言论自由、劳工新闻、媒体现状、宗教……等等,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不过由于Portnoy当兵在即,从上个月开始,Portnoy就开始在他的blog上 招募网友一起来翻译GVO,让成果能够累积下去。   一开始, Portnoy先在Google Group上成立GVO-translator群组,用e-mail联系翻译相关事宜,之后ilya则于Taipedia上建立了 GVO翻译计划的页面,此后群组开始藉由wiki的形式协调翻译进程。   Portnoy指出,由于许多朋友对wiki这个工具使用状况还不熟,所以这两个工具都蛮重要的,目前六个翻译成员会用Google Group联系,然后在wiki进行编译,进行挑文、认领、校对等工作。   大家已经可以看到GVO翻译小组的工作成果,例如Sweet翻译的《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ilya翻译的《巴西帮派发动与警方战争》。 【收获】   持续10个月,将近百篇,Portnoy认为,翻译的动力不在于有什么广大的回响,而是自己的收获,所以觉得翻得很快乐。  目前就读于中正电讯传播研究所的Portnoy说,GVO一天有三、四十则新闻,自己偏好灾难救助新闻、言论自由与国外blogger如何与媒体对抗的文章。和台湾议题正好有关的也比较常翻。...

委内瑞拉:头条比较

原文链接:Venezuela: Comparing Headlines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Portnoy Caracas Chronicles的Katy针对秘鲁总统Alan Garcia决定不向查维兹道歉的新闻,写了篇有趣的媒体头条比较情况,其中涵括委内瑞拉的国营与私有媒体。

新加坡:在线拍卖

原文链接:Singapore: Online Auction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Portnoy indirani.net的indi要求新加坡政府规范在线拍卖中买家与卖家的行为。“我这么说是因为99.9%的新加坡人都倾向于完全遵守政府的指引,我们要在新加坡Yahoo!拍卖 与 ebay新加坡的卖家与买家间创造出公平的游戏规则,还有什么方法比要求新加坡政府帮忙更有效呢?”

非洲:西非博客巡礼

原文链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发生什么事?》一文中,简要地回顾了布吉那法索的新闻,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虫、还有饥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据预测,Sahel会有大雨发生。Steve和我说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场雨,尽管对那里而言,这时进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错,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年中最困难的时候。2004–2005年粮食危机的长期效应还在继续,“人们的物资几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债务压力,尤其是国家的北方地区,那里高比率的营养不良消息持续传来。”英国未来三年将捐出£1.5给西非的Sahel区域,试着帮助解决该地区的严重问题。 不过很幸运的,看来今年蝗虫不会是个问题。 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对加纳队是否可能赢得在德国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见:上帝保佑我们的国家 去年十月,当加纳确定进入世界杯时,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头派对。当时我正和JHR的成员一起吃晚饭。我们无意中发现街头的狂欢,也不禁加入欢舞的人群,年轻男孩们立刻蜂拥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我赶紧写了篇报道给《多伦多星报》。一直到天明灯灭,人们的欢舞才结束。所以今天世界杯开打时,我看见这个故事感到非常震惊。尽管加纳队在一月参加非洲杯的时候踢得一团糟(校对者注:当时加纳队在小组赛时就被淘汰),足球还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我听了太多加纳队处在这个强队林立的组别赢不了的说法,但是Black Stars(校对者注:即加纳队)给了我在彼市两段最珍贵的回忆(另一段是:看着他们在库马西合格赛时大胜乌干达),所以我会一直替他们加油,直到他们坐飞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