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Portnoy · 七月, 2006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尔:新一轮谈话

校对:Sweet 尼泊尔博客圈期待毛派与七党联合即将展开的对话。United We Blog集体博客上有几篇文章:毛派诡辩 不愿归还霸占的财物,尼泊尔和平进程:紧盯周五的高层会议,尼泊尔的春雷…闪耀却不得要领-二,尼泊尔预算:几个数字与毛派的反对,独立军队(尼泊尔军队好似另一个政府),尼泊尔的村庄故事:毛派锁住屋子、父母被解雇,儿子不当兵。 “看着他们穿着干干净净,脸上也没有胡须,我总觉得他们不会再回到丛林了”……男孩Aasish说过的话我一直记着,尤其是当我看见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毛派领导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发表了两篇转贴来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访谈。Bhattarai是两名毛派最高领导者之一。 我们希望广大人民能够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轻贱的穷人、女性、贱民、受压迫的国族主义者、Madhesis(喜玛拉雅山脚下纵谷平原的居民)……我们的意识形态并非教条的固执己见。我们注重的是科学,依照21世纪的需求而发展。如他们所说,马克思主义并非教条,而是一种行动的指引……我们的叛乱或行动都是独立的行为,完全没有其它势力操控。我们没有寻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国发表的言论——完全没有根据且令人困扰的言论——……时代已经改变,但是Moriarty似乎还滞留在冷战时期的心理预设之中……在CA选举之之前,没有人会放下武器——不论是尼泊尔军或是PLA……在每个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与中美洲和北爱尔兰,没有任何一个冲突中的政党会在最终的政治问题解决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尔的经济已经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属于私人产业。根本没有私有化的问题,因为一切早就已经私有化了……我想在几周内,我们会见到临时宪法诞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联邦制的构想与一部临时宪法。DFN也谈到了临时君主政体、临时军队、临时国会,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会议。DFN与Samudaya上都有许多ANA会议的照片,这是国际上与尼泊尔人有关的最盛大的一次会议。Samudaya博客的Sarahana谈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在这个武装异议份子遭到军队瓦解,而非武装异议份子遭到讪笑或置之不理的民主政体中,做什么才是对的?Roy 承认她对民主的信仰已然耗尽……需要领导者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才能让这个国家复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头有一篇Dr....

19 七月 2006

阿根廷: 我的第一台电脑计划以及麻烦

翻译:Portnoy校对:Sweet Argentina: 我的第一台计算机计划以及麻烦 From Ta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阿根廷政府已经重新启动该国的联邦计划MiPC“我的第一台计算机”,或者如Mariano Amartino说的(ES),MiPC Reloaded——我的第一台计算机之重装上阵……。这个计划一开始是希望提供价格合宜的计算机给国人,藉此缩减数字落差。它于去年四月问世,却遭到博客社群的大力批评(ES),因为政府属意由英特尔跟微软公司负责此计划。GVO的忠实读者应该记得相同情形在智利也发生过,智利的博客写手更从草根成立了“我的第一台计算机,货真价实的”计划。 然而观察这次的情形,Amartino说这个计划提供了消费者更多的选择。 计算机可以内建AMD或是Intel的处理器;操作系统也可以选择使用Windows Starter或是Pixart Linux。有不少家银行提供贷款。这一次的计划比上次好一点,而且避免了首次计划招来的许多批评…起码处理器跟操作系统开放选择(如果他们逼我用Starter Windows那会是个大灾难),此外,现金价格还是高了点,但是这正是贷款的重要性。 Pablo M. Beca也认为第二次的版本比起第一次来说有改善: 根据第一则故事,MiPC计划今年重新启动了,而且这一次带来了好消息:AMD跟Linux加入了。我猜政府把他们加进来的原因是因为上次计划招来的无数批评,很多开放源码社群尽力让他们的声音能被上层听见。微软跟Intel过去一整年一定赚了不少,因为这个计划有很多人支持。除此之外,政府免费替他们作公关,而政府办的活动是很有力的,Intel跟微软的品牌不断出现在政府声明当中。我认为,由于AMD处理器跟Linux的加入,购买设备的花费将显著下降,更多人能因此受惠。许多人可以藉此机会拥有第一台计算机,而其它人则可以把握机会进行平台升级。 来自阿根廷Santa Fe的Luciano Kay对此MiPC一开始的成功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持保留态度: 2005年MiPC计划开始时,计算机是卖出去了,但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公共使用与培训中心。根据Carrier和Associates...

11 七月 2006

印度:部落客对孟买炸弹攻击的反应

翻译:Portnoy 孟买今天遭遇多起炸弹攻击。搭乘火车通勤的人们在一条轨道上(西部轨道)被炸弹夺走了生命,七辆不同的火车同时发生爆炸。爆炸发生时间大约是下午六点25分,正好是孟买通勤的尖峰时段,下班的人潮正离开南孟买,准备回到郊区。估计目前约有180具尸体。几分钟之内,孟买救助部落格马上有了新讯息、回响、以及愿意提供协助的人们。这个部落格于去年成立,目的是用来应付洪水灾情,弥补了资讯与传播的隔阂。这篇文章要求读者提供想要联络的人的电话号码。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续更新这个主题。这是一个开放的回应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断在他发表的文章中更新情况的演变。当主流媒体的报导依旧愚蠢且一无所知的时候,Jayesh有更多孟买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评论了某主流电视新闻台的装模作样。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记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来自主流媒体与部落格的炼结。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话特别献给在大众运输系统上结交的朋友: 给“火车上的朋友”,给所有的朋友:记住这个城市失去了什么,我们要以团结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为荣耀我们对他们回忆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伤 对这座城市来说,今天很不好过,这场悲剧对我也有所打击。我以及我认识的人很幸运地没有成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干线是“我的”干线。我常常在那些轨道上坐着火车旅游。想到将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让我胆颤心寒,愤怒难耐,悲恸不已。 Contrapuntal 问为什么是孟买 并且向前看,希望不要产生强烈后续效应。 为 什么是孟买?为什么总是孟买?因为这城市很大很繁荣,所以如果你想要干票大的,孟买自然是首选。(为什么大家都爱去孟买?) 拜托,千万拜托不要产生强烈的后续效应。我写的很没条理。我不是在写论文好吗?火车,一个无防备的点,要下手简单到让人害怕。之前没有发生过类似事情才真 是奇迹。那现在呢?你要怎么检查每个登上孟买火车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谈论到此时此刻许多人做出的无理假设。 Ultrabrown...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