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Portnoy · 一月, 2007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一月, 2007

24 一月 2007

智利:第一个博客协会

原文:Chile: First Bloggers Association作者:Rosario Lizana翻译:Portnoy请至全球之声网站阅读更多全球独家新闻,或是订阅RSS。 一群博客已经决定成立智利博客协会。这个想法诞生于博客们考虑到组织化沟通传播方式的欠缺。他们这么解释: 我们是有着共同目标的一群人,透过博客,我们追求从不同领域中,发展社群倡议。我们希冀透过各种网路工具,在无人被排除且具有秩序的前提下,发扬沟通与民主,呈现属于我们的意见,聚合属于我们的抱负、立场、以及不同意见。 他们也表示该组织没有任何政治、宗教、或是意识形态上的偏颇,他们将致力于发扬博客的观念,那就是透过开放与参与空间,一同分享视野。 该组织成立于去年十一月,已经有三百个成员。他们也希望传播科技使用。他们已经在学校内组织了数位素养活动,打算趁早扎根。但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进入的参与式场合。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他们也开始寻求赞助者来帮助他们继续向前迈进。

以色列:公车上的性别隔离

1 一月 2007

波兰的脉动:“过去这一年…”

波兰的部落客正逢佳节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吨的食物之间(两者都是圣诞节必备),有的部落客只写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连写都懒得写。 从那些有持续更新的部落格当中,可发现有许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这种像是某种忧郁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会特别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员显露出的主要症状大概为想要总结,以及评价过去以来的十二个月。 几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是“过去这一年…” 沙龙24(Salon24)的几位部落客(有关Salon24后续的报导会再谈)似乎在比赛谁总结的最好。该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尔(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领域方面的表现让人失望。几次选举过后,我跟数百万波兰人一样,期待能有伟大的复兴。我仰赖卡钦斯基 (Jaroslaw Kaczynski,波兰总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们的政党。然而他们都浪费了大好机会。或许PiS没有众人预测中做得那们糟,他们的确做了些许改革。但他们也把(民粹的)盖尔帝赫(Giertych)纳入了政府。他们纳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亚辛斯基部长跟什么都没做的佛特佳部长。他们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团队立下协议,然后又毁弃,接着又重新立下协议。政治不协调的程度简直无法估计。尽管感谢老天爷,经济方面还不错,我依旧感到失望。这些政客应该努力突破过往僵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远远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并不对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尔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从他的文章里可得知,他过去每年也都这么失望。即使是因为那些什么都没作的政客–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没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说:“但他们保证一切会改善…”;他们每个政客都这么保证的啊!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诺,然后才能当选,接着许选举代表人会按照他所仰赖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这些人绝非一般选民,起码在波兰的制度中不是这样。我过去曾经住在一个国家,在那儿你可以直接投票给特定一位候选人,尽管制度依旧腐败,但是还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每次选举,我都会在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通常已经与这个人熟识了。在我们的体制里,先别提真的去认识选举代表人好了,根本没人敢说自己知道自己的选举代表人的姓名,没人敢说,就是一个都没有。我们的选举制度太差劲了,我在回到波兰之后才这么觉得,所以我不参与,我不投票,因为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像伊格尔先生一样感到失落。 Fragles这次开放了他的网站给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并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个论坛发表的激昂论点: 今年很特别,跟过去十七年来都不同。这是十七年来首次有国会议员宣称波兰的王是耶稣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萨或是计程车。这一切都由一个(像是开玩笑地)叫做法律与正义的政党开始的活动所展开,而这个活动有个很优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论。Puchatek 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