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sweet

电邮 sweet

最新文章 sweet

21 八月 2007

(短讯)伊朗:我们还没折磨他们呢!

Khorshidkhanoum 报导: 德黑兰的首席检察官Said Mortazavi 传唤阿密尔·卡比尔大学(Amir Kabir University)三名入狱学生--Ehsan Mansouri, Ahmad Ghasaban和Majid Tavakolli--的家人,恼怒地告诉他们:“我们警告你们很多次了,不准在任何场所发言,不准接受采访,不准散布Evin监狱209号牢房的相关消 息,也不准和任何人会面。可你们根本不听,我行我素。现在,我已经再次把你们的孩子关进单独禁闭室;除非改变你们的态度,否则你们不能探望他们,也不能和 他们通电话……我们还没折磨他们,但我们会让你们懂得什么叫折磨!” 作者:Hamid Tehrani

20 八月 2007

(短信)伊朗:获奖作家受到监禁

Khabgard提醒[Fa]我们,获奖作家Yaghoub Yadail即将因他的小说《动荡局势》受审。2年前,这本书获批出版,赢得众多奖项,但其中一些 言辞似乎遭到抱怨。博客作者认为,这样的事在伊朗是第一次,而这将给国内作者带来负面影响。Yadail已经因此事被监禁40天。 作者:Hamid Tehrani

2 一月 2007

罗马尼亚:唱颂歌

原文:Romania: Singing Carol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对罗马尼亚的记忆:我在ONESTI的最后一天,一大群学生到教员办公室向老师们献唱圣诞节颂歌。此前我对他们的精心准备毫无所知,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美好记忆。:)- L-plate big cheese这么说。 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在2007年元月1日成为欧盟的最新成员。 这是Flickr用户L-plate big cheese在他的罗马尼亚相簿中替罗马尼亚写的介绍: 在这片土地上似乎什么都有,但上世纪和本世纪的发展情况似乎让其中大多数显得黯然失色。这并不意味着罗马尼亚已经毁坏;事实恰恰相反。她的历史地景结合了古老与近代,朝着地平线不断扩散开来。

9 十一月 2006

中东:回响在沉寂世界里的加沙的尖啼

原文链接:The Screams of Gaza Echo in a Silent World作者:Naseem Tarawnah翻译:Sweet and PipperL 四个月内,247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包括155位公务员和57名儿童;996人受伤,包括337名儿童。Naseem Tarawnah怀疑,从此世界将完全听不到加沙的哭喊声。 Al Falasteenyia呼唤阿拉伯世界进行反抗,而也门同时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尤其是考虑到阿拉伯世界对此无动于衷: “……我们必须号召所有遭受伤害的族人——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穆斯林,每一个希望看见这件事得到终结的人——一直悲伤地关注新闻的你们,为了自己,请离开睡床,用任何东西,在每一个地方,组织警戒和反抗!” 如Haitham Sabbah所言,在这小小的狭长土地上所发生的其实是一场海啸般的灾难。 午夜,一场屠杀在拜特汉诺镇发生:一整个家族在他们的睡梦中被屠杀…… Desert Peace觉得最近的拜特汉诺镇屠杀与Krystalnacht惊人地相似,难道历史在重演? 加沙的博客圈只有少数人发出声音,但Mona El-Farra每日发表的帖子让我们得以了解加沙的即时情况,包括贴出令人震惊的受伤的拜特汉诺镇儿童的照片。 同样,加沙的Adam...

13 七月 2006

黎巴嫩:当前的以色列侵略

校对:Portnoy 对最近的黎以危机,部落客们是怎么看待的呢?下面是个范例。虽然它无法涵盖一切意见,但至少可以提供大概的想法。 Jamal 用他自己的方式支持真主党行动的权利,并认为他们是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必须处理的的强有力的反对者。 真 主党展开了单方行动,他们将因此受到一些黎巴嫩内部的指责,尤其是这威胁到了难得的旅游旺季。但无论如何,在中东区域他们得到了成百上千万的拥护者,因为 他们是世界上唯一对以色列在加萨的掠夺有所反应的组织。当然,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坚持今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黎巴嫩和黎巴嫩的俘虏们,但他只是在唬 人。事实并非如此,尽管如此也是极为正当。奥尔默特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他应该杀死、焚毁5个月大的婴儿恐怖主义者,杀更多的人,然后再去面对不可避免 的谈判。 從各方面看來,真主党证明了他们的强大——事实上是非常强大,而以色列并不习惯应付这样强大的敌人。 以下是Jamal继续陈述他认为接下来应该会发生的事: 奥 尔默特可以选择将真主党歼灭殆尽,但这会引发一场大型区域战争,我不认为以色列打算面对此后果,也不认为国际社会会允许它发生。所以这个环境只给了奥尔默 特一个选择权,即选择停止杀戮开始谈判的时机:今天就开始,带着那死去的30名平民;或下周再开始,带着300名亡灵。 我恐怕300这个数字也只是接近于满足他的嗜血之欲而已。 这是Lebanon.profile今天在贝鲁特看见的景况: 黎巴嫩的政治机构已经完全陷入混乱。政党领导人对此局势不知如何是好。总理西乌尼拉进退维谷。他频繁地联系外国领导人。 贝鲁特的生活如常进行,但比平常略微安静了些。今早我同往常一样,有一些会议需要参加,工作忙碌。我计划着白天晚些时候去健身,然后参加一个派对。 电力等能源照常供应着。网络也在运行。移动电话的线路完好无损。我们的电话并没有被切断,无论是通向国内还是国外。只有一个我接到的从叙利亚打来的电话受到静电干扰。 我确信贝鲁特北部的任一地方的情形都差不多:Metn、Kesrouwan、Coura、Tripoli、Bsherre、或Akkar。 贝鲁特南部市郊和黎巴嫩南部的情况不好,但还算不上险恶。无论是规模还是死亡人数,它都不能和1982年的以色列侵略相提并论。电线和电话线被切断了,但Saida和Nabatieh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的家人都很紧张,但安然无恙。 Moussa讲述了他如何努力地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他的家人。 Abu Kais则告诉我们他听到了什么,然后宣泄了他对真主党的纳斯鲁拉和以色列的愤怒: 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