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子谦

“子谦”是笔名。 真名二字,一字属地,一字属山,上坤下艮,应《易经》中“地山谦”卦,故以“谦”为名。又,名字乃双亲所改,许是父母亲对孩子的训示,故曰“子谦”。

电邮 子谦

最新文章 子谦

6 八月 2007

发声:部落格外展计划初试啼声

在“发声”小额资助计划第一轮获选者名单公布后,不到一个月,首五个受助计划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让我们很快的往世界走一圈,看看小小的努力、加上大家的同心合力能成就甚么。 HiperBarrio,哥伦比亚 第一站,哥伦比亚。Álvaro Ramirez,Jorge Montoya,和 Juliana Rincón原先各自提交了两份企划书,均以麦德林区(Medellín)的劳动阶级为对象,并设定同样的目标。现在,他们同心协力,并成立了一个名为 HiperBarrio的组织,以Historias Locales, audiencia global,即“地方故事,环球听众”为口号。他们已经注册了域名,而网站也正在建设当中。 确定取得发声计划资助之后不过一个星期,Álvaro Ramirez 跟 Mauricio Múnera在邻近常有暴力事件的La Loma San Javier公共图书馆,举办了一个影像播客工作坊,Álvaro以一系列由年轻参加者拍摄的照片,记录了头三场工作坊的情况。以下是他们对影像播客的初次体验: Luego subimos a la sala de...

4 八月 2007

摩洛哥:热、热、热!

摩洛哥依然酷热非常,让热浪成为英语博客最热门的话题。气温常常达到摄氏40度,又严重缺乏空调,博客们似乎都深受其苦。在菲斯的外藉博客摩洛哥的Evelyn就为选择适合的衣饰而苦恼。 热,热,热。 连日来都非常炎热,很难找到适当的衣服穿。要清爽又同时不失体面对我来说可真是一大挑战。我绝对相信摩洛哥人对高温有着不同的容忍度…尤其是女士 们,否则 你怎么解释她们竟可以在阔袍外再穿上galaba*大袍,又紧紧地裹着及至颈项的头巾?部份甚至盖上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有些还是全黑色的。我看见她们 就 已经觉得热了! * 又称djellaba或jellaba – 连帽的外袍,摩洛哥男女常穿的服饰。 32n5w的Cory选择以诗歌--应该说是俳句--悲叹热浪迫人。以下是其中几句: 热得掷不出石头 也掷不出种族歧视的侮辱 孩子不再使坏 裙脚线向上升 随温度向上升 那可是脚踝??? 有一个主题却意外地没有博客讨论到,那就是摩洛哥把安全级别提升到最高,根据路透社的说法,这“表示伊斯兰激进份子的攻击已经迫在眉睫”。拉巴特的猫则对此有所保留: 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平静如常,没有甚么事件发生。幸哉。然而,我不禁要引述火星人马文的提问:“炸弹在哪?不是说有一枚威 力惊人的炸弹的吗!”不是说我不 为此欣慰,只是到底发生甚么事了?当局也许是神经过敏了,敏感得要“摩洛哥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明确的用语描述这次恐怖威胁”。一定是。 本周另一个很热 (不是开玩笑 )的话题则是旅行写作。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摩洛哥“隐秘”的文章发布之后,好几个博客都有话要说。来自菲斯的观贴批评该文章道:...

28 六月 2007

日本: 防冻牙膏和有毒汤玛士

在世界各地—从美国到英国、从巴拿马到越南—中国的产品近期都引起新闻媒体和部落客的关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个星期,当卫生部调查发现含有抗冷剂化学物的消息传出之后,两家日本公司向全国各地的饭店回收成千上万的中国制牙膏。在此同时,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指其涂料的含铅量过高。跟其他地方一样,日本人对中国产品—尤其是中国食品—的恐慌,随着同类案件的曝光而不断增加。 火车头日记里的火车头汤玛士 部落客kyasupaa写道: 中国的产品标准到底怎么搅的? 看来根本就是毫无标准! 现在是甚么都放进去了( ゚Д゚) 这就是他们生产所有东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对中国产品不存戒心的话, 更多的命案将会发生。就像这样:┐( ̄ヘ ̄)┌ 部落客chocoto则写到“火车头汤玛士”的事: 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留意到“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的自愿回收计划,原因是该制品有缺陷。 甚么?中国在搞甚么… 最近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来了。 给孩子玩的玩具,安全问题不应该是最要紧的吗? 这些木制汤玛士“火车头玩具”,已经在市场上广泛流传。 我家里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担心这事情,特地到他们的网页查证了, 是的,我家里的正是有问题的产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儿子解释说:“这轮子的状况不太好,让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来要等到九月才能发还回来。那时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经忘记那送去维修的火车的存在。...

24 六月 2007

埃及: 博客获释、50博客被禁案、博客抨击报章和其它

埃及本周综合报道:大法老王回归、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上周被捕的部落客获释、电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后是法庭审判封闭 50个部落客和网站案。 大法老王回归: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关系已经离开了部落圈好一段时间。他是以英语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在这篇文章里大法老王发表了一段录影,揭示警署中对平民滥用暴力的情况。埃及部落客正在发起一场反暴力运动,发布在警署里录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则录影使得一警务人员面临审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时的判决出炉。大法老王,欢迎你回来,别再休笔了! 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对埃及其中一份独立日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颇具公信力的报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认为它的表现差强人意。Arabawy说道: “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独立报的Al-Masry Al-Youm,如今读起来却像个恶梦,(她)越来越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认为Al-Masry Al-Youm的编辑政策极富争议性,还认为部落格的新闻都是捏造的。这些情况从前并非如此。他又写道,最近还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获释: Manfe部落客 报导说,上周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现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写了一封谢函,感谢所有对他表示过支持的人。 在Manfe的专访里,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当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后,他出于好奇拿着照相机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违规行为。 他拍到工作人员替选民填写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进入投票站投票。在他离开的时候,他说,一名警员把他拦住了,因为有工作人员说他拍下他们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说:“我被埃及警察绑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8 四月 2007

伊朗:专访Digital Kalashinkov

校对: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这个博客中,我们发现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着当地的社会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较了以德黑兰的商店橱窗为题的一些照片,从中观察到,就连在伊朗首都商店橱窗中的人体模型也超现实地包裹着头巾。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博客 我是来自德黑兰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开始写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博客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几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摄。所谓的摄影风格乃是集中官方媒体不感兴趣报导的主题和事件。我选择Digital Kalaeshinkov作为博客的名称是因为我经常感觉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Kalaeshinkov,俗称 AK-47步枪)作射击。射击、打猎和摄影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特别是在伊朗,摄影师经常面临危险。 当然,AK-47步枪是红军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请别认为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真的不喜欢他们,且我自己的政治倾向偏右。 对记者而言,博客的附加价值是什么 当记者在自己的博客写作,由于他们成为自己媒体的所有者,会察觉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响。和阅听人直接无中介的接触、述说被边缘化的新闻和新闻没有说出的故事、有机会去捍卫自己的观点,这些附加价值使得记者乐于编写自己的博客。换句话说,正如同深深吸进一口充满自由的感觉。 你如何看待伊朗博客近年来的发展 博客逐渐的稳固其作为新闻和分析来源的地位。因特网在伊朗不再只被视为一种娱乐的工具,网络中的特殊观点也越来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博客在伊朗不时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发出的影响力。一些政治领导人像是内贾德(Ahmadinejad,现任总统)察觉到人们对官方媒体的厌倦,于是转往博客去找寻机会。一些博客,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总统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博客Webneveshteha俨然己成为一个政治信息的来源。 当我们进到你的博客时听到军队进行曲的声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总统海珊在1980年对伊朗发动攻击,随之展开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我出生在战争开打的二天前。对我这个世代的人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成为一件怀旧且永存于记忆中的事件。我的兴趣之一是关心战争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面向,这些战争像是两伊战争,越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你所听到的是德国的军队进行曲,在两伊战争我军胜利时电台上经常播放。这只是怀旧的感觉而已,别把它看的太严肃。 博客在我们的社会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博客是伊朗最自由的媒体,在社会中有它们自的的位置。博客一直的在扩展它的范围...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认为博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渐渐的发现成为这种新兴媒体一部份的重要性。当然,博客及博客也有着许多敌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我认为,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客讨论着同样一个议题,这样一来,博客们关注的焦点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沟通。如果世界倾听博客发出的声音,那会是很棒的一件事。博客圈有着一个非常有趣且复杂的特性,而这可以成为21世纪重要变化的来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构成要素之一。

22 三月 2007

拣选阿拉伯的博客

校稿:Portnoy / Leonard 以阿拉伯文书写的博客文章每日数以千计,每星期两次从中挑选少部分译至全球之声,各位可知道有多么困难吗? 摩洛哥博客作者Mohammed Saeed Hjiouij也有相同困扰。从云云阿拉伯博客中分辨出较优质的博客教他茫然若失。 「两年前我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以阿拉伯文撰写的博客很有限。质量高的博客显而易见,你很容易就能找到优秀的博客,并且只要很少时间就能读完。可现在,以阿拉伯文撰写的博客数字跃升了,已不可能全部一篇篇看过。此外,要分辨何者为好文章、何者为孩童自娱、犹如肥皂泡沫一般的文字,更是极其困难。」他说道。 然而Hjiouij与我不同,他有一个极具创意的想法,希望敲破这郁闷的博客蓝调。 「为了找出杰出优秀的阿拉伯博客放入『我的最爱』〔书签〕,我生出这个想法。这想法很简单,不会花部落客太多时间,却保证能让人们注意到出色的博客,在阿拉伯博客圈中起关键作用。这想法就是,献出3月25日至3月31日一个星期只谈论阿拉伯文博客。每个作者可以按自己的准则选出七个不同的博客,并在自己的博客中每天讨论一个,他可以谈谈自己如何发现这个博客、当中哪些文章让他有所得益、介绍其中对他产生过影响的文章、跟那博客的作者做访问、评价其中文章的质量等等。每个作者都有权以他喜欢的方式去谈论他挑选的博客。」他解释道。 Hjiouij又建议用technorati来追踪所有文章,以确保可以编制出一份最佳阿拉伯语博客的清单。 好吧,我猜我等到3月31日就知道结果了。

9 三月 2007

加纳:独立五十年的几个观点

原文链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译:子谦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一样,加纳人使用英语,不仅是作为通用语言,而是作为官方语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语言以及方言都还要强势,全国各处都是讲英文。因此,有些加纳的(年青)人可能在说起本土话的时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内。 Ghanablogs.com的Maximus从自己身上就体现到英语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对我加纳人的身份。为什么?因为我的英语比我的母语(特维语 Twi)好,我的英语读写能力都比我的母语强。很悲哀是罢。你还要知道另一个丢脸的秘密的吗?我出生并成长于大阿克拉地区(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却不会格语(Ga)是的,你没有看错。不要担心,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归咎于教育系统和其他人,可是第一个应该责备的该是我自己:我应该在上语文课时更专注些。 另一个沟通的挑战来自那可恶的、很差劲的、领导全国的移动通信服务供应商Areeba。对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写道: 有趣的是,Areeba继续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几年前的宣传和营销投资已经取得回报:Areeba就是最酷最时尚的电讯 服务。 加上网内通话比网外通话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为所有人的必然之选,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们拥有最差的网络却无意改善,反而专注于为了令服务更显 “吸引”而赞助娱乐活动和加入更多的宣传。 他认为,尽管Areeba有他们的问题,另一家服务供应商Kasapa的市场份额却少得可怜。虽然拥有最好的技术(CDMA),因为手机外形“丑陋”,他们迟迟不能赶上Areeba的市场占有率! 同时,随着愈来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周年纪念(译注:加纳于1957建国,今年是建国50周年),可以期待会有许多庆祝活动,加纳的部落客纷纷发表意见。Emmanu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