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艺术和文化 來自 五月, 2007

17 五月 2007

危地马拉:老校将拆与教师罢工

校对:mountaineer 危地马拉公立学校教师「再度」上街抗议,要求政府「特赦」,别将他们的「罢工行动」列为违法,此次复活节前抗争已是当地教师这一年第二度罢工,他们的诉求并非改善制度或学校,而是争取薪水上调12%,以下是两项情况的对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区,面对当地市长有意拆除城镇内一所小学,一群教师于是自愿无薪工作。 博客兼记者Claudia Navas则提到市政当局决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长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滥用职权,企图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镇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兴建市场,这将限制许多孩童的受教权,也危及全体居民的人权。 博客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论,他描述整个故事后,再与教师抗争事件两相比较。 危地马拉已有太多问题待解决,(我认为)政府有意拆学校建市场根本是麻木。 2. 虽然教师罢工,教育部仍将发给他们配有微软软件的百元计算机,许多博客都在讨论此事: Javier...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科威特:当观光景点只剩购物中心

校对:Justin 科威特博客感到相当愤怒,因为每当外国代表团来访,本地人员总是带他们去购物中心参观,难道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现、能夸耀之处吗? kuwaitism的Q很不满,官员总是带着外国访客去购物中心: 看到这种新闻,各位会跟我一样难过吗?现在我们只有「大道购物中心」能展现给外宾看吗?购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个很多星巴克咖啡与服饰店的购物中心而已,为何我国总理与官员会带着巴林总理与官员,藉由兴建另一栋购物中心以显示我国的伟大? Qias则提出另一个可造访之处: 我们总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没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馆吧,展示品融合伊斯兰艺术与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觉得无聊。 Forzaq8则是逐渐对当地报纸失去信心: 这或许只是件小事,但假若报纸都不查证自己的报导内容,还有谁会做? k thekuwaiti则遗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结束营业: 内政部最终还是决定对付科威特Virgin背后的老板,强制关闭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经销与出版非法产品,租赁店址未获执照等。 Athbee在博客无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个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经过一间购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满面,因为我知道他平常并不太笑,但自从踏进购物中心后,他却好像微笑成瘾一样。 我更意外的是,后来他居然开始向咖啡馆的人们与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竞选公职一样!我事后得知,他经常来到这间购物中心,所以跟这里的人很熟,他们习惯相同,都会戴着手机蓝芽和头巾或牛仔裤,有时还会带着葵花籽分送给其它人。 The Stallion则领着我们到另一间购物中心,参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开车前往Al-Kout购物中心,参加2007科威特国际船艇展,我在下午四点半抵达,现场人员却告诉我,开幕时间从三点半延到六点半!其实我很高兴听到这件事,我才能悠闲地逛完展示摊位,不必和大批民众挤!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它坏消息: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络整备指数」,科威特跌了八个名次,从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则提供一段影片,内容为过去「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的演唱会: 「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纽约联合国日庆祝活动上,展现全国音乐发展的卓越成就。...

8 五月 2007

黎巴嫩:春天、艺术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开始。这就是为什么三月二十一日会被定为母亲节。博客们倾向发表更多关于爱、自然以及阳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欢乐的心情。甚至连政治文章也是些关于如何让事情变得更好的计划、策略或分析。照例,这只是篇集锦,在这篇集锦中,我已收集有关于这两类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碍于篇幅,无法悉数列出。 先从这些张贴去南黎巴嫩出游照片的博客们开始: McDara 发表了这篇关于他参访南黎巴嫩的图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张图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带回来一些照片,她把这些照片发表在她的博客上。 「Adiamondinsunlight」谈及以短裙为主题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响 , 春天弥漫在黎巴嫩的空气中,且在这穿衣乐趣的季节我的心也充满了期望。在这个温暖的几个月里,我几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欢它们干净的线条和它垂下的样子,当然还有在我走路时会发出的沙沙声。在这里,我也喜欢穿裙子因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个珍贵的约会用语 当她将春天与爱联系在一起时, 「Mirvat」也发表了这篇文章 当这金黄色的光温柔地再次侵袭我们的生活。当这害羞的春天开始了对于夏天的期望、温度、和乐趣,我周遭的人看起来就像在恋爱中。我也正陷入爱河中。 这春天的爱已经谈的够多了。来谈谈艺术吧!「Ibn Bint Jbeil」带着我们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导来带我们接触以下他所说的阿拉伯设计 阿拉伯设计是有关于调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说的「一体就是细分」。但这也是关于某种天性及自然的美讽刺地藉由一种精美的、整齐的、几何的美学来传达。 假如你特别对一些有关于就严肃话题的长篇文章有兴趣,接下来你也许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着黎巴嫩的种族困境 同时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犹太复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间有什么关系?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

7 五月 2007

乌干达:速写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

校稿:mountaineer   在此有几则叙述乌干达的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的描绘。 在阿帕克(Apac)地区,两名妇女外出找寻素食的食物: 于是故事就这么开始: 这是我所经历最可歌可泣的觅食过程,我们并未要求很多:豆类、米饭,或许一些薄煎饼(chapatti)–一种简易且寻常的乌干达主食,我们骑着自行车搜寻了全市镇,到了六间不同但都是由女性主持的餐馆,他们告诉我们一模一样的答案:“只有熏肉或鲜肉,没有豆子,没有米,也没有薄煎饼。”这是个由一帮在地区首长背后主持阿帕克地区食品分配的女人们,所经营策划的反素食者阴谋,整个城市 — 至少在主要地区 — 找不到豆类,Rebecca和我呆坐在旅馆内好一会,疑惑着我们该如何是好。 坎帕拉(Kampala)的Glenna Gordon说明市中心最炫的咖啡馆Café Pap中的矛盾: 我在咖啡馆内一张肮脏的桌上与陌生人Ali比邻而坐,因为这是这家拥挤咖啡馆的吸烟区内唯一有的空位,Pap咖啡馆是乌干达版的星巴克,坐落坎帕拉议会楼下且就在要道上,拥有比星巴克更多的平庸食物及充满阶级的社会环境;在乌干达,平均每个家庭每日以低于一美元生活,而Pap咖啡馆一杯卡布奇诺要价两天的收入。乌干达有两千八百万人口,坎帕拉占了一千两百万人,而于固定午餐时间在Pap咖啡馆的约有20人。 古卢地区(Gulu)的Moses Odokonyero写到被刚果遗忘的女性,他们从家园被挟持并被乌干达陆军第四师带来乌干达: 三年前我在北乌干达的古卢地区,一间乌干达陆军第四师的废弃医院遇到小威兹帕娃 (little Lwize Paalwa),这七岁的孩子有个沉重的任务-照顾她那罹患艾滋病且濒死的母亲Mamisha,女孩告诉我:“妈咪想吃鸡蛋,可是到处都没有鸡蛋;妈咪想吃肉,但这里也没有肉,我们所有的只是豆子与posho(粗玉米粉制成的食物)”。 维多利亚湖的萨利岛(Nsazi Island)上的Basawad叙述这岛屿的自然变迁与人类变迁: 萨利岛与其它许许多多的湖上岛屿吸引了乌干达的失业者,萨利村很能反映湖上的岛屿已改变之处。‘这个村庄充斥许着泥巴与树枝编织的茅舍,以泥泞的巷弄分隔,有少数房子由木板搭建,更少数的则以混凝土搭建。’湖水被用于饮用及清洁而无净水设备;目前萨利岛大约有2000名人口,但在不久前,1998年时这里大约只有600人,许多人认为维多利亚湖上的群岛是观光客的天堂,某些岛是如此,但像萨利岛这般过度拥挤的岛屿,极度欠缺社会实质基础建设,只会对维多利亚湖和其资源作出更多快速的破坏,尼罗河鲈鱼毁灭了湖中数百种原生鱼类,但现在是人类快速地毁灭维多利亚湖。 阿鲁阿(Arua)地区的Pernille呈现一位正在贩卖matoke(中型尺寸的绿香蕉)、西红柿与一只母鸡的妇女的照片: 这张照片对我而言是南乌干达的缩影:一名身穿由kufa...

危地马拉:作家以博客为转机

校对:Justin 危地马拉民众喜欢买啤酒和杂志,而不愿意买书;除了西班牙语,社会上还有好几种语言同时流通;很多人都是文盲;这些都是本地作家所面临的挑战。危地马拉的书籍不是免税品,孩童很少读书,连指定教材都无意阅读,更何况是以文学做为未来职业。多数作者在危地马拉难以出书,要因此赚到钱更难,作家通常也是有书写习惯的记者、分析员、工程师等,很少人从事全职写作,而且多数作家在本地都没没无闻。 不过许多作家后来发现,透过博客,他们有机会表达看法、分享作品,并提高民众对诗歌及短篇故事的兴趣。 其中又以诗歌为相关博客先锋,Bicicleta[ES]的Pablo Bromo自2005年开始经营博客,其它书写博客的作家包括Marré v. Marré[ES]的Alejandro Marré、revolver[ES]的Alan Mills、Palabras Mayores的Gerardo Sandoval、Tercer Perfil[ES]的Arnoldo Gálvez等。小说家Ronald Flores甚至买下了自己名字的网址[ES],甚中不只有小说作品,还有文学批评、杂感与外国书籍评论。 在博客Buscando a Syd[ES]中,每周四都能读到危地马拉成功青年作家Maurice Echeverría的专栏。 Claudia Navas除了经营博客Ordinaria Locura[ES],也活跃于集体博客Panoptico Literario[ES];Wingston González[ES]在个人博客ALFILER[ES]之外,也刚启动一项名为LIBROS MINIMOS[ES]的计划,结合评论与电子书,让许多作家兼博客能分享自己的作品,也能在附属博客里相互评论。 重点在于,人们运用博客技术与空间推广文化,不仅吸引年轻读者,也能将自己的想法向全世界发声,他们至少都曾出版一本着作,也曾获多项文学奖与书奖,利用部落圈散播作品、开放所有人批评指教,也在危地马拉建构自由新文化,并透过博客让世界知道他们心中的话。

3 五月 2007

台湾:疯妈祖

  就像月巴说的:这礼拜中台湾都在疯一件事,那就是–大甲妈祖遶境。 根据林美容教授的研究,妈祖是台湾人最普遍信仰的神明。妈祖生日为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所有的祭祀活动都环绕在其生日前后举行。「迎妈祖」的巡境活动 是很热门的活动,最近这几年,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参加。 参加妈祖绕境的人都在做什么?根据月巴的说法:扣除跟着一起走的和发愿无偿供应凉水饮料的人,重点就是传统习俗:钻轿底。相传钻过妈祖轿底的信徒们,来年就能好愿。 2006年,青辅会举办一个妈祖绕境研习营,讲解妈祖信仰,并带有兴趣的年轻人参加中部大甲妈祖绕境的活动。信众会跟着妈祖绕境走八天(约三百公里),全程素食。 Nycfour在大甲妈祖绕境青年探索队体验日志说妈祖绕境对信众的重要性:其实很多人心里藏了很多心事、很多苦楚平常找不到人宣泄,也无法说出口、找人讨论,每年就是等待妈祖来,可以持香助祷,把心中所有的委屈与苦楚,趁每年一 次妈祖过境时,把所有心事说给妈祖听,所以她们每年一定会在街头巷口等待妈祖路过,妈祖对于长者来说,比心理医生还要有用。 因为妈祖在台湾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有许多仪式表现出地方势力的竞赛。举例来说,在妈祖绕境之前,地方势力会竞争头香,赢得头香的可能就是该地区最有势力的团体。又比如说在彰化,有所谓的抢轿,因为人们相信妈祖会保佑所在地的人。 秀岑在大甲妈祖绕境青年探索队体验日志谈到抢轿的现况:在信徒心中,只要妈祖所到之处,将会得到庇佑,因此会发生所谓「抢轿」的状况,尤其在彰化,抢轿的情形最为严重。在妈祖驻驾彰化南瑶宫前,抬轿的轿夫会换成刑警CID,当地人士会想尽各种方法来阻止神轿前进,例如:烟火瀑布、炮阵等,并安排壮士去抢凉伞,不过今年南瑶宫信徒并没有成功,CID真的太多了,让我觉得像是重大刑案才会出现的人力。 大甲妈祖绕境的活动吸引无数人参加,然而,这么壮大的绕境活动(指专门绕境,没有其它目的地)是最近这二十年才有的。根据亦君的文章:今天我们拜访320年历史的北港朝天宫,虽然北港朝天宫不在大甲妈祖绕境的路上。事实上,在1988年之前,大甲妈祖之所以出巡是因为要来朝天宫参拜父母,因为朝天宫有奉祀妈祖的双亲,所以每年妈祖生日都会来拜见双亲。然而,1988年之后大甲镇澜宫决定不再去朝天宫,因为他们不想表现自己妈祖的等级比朝天宫妈祖低。 是什么让大甲镇澜宫感觉比其它妈祖庙等级来的高?根据黄国洲的文章,1987年,大甲镇澜宫带着他们的妈祖到中国去一趟回来之后,因为妈祖信仰源自中国,他们自己觉得比台湾其它的妈祖庙要来的正统。 有些人认为,即使不考虑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对妈祖信仰的影响,台湾与中国的妈祖还是有些不同。 根据林美容教授的研究:妈祖原是海神,台湾先民携之渡海来台,保佑平安,在台拓垦以来,迭获庇佑,妈祖已然台湾化,由海神而成雨水之神,「大道公风,妈祖婆雨」的传说更助长迎妈祖常带来雨水的事迹传播。 当一些人质疑妈祖背后的政治势力,许多人只是把妈祖当作是一个宗教信仰。 Miki说:宗教,是有光的所在。像孩子一样,在一片模糊黑暗中,只被光吸引。我喜欢正信宗教带来的光明力量,在这群默默行进的信徒身上,信仰的力量,变得很正向。 电影「练习曲」有自己的部落格,部落格的作者提到他们电影中的妈祖:「拍摄这部片后,我对『信仰』重新有不同的认识。」对宗教,陈怀恩自有一套看法,他认为「宗教不是用来怀疑,而是用来相信的」 我们会看到我们想看到的,也许这句话用在宗教上是再合适也不过了。虽然我不在台湾,而且我也说不上是妈祖的信徒,不过我还是很快乐地看着网络上妈祖绕境的影片过过干瘾。我相信妈祖,因为我相信祂的子民。 假如对大甲妈祖绕境有兴趣,可以参考大甲妈祖绕境新手指南,也许就像Arkun说的:深深感到妈祖进香是极佳的健行/深度旅游行程,更兼有食宿招待,打着灯笼都找不出这么好的行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