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Breaking News 重大消息 來自 十二月, 2006

31 十二月 2006

曼谷爆炸案

对迎接新年来说,曼谷的一连串爆炸案并不算一个好的开始。市中心的炸弹使得两个人罹难,多人受伤。 lost boy取得了其中一个爆炸现场的照片 今天晚上6点45,距离我住的公寓,也就是曼谷的胜利纪念碑附近约三百公尺处,有炸弹爆炸,使得一人丧命,四个人受伤。 这起意外发生在世纪第一商场(Center One Mall)隔壁的公车站。我大约在7点半左右到达,现场弥漫着惊恐与不知所措。约400公尺平方的区域已经被封锁,那里有许多军人、警察、以及法院检验专 家,当然还有围观群众。 曼谷的人们正试着想出到底是谁在幕后主导这几起攻击。几乎在每次恐怖事件发生的下一刻,泰国南部的伊斯兰叛乱份子就会被认为是主谋,但这次有部份官方人士宣称流放在外的前总理塔克辛的支持者或是目前政府的反对者才是幕后黑手。Lost Boy认为: 我想所有人都在猜“是谁干的”吧,在这种时刻,各种猜测纷纷出炉,像是南方的叛乱份子,目前政局的操弄者,或是另一个完 全不同的集团都有可能。但不论是谁做的,他们一定是高度组织化的团体;而这都只是猜测。今年在南方曾经发生过同步爆炸案(十月23日Yala的几间银 行),但是暴力从来未曾迁徙到Kraung Thep。 Mai mei arai表示: 有人宣称这是塔克辛支持者的杰作,而非南部叛乱份子,我个人认为不太可信。 其中一个回响这么说“哇,好吧,这总是要发生的,只是早晚的问题,真的。南方永远不会平静”。曼谷一直以来都远离南方发生的暴力…直到现在。 Mike在MetroBlogging Bangkok的一篇相关文章后回应说: 我认为这代表独裁政府即将垮台。伴随着令人难堪的股市重击,以及现在,曼谷最严重的恐怖攻击,他们还有什么执政的合法性。这些事情都在他们执政之后发生,而且事前也都有警告。他们不懂如何管理国家,而且也不保护这个国家。 另一则回响则反映了大多数喜爱曼谷的观光客以及外国居留者的心声: 我感到难以置信的惊讶,以及难过,因为想到这样的纷争与仇恨竟然在亚洲最美的城市底下酝酿。我希望一切都能否极泰来;泰国人不应该遭受这些噩耗。 Bangkok...

30 十二月 2006

伊朗: 部落客看萨达姆 候赛因之死

校对: PipperL 部分伊朗部落客讨论到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 候赛因(Saddam Hussein)之死,也回想起两伊战争。 Alpar认为2006年对独裁者而言运气不佳,他说周一新闻标题可能是:“新年伊始 少了四个独裁者”,Alpar也写道伊朗人民将庆贺萨达姆 候赛因之死,不过伊朗政府可能很快就会忘记,也提醒读者有关两伊战争受难者、难民及其他[Fa],他也提出以下问题:海珊之死会让我们的独裁者得到教训吗?伊拉克民众究竟如何看待此事?海珊可曾想过他会以如此屈辱方式死去? Haji Washington刊出一篇文章题为“怪兽之死”,他观察到在美国电视频道画面里,海珊都与阿拉伯领袖一同入镜,但美国前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于两伊战争期间访问伊拉克,也曾与萨达姆 候赛因并肩,但电视台却未播放这段画面[Fa] 。 Shabnameh表示萨达姆 候赛因一直都想成为英雄,而且死得像是英雄一般。但其实萨达姆 候赛因未来将列属于历史的阴暗面,而且Shabnameh认为杀掉独裁者并未解决问题,独裁者会死,但独裁制度仍在,他希望或许部分曾受萨达姆 候赛因压迫者今天能感到快乐[Fa]。 Mattati说“今天有个等同于撒旦的人死了,这个人曾杀害我们数名亲友”,他不禁想问独裁者们会藉此得到教训吗?[Fa] Rozmaregiha说萨达姆 候赛因已死,我们也应该将过去卅年独裁遗留下来的事物一并掩埋,他认为:“现在该由伊拉克人民动笔写下历史新页”[Fa]。

22 十二月 2006

土库曼:总统之死 部落客观感

原文:Turkmenbashi's Death: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Nathan Hamm翻译:Leonard校对:Portnoy Flickr用户blogjam照的总统 土库曼独裁且古怪的总统尼亚佐夫(Sapurmurad Niyazov)于12月21日清晨因心脏病骤逝,他自称为“土库曼之父”,著有《灵魂之书》(Ruhnama),后来不仅要求人民必读,还宣称每日大声朗诵三遍即能上天堂;他将每个月份的名称改为家人姓名,还制定一长串奇怪的规定;尼亚佐夫曾推动许多怪异的营建业,使土库曼不时成为国际媒体的笑柄,许多通讯社发布死讯的同时,也将他过往的诡异命令再次集结成一则笑话新闻。副总理贝迪穆哈梅多夫(K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暂代总统职务,原本依据宪法的法定代理人则因官司缠身而丧失资格,也有传言指出,副总理其实是尼亚佐夫的非婚生子女。 中亚部落客很快也对此事有所评论。 Bertrand回顾尼亚佐夫的政绩,并认为虽然土库曼未来难以预测,但很多国家势必会介入影响该国政治。 由于土库曼地理位置及能源蕴藏优势,西方国家、俄罗斯与中东地区必然会密切观察,甚而试图左右土库曼未来动向,其他中亚国家也会留心该国发展,尼亚佐夫过去与中亚邻国关系冷热不一。 Neweurasia网站下设土库曼部落格,是部落圈内少有详细评论该国事务的部落格,其中撰有长文并引用各种资料指出,尼亚佐夫的死亡日期肯定为假,也探讨他的地上及地下家族对未来国内动荡会有何影响,该部落格也持续报导当地事件,Peter即报导两项新的重大事件发展,其中一件可能让土库曼更加贫困。 土库曼专家兼Vremya Novostei记者杜诺夫(Arkady Dubnov)在RIA-Novosti通讯社召开记者会,他声称据其消息来源,与尼亚佐夫往来密切的财政部长札丹(Alexander Zhadan)在他死前一日即失踪。…杜诺夫宣称札丹掌握尼亚佐夫所有财政往来,可能有数十亿元存在西方国家银行帐户内,代表土库曼可能实际上比今日更穷困。 Peter还报导流亡在外的在野势力准备重回土库曼,以影响后尼亚佐夫时代的政治,过去他们想回国却不得其门而入,Peter也提到就算他们成功回国,恐怕也不成气候。 民众普遍不知谁能接替尼亚佐夫,而且人民可能也不清楚国家如何能够走出当下困境,西方媒体只偶尔写到土库曼,就像长期在外的反对势力一样,恐怕无法为人民福祉有太多帮助。 这篇文章也论及各国如何竞相影响土库曼新领导阶层,西方世界希望说服土库曼出口天然气时,能够采用不经过俄罗斯的方式,未来事态肯定会愈演愈烈。 随着尼亚佐夫之死,人们又会开始考虑能否兴建跨越里海的能源运输管线,这种计划对西方国家的吸引力更大,因为他们想尽办法要企图压制俄罗斯的影响力,若这条管线能够成真,不仅符合西方的商业利益,更会成为地缘政治利器,平衡俄国与中国在中亚的势力,这种降低能源价格的方式实在太具诱惑,西方不可能忽略。 Sean Roberts也讨论到国际政治,建议美国对此应有何反应,不过他对于美国可能的作为不感乐观。 若除去社会上的尼亚佐夫影响力及推动民主改革对美国有利,美国就应有更多动作,对于土库曼现况发展,美国应有更明确强烈的立场,否则只会让俄罗斯对土库曼新领导人影响力更大,既然土库曼蕴藏能源,俄罗斯一定会将手伸进该国内部接班斗争之中。 其他部落客对于尼亚佐夫逝世有些感伤,Foreign...

20 十二月 2006

摩洛哥部落格社群:言论自由、音乐与庆祝

校对:Portnoy 在摩洛哥部落格社群中,上周(2006/12/13-20)有许多不同的焦点话题。 让我先从 Farid 跟他所感兴趣的摩洛哥部落格界一些有趣的数字现况(法文)开始。感谢 Shimon Peres,我接着将介绍 Reda 的发现:懒惰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法文)。 欧盟既是一个伟大的成功、也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为什么?因为欧洲人变得懒惰了:他们没有小孩[…],更多的老年人、更少的年轻人。欧洲有工作,但是没有工作者。在非洲,事情刚好相反。这是为什么他们把穆斯林带到欧洲,以及伊斯兰教传进欧洲的缘故。 Amine,汤姆猫与杰利鼠(Tom and Jerry)的头号粉丝,就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撰写了卡通作者 Joseph Barbera,安享天年以 95 岁于周一过世的传奇的一生(法文)。 一个酸酸的笑容? Nichane 目前正遭受攻击。理由?这个讽刺杂志所出版的封面故事介绍摩洛哥最流行的笑话。结果变成摩洛哥人喜欢嘲笑权力、性与宗教。这跟摩洛哥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全世界的笑话,本来就都是这样。某些笑话跟上帝与先知有关(阿拉伯文),有些是针对 Khorafa(阿拉伯文) 的朝圣者,甚至比丹麦的漫画更糟糕(阿拉伯文)。 摩洛哥的新闻记者与部落客 Mohamed lachyeb,正在请他的观众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