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Development 发展议题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俄罗斯: 对叶尔钦逝世的更多看法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对: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罗斯部落格圈关于叶尔钦的生涯和死后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写作的非俄罗斯观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写道关于他的俄罗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里情绪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显然的还在旧有民主主义者的信念之中。他们曾和叶尔钦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国白宫,除了叶尔钦的一些瑕疵之外,他们至终信任他。我们才为纪念叶尔钦而举杯,但明显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抚平失去他的伤痛。 而有趣的是,当然,因为少数的俄罗斯人会对叶尔钦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张贴了一篇歌颂叶尔钦,强调这位前总统引发歧见的传奇: 1991年8月,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国家需要对人民做出回应,而苏联共党有可能被击败。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民主值得争取因为民主有可能获胜(注1)。 1993年十月,你向他们(国会)表明有些时候是可以使用铁拳去维护“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识形态和权力的继任者去维护什么? (注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们(人民)表明要不计代价的赢得选举,即使如此会导致选举缺少你曾争取的民主理念。因为若是回到共产主义,是令人恐惧难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却遭到破坏[…] 史恩的俄罗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叶尔钦将会被永远记得的事迹。这里是其中之一 […] 叶尔钦将会被世人记得由于他向世界引荐普丁。事实上,普丁在于1999成为总理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罗斯寡头政治圈被认为是能受他们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并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是普丁致力于驯化寡头政治。就这一点而言,今天的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是在叶尔钦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对Sean的文章的回应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对叶尔钦传奇的德国观点:...

7 五月 2007

乌干达:速写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

校稿:mountaineer   在此有几则叙述乌干达的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的描绘。 在阿帕克(Apac)地区,两名妇女外出找寻素食的食物: 于是故事就这么开始: 这是我所经历最可歌可泣的觅食过程,我们并未要求很多:豆类、米饭,或许一些薄煎饼(chapatti)–一种简易且寻常的乌干达主食,我们骑着自行车搜寻了全市镇,到了六间不同但都是由女性主持的餐馆,他们告诉我们一模一样的答案:“只有熏肉或鲜肉,没有豆子,没有米,也没有薄煎饼。”这是个由一帮在地区首长背后主持阿帕克地区食品分配的女人们,所经营策划的反素食者阴谋,整个城市 — 至少在主要地区 — 找不到豆类,Rebecca和我呆坐在旅馆内好一会,疑惑着我们该如何是好。 坎帕拉(Kampala)的Glenna Gordon说明市中心最炫的咖啡馆Café Pap中的矛盾: 我在咖啡馆内一张肮脏的桌上与陌生人Ali比邻而坐,因为这是这家拥挤咖啡馆的吸烟区内唯一有的空位,Pap咖啡馆是乌干达版的星巴克,坐落坎帕拉议会楼下且就在要道上,拥有比星巴克更多的平庸食物及充满阶级的社会环境;在乌干达,平均每个家庭每日以低于一美元生活,而Pap咖啡馆一杯卡布奇诺要价两天的收入。乌干达有两千八百万人口,坎帕拉占了一千两百万人,而于固定午餐时间在Pap咖啡馆的约有20人。 古卢地区(Gulu)的Moses Odokonyero写到被刚果遗忘的女性,他们从家园被挟持并被乌干达陆军第四师带来乌干达: 三年前我在北乌干达的古卢地区,一间乌干达陆军第四师的废弃医院遇到小威兹帕娃 (little Lwize Paalwa),这七岁的孩子有个沉重的任务-照顾她那罹患艾滋病且濒死的母亲Mamisha,女孩告诉我:“妈咪想吃鸡蛋,可是到处都没有鸡蛋;妈咪想吃肉,但这里也没有肉,我们所有的只是豆子与posho(粗玉米粉制成的食物)”。 维多利亚湖的萨利岛(Nsazi Island)上的Basawad叙述这岛屿的自然变迁与人类变迁: 萨利岛与其它许许多多的湖上岛屿吸引了乌干达的失业者,萨利村很能反映湖上的岛屿已改变之处。‘这个村庄充斥许着泥巴与树枝编织的茅舍,以泥泞的巷弄分隔,有少数房子由木板搭建,更少数的则以混凝土搭建。’湖水被用于饮用及清洁而无净水设备;目前萨利岛大约有2000名人口,但在不久前,1998年时这里大约只有600人,许多人认为维多利亚湖上的群岛是观光客的天堂,某些岛是如此,但像萨利岛这般过度拥挤的岛屿,极度欠缺社会实质基础建设,只会对维多利亚湖和其资源作出更多快速的破坏,尼罗河鲈鱼毁灭了湖中数百种原生鱼类,但现在是人类快速地毁灭维多利亚湖。 阿鲁阿(Arua)地区的Pernille呈现一位正在贩卖matoke(中型尺寸的绿香蕉)、西红柿与一只母鸡的妇女的照片: 这张照片对我而言是南乌干达的缩影:一名身穿由kufa...

5 五月 2007

俄罗斯:对叶尔钦逝世的看法

校对:Leonard 俄罗斯第一位民选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 于今天(4月23日)逝世于莫斯科,享年76岁。 死讯公布后,俄罗斯博客圈中涌进从「愿他安息」到「咒骂」的大量响应。 以下只是从LiveJournal用户dolboeb (Anton Nossik)所写文章回应中,所摘录出的一小部份: aristo_big:十年前,这则新闻应该会让我很高兴 emailya:真可怜!不管他被如何责难,每个人因他的政策而得到了自由 aristo_big:然而...他们有了一个「真正的继承者」,忘掉自由的继承人:)(意指现任总统普丁, Vladimir Putin,他曾是苏联时代秘密警察头子) […] emailya:叶尔钦是个有趣的人,当他取笑他自己的时候,他才不在乎别的。普丁就很吓人,而且抹去了笑声和打油诗。然后你可以看到这样一来的结果 daunit:是的,我们只得到了政治混乱而不是自由。人们不需动手在极权主义废墟中打造无政府状态,因为一切会自然生成,这些年来,我们不清楚人们是如何将某人误认为另一人。九零年代我们的自由在恶棍手下,现在自由在官僚和警察手中;很可惜叶尔钦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因为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注1)、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h)和1998年的经济危机入狱 […] lapkis:愿他安息 mr_quietest:愿他安息 […] kashtan123:这个国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理解叶尔钦所成就的。他埋葬了苏联帝国,埋葬了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者阵营,埋葬了苏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