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Development 发展议题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柬埔寨:外援屡遭批评

国际媒体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与外援单位的会议,在本周大力抨击这个犹如年度仪式的会面:洪森再度承诺整肃政府内部贪腐情况,以争取更多援款,而国际援助团体竟然在毫无质疑的情况下,便让洪森愿望成真,完全不顾外界近来对柬埔寨政府的种种指控,包括非法伐木与严重侵害人权等证据俱在。 异议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经济学人》杂志报导,指出洪森表示无论其他国家政府如何要求改变,柬埔寨都能转而仰赖中国这个援助大国: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单位别要求太多,中国随时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无任何但书,Mr Illes感叹,未来几年内,柬埔寨也将开始拥有大笔石油收益,届时西方的影响力将再度萎缩。 《时代》杂志亦有文章批评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单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样成为焦点: 未来可能的石油与天然气利益将改变柬埔寨的农业经济,也将削弱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两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龙(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发现石油,若油气确定于2010年开始生产运作,柬埔寨将首度有机会能摆脱仰赖外援的窘境。可是从奈及利亚等国的经验来看,国内只有极少数人 因石油而富,其余民众仍相当贫困,而且这项新的收入出现后,西方世界更难以透过援助要求柬国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认为这些援助国只是藉给钱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认为国际援助在柬埔寨根本无关助人,而是为了政治。 这一切行为说来讽刺,都只是为了自我,富国拿钱给贫国以满足成就感,钱最后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贪腐官员与相熟的企业口袋里,富国完全不在乎,他们以为给钱就解决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来对政治都三缄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这两个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续提出一针见血的评论。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对:Justin

(短讯)苏丹: 达佛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和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和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10 六月 2007

土耳其:土耳其将走向另一次政变?

土耳其总统大选日益升高的紧张情势,导致了更多的抗议活动。军方甚至发表声明,暗示如果总统候选人Abdullah Gul当选的话,军方可能发动会政变。国家该做些什么?如同许多土耳其部落客所说,坐在电视机旁静观其变,看着这场选战的进行,看着电视上播放着在伊斯坦 堡抗议活动的画面,看着改变到来的征兆。本周的Turkey is Typing的焦点是土耳其人民的等待,等待未来。 选战 Erkan’s Field Diary谈到土耳其总统选战的媒体报导: 不像是高收视率应该发生的时间,但这是不寻常的时刻。在昨晚的媒体大事 BJK-FB derby后,另一件媒体大事紧接着到来:人们在星期五的中午群聚于电视前,观看在土耳其国会中所进行的总统选举实况转播。 根据我所听到的,一开始是参与选举的政党间对于367或184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的技术性合法见解之争。主要的反对党CHP宣称必须至少有367位 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但执政党坚持只要184位出席。他们都以宪法条文为根据,但根据我所了解,后者的说法是正确的。 在土耳其,总统并非由人民投票,而是由国会议员选举产生。而众所周知的,执政党在其政府的作风上有伊斯兰化的倾向,与较为世俗化取向的政党不甚相符。杯葛总统候选人的其中一种方法,是国会议员在第一轮的选举中缺席,让选举的合法性有所争议。Mavi Boncuk告诉我们关于选举争议的法律流程所需耗费的时间资讯: 宪法法庭总长Tülay Tuğcu表示,取消总统选举的申请,只需经过几天法庭的程序,就可以宣布裁决。但在最近的一个声明中,副总长Haşim Kılıç指出,法庭需耗较长的时间以便能让宪法法庭成员能检视情势的细节。 Kılıç表示,根据法律,宪法法庭的成员有权要求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来检视国会的章程以及相关宪法的规则,以决定当时参与总统选举的国会议员人数是否足够。 Talk Turkey向我们说明总统选举的过程以及以对比的方式举了一个绝佳的例子,说明土耳其的选举像什么: 想像最高法院有个职缺。再想像这是总统选举的几个月之前。想像跛脚鸭总统提名替代人选,然后再想像反对党威胁杯葛提名的程序以及要求进行总统选举。原因是,自从上次选举后,土耳其的的政治倾向有利反对党。因此,任何政府职缺应该考虑到下一次选举的结果,从而决定适当人选。 事实上,参议员的选举每六年举行一次,众议员则是每二年一次,而总统每四年选举一次。这被称为制衡。这是游戏规则,如果不是选举的结果在数字上的歧视对执政党不利,这个规则不会改变。 以上的想像情节正在土耳其上演。普选在几个月后就要举行。虽然机率很小,但执政和反对党之间也许会有大量的席次变动。上次的普选距今己有五年的时间。而现任总统的七年任期在5月16号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