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Disaster 灾难 來自 九月, 2007

12 九月 2007

印度尼西亚:东南亚同感强震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近海地区发生芮氏规模7.9的地震,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与印度官方均已发布海啸警报,东南亚各国博客也记录他们所感受到的震动。 曼谷的Sunny写道: 曼谷居住于高楼的部分民众感到晃动,Silom的民众也自办公大楼夺门而出,邻近Saen Saeb运河的居民也发现水位上升,我并未感受到地震,但我听朋友说Silom路上车流量大增。 XXing在新加坡的住处也有摇晃: 30分钟前感受到公寓开始摇晃,时间大约在晚上7时14分,持续约两分钟,此次晃动比前次更剧烈!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发生了大地震? 新加坡的Mr. Miyagi提到: 地震刚发生,Naomi原以为是猫在沙发下钻动让她有些晕眩,后来发现猫原来坐在其它地方,所以她要我也坐在沙发上感觉摇晃,却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向来喜欢胡说八道,于是我回答:「也许只是沙发站的地方不稳吧!」,结果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为了确定情况,我们盯着桌上的水杯,结果在水面上看见涟漪。 新加坡的Thirty pounces地震当时正坐在计算机前,他因此吓了一大跳: 坐在计算机前,我突然感觉头晕目眩,马上便发觉房里的东西左右摇晃各一吋左右,于是我尽快走楼梯离开,印度尼西亚竟发生了7.9级的地震,到了地面后便感觉不到震度,但在17楼真的吓到我了。 马来西亚槟城的5Xmom与OngWeeWee也提到了地震情况。

6 九月 2007

洪都拉斯:风暴横扫博客圈

在飓风菲利克斯(Felix)逼近尼加拉瓜海岸的同时也掀起了一场博客风暴。最新电脑模型显示菲利克斯(Felix)正吹袭这尼加拉瓜北岸,其风眼在横扫山脉连绵的洪都拉斯北部后,朝着内陆移动。 由于惧怕飓风的威力,洪都拉斯政府已经将游客从Roatan的海湾岛(Bay Island)撤离。海湾岛是今晨最可能遭飓风肆虐的目标。Natalie Grace在旅游博客网(Travel Blog)上对此作出报道: 强烈的四级飓风促使Grupo Taca航空公司增派飞往内陆的航班,飞机频繁地起降以全力转移旅客。大约有1000人已经从以纯净珊瑚礁和潜水胜地著称的洪都拉斯Roatan岛撤离。另外1000人左右则从低洼的沿岸地区和小岛转移。 上一次登陆洪都拉斯且影响广泛的飓风是1998年的米奇(Mitch)。作为一场5级飓风,米奇无情地吹袭了关拿加岛(Guanaja)整整三天。奇迹般的是岛上只有10人死亡,不过岛上状况可谓惨不忍睹。所有树木枝叶尽失,只留下光秃的树干,仿佛无声静立的图腾。 离开关拿加岛(Guanaja)后,米奇进袭内陆,使得超过七千人在暴发的山洪和泥石流中身亡。在那之前,洪都拉斯的内陆地区从来没有遭受 过如此飓风。由于米奇如此深入袭击洪都拉斯几乎达一周时间,整个大地都浸在了水中。在人们的记忆中,此前从来没有过飓风能够深入到像首都特古西加尔巴 (Tegucigalpa)这样的地方。 住在相对安全的山区小镇的Katherine Marrow,在她的博客“洪都拉斯生活”(Life in Honduras)中谈到了菲利克斯: “没错,一场飓风正冲向洪都拉斯……是的,我就住在那儿!好消息是它可能和我的小镇,Siguatepeque擦肩而过,因为这 里地处国家的中部群山之中,这里大概是最安全的地方了。我们还想着可能会有点微风(!?),伴随着暴雨,或是洪水泛滥的公路,山泥倾泻之类的。但都没有沿 岸那么可怕。” La gringa 在她La Gringa’s Blogicito上的博客说道,“我们现在终于把菲利克斯当回事了”。她告诉读者:“相信我,每隔几小时打开邮箱读到超级灾难性飓风的消息可真不好受——特别是对我这种从来没有领受过其威力的人来说。”她最后又补充了一些安慰性的话:“如果电话没打通也不要心急如焚,因为这时候每个人都在尝试着和家人或者朋友联系。” Sowers for...

4 九月 2007

秘鲁:震出国家机会

秘鲁发生大地震后,有些博客持续追究援助为何凭空消失,以及媒体报导为何充斥情绪性言辞,其它博客则为,这场灾难也让民众有机会反省自身与民选官员,藉以真正落实改革,避免憾事重演,Web-ad-ass的Gonzalo del Rosario认为,有些电视台根本是以情绪性报导为自己宣传[ES]: 电视、广播和所有主流媒体充斥南部民众死讯的特别报导,我真不想成为其中一部分,称他们为「传播媒体」对他们真是太沉重,我认为这些媒体从不在意这些消息,如果媒体所在的首都利马(Lima)内,未曾亲身感受7.5级的地震,他们就永远不关心这些讯息。如果看到有人真心关心此事当然很好,不过也有些投机份子只想吸引注意,当他们拍到的死者愈多,收视率就愈高。 也有些人对灾难时刻所提供的协助不足感到罪恶,开始反省,Globalizado的Juan Arellano便提出尖锐问题[ES]: 实情是,无论是媒体、博客与一般民众都在说相同的事,别有用心的计划当然会有负面影响,但我们除了空谈,究竟做了什么?我们是否刻意让人拍照突显自己有帮忙?听起来很不错吗?各位是否仍在温暖家中发表文章,而真正担心的人却痛苦犹如受灾户? José Chlimper最近在Correo Peru撰写文章[ES],批评地方政府贪腐无能,他指出:「地震只是更突显这项事实、更加悲惨、更容易让媒体采访」;Gran Combo Club则针对该文响应[ES],同意地震也是个机会。 回应:这些想法皆与向前看相关,我认为改革「全国民防部」(INDECI)并非必要,这些机构更重要的是仰仗着一群不断精进、有能力的成员,但一切只有减少政治人物影响才能办到,我不赞成创设「防灾部」等新部门,我们要的不是更多无法运作的政府机关,而是整修既有单位。这是我的意见,或许在这充满煽动言论的时刻,新建议更显可贵。 Juan Arellano也延续这项思维,探讨秘鲁的机会与全民的角色[ES]: 无可否认,这场地震就像催化剂,揭露出国家重大问题。我们一直忽视长久存在的弊病,官员各依其自能力或利益去面对问题。身为读者/旁观者,应能看出其差异,可是我们能一起努力吗? Gran Combo Club则提及政治人物对于灾后援助消失的责任[ES]: 他们窃取援款,他们与Callao地区的驾驶或Victoria地区的政府达成协议(请见Kolumna Okupa[ES]),但那些缺乏远见、造成公务机关积弱、盗取大笔援款的大人物,却从未因此下台,就政治角度而言,这种现象并不令人意外,我国政治人物就是如此,特别擅长瘫痪公家单位,是总统贾西亚(Alan García)让国家落得这般田地。2001年的Arequipa震灾救援成果较佳,当时还留下部分有能力的单位处理灾难,但贾西亚搞砸了一切,各地都曾发生援助苦等不至的情况,阿根廷洪水时如此,1970年秘鲁Callejón de Huaylas地区震灾亦如此,当援款已遭盗光,自然不可能到来,我们不能再这样姑息静默了。 本文英文版由Eduardo...

3 九月 2007

特立尼达与托巴哥:首都水患

原文作者:Nicholas Laughlin 8月31日晚间至9月1日,六号热带性低气压行经大西洋与加勒比海南部,在格林纳达、特立尼达与托巴哥等岛屿降下豪雨,造成水灾、土崩、树倒,部分建筑物亦有损害,Francomenz在8月31日的一、二、三篇文章里陆续更新当地情况。 「四指与一姆指」的作者Attillah Springer在Flickr上以tillahwillah为名张贴照片,9月1日早晨时,他身处于特立尼达与托巴哥首都西班牙港,拍摄许多市区积水数英寸的照片: (图说)2007年9月1日,西班牙港市区内,特立尼达与托巴哥中央银行外的圣文森街。 (图说)2007年9月1日,西班牙港市区内,独立广场南侧,Springer说这个广场原名「海事广场」,照水灾情况看来,应该要恢复旧名比较贴切。 (图说)2007年9月1日,西班牙港市区内,「小心,施工中」的标志遭大水冲倒,Springer说,西班牙港究竟是施工中?还是退步中? 9月1日清晨,政府将天气型态定为「热带暴雨」,隔天升高为「飓风」,今年第二号飓风菲利克斯刚经过阿鲁巴岛、波内赫岛与库拉索岛北部,现正朝贝里斯及宏都拉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