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conomics & Business 來自 一月, 2007

伊朗: 总统访问拉丁美洲

原文: Ahmadinejad Goes to Latin America作者: Hamid Tehrani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伊朗博客最近讨论的重点,聚焦于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访问拉丁美洲,以及国内政局问题日增。 知名漫画家与博客Nikahang用画作表达对总统核能政策的看法。 Rozmaregi[Fa]对于阿曼尼内贾德访问拉丁美洲时,竟然会与共产主义领袖为友感到惊讶,他认为过去何梅尼与切.格瓦拉可能想都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指出: 阿曼尼内贾德与拉美左派领袖都是民粹主义者,所以愿意用尽方法吸引群众,在他们眼中,美国和资本主义体系是共同敌人,所以双方遗忘了意识型态歧异,从而团结在一起。 Blue Future[Fa]表示,和奥蒂嘉或查维兹等拉美左派领袖相比,阿曼尼内贾德的意识型态相去甚远,他也觉得伊朗政府政策让国内贫民不减反增: 阿曼尼内贾德过去曾表示,与其占领美国大使馆,不如攻占苏联大使馆,可见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才是问题所在,伊朗宗教人士理应与资本主义较易往来,而不是社会主义。 Molla Hasani语带讽刺地说,伊朗可能会与古巴达成重要商务协议,比如说出口糖果到古巴之类[Fa]。 Jomhour提及阿曼尼内贾德的个人风潮在伊朗已经告终,就连宗教领袖都批评政管理不当和通货膨胀严重,他也指出,保守派期刊⟪伊斯兰共和⟫也呼吁总统在核子议题上不再发言[Fa]。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萨尔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校对: Portnoy 趁着2007年初,萨尔瓦多部落客呼吁务实看待国家面临的局势,许多人对于总统萨卡(Tony Saca)的岁末谈话[ES]有所回应,其中总统强调国家经济成长稳健,并宣布2007年为“社会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认为政府其实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称经济成长率达4.7%并非事实,其实只有3.5%,况且经济前进动力来自于海外侨胞汇款增加,而非国内经济复苏;出口额虽有增加,但主要与海外侨胞购买家乡食品一解乡愁有关。 Ixquic则反思许多萨国民众的希望和梦想[ES],她亦听闻政府表示经济有所成长,但表示一般民众生活未见改善,认为人民未因经济起色而获利,显示国家经济资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样地,政府宣称国内犯罪率在过去12个月没有增加,Ixquic强调犯罪率早已过高,这种说词无法安慰犯罪问题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写道,她对于国家缺乏公民精神与政治、正义、公民行动参与感到格外忧虑,相关运动人士又思想过时,缺乏创意作为,虽然下届大选仍远在2009年,她已见到旧有政党各自表达强硬立场,使国家统治更加困难。 Jjmar与Izquic也呼吁人们以乐观与务实态度看待新年,记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类似说法[ES],他表示: 我想到瓜地马拉诗人Otto René Castillo曾说过:“唯有编织美好的生命才得见美好”,理想常与现实矛盾,这句话也能做为我们行为的最好注解,我拒绝屈服 现实,因此将想法呐喊而出。 认为自己为恶,并没有人们想像中那样悲观,说谎与遮掩事实才是应谴责的怯懦行为,不确定并不等于迟疑,我们仍冀望扬起理想国旗帜,创造人们能共居的世界。

非洲:这就是非洲

翻译:dreamf 校稿:Portnoy Joshua Wanyama是“非洲之路”(African Path)的部落客,这回他以“十个思考‘这就是非洲’的方式”为题撰文:新年开始了,不同趋势正在非洲形成,这些趋势可能受全球化、民主提升、或社会崩溃所影响,所以我整理出一张我自己对非洲思想的清单。 1.国际援助正在严重损害非洲。说到援助,已经有很多人谈过这个议题,拥护者显然认为它能帮助国家脱离贫穷的枷锁,让它们的情况好转,但我倒觉得,国际援助创造出援助者的自满,让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民变得必须依赖援助才能过活。不管一个民族何时需要援助,创新往往会使这个民族重新站起来,现在援助的问题在于,虽然各国游说的技巧改善了,却也扼杀了创新。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固定的答案,让我们拿到钱、暂时解决问题,然后继续生活,民族国家因而不断制订出能吸引援助国资金投入的政 策与规则,反而不想依靠自己。从赠送的立足点来看,当我们不断将我们的失败、依赖传承给下一代,这产生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我们不学会自力更生、解决自己的问题,不管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情感上的或甚至生理上的,让年轻的非洲成长到成熟期,我们永远都会陷在贫穷的困境里。 2.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懂得如何管理,并要求更好的领导者。2006年10月,有10个非洲国家举行总统大选,大多事务都很平和,过去三年里,和平、基于宪法的多党派公投在这8个国家中都已经实践,这8个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Algeria)、蒲隆地(Burundi,译按:位于中非)、中非共和国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查德(Chad)、民主刚果(Congo-Kinshasa)、埃及(Egypt)、肯亚(Kenya)以及乌干达(Uganda)。尽管如此,只有当这些国家产生政权转移,情况才会有进展。奈及利亚宪法禁止Obasanjo竞选第三任总统,2007年的权力移转将是判断该国成熟到什么程度的重要尺标。 3.以同样的标准衡量,我们仍在犯很多我们以前就犯过的明显错误。奈及利亚十二月的输油管爆炸案只是其中一个案例,这起爆炸案在近十年都会拖累整个国家,其他的悲剧也一样,让这个问题继续存在,实在是个耻辱。 4.索马利亚上个月一直占据新闻头条,很多人担心现在的情况会让这块“非洲之角”(译按:指索马利亚)更不稳定。在衣索比亚涉入冲突后,情形变的更加复杂,就只因为衣索比亚已经拿下摩加迪休(Mogadishu索马利亚首都)与奇斯马约(Kismayo,索马利亚境内派系军阀),但这还不能保证胜利,如果衣索比亚在对抗看不见的敌人时松懈下来,我很怕我们会变成另一个伊拉克。美国在2003年迅速艘扫平伊拉克,但他们都还深陷泥淖,美军死伤总人数高达3000人,而这个不得安宁的国家到现在都还没有稳定的迹象,一场长期耗损的游击战会让情势更糟,如果情况变的跟伊拉克一样,衣索比亚也没有足够资源来维持和平。 5.许多国家正陷入动乱,内战与内部冲突浮上台面,辛巴威是唯一遇到动乱,但未引发战争的国家,不过穆加比(Robert Mugabe,译按:辛巴威总统)摧毁了国内经济,将辛巴威带向贫穷的谷底,要想回覆到之前的秩序,辛巴威得付出很大的代价。在短短的24年间,穆加比已经让所有辛巴威人民都不知何谓希望,长此以往,迟早会有事情发生,你折弯一根木棍时,不可能不弄断它,我们等着看局势会如何发展。 6.我们想要有好领导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再教育。贪污和独裁政权已经剥夺了非洲发展的机会,目前、或下一代接班人必须变得更可靠,想让这件事成真,我们需要评判领导者表现的新系统,也需要一套能限制所有领导者权力、让他们得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宪法。 大多时候,领导者透过“消音”与控制资讯流的手段,来掩饰他们管理政府不当的事实,然后人民就被以镇压的手段统治,好像民主没多少条路可走。那么该如何让领导者更可靠?能藉由教导告诉市民,他们声音的权力有多大,由下往上地改善领导者与生活水准。 7.不过是在非洲的教育还是发展层面,网路将持续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政府提供民众更方便上网的服务、更快的连结速度,网路会更重要。根据全球网路统计资料(Internet World Statistics.),约有三千两百八十万名非洲民众使用网路,在2000年到2006年间,使用者成长率更高达626%,数据将会持续成长,成长率可能会比现在的626%还高。 8.当网路让做生意变的更容易,企业更不会在非洲登记、设厂,届时非洲国家能分食到的饼就会更小。因为非洲的严格管制与税务,在海外运作企业反而比较节省成本,除非情形改变,不然这些企业注册的国将从税收中持续获利,非洲则会消失在全球商业景观之外。确保商业运作顺畅、在注册程序上降低管制、税金及信用要求等,将是增加非洲生意机会的要点。 9.非洲的利润与投资将持续成长。随中国与印度在全球市场地位的水涨船高,非洲正以未开发市场、天然资源供应者的角色让制造业获利,美国总统布希在2005年访问非洲,对几个主要石油供应国猛献殷勤;2006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来了,他为了促进双边贸易而访问了几个非洲国家。这只是趋势的开端,之前已经将营运地点搬出祖国的许多大企业,将开始投资非洲境内较廉价的制造业市场,非洲政府能否发展各种系统来行销以及吸引这些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将益加重要。 10.随非洲受到越来越多关爱,新殖民主义将会复苏。当发展机会逐渐清晰可见,渴求市场的企业与资本纷纷进驻,到时这些国家在让步情形下签约后,才发现它们自己处于不利的困境,包括天然与经济资源在内的所有资源将被豪夺殆尽。非洲如能发展属于自己的生产与运输建设时,将会获益良多,并得以和全球各大强权相抗逢,高瞻远瞩也是必要的。不然,从一桩合约中赚得五年温饱,五年后却让一个国家片瓦不存、毫无价值,也绝不是非洲之福。我们需要更好的道路、医疗照料机构、再生能源、食物产量、和更健全的土地保护计划。我们能从这些关注中,获得最重要的资源应该是教育,目前高薪职位与科技工作等工作机会正流向亚洲、东欧、南美,我们必须开始加入人才竞争市场,这才是长远之道。为了迎接西方国家将他们的劳工生产线外包,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制造业,然后才有西方国家公司将工作外包给能降低成本的中国。现在中国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品牌,加入全球市场的竞逐之列。与其以一纸低贱的合约来换取境内天然资源的大量出口,还不如让我们进口创造产品的专业知识(know how),为未来进入全球市场作准备,随后实质地建立起能完全适应于全球竞争规则的独立经济。 总而言之,非洲的情况与进展还是很乐观的,虽然大部分民众还感受不到获益,在这块大陆还是有利润、能进步的,它最终将转变为更好的经济和生活水准,但如果要让这些事情成真,我们得继续多要求我们的领导人,要他们用创新的方法,来着手进行改善生活水准的任务,而不是等着要其他人告诉我们答案。每个人都要在他们影响所及的领域中,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与决心,非洲的问题和答案不会在西方,这些答案只能在非洲的村落、程式、农田、办公室、家庭、权力的回廊中找到,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牙买加: 在贫民区赚点外快

翻译:rungheng 校稿:Portnoy 图片是Ria Bacon在2006年12月于牙买加首都金斯顿Barbican路所拍摄到的年轻女子们。在她的部落格里这么说着: 在耶诞节前的一个星期,首都金斯顿贫民区正在快速的改造中,上百位本地居民砍除人行道上长得过于茂盛的野草,替街边的石头上涂上白色的油漆。他们这样的举动并不是因为受公民自尊所激发,而是由当地政客所承诺给付薪水的一日工。对某些人来说,这天将会是一年中少数几天工作有薪资可领的日子。值得注意,但不需要太吃惊的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大多为女性。这样的活动无法破除当地的雇佣制度文化,更不能替个人或社区提供长期的获利…虽然一天1,000牙买加元的收入在一年的岁末时节是相当热门的。 就如同一句牙买加的中国俗谚所说的: 给她一把刷子,她会一整天都在漆墙,给她教育和小额贷款,她会清洁整个环境。 阿门!给她一把该死的刷子吧!

伊朗: 对联合国制裁的反应

校对:Portnoy&Sweet 联合国安理会全体一致通过对伊朗制裁案,以惩伊朗不愿停止浓缩铀计划,伊朗政府则强调将持续国内核子活动。面对制裁决议、政府反应与可能后果,以下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的感想与观点。 Nasime Dasht认为联合国是相当重要的国际组织,所有会员都会遵守所做之决议,他也表示虽然政府强调一切平安无事,但确有许多事发生,而且当局也忽视国家利益[Fa],他写道: 制裁对外来投资相当不利,投资者会纷纷逃离,全球的银行都会拒绝贷款给伊朗人,美国也会试图扩大制裁的影响。 Nasime Dasht也指出,由于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时常口出激进又无根据的言论,让美国更容易说服各国支持制裁案,他也建议为伊朗着想,应让这个无能政府尽早下台,让其他有能力捍卫国家利益者来执政。 伊朗政府宣称安理会已后悔做此决议,Jomhour觉得这不过是当局的宣传手段,以操控国内舆论,他也认为批判政府的政治人物应提出证据,才能与国际社会谈判协商[Fa]。 伊朗改革派前国会议员Ali Mazroi论及政府对核子危机的政策时提到: 伊朗政府已经误判情势,才使事态发展至今,若欧美也误判情势,局势将会非常危险,甚至演变为军事冲突,这种结果对双方皆无益,只会造成大量人员与物资损失。 Ali Mazroi认为艾哈迈迪—内贾德及其支持者充满专制心态,总是批判改革派不应与外界协商,也不允许媒体上出现任何关于核武危机的异议,更让世界以为伊朗全国都赞同发展核子科技是国家应有权利。 他写道,就算现在联合国已决议制裁伊朗,当局仍坚称那只是一张纸,一点也不重要,Ali Mazroi觉得: 伊朗政府忘了联合国当年曾通过598号决议,最终使两伊战争划下句点,…若制裁生效,我国经济将很难过,…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决议通过后,政府才赶快回应与确定立场,人们一定很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 Nedaye emrouz指出, 政府还能如此乐观,是因为一般民众不在制裁范围内[Fa],唯有参与核子计划的人员银行帐户才会遭拒绝往来,决议也只禁止他国出售飞弹及核子相关技术给伊朗。 Hoder写道:西方现在要以莫须有的罪名惩罚伊朗,反映出西方最虚伪的一面,若外界遍寻不找伊朗违背禁止核武扩散条约的蛛丝马迹,联合国安理会究竟是用哪项国际法条制裁伊朗?[Fa] Mahjad表示无论伊朗当局如何装做若无其事,制裁决议肯定会冲击伊朗,银行会与伊朗断绝往来,伊朗将不得不把资金转往南亚国家,西方货品的价格也会提高[Fa]。

波兰的脉动:“过去这一年…”

波兰的部落客正逢佳节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吨的食物之间(两者都是圣诞节必备),有的部落客只写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连写都懒得写。 从那些有持续更新的部落格当中,可发现有许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这种像是某种忧郁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会特别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员显露出的主要症状大概为想要总结,以及评价过去以来的十二个月。 几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是“过去这一年…” 沙龙24(Salon24)的几位部落客(有关Salon24后续的报导会再谈)似乎在比赛谁总结的最好。该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尔(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领域方面的表现让人失望。几次选举过后,我跟数百万波兰人一样,期待能有伟大的复兴。我仰赖卡钦斯基 (Jaroslaw Kaczynski,波兰总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们的政党。然而他们都浪费了大好机会。或许PiS没有众人预测中做得那们糟,他们的确做了些许改革。但他们也把(民粹的)盖尔帝赫(Giertych)纳入了政府。他们纳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亚辛斯基部长跟什么都没做的佛特佳部长。他们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团队立下协议,然后又毁弃,接着又重新立下协议。政治不协调的程度简直无法估计。尽管感谢老天爷,经济方面还不错,我依旧感到失望。这些政客应该努力突破过往僵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远远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并不对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尔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从他的文章里可得知,他过去每年也都这么失望。即使是因为那些什么都没作的政客–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没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说:“但他们保证一切会改善…”;他们每个政客都这么保证的啊!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诺,然后才能当选,接着许选举代表人会按照他所仰赖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这些人绝非一般选民,起码在波兰的制度中不是这样。我过去曾经住在一个国家,在那儿你可以直接投票给特定一位候选人,尽管制度依旧腐败,但是还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每次选举,我都会在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通常已经与这个人熟识了。在我们的体制里,先别提真的去认识选举代表人好了,根本没人敢说自己知道自己的选举代表人的姓名,没人敢说,就是一个都没有。我们的选举制度太差劲了,我在回到波兰之后才这么觉得,所以我不参与,我不投票,因为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像伊格尔先生一样感到失落。 Fragles这次开放了他的网站给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并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个论坛发表的激昂论点: 今年很特别,跟过去十七年来都不同。这是十七年来首次有国会议员宣称波兰的王是耶稣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萨或是计程车。这一切都由一个(像是开玩笑地)叫做法律与正义的政党开始的活动所展开,而这个活动有个很优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论。Puchatek 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