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Economics & Business 來自 二月, 2007

23 二月 2007

阿拉伯: 摩洛哥的盲人要战了

校稿:ilya 一群在摩洛哥的盲人们计划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示威。 部落客Dar Lakbira说他们计划在2月7日穿着寿衣游行,以引起大众对他们困境的注意,并要求更多社会福利上的权益及支持,这些困境包括没有保障工作权 – 尽管法律明白地写着需优先保障摩洛哥残疾人士的工作权。 Dar Lakbira并表达他对阿拉伯监狱内情况的同情,他认为那里所受的苦如同在他国家那些被践踏的地区 Dar Lakbira写到:“每每在上班途经这些街道,当看到全是盲人们在部会(他是摩洛哥社会发展部门的国务卿)外露营,我总是因为羞耻而低着 头..这真的是会将心撕裂的人道惨剧,无论他们是否四肢健全,他们(应享)的权利却屡屡遭拒,这被践踏的社群是 社会悲剧。” Dar Lakbira接着使我们对这场抗争有更深入的瞭解,盲人们计划藉着立法赢得对他们有保障的权利 Dar Lakbira写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大增,盲人们决定藉着买白寿衣履行他们所谓如同集体殉教。散布于拉巴特的一项声明,他们将会于2月7日 抗议政府边缘化盲人们的利害与需求到极点的政策,那让他们感觉很心灰丧志。抗议活动将筹画表达他们拒绝这项针对雇用盲人的歧视性政策,即使优先权合法地给 予其优先权。 他们依旧会游行以反对镇压和平的示威活动。他们同时呼吁全体社会大众(指的是我们)声援他们的困境。 他们提供一支声援热线-拨号到012110131。这是为帮助我们盲人同胞的另一种呐吼,即使藉着一通电话,也至少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21 二月 2007

阿拉伯: 美国贿赂阿拉伯记者?

校对: Portnoy 美国在贿赂阿拉伯记者吗?记者又该如何回应? 约旦博客兼作家Batir Wardam本周在自己的blog“约旦观察”中,抛出上述敏感议题,因为美国国务院先前出资,招待阿拉伯记者参加美国访问行程。 Wardam小心翼翼地提出该项讨论议题,也事先向曾参与这些行程的媒体同业致歉,他也邀请同业在主流媒体论辩此事,研究什么方式对媒体最好。 “接下来我将提出一项敏感话题,而且绝对不是针对特定媒体同业,我主要希望藉由谈论这项议题,在媒体圈能引起一些讨论,我尊重所有不同意见,也无意在文章中强加一人观点或指控他人,这只是个约旦媒体界应讨论的话题。” “这件事起因于美国驻约旦大使馆先前赞助计划,邀请约旦媒体人访问美国,以瞭解当地文化与政治,此次行程由美国国务院全额给付,大使馆也邀请媒体人至大使馆参加晚宴,以及在参访期间与媒体交流。” Wardam明确指出,虽然美国是约旦的友邦,但阿拉伯国家民众对美国部分政策仍有不满,也质疑美国的动机。 “美国并非约旦之敌,也在许多层面提供补助,协助约旦经济发展,所以与美国往来对话当然无罪,但美国却完全支持以色列迫害 巴勒斯 坦人,又占领及窃取伊拉克资源,与他国发生经济或政治冲突时,更扬言采取武力行动,除此之外,美国亦介入阿拉伯世界文化与政治,企图将美国观点加诸于我们 身上。” Wardam认为,美国既然曾在伊拉克杀害记者与轰炸电视台,约旦媒体同业应对美国政策保持怀疑态度。 “对媒体从业人员而言,更重要的是美国在保护记者方面记录不佳,美军曾在伊拉克故意杀害约旦记者Tariq Ayoub与巴勒斯坦记者Mazin Da'ana,亦曾轰炸数家阿拉伯卫星频道的办公室,以及持续以非民主方式对阿拉伯媒体施压,因此我们记者秉持专业与良知,不能遗忘美国对记者的负面作 为。” Wardam主张媒体不应拿美国民主模式向阿拉伯民众传教,反而是美国人民需要再教育: “因此对约旦媒体同业而言,接受美国国务院的钱到美国访问非明智之举,有些人认为对话非常重要,如此才能协助美国克服 911恐怖 攻击事件所造成的危机,但这是种谬论,因为攻击并非起自于部分阿拉伯国家误解美方政策。现在我们不需要拿美国民主利益来教化民众,因为那对我们不是那么重 要,重要的是如何改变美国政策目标,对阿拉伯人民更加公平,我认为只有对美国民众再教育才能达成这一点。” 对于如此教育美国大众瞭解阿拉伯思维,Wardam也提出建议: “人们只要看得懂英文,就很容易接收到关于美国政策的资讯,记者可以从文件、研究、网路及其他资源获取相关内容,并不一定...

20 二月 2007

伊斯兰革命运动周年纪念与伊朗博客

校对:Portnoy 随着2月11日伊朗伊斯兰革命(英文/中文)28周年纪念日的到来,许多伊朗的部落客已开始着手写下他们关于伊斯兰革命的感觉、经验和意见。有些人额手称庆,有些人则是感到后悔。让我们来看看一些说法: 前副总统以及改革派政治人物Mohmmad Ali Abtahi说伊斯兰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Fa],”它以花朵取代了子弹”。他补充说,人民的团结成就了革命。Abtahi说人民对于对于当前执政当局的反感并不能减少革命的价值。 在ViewfromIran,我们会读到关于革命的另一个观点。这个部落客写道: 我当时对于革命是感到高兴的。我和国内其他上百万年轻男女一样,曾在年轻时候到街上欢庆革命和大声反美,现在却感到有种背叛和心力交瘁。现在那些朝着相同的事物高称叫嚣的年轻人会从当年的我们学到些什么吗?他们会像我们一样吗?感到懊悔?无所适从? Omid66解释这场革命为何会发生[Fa].。他写道: 藉由观赏拉丁美洲革命的电影,整个国家变的情绪化,变得贪心,想着可以得到免费的水电供应...当国内的知识份子支持宗教领袖、烧毁银行和公共场所...然后我们这就是这场革命为什么会发生的原因。 FM Sokhan是一名作家及部落客,他说革命后28年,我们这些说真话的作家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使用笔名[Fa]。这位部落客补充说,他们的笔就是武器,而文字代替了炸弹。 Maryam Shabani写道:人们说这场革命的目的是唤醒“真正的伊斯兰价值”,但年复一年,我们看见伊斯兰价值被湮没在伪善和迷信之下[Fa]。她补充道:“人们说革命为伊朗人民带来光荣,但越来越多的人被压在沉重的经济问题和贪穷之下”。 以上是本周的伊朗回顾。很快的我们会在下一次回顾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