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Economics & Business 來自 十月, 2007

30 十月 2007

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协定过关

十月七日,哥斯达黎加实行民主制度,以公投方式决定自由贸易协定的命运,人民也成为一日立法者,当天双方气氛紧绷,支持者或反对者都没有把握能获得胜利,街头上不时传来各阵营的歌曲与口号,最重要的是双方相互尊重。 当晚六点,投票时间结束,两边总部的情绪更加紧张,领导人各自发表新闻稿,认为自己将获胜;晚间八点三十分,最高选举法庭公布结果,在已开 出的六成选票中,由支持通过自由贸易协定的一方领先,几乎已可确定胜选,消息公布当然让一方欢乐,另一方失落,双方阵营后来传出斗殴、口角与骚动,但并未 造成严重问题。 许多博客关心此后将如何发展,有些人认为事情尚未完结,因为国会仍得修改与通过多项法律,才能让自由贸易协定真正生效。 反对协定通过的Fusil de Chispas表示[ES]: 多数哥斯达黎加选民都前往投票,多数人投下赞成票,自由贸易协定因而通过,“哥斯达黎加将有所获得,无论好坏皆然”。 Crisálida de la Mariposa博客的Alejandra认为[ES]: 一国的教育水平并不只是高识字率,还包括人民是否拥有批判性思考的责任感,这或许能反应在为数众多的电子邮件、博客、网站与影片上,故对我而言,此次公投已超过正反意见,而具历史意义,展现了我国民主成熟程度、教育水准与社会心理的健全。 原文作者:Roy Rojas 校对:julys

29 十月 2007

伊朗:对俄罗斯的不平之鸣

好几名伊朗博客共同关注着俄罗斯,认为它只想分给伊朗里海资源的一小部份。在苏联垮台之前,伊朗曾经能够开采里海资源达50%。 五个里海沿海国家领导人-亚塞拜然、哈萨克、伊朗、俄罗斯与土库曼-在10月16日星期二于德黑兰召开里海高峰会。五个国家对如何分配海中资源没能达成贡识,包含能够产制鱼子酱的鲟鱼渔产、天然气及最重要的石油。 插图来自Badban Blog Mohammad Moeeni发表[Fa]了一张插图比较普亭与前苏维埃联邦的独裁领导人斯大林(Joseph Stalin)。这名博客以“普亭闪开”做为该篇文章的标题。他谈到伊朗与前苏联及俄罗斯帝国的冲突。博客表示伊朗因为这些冲突在过去二百年来已经失去了部份的领土。 对于当前局势,他写道: 俄罗斯找到了不同的藉口以延迟普谢尔(Bushehr)核电厂的建造或从中获取新的利益。俄罗斯不声明是否参与其中。谈到里海的法律定位,俄罗斯的立场与伊朗利益相冲突。做为一个伊朗人,即使人微言轻,我仍有权利说,普亭闪开。 Yek Yaghyi(意为反判者)表示179年前俄罗斯利用Turkmencay协定欺骗伊朗,使伊朗失去了部份领土与里海的航行权。该名博客质疑是否又有一个Turkmencay协定在等着我们?他表示仅管普亭(Vladimir Putin)在摄影机前对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微笑,但他并不相信伊朗,也不支持伊朗政府。谁能说明狼与羊的友谊是怎么回事? Kaghz Pareh(意为一张纸)表示[Fa]为了获得俄罗斯在核能议题上的支持,伊朗政府已经出卖了伊朗。该名博客宣称下一代将承受今日所发生之事的苦果。 Razeno说[Fa],俄罗斯只想让伊朗拥有11%的里海资源。他认为伊朗政府给了俄罗斯太多好处,以获得该国对伊朗核能政策那“微弱”的支持。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译者:Atlantis 校对:FoolFitz

28 十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物价大幅波动

备受争议的国会选举结束后,哈萨克斯坦物价旋即大幅波动,总统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执政长达17年,他所领导的政党“祖国光明党”(Nur Otan)在竞选期间主打社会经济政绩,并承诺带给每位人民更好的生活,让该党赢得国会所有席次;但胜选后国内货币币值重贬,不仅使胜选光芒黯淡许多,也让政见支票立刻跳票。 Xxrock检视[RUS]有关社经局势的官方报告,所得结论并不乐观,政府化解危机的方式似乎令人失望。 10月10日,农产品价格较去年提高10.4%。 10月15日,贸易部长奥拉巴柯夫(Galym Orazbakov)表示物价已停止上扬,政府也完全掌控情况。 10月16日,蔬菜油与糖类价物翻涨二至三倍,蛋、猪肉、通心粉、蔬菜价格也齐扬。 哈萨克斯坦第二大城Karaganda居民对通货膨胀失控非常震惊,这可能也是企业垄断者的阴谋所致,居住于当地的Gulnaz指出[RUS]:“现在根本不可能买到糖、盐与面粉,所有产品都抢购一空,物价持续提高,才使需求稍稍降低,当地电视频道播出小道消息,却毫无官方根据,也无地方政府证实,但已让外币买卖大增,政府似乎并不在乎人民。” Nemtschin回想起[RUS]八零年代末至九零年代的“大赤字时期”:“历经过苏联时期的民众应该投资伏特加,至少过往伏特加是通用货币,可以用来换取民生物资与服务。” 从前哈萨克斯坦政府不断吹嘘总体经济景气良好,国际专业组织也常意见一致,这次物价危机也影响了国际评价,金融分析机构标准普尔(S&P)调降哈萨克斯坦的信用评等,指称该国外债累累,且出现波动迹象;Ben则对政府有意买回国际企业投资哈萨克斯坦公司的股份有所评论:“股份回购必将造成纳税人极大负担,再加上目前预算吃紧,此举恐怕并非解决问题的可行之道。” 由于哈萨克斯坦的GDP成长率高于许多已开发国家,故当地出现食粮短缺与股市震荡现象令人感到异常,但外界必须记住的是,该国的GDP成长完全归因于大量出口石油和金属,以及国际原物料价格高涨所致,Steve LeVine长期关注哈萨克斯坦石油业,并指出关于Kashagan庞大油田的争议之中,出现愈来愈多资源民族主义的情绪,在斡旋妥协之下,企业团同意提高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油田持有比例。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

20 十月 2007

(短讯)拉脱维亚:抗争之事

博客「一切拉脱维亚」提及,现任政府任期即将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现抗争群众:「本地外籍人士观察到,大批拉脱维亚民众上街抗议,通常人们得非常愤怒,才会以行动表达,而人民也确实相当愤怒。」

12 十月 2007

哥伦比亚:幽默博客夺首奖

哥伦比亚电讯与资讯科技协会公布2007最佳博客名单,得主是“Se nos cayó el sistema”[ES]博客,内容是以诙谐方式讨论产能与企业事务,博客名称译为中文其实是“系统错误”,是许多企业及员工归咎问题责任最常用的说词。 “系统错误”是本正在编写的企管书,传授人们如何在第三世界营商的方法,其中充满有趣故事,关于开发中国家内的公司策略、组织、技术、程序与人力问题。 该博客也获提名角逐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奖BoBs。 博客Víctor Solano[ES]表示: 获奖博客的内容颇具一致性,持续关注同一议题,作者Andrés Naranjo以顾问角度,不断探看组织网络内每个角落与缝隙,既维持务实态度,又不失其幽默,并以社会观点看待企业以系统错误卸责的利弊。 “系统错误”博客作者Andrés Naranjo也用同样的笔触,提及颁奖典礼实况[ES]: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博客专注书写企业、产能等议题,正好切合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竞争力与生产力),我想两者(译注:部 落格内容与其得奖)之间确有关系,…这是一堂行销课(本文一切都与企业有关),…告诉我们博客内容做为一种产品,重点不在于作者在卖什么,而是评审买到了什么! 原文作者:Juliana Rincón Parra 校对:mountaineer

11 十月 2007

伊朗:饥饿劳工罢工抗争

伊朗胡齐斯坦省(Khuzestan)境内的Shoush地区中,数千名隶属于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因拿不到薪资,这两周开始罢工,政府派遣军警人员前往镇压,但罢工仍未中断,多名博客关注此一事件,并提及其他工运份子所面临的艰困情况。 署名“苦劳”的博客表示[Fa],数千名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自10月27日起发动罢工,其中一项口号为“Haft Tapeh劳工很饥饿”,参与人数大约3000,虽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楼前抗议,但遭到警察拦阻。 他也提及,该工厂员工过去便曾有罢工记录,政府也每次给予承诺,但从未实现。 Kaargar亦表示[Fa]: 罢工抗争进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厂的部分失业劳工也前来声援,他们高喊“工作赚钱是我们的绝对权力”!因为伊朗政府先前曾说过“核能发电是我们的绝对权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体5000名劳工于9月12日发出公开信,开始罢工;过去几个月来,劳工代表虽曾与伊朗官员谈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头支票,此次劳工也投书至国际劳工组织。 军警镇压 Kaargar另指出[Fa],军警人员攻击示威群众,造成十人受伤,而工运人士Ferydoun Nikofard则在家中遭逮捕。 博客“狱囚回声”表示[Fa],经过两天罢工后,伊朗情报单位开始施加压力,扬言要让工人们吃苦头,他也认为,当劳工受威胁又领不到薪资时,国际劳工组织就该介入处理。 劳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博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劳工,还有其他劳工亦面临困境,他也拿出库德斯坦省入狱工运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医院,却仍被铐上手铐!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2 十月 2007

日本:社会媒体大爆炸

一个名为“爆发性社会媒体”的研讨会七月初于东京的Jiji Press Hall举行,商界各领域人士齐聚,讨论日本社会媒体充满爆发性的潜力。此研讨会是以其中一位讲者所出版的书命名,讲题包含“社会媒体的最佳化”、社群关系、第二人生的未来、以及Web2.0的范例讨论。在Jiji Press Co.网站上推广该活动的文宣提到: 博客、社会媒体服务、第二人生、Youtube…,这种让使用者参与的网站常被称为CGM(消费者产制型媒体),但最近他们常被称为社会媒体(Social Media),这也许是变化开始产生的最佳证明:从一个由英文字首组成、只用于科技专才间的辞汇,转变为一般业界民众也能了解的词语。 社会媒体的其中一个特征,在于参与者数目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如果其冲劲能维持目前水准,不可否认其潜在影响力将超越传统大众媒体。然而,如果社会媒体持续爆发性的成长,公关公司、广告公司和行销公司是否相对需要改变,而他们应该如何调整商业策略? 研讨会其中一名讲师是网路公关公司news2u董事长兼博客的神原弥奈子,她在自己的博客上谈到这个活动,并提及社会媒体近期的潜力: Google因其搜寻技术而在2000年左右开始受到注目,但一直到了2003年才真正受到大众的认可,直到那时他们才建立了能得到营收的商业模式。当一个社会媒体成功建立其商业模式,我相信它一定会“爆发”。 神原弥奈子稍早曾接受《爆发性的社会媒体》(Explosive Social Media)的作者汤川鹤章(Yukawa Tsuruaki)专访,他在JiJi Press Co.的博客上提到: 以博客和社群服务为例,透过社会媒体传递的资讯量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在这个情况下,企业界应该如何传递他们的消息? News2u公司的神原弥奈子从很早开始,就开始协助企业界进行线上公关,她预测当资讯泛滥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大众将会因为想得 到有可信度的资讯,而尽量搜寻第一手消息来源,她并强调,为了迎接这个时代的来临,企业们应该开始定期发布准确的第一手消息,因为一个公司是否透过其社长 或员工的网志发布大量讯息,跟该企业的可信度有着一定的关连。 我与神原弥奈子在访谈中谈到网路公关时代的来临。(访问人:Jiji Press Co. 编辑委员汤川鹤章) 以下为访谈的内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