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Education 教育 來自 六月, 2007

26 六月 2007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区域的大学正经历一股安全部队的镇压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进团体,学生联盟的成员,或是独立自主、敢于怀着异议思想或论述的教授们,不是在这几个星期里被逮捕拘禁,就是正听候纪律委员会的判决发落--有些是被指控为对严格的伊斯兰服装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净化学术殿堂,这样的行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语为“民众动员军”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称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这位什叶派精神领袖、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便宣称,需要对全国各地的大学进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后的两年之内,多所大学被迫关闭,许多学生和教授也遭开除。 以下是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对于最近这些事件的看法和忧虑: 数名Amir Kabir大学学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学,伊斯兰学生团体--独立学生联盟举行的年度选举中,数名学生因在校园刊物上登载侮辱伊斯兰共和国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学生们说,他们杂志的标志被人窜改,藉此破坏他们的自由学生联盟。 Cityboy谈到Amir Kabir大学越来越常用暴力手段对待学生: 当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这两个伊斯兰学生基进团体的成员,试图进入位于德兰黑的Amir Kabir大学时,受到校园警卫的攻击。 这里是上述事件的录影: 这位部落客写到: 几位该大学的学生,持续地绝食以抗议对那七名学生的逮捕,他们现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监狱;也抗议藉由骚扰、禁止、驱逐和殴打参与行动的学生,来对他们学术行动施压。 可曾记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义者、前任的国会众议员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动的人士,应该想想当年伊斯兰革命里,发动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后果为何。Shirzad写到,许多伊朗的学生和学者遭到开除,并被要求遵守严格的纪律;但几年之后,当权者回过来看检视他们的决策,发现文化革命没有是发挥功效的。 尊重或污辱? Kadivar感到 [Fa]学术殿堂深陷危机,她谈到那些被拘捕的学生。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

24 六月 2007

埃及: 博客获释、50博客被禁案、博客抨击报章和其它

埃及本周综合报道:大法老王回归、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上周被捕的部落客获释、电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后是法庭审判封闭 50个部落客和网站案。 大法老王回归: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关系已经离开了部落圈好一段时间。他是以英语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在这篇文章里大法老王发表了一段录影,揭示警署中对平民滥用暴力的情况。埃及部落客正在发起一场反暴力运动,发布在警署里录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则录影使得一警务人员面临审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时的判决出炉。大法老王,欢迎你回来,别再休笔了! 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对埃及其中一份独立日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颇具公信力的报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认为它的表现差强人意。Arabawy说道: “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独立报的Al-Masry Al-Youm,如今读起来却像个恶梦,(她)越来越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认为Al-Masry Al-Youm的编辑政策极富争议性,还认为部落格的新闻都是捏造的。这些情况从前并非如此。他又写道,最近还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获释: Manfe部落客 报导说,上周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现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写了一封谢函,感谢所有对他表示过支持的人。 在Manfe的专访里,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当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后,他出于好奇拿着照相机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违规行为。 他拍到工作人员替选民填写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进入投票站投票。在他离开的时候,他说,一名警员把他拦住了,因为有工作人员说他拍下他们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说:“我被埃及警察绑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3 六月 2007

利比亚:阿拉伯语已死?

通常利比亚部落客讨论话题多元,最近Lebeeya发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么喜爱她的巧克力饼干,并以触摸木头(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开恶魔之眼,却意外引发人们论辩阿拉伯语是否已经死亡。 事件起始于Lebeeya提到:“各位,别再说‘触摸木头’了,说Mashallah吧!”,这个阿拉伯语汇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临其上的好运或恶运。部落客Suliman对此则回应: 我想你的同事会选择说英语而非阿拉伯语,是因为美国流行文化已笼罩全球,无论是阿曼、沙乌地阿拉伯、利比亚等国皆然,据我所观 察,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需要阿拉伯语、巴巴里语、斯华西里语等已死语言,这些语言背后的文化并不鼓励个人特质或表现,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国家里,年轻部落客 都时常以英文表达自我想法,对你、对他们都比较方便。 Mani利用这个机会,在他自己的部落里抒发感受,强调阿拉伯语等语言等并未死亡: 人们各有选择自由,…所谓自由,即人们能思考、观察、感受,并依此选择自己的行为… 文末回应同样非常精彩。 后来这个话题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现: 最近我准备对网路上的利比亚部落格进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个部落格,这些利比亚作者分居于国内外,也有居住于利比亚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项共同点在于多数以英语写作,或是混杂使用英语、阿拉伯语、利比亚方言,其中55个部落格纯以英语写作,11个部落格混用英语及阿拉伯语,只 有10个部落格纯以阿拉伯语写作。我想提出的问题是:为何各位只用英语或只用阿拉伯语?为什么多数利比亚部落格都用英语? 这场论辩有时相当激烈,有些诽谤人士指控阿拉伯语象征恐怖主义,也有些人认为这个语言的功能就在《可兰经》之中,若各位有勇气,建议各位浏览所有回应,不仅内容值得留意,也会让各位认真思考自己的语言。 结论究竟会是什么?全球化已成功扼杀阿拉伯语吗?现在英语与阿拉伯语各自代表自由与恐怖主义吗?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对: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