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6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四月, 2006

28 四月 2006

伊拉克的博客状态

伊拉克博客写手对主流媒体来说有点麻烦。这些博文的质量很高,有时博客写手甚至能提供比记者更好的新闻,然而该怎么利用呢?有些媒体用对了,忠实地将博客写手们正在谈论的事务报道出来。例如这篇广泛被阅读的美联社报道。有些媒体就真的搞不清楚状况,只会用博客的形式来制造自家的新闻。亲爱的媒体公司啊,看起来像个博客并不会让你的新闻变得比较好。 伊拉克的新任总理上任了,博客写手也纷纷表达对他们这位新总理的第一印象。这篇报告包括了伊拉克媒体的现状、传承自上一代的箴言、博客写手如何融入英国社会…还有很多很多!如果你这礼拜只看一个博客,就读这个 阅读这篇文章你将会感受到她的悲伤。Neurotic Wife用故事交代了她自己与她生命中的伊拉克。她某天傍晚走路回家,看见一个女孩独自坐在人行道上。他的名字叫做Wa'ad。她问Wa'ad她的家人去哪了:他们抛弃了我…我们曾经是个大家庭…有很多小孩玩在一起、笑在一起…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经有邻居…很多很多…他们常常来拜访我家,在美丽的庭园中一起喝下午茶…但是他们也抛弃我了… 我为什么这么问我不知道。她边说边掉泪,眼泪流下她的脸颊…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的家人离开我之后,我去我邻居家门口敲门…但他们一看到我…就把门狠狠关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保证…我保证我会回来… 但这个故事其实是个隐喻,Neurotic Wife做出了承诺: 我保证我会一直待在这里…我会一直等待,等着他们…因为我就是Wa'ad…我是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Wa'ad永远不会放弃…伊拉克的Wa'ad被我的家人抛弃…被我爱的家人…伊拉克的Wa'ad被她的兄弟姊妹抛弃…他们是我关心的兄弟姊妹…我的邻居曾经伤害过我,不是一次,也不是两次,而是百万次…但我保证…我保证我会回来…因为我就是Wa'ad…伊拉克的Wa'ad…伊拉克的承诺… 解开死结伊拉克有了新总理,而在他被选出前,Neurotic Wife就开始对这整个过程感到恶心: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被称为政治人物的家伙不能好好坐下来做出决定…他们到底关不关心他们的人民???他们在乎吗???又要争夺大位了…Al Jaafari下台了,但你认为有哪个被提名者比他好到哪里去吗???…. 我对此感到万般恶心与厌烦…就如同我字面的意思…我问我自己这些事情可能好转吗…伊拉克何时才能恢复正常???希望存在吗…你能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希望吗,因为我已经忘记了..” 然而她住在美军严格管制的Green Zone,你可以想象一下住在“Red Zone”会是什么情况。Chikitita告诉我们他参与的所有伊拉克选举概况。从海珊1995年举办的公投开始:“我当时还只是个小孩,当我看到我兄弟姊妹怕得半死去投下赞成票时,我笑得乱七八糟”。接着是第一次选举:“我选了前伊拉克王朝的后代,不是因为他是个精明的政治人物,我只是觉得这家伙看起来长得不错,干干净净的,起码他在阿拉伯联盟高峰会时不会让我们觉得难堪”;最后是最近这次选举:“我不想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这么和我妈说…这一次我选了那些承诺释放所有被羁押的无辜民众的政治人物,因为我哥也是被羁押的其中一人。结果和我预料的一样,承诺落空。”她做出结论: 这真的让人气到翻掉,伊拉克人冒着生命危险弄脏了三次手指,但生活却一丁点都没有改变。另一方面,政客却越来越肥、越来越有钱,这都多亏了穷人弄脏的手指,这些人又掉入了更急迫的贫穷与屠杀威胁中。 我们知道现任的总理Jaafari将要下台,被Jawad Al-Maliki所取代,Iraq The Model的Omar问道:“Jawad什么?”可是他对这个新人没什么好印象,因为他认为在他的领导下“伊拉克未来四年将会持续向下沉沦,就如同去年的临时政府一样”几位左翼与右翼的博客写手都同意这个观点。即使是被认为应该很期待这次选举的Hammorabi也不怎么高兴:“任何延迟都会给这段接棒时期带来更多的攻击。Maliki 的第一个错误就是说他需要三十天来重组政府。他应该…在一天之内就提出内阁人选,或是一个礼拜之内。”我所能找到对Maliki最正面的评论来自于住在纽西兰的Zan Iraqi blogger。她含混地表示:“和几个伊拉克友人讨论过Maliki的提案之后,我相信这本质上是好事,但真正运作起来会是坏事。”Truth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