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尔:新一轮谈话

校对:Sweet 尼泊尔博客圈期待毛派与七党联合即将展开的对话。United We Blog集体博客上有几篇文章:毛派诡辩 不愿归还霸占的财物,尼泊尔和平进程:紧盯周五的高层会议,尼泊尔的春雷…闪耀却不得要领-二,尼泊尔预算:几个数字与毛派的反对,独立军队(尼泊尔军队好似另一个政府),尼泊尔的村庄故事:毛派锁住屋子、父母被解雇,儿子不当兵。 “看着他们穿着干干净净,脸上也没有胡须,我总觉得他们不会再回到丛林了”……男孩Aasish说过的话我一直记着,尤其是当我看见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毛派领导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发表了两篇转贴来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访谈。Bhattarai是两名毛派最高领导者之一。 我们希望广大人民能够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轻贱的穷人、女性、贱民、受压迫的国族主义者、Madhesis(喜玛拉雅山脚下纵谷平原的居民)……我们的意识形态并非教条的固执己见。我们注重的是科学,依照21世纪的需求而发展。如他们所说,马克思主义并非教条,而是一种行动的指引……我们的叛乱或行动都是独立的行为,完全没有其它势力操控。我们没有寻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国发表的言论——完全没有根据且令人困扰的言论——……时代已经改变,但是Moriarty似乎还滞留在冷战时期的心理预设之中……在CA选举之之前,没有人会放下武器——不论是尼泊尔军或是PLA……在每个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与中美洲和北爱尔兰,没有任何一个冲突中的政党会在最终的政治问题解决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尔的经济已经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属于私人产业。根本没有私有化的问题,因为一切早就已经私有化了……我想在几周内,我们会见到临时宪法诞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联邦制的构想与一部临时宪法。DFN也谈到了临时君主政体、临时军队、临时国会,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会议。DFN与Samudaya上都有许多ANA会议的照片,这是国际上与尼泊尔人有关的最盛大的一次会议。Samudaya博客的Sarahana谈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在这个武装异议份子遭到军队瓦解,而非武装异议份子遭到讪笑或置之不理的民主政体中,做什么才是对的?Roy 承认她对民主的信仰已然耗尽……需要领导者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才能让这个国家复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头有一篇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