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一月, 2007

25 一月 2007

乌克兰: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

原文: Ukraine: Two Years of Yushchenko's Presidency 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译者: Leonard 两年前的1月23日,数十万民众涌入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聆听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的就职演说,撰写博客“橘色乌克兰”的Dan Mcminn和Lesya McMinn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和许多人一样,都得跨越重重阻碍才能得窥活动片刻,他们拍摄有关群众的相片,也写下了图片,例如: …所有人都得绕着广场打转,因为人实在太多,我们在大街上步行,根本无法靠近清楚看见什么东西。 …我们一度爬上废墟的冰坡,为了历史重要时刻,什么才算是冒险? …最惊人的是有这么多人在后街徘徊,广场各个方向的入口都被人群堵住,光是看到周边道路有这么多人,就可以想像主干道上更是人山人海。 本周二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焦点集中在权力斗争与希望破灭,基辅的记者兼博客Abdymok在一篇简短文章里,称尤申科是位“失败的总统”。 时光倒回2006年8月,didaio指出,乌克兰部落圈现在不再视尤申科为国家“英雄”,而是“反英雄”,今年1月23日时,他也是乌克兰少数博客还愿意思索[UKR]周年纪念的意义,以及为何尤申科无法符合人民期待: 两年前,我站在独立广场上,身上穿着橘红色雨衣、绑满橘红色丝带,因为眼前景象而满怀骄傲与愉悦,身旁数万名乌克兰人与我心有同感,当时我们看着一位人民总统就职,每个人都希望乌克兰能拥有新生命、新生活水准等等。 我现在无意分析过去两年发生的每一件事,反正还有很多人会写,尤申科的总统职权即将随新法生效而缩小,可能迫使他花费很多时间,努力想摆脱“乌克兰人民傻瓜”的封号。 因此我比较想谈谈,两年前与我并肩的群众到了今日有何态度与反应。 上周我恰好听到两个人说了同一句话:“从前人们有那么多希望…”,其中一位女士在总统大选时投票给前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过去支持乌克兰第二任总统库奇马(Leonid...

17 一月 2007

孟加拉: 紧急状态下,博客取代媒体

原文: Bangladesh: State of emergency, bloggers as information source作者: Rezwan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孟加拉最近历经巨变,上周四晚间,总统阿梅德(Iajuddin Ahmed)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辞去过渡政府领导人职务,这也是在野联盟最主要的抗争诉求;除此之外,阿梅德也将1月22日的大选延后举行,据说这项决定背后充满各方势力斧凿痕迹,Drishtipat Blog快速整理了紧急状态宣布前的各项事件。 军队占领街头,并在晚上十一时至清晨五时实施宵禁,禁止孟加拉十多家民营电视频道报导新闻,官方也建议平面媒体,不要刊登任何批评政府行动的言论,由于孟加拉网路普及率不到1%,全国陷入资讯真空状态,人们不断希望透过各种管道得知国内局势。 博客则负起收集资讯的任务,并发表对于相关事件的看法,英国《卫报》新闻博客认为,孟加拉博客是这场政治黑夜中的明灯,让世界透过网路瞭解当地情况。 隔天政府解除宵禁与媒体禁令,先前宣布禁令的总统顾问因引发争议也丢了官位,政府逮捕涉嫌贪污的前任与现任官员,广受民众赞扬。 有些人认为,如果不是这么临时与意外,孟加拉民众可能反而会欢迎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因为这至少能使罢工与交通封锁情况暂时消失,不过现在人们最担心的是,这纸命令剥夺民众所有基本权力,并让行政机关地位高于法律,政府可藉此控制、干扰与阻挡新闻讯息,使资讯无法透过邮政、广播、电讯、电报、传真、网路与电话传递,且任何人在紧急状态期间若批评政府,都可能面临严重刑罚,甚至遭判处死刑。 有些博客开玩笑说,他们现在只能写写性生活或三餐内容,以免谈论政治会惹来麻烦,不过其实部落客并未因此停下批评时政之笔。 Serious Golmal的Sid想问: 究竟是孟加拉的民主制度失败?还是政治人物使孟加拉民主溃败? 总统已指派新过渡政府领导人与五名顾问,并获得在野势力与一般大众背书,人们则期待很快能举行公平、公开、公正的选举。 还有些人在论辩:政府是否以紧急状态之名,行戒严之实?而总统是否无法完全掌控军队,纵然此事为真,有了泰国无血腥政变的前例,孟加拉人民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并不反对由军方稳定局势,这可能也是孟加拉能在选后回归民主的唯一机会。

1 一月 2007

波兰的脉动:“过去这一年…”

波兰的部落客正逢佳节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吨的食物之间(两者都是圣诞节必备),有的部落客只写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连写都懒得写。 从那些有持续更新的部落格当中,可发现有许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这种像是某种忧郁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会特别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员显露出的主要症状大概为想要总结,以及评价过去以来的十二个月。 几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是“过去这一年…” 沙龙24(Salon24)的几位部落客(有关Salon24后续的报导会再谈)似乎在比赛谁总结的最好。该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尔(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领域方面的表现让人失望。几次选举过后,我跟数百万波兰人一样,期待能有伟大的复兴。我仰赖卡钦斯基 (Jaroslaw Kaczynski,波兰总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们的政党。然而他们都浪费了大好机会。或许PiS没有众人预测中做得那们糟,他们的确做了些许改革。但他们也把(民粹的)盖尔帝赫(Giertych)纳入了政府。他们纳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亚辛斯基部长跟什么都没做的佛特佳部长。他们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团队立下协议,然后又毁弃,接着又重新立下协议。政治不协调的程度简直无法估计。尽管感谢老天爷,经济方面还不错,我依旧感到失望。这些政客应该努力突破过往僵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远远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并不对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尔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从他的文章里可得知,他过去每年也都这么失望。即使是因为那些什么都没作的政客–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没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说:“但他们保证一切会改善…”;他们每个政客都这么保证的啊!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诺,然后才能当选,接着许选举代表人会按照他所仰赖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这些人绝非一般选民,起码在波兰的制度中不是这样。我过去曾经住在一个国家,在那儿你可以直接投票给特定一位候选人,尽管制度依旧腐败,但是还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每次选举,我都会在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通常已经与这个人熟识了。在我们的体制里,先别提真的去认识选举代表人好了,根本没人敢说自己知道自己的选举代表人的姓名,没人敢说,就是一个都没有。我们的选举制度太差劲了,我在回到波兰之后才这么觉得,所以我不参与,我不投票,因为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像伊格尔先生一样感到失落。 Fragles这次开放了他的网站给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并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个论坛发表的激昂论点: 今年很特别,跟过去十七年来都不同。这是十七年来首次有国会议员宣称波兰的王是耶稣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萨或是计程车。这一切都由一个(像是开玩笑地)叫做法律与正义的政党开始的活动所展开,而这个活动有个很优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论。Puchatek 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