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二月, 2007

塞内加尔选举: 总统瓦德又将连任?

原文: Senegal Elections: Towards Anotehr Wade Term? 作者: Alice Backer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报纸头条“塞内加尔要让自由回来”。R-Nesto摄。 昨天是塞内加尔选举日,约一个月前开始,社会上便爆发暴力冲突,多数当地部落客希望现任总统、社民党主席瓦德(Abdoulaye Wade)落选,现年80岁的瓦德自2000年就任至今。此次共有15位总统候选人,有些代表政党出征,有些则由联盟背书[FR],但从最新民调看来,瓦德还是会续任总统。 还有第二轮选举吗? 部落格“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向来猛烈批评瓦德,目前感到相当悲观: 除了Ousmane Tanor Dieng与Idrissa Seck两位候选人,其他竞选阵营都未发表意见,两人主要质疑执政联盟的得票率,但似乎愈来愈多人都选择接受瓦德胜选,第二轮选举似乎也愈来愈不可能。 这个部落格当然也怀疑选举结果的真实性: 公告结果可信吗?我们怀疑选举过程能否相信,怀疑未投票的选民数,怀疑投票器材屡屡故障,再加上执政党反民主态度,都使人民难以接受选举结果。 Seckasystème则用以下几句话总结整体情况: 有些人眼见瓦德得票率约在55%,高兴地欢呼胜选,反对党则仍相信会有第二轮选举,批评选举系统故障使大选蒙上阴影,例如在普遍批评瓦德的地区便有选票卡遭扣留、反对党候选人在许多投票所得到的选票消失不见、监票人员短缺或迟到等…。 昨日初步结果出炉由瓦德领先时,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便感到很遗憾,报纸也以“向民主人士致哀”为标题,附上一张自深渊拍摄的照片,图说写着“以管窥天的民主”,文中提到: 我听闻Macky Sall宣布初步结果,瓦德以六成得票率领先!好似他从未舞弊便在第一轮投票拥有好成绩,…许多投票所内,大约三成登记选民并未投票,或许可以查查多少张选票根本没发出,或许就能解释一切现象。 Seck得票数居次 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昨天指出,得票排名第二的应该是Idrissa Seck,“紧追在瓦德之后,因为他在各地都以执政联盟候选人的姿态竞选[FR]”,Ousmane Tanor Dieng则位居第三,而且在家乡Nguéniène地区领先[FR]。 在野势力出了什么问题 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提出的答案是: 反对人士再次因为缺乏勇气与观察而失败,政治不是儿戏,会决定人民的日常生活与未来,这项问题很大、非常大,这是一场选举,不是足球赛!...

孟加拉:一人之力能否拯救全国?

  17 二月 2007

校对: mountaineer 目前在孟加拉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博士表示有意组织政党参选下届选举,在公开信中,尤努斯呼吁人们提供支持与意见,建议他如何从基层组成政党。 Salam Dhaka认为,今日孟加拉政坛主要政党尽是政治对立与攻讦,尤努斯的行动将为政局带来一股新的势力平衡。有些人欢迎尤努斯加入政坛,并期待他能如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迪一样成功。Trivuz批评各 政党长久提名腐败的政治打手或企业家参选,而且藉由大撒脏钱的方式胜选,他觉得尤努斯加入选战将可打破现况,选民将有机会支持尤努斯所领导政党中的廉能候 选人。不过也有人对尤努斯涉足政治的能力存疑,记者Shiblee Noman撰文回应公开信时,便质疑他政治经历不足,并提醒尤努斯,千万不要误以为自己是孟加拉的救星,民主国家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认同,所以问题在于,大众是否真的希望尤努斯成为政治人物,或这只是尤努斯一厢情愿的念头。 Addafication觉得若要拯救国家,不是期待一位好人,而是建立好的制度。 尤努斯在孟加拉社会是很重要的人,而他就该在社会中扮演好 他的角色,帮助强化公民社会的功能。他这样一个只是较成功的平民不应该跨足政治,政治的改变应交由政治人物来做。全世界没有国家是由最成功的人来领导,孟 加拉也不必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问题会因一个、二个,甚至三个人的行动就能解决,我们必须净化的是体制。 孟加拉自1月11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现已回覆正常。安全人员正展开行动对抗贪腐,自新紧急状态法实施后,已有许多前国会议员、前部会首长与企业巨贾入狱,大众都很高兴政坛出现净化的迹象,Drishtipat同意《经济学人》杂志的说法,认为“除了政治人物以外,孟加拉所有人都很快乐”。人们对于新的过渡政府的表现感到兴奋,甚至称呼此刻是“孟加拉人民发起的宁静革命”,部落格“第三世界观点”指出,社会上正流传着一封信,呼吁孟加拉人举行公投,将现有过渡政府扶正执政四年,帮助人民清扫腐败的政府。 但如果政府手中只有锤子(强硬的手段),所有问题都会被像敲钉子(硬碰硬)一样解决。民众现在质疑,过渡政府清除贫民窟、强制驱离当地住民,以及拆除路边小商店的违章建筑的作法,因为虽然已经开始驱离,政府却尚未提出安置贫民与补偿商家的计划。 Addabaz支持清除贫民窟和路边违建,而Drishtipat则为被驱离者的人权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