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 在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26 四月 2007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

24 四月 2007

亚美尼亚:暗杀与爆炸案频传

校对:mountaineer 亚美尼亚近来几乎失控,爆炸案、枪击案与暗杀事件接连发生。   根据Kornelij Glas[RU]的报导,亲总统的「亚美尼亚繁荣党」两间办公室在4月12日遭爆炸攻击,该党也积极参与5月12日国会选举,爆炸地点位于首都埃里温的Zeytun区与Avan区,之后其它博客也迅速跟进详尽报导,包括Oneworld Multimedia与Hyelog,Oneworld Multimedia的Soon Onnik Krikoryan随后提供爆炸地点的照片与评论: 几乎所有首都人民都将矛头指向执政的共和党,不过也有少数人认为此次是假爆炸案,要让人相信两党之间裂痕甚深,也可能是亚美尼亚繁荣党自行制造爆案,但是如我所言,多数人觉得这是共和党所为,执政党则全盘否认。 博客们在思考究竟暗杀行动会到什么程度,Armenia Blog将今日的亚美尼亚对比80年前的芝加哥,并引用ArmeniaNow的资料,列出近来受注目的暗杀事件: 4月9日发生Gyumri市市长的暗杀行动,造成三死三伤,这是过去一年以来,第八次受瞩目的公共攻击事件,而至今只有两人遭到逮捕,也没有人遭判刑定谳。 JLiving notes[RU]写到针对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攻击事件,Hakob Hakobyan (Choit) 的座车在午夜遭枪击,Sousanna Haroutyunyan的竞选办公室也遭纵火。 Kornelij Glas[RU]在他第七份竞选文宣里指出,在亚美尼亚,「Kalashnikov(AK)枪枝已成为最热门的竞选工具」。 这些数据相当可怕,几乎让今年选举成为亚美尼亚自1991年独立以来,最危险的一段时间,…而且官方公告的竞选时间从4月8日才刚开始! 相片由E-channel提供,经许可后使用。

8 四月 2007

菲律宾:网路对选举的影响何在?

原文:Internet and Philippine Elections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Leonard 校对:Portnoy 菲律宾究竟有多少网路用户?各种数据众说纷纭,少则900万,多则3500万,但无论是何者,这个数字都足以说服政治人物,网路宣传确有其重要性与价值,许多候选人为吸引与接触年轻选民,都已使用网路做为竞选舞台。 部落客Inevitable Karma认为,由于网路在菲律宾还不够普及,政治人物仍旧得仰赖主流媒体,许多政治分析家亦有同感,觉得网路宣传无法触及多数菲国选民。 不过在2007年期中选举期间,各候选人仍大量使用网路,希望提高自己当选机会,包括成立个人网路、部落格与Friendster帐号等。(Friendster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社群网站) 若有意得知有关于候选人、政党与其他选举事务的最近消息与资讯,还有多个部落格与网站可供参考,The Pinoy Vote 2007提供候选人网站列表;Philippine Eleksiyon 2007每日报导重要选举消息;Votester邀请部落客撰写选举相关文章,也进行选举网路民调;Inquirer提供参议员候选人的podcast。 有位已入狱的叛军士兵也在角逐参议员,网路宣传便非常必要,这位候选人有个Friendster的部落格,他的朋友也建立了选举宣传部落格,也可以看看Magdalo这个部落格。 部落客Tonyo也连结到一项网路连署,呼吁即刻释放遭囚禁的左派议员。 由于电视广告昂贵,候选人开始利用平价且传播容易的Youtube,代表菲律宾社会弱势边缘族群的团体“Partylist”已在Youtube播放竞选广告。 Cyberbaguioboy便提到一位角逐参选员的独立候选人网路活动: Francis “Kiko” Pangilinan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频道,希望人们能看到他的每日竞选活动,他仿照MTV电视台的制作模式,成立了KTubed的网路“实境节目”,拍摄者形容这就像是网路的实境连续剧,内容即为参选员候选人Kiko...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博客已成流行趋势?

校对: Justin 一名阿尔及利亚官员控告博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诽谤,这也是该国首度有博客因网络言论而吃上官司。 Baroudi对此相当冷静,认为不需要担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传票,Tlemcen宗教事务官员指控我在2月20日时,在自己的博客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张贴名为「Al Sistani出现于Tlemcen」的文章,内容涉嫌诽谤。 这名官员先请示政府获准后,才对我采取法律行动,这也让政府开启控告博客之门。 刚好先前还有监督各国表意自由的机构发表2006年报告,指称阿尔及利亚的网络使用者拥有高度自由,另列举埃及、突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等四个阿拉伯国家,认为这些政府限缩人民在网络上表达意见的自由。 Baroudi表示记者将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讨论这个案件: 我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因为我确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响应有的权力,博客当然不是不可受批评,宗教事务官员先前禁止伊斯兰教长(Imam)在公营广播电台发言时,我就曾批判这项作法,政府不该禁止教长为真主阿拉传教,如果他们控告我「未侮辱宗教」会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博客上侮辱各个宗教,宗教事务官员可能还不会控告我,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摩洛哥博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订计划,在3月25日至31日间介绍他最喜爱的博客。 例如这天他便选了埃及的博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两人是埃及相当知名的重要博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说是以阿拉伯文书写博客的先驱,涵盖题材广泛,而且在社会上也很活跃,在德国之声2005年国际最佳博客大赛(BOBs)中,也荣获最佳埃及博客的奖项,他最近成立了「离开我们(Sebona)」网站,抗议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锁多个博客与网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我对博客该是什么样子有些了解与想象,而在众多阿拉伯文博客中,我个人觉得他的博客是少见符合心中标准者,唯一的缺点是他不太常更新。 「离开我们」这个网站建立的目的,是因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