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Film 电影 來自 六月, 2007

印度: Rajnikanth的电影狂热,宝莱坞及网站分析

本周是一个电影狂热周,狂热的却不是来自宝莱坞(的电影),而是泰米尔的电影工业kollywood。Rajnikanth(或称 Rajni)主演的Sivaji:老板,预定于明天首映(2007,6月15日,礼拜五)。随着电影而来的狂热已在他的影迷间造成发烧级的热潮。Rajni是印度片酬最高的演员,且在日本亦有一群众多的影迷。没错,他还是几个月前印度总理和日本首相在东京进行会议时的谈论话题,可见Rajni的巨星魅力。于Onion Dosa网站有着一篇包含许多日本Rajni狂热现象照片的文章。 Sivaji:老板是印度史上耗资最钜的电影,在我们看看电影以及影迷的反应之前,有一些来自techowaves部落格,关于此电影的有趣资讯。 1. 为了 Rajnikant 的出场场景,导演Shankar采用了2500名年轻艺术家。 2. 为了拍摄萨哈娜这首歌,兴建了一栋大型的玻璃屋。 3. 为了此部电影,印度首度使用了4K DI (数位微调矫色技术,Digital Intermediate) 数位摄影机。 本周稍早官方开始 Sivaji 上映的倒数计时,那时kirukkal(随笔)写道: 还有六天Sivaji即将发表,如果你住在美国,赶紧到IndiaGlitz买你的门票! 这里还有Sivaji独家剧照! 让我们从这些独家剧照切换到那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电影的民众。于电影发表数天前,影迷大排长龙,为的是那令人期待的首映。题外话,通常在印度你可以于影片正式发表前事先购买到电影票,对许多人来说,看这部电影的首映可是件大事。 Rising Tide 写到:...

埃及: 博客获释、50博客被禁案、博客抨击报章和其它

埃及本周综合报道:大法老王回归、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上周被捕的部落客获释、电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后是法庭审判封闭 50个部落客和网站案。 大法老王回归: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关系已经离开了部落圈好一段时间。他是以英语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在这篇文章里大法老王发表了一段录影,揭示警署中对平民滥用暴力的情况。埃及部落客正在发起一场反暴力运动,发布在警署里录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则录影使得一警务人员面临审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时的判决出炉。大法老王,欢迎你回来,别再休笔了! 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对埃及其中一份独立日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颇具公信力的报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认为它的表现差强人意。Arabawy说道: “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独立报的Al-Masry Al-Youm,如今读起来却像个恶梦,(她)越来越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认为Al-Masry Al-Youm的编辑政策极富争议性,还认为部落格的新闻都是捏造的。这些情况从前并非如此。他又写道,最近还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获释: Manfe部落客 报导说,上周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现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写了一封谢函,感谢所有对他表示过支持的人。 在Manfe的专访里,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当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后,他出于好奇拿着照相机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违规行为。 他拍到工作人员替选民填写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进入投票站投票。在他离开的时候,他说,一名警员把他拦住了,因为有工作人员说他拍下他们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说:“我被埃及警察绑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阿尔巴尼亚:电影产业

来自地拉那(译按:阿尔巴尼亚首都)的Our Man in Tirana写了一篇关于阿尔巴尼亚电影产业的文章。 电影业的新浪潮 位于英格兰西南部布里斯托的分水岭媒体中心(Watershed Media Centre)之前宣布为期三天的阿尔巴尼亚电影季,电影节日期从3月16日到18日,上映的电影中,有两部近年来最为人知的阿尔巴尼亚电影-Slogans和Tirana Year Zero,我有后者的DVD,这DVD封面看起来很狡猾,不过我还没看过。 分水岭媒体中心负责执行此计划的Mark Cosgrove,在解释为什么他们要举办“阿尔巴尼亚电影节”时说: 阿尔巴尼亚的电影一直以来都很少在西方播出,但过去五年来,出自这个国家的剧情、导演运镜手法、艺术层面变得越来越强,这些部分应该被更多的观众看到。 地拉那在放映电影时,一直以来都为缺乏营收所苦,The local Millenium (他们真的这样拼)戏院播放来自于西方的电影,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在艺术学院内的The Black Box电影院则放映较多有趣的电影,但显然在阿尔巴尼亚播放阿尔巴尼亚电影并不需要字幕。 尽管如此,电影与拍电影在这里仍获大力支持,去年10月时,第十二届阿尔巴尼亚电影节登场,12月的第四届地拉那国际电影节紧跟在后,政府与地拉那当局也试着透过阿尔巴尼亚电影委员会与国家电影中心,鼓励、并支持当地电影产业。国家电影中心特别提供年轻的电影拍摄者和导演一些财务补助,所以在未来,我们可望在更多地方看到阿尔巴尼亚电影。 在一个叫Kinoeye的期刊网站上,这份期刊已经停刊,但还是有篇关于阿尔巴尼亚电影产业的好文章,虽然以目前角度来看是有点过时了。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对: mountaineer

尼泊尔:圣母“疯”

又是登山季,尼泊尔境内有世界第一高峰圣母峰,自然成为许多新闻报导焦点,每年也都会留下记录,例如今年截至目前为止已超过500人登顶,5人在途中死亡,这股热潮仍无消减迹象。 尼泊尔部落格圈对此也有些看法,有些部落客很意外地发现,许多雪帕人(Sherpa)擅于登山,也协助许多登山客攻顶,但外界却很少提及这群人。 “尼泊尔站”(Nepal Sites)则惊讶登山对雪帕人如此轻而易举:“…比如说Appa Sherpa已登圣母峰17次,攀上世界屋顶对他是小事一椿”;“明亮之星”(The Radiant Star)则写道,“Appa Sherpa已登顶17次,Pemba Sherpa今年在九天内也已来回三趟,上圣母峰顶超过五次的雪帕人比比皆是。” 两个部落格也都提到,在攀爬圣母峰这件事上,外界总是遗忘尼泊尔人的存在,“明亮之星”觉得很不公平: 但雪帕人未获应得的重视。 几乎每部电影里,登山客离开基地营后,雪帕人便消失于镜头前,而在记录片里,雪帕人的工作也只有背行李与准备伙食而已。 “尼泊尔站”想问,为何没有尼泊尔登顶者拍摄与撰写的电影与书籍: 我也在想,外国登山客总形容攀登圣母峰的故事如此美好,充满英雄事迹,但尼泊尔人登顶的次数远超过其他国家,却从未述说其经历,就连记者也没兴趣记录他们的故事。 “所见与凝视”(Look & Gaze)提及,现年60岁、又名“雪豹”的Ang Rita Sherpa率领一支远征队,打算将尼泊尔八个政党党旗插在圣母峰顶,这场“圣母峰民主远征队”是当地一件大事。 这场行动虽然看似后现代,用这些装饰物点缀世界最高峰,其实象徵着“尼泊尔新民主”,那将是历史重要时刻,当这群人将旗帜插在山顶,便解构了大英帝国与尼泊尔封建史的旧时代论述,“圣母峰民主远征队”将会历史带来新意。 除此之外,尼泊尔真实报导(Real News Stories from Nepal)则有一篇文章,提及圣母峰的环保清洁远征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