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短信)日本:媒体与政府的距离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职,担任日本放送协会(NHK)经营委员会委员长,引发政府是否干预公营媒体运作的争议,博客Meipong提出这项议题、分析博客圈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并分享她个人的观点。 作者:Hanako Tokita

26 六月 2007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区域的大学正经历一股安全部队的镇压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进团体,学生联盟的成员,或是独立自主、敢于怀着异议思想或论述的教授们,不是在这几个星期里被逮捕拘禁,就是正听候纪律委员会的判决发落--有些是被指控为对严格的伊斯兰服装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净化学术殿堂,这样的行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语为“民众动员军”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称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这位什叶派精神领袖、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便宣称,需要对全国各地的大学进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后的两年之内,多所大学被迫关闭,许多学生和教授也遭开除。 以下是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对于最近这些事件的看法和忧虑: 数名Amir Kabir大学学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学,伊斯兰学生团体--独立学生联盟举行的年度选举中,数名学生因在校园刊物上登载侮辱伊斯兰共和国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学生们说,他们杂志的标志被人窜改,藉此破坏他们的自由学生联盟。 Cityboy谈到Amir Kabir大学越来越常用暴力手段对待学生: 当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这两个伊斯兰学生基进团体的成员,试图进入位于德兰黑的Amir Kabir大学时,受到校园警卫的攻击。 这里是上述事件的录影: 这位部落客写到: 几位该大学的学生,持续地绝食以抗议对那七名学生的逮捕,他们现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监狱;也抗议藉由骚扰、禁止、驱逐和殴打参与行动的学生,来对他们学术行动施压。 可曾记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义者、前任的国会众议员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动的人士,应该想想当年伊斯兰革命里,发动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后果为何。Shirzad写到,许多伊朗的学生和学者遭到开除,并被要求遵守严格的纪律;但几年之后,当权者回过来看检视他们的决策,发现文化革命没有是发挥功效的。 尊重或污辱? Kadivar感到 [Fa]学术殿堂深陷危机,她谈到那些被拘捕的学生。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

24 六月 2007

埃及: 博客获释、50博客被禁案、博客抨击报章和其它

埃及本周综合报道:大法老王回归、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上周被捕的部落客获释、电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后是法庭审判封闭 50个部落客和网站案。 大法老王回归: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关系已经离开了部落圈好一段时间。他是以英语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在这篇文章里大法老王发表了一段录影,揭示警署中对平民滥用暴力的情况。埃及部落客正在发起一场反暴力运动,发布在警署里录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则录影使得一警务人员面临审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时的判决出炉。大法老王,欢迎你回来,别再休笔了! 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对埃及其中一份独立日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颇具公信力的报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认为它的表现差强人意。Arabawy说道: “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独立报的Al-Masry Al-Youm,如今读起来却像个恶梦,(她)越来越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认为Al-Masry Al-Youm的编辑政策极富争议性,还认为部落格的新闻都是捏造的。这些情况从前并非如此。他又写道,最近还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获释: Manfe部落客 报导说,上周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现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写了一封谢函,感谢所有对他表示过支持的人。 在Manfe的专访里,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当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后,他出于好奇拿着照相机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违规行为。 他拍到工作人员替选民填写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进入投票站投票。在他离开的时候,他说,一名警员把他拦住了,因为有工作人员说他拍下他们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说:“我被埃及警察绑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3 六月 2007

利比亚:阿拉伯语已死?

通常利比亚部落客讨论话题多元,最近Lebeeya发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么喜爱她的巧克力饼干,并以触摸木头(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开恶魔之眼,却意外引发人们论辩阿拉伯语是否已经死亡。 事件起始于Lebeeya提到:“各位,别再说‘触摸木头’了,说Mashallah吧!”,这个阿拉伯语汇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临其上的好运或恶运。部落客Suliman对此则回应: 我想你的同事会选择说英语而非阿拉伯语,是因为美国流行文化已笼罩全球,无论是阿曼、沙乌地阿拉伯、利比亚等国皆然,据我所观 察,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需要阿拉伯语、巴巴里语、斯华西里语等已死语言,这些语言背后的文化并不鼓励个人特质或表现,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国家里,年轻部落客 都时常以英文表达自我想法,对你、对他们都比较方便。 Mani利用这个机会,在他自己的部落里抒发感受,强调阿拉伯语等语言等并未死亡: 人们各有选择自由,…所谓自由,即人们能思考、观察、感受,并依此选择自己的行为… 文末回应同样非常精彩。 后来这个话题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现: 最近我准备对网路上的利比亚部落格进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个部落格,这些利比亚作者分居于国内外,也有居住于利比亚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项共同点在于多数以英语写作,或是混杂使用英语、阿拉伯语、利比亚方言,其中55个部落格纯以英语写作,11个部落格混用英语及阿拉伯语,只 有10个部落格纯以阿拉伯语写作。我想提出的问题是:为何各位只用英语或只用阿拉伯语?为什么多数利比亚部落格都用英语? 这场论辩有时相当激烈,有些诽谤人士指控阿拉伯语象征恐怖主义,也有些人认为这个语言的功能就在《可兰经》之中,若各位有勇气,建议各位浏览所有回应,不仅内容值得留意,也会让各位认真思考自己的语言。 结论究竟会是什么?全球化已成功扼杀阿拉伯语吗?现在英语与阿拉伯语各自代表自由与恐怖主义吗?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对:Portnoy

21 六月 2007

专访瑞典博客-Jonathan Lundqvist眼中的伊朗

瑞典籍的博客Jonathan Lundqvist最近造访伊朗,并在他的博客上和我们分享了此行的经验。藉由阅读他博客上的文章,我们发现了许多关于伊朗有趣的事,像是西方的杂志在伊朗如何受到审查:  问:请跟我们谈谈你有关伊朗的论文及此次伊朗之行 答:我到伊朗进行我的硕士论文,研究伊朗的博客。这个计划是由推广民主的瑞典国际合作研究机构所资助。我在伊朗待了六个星期左右。 简单的说,这篇论文(今年秋天,经过同侪审查后将发表)是关于伊朗的博客是否、以及如何协助伊朗迈向民主。首先,我藉由重新定义一般认为的政治活动概念,调整它以适用于伊朗的现况。其次是将这个概念和西方的民主化理论做连结。 我访问了12位博客,谈到他们参与博客圈这样一个公共领域的动机-有些访谈以英文进行,有些则经由翻译以波斯语进行。 问:现实的伊朗和从媒体报导而来的形象之间有什么不同吗? 答: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伊朗在地理上很接近欧洲,但媒体所描绘的伊朗,是一个完全异于现实的世界。主流媒体依照简化、易于入口的好人/坏人二分法,尽其所能的将伊朗极端化。我们都知道 — 这不是真实的伊朗,但当你到了伊朗,你会知道这种讯息充斥在媒体之中。我发现当地人对西方文化感兴趣,也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和西方媒体所呈现的简化形象非常的不同。是的,他们有官方的反美壁画。但在此同时,年轻人也穿着印有美国国旗的上衣。 另一个有趣的观点,是很多伊朗人收看西方的卫星频道电视节目,并且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是如何被描绘的。他们无法辨认出(译注:西方媒体描绘的)自己。在我访谈的人之中,最常发生的事之一,就是告诉我:「回到瑞典,请告诉他们真实的伊朗,告诉他们真实的伊朗是如何!」 和世界各地一样,我相信伊朗是有狂热份子。但我所谈话的对象之中 — 某些在商店里短暂碰到,某些在博物馆或是一起喝茶或咖啡 — 都不是拿着枪疯狂的真主党(Hezbollahs)人。这才是真实的伊朗。也许有些原因让人害怕伊朗政府,但不要害怕伊朗人民。 问:谈谈你在伊朗网咖的经验?人们怎样对付网络过滤机制? 答:网咖是和人们接触的好地方,我在花了好些时间待在那里。我感觉到大部份的人知道逃避过滤机制的方式。很多人对网络代理以及更安全的因特网匿名通信系统 (Tor onion router)(译注:之所以称为 onion/洋葱 routing,乃是因为这个结构类似洋葱,使用者只能看到表皮,但是要一窥核心,就得一层又一层的拨开。)感到兴趣。博客之间最大的恐惧,是被当局(通常是非常独断地)加进过滤名单中,因而被有效地摒除在读者的拥抱之外。 所以,就某方面来说,因为大部份人知道当他们想要存取某些特定的网站时,该如何逃避过滤机制,所以过滤审查的机制对那些想要说些什么的人而言,冲击大于那些只想要听的人。 有趣的是,我发现德黑兰某些图书馆的计算机网络,并没有受到过滤审查的机制的影响。我不敢在这些计算机上确认能否进入某些网站(很明显,在此我指的不是色情网站),但图书馆的计算机可以进入那些通常被滤掉的政治博客。显然我不能真的去问图书馆员,看是因为技术上的疏失,或是刻意不加以过滤。那天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

20 六月 2007

埃及:博客又遭逮捕

埃及政府安全单位仍持续各种理由打压博客,本周则是Omar El Sharkawy遭到逮捕。 6月11日,El-Sharkawy于埃及北部Talkha选区采访国会上议院选举时遭到逮捕,Manfe指称逮捕过程十分羞辱人,El-Sharkawy后来费了一番功夫才从警局打了一通电话,向朋友告知被捕的消息。 Alaa Abdel Fattah指控安全单位绑架了El-Sharkawy,也未循正常规程将他起诉,许多律师也试着前往El-Sharkawy遭拘留的警局,但不断受到安全人员阻挠,之后律师终于抵达警局,但警察却否认他在拘留室中,故Alaa才认为他根本是遭警察绑架。 Tahyyes表示,因为难以获得El-Sharkawy身份文件,故朋友、博客与律师都无法向相关单位通报失踪,Tahyyes表示,由于El-Sharkawy父母早已双亡,故他只能倚靠朋友协助,各位可在此留言表达支持,做他的朋友。 Monem-press、Atralnada、egyptwatchman、egymasr、Ana Ikwan纷纷表达支持,并很意外他竟会在自己家乡采访选举时遭受如此待遇。 6月2日,博客Mahmoud Abdel Monem遭拘留45天后终于获释。 2月22日,埃及博客Abdel kareem Nabil Soliman Amer因文章遭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其中三年刑期是因为他对逊尼派Al-Azhar的网络言论,另外一年则是他评论埃及总统所致。 作者:Freedom For Egyptians  校对:Portnoy

12 六月 2007

委内瑞拉: Caracas电视台遭停播,部落客动员讨论,表达赞同或反对立场

电视频道Caracas广播电视台(RCTV)过去五十三年来,一直都享有使用公共电视传输频谱的权力,这是委内瑞拉国内历史最悠久的电视台,而它使用频率的执照将被撤销收回,就像我们之前提过的,委内瑞拉政府决定不再予以换照。 国内的辩论议题持续相同,一边是反对查维兹政府的人,他们认为这一定和该频道一直与查维兹敌对有关,因此查维兹政府才以政治报复手段处罚该 电视台,另一方面,查维兹支持者(Chavistas)赞同政府的措施,因为这项施政“解放”了公共的电视频谱,不再受这个透过宣传战让国家陷入不稳定的 电视台。 在如此极化的情况下,灰色地带受到挤压,最好的作法就是先听听两边的说法。 委内瑞拉部落格目录To2blogs.com设立了一个RCTV特区,收集所有谈论这项主题的委内瑞拉部落格文章,这告诉我们对委内瑞拉部落圈来说,这项政府行动有多么重要,因为就本质而言,整个过程是另一个政治对抗的机会,许多人甚至为了这项议题特别开设部落格,不论是认同政府措施的(RCTV from the inside),或是持反对立场的(I am with RCTV)。 到目前为止,光在To2blogs.com站上就有超过两千篇关于这起冲突的文章,意见相当丰富。 没有广播信号的频道就是一个关闭的频道吗? 用精确一点的政治语言来说,“频道不予换照”代表它不能以公共频谱传输,而公共频谱正是频道的经济支柱,观众也不能再看到这个频道,所以事实上频道不会关闭,只是被限制只能以缆线传输资讯,但因为委内瑞拉国内也没有数位电视科技,所以也没必要继续讨论下去。 言论自由,公共或是私人 在每个部落格内的内部辩论,如Slave to the PC(西班牙语)内有超过两百篇评论,都聚焦于这项侵犯私有频道的措施是否代表违反言论自由。 Kira Kariakin评论道: Para mí la...

4 六月 2007

叙利亚:自由与人权的黑暗一周:回到审查制

作者:Yazan Badran 译者:nausicaa 校对:Portnoy 对叙利亚的自由和人权来说,上星期绝对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跃的律师兼人权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布怀有敌意的讯息与参加非法政治团体”的罪名被判处五年徒刑,接着当权政府对异议份子的打压更形加剧,Dr Kamal Labwani以“破坏国家安全”遭判无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劳动。极为讽刺的是,正当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审判的同时,离国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钟车程的不远处,总统Bashar al-Assad正向新选出的国会议员发表演说,在这场会议上,新科议员们第一次正式行使职权来提名总统进行连任,最后的结果将在这个月不久后的公投决 定。 当我正在写这篇报导的同时,从大马士革(Damascus)传来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处三年徒刑的消息。这两位经验丰富的社运份子遭判处“散布错误讯息、鼓动宗派冲突、削弱国家情感”的罪名。 这是自2001年的“大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来,当权政府对公民自由和社运份子最严重的一次打压。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决下来后,大马士革中央监狱(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发表了公开声明和一封信,叙利亚部落圈里许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转载这封信来替这些诉讼案寻求声援。...

1 六月 2007

孟加拉:突破禁忌与一场论辩

作者:Rezwan 校对:Justin 孟加拉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里满是各种讨论、论辩、对话与书写,数百部落客与数千读者不停为这个空间注入活水。 各式各样的话题在部落客与读者之间交流,创造出许多火花,最近便有一连串对话与书写,Sadiq率先以即时部落格记录的方式,书写如何烹煮魟鱼的过程,其他人也起而效尤,以同样手法提供各种令人惊喜的食谱。 部落客也勇于利用平台自书想法与疑问,代号Yusnikto的部落客最近便以逻辑质疑《可兰经》的著者身份,他引用Ibne Wareq博士的言论,试图证明经文其实是先知穆罕默德对阿拉的祈祷文,而非真主所撰。 这篇文章立刻引来许多争议,有些人抗议质疑《可兰经》让他们感到受伤,不过也有些部落客以另一套逻辑回应,Trivuz指出,《可兰经》内显有段落指出,这是透过先知穆罕默德之手交给穆斯林,藉此佐证 Yusnikto所言有误;Dikkhok Dravid则支持Yusnikto的发言,认为唯有人才能书写,在中古时代,诗文也常天神之名发表;Samudrer Uttal Torongo则发誓绝不相信《可兰经》为人所着。 由于Yusnikto言论内容敏感,部落格管理员于是将之移除,但却引发意料不到的反应,许多部落客开始抗议管理员移除发言,认为这明显违背言论自由,虽然许多人认为Yusnikto发言立论薄弱,但也该以另一套论述证明,而非限缩言论自由,最后管理员只能恢复这篇留言。 对于以穆斯林为人口多数的孟加拉而言,这确实是大事一件,其他媒体向来不敢刊登此类言论,在世界许多国家里,言论自由都会受自我审查,但在部落格里,人们可匿名书写,也常能带动一波理性的思辩。 Mahbub Sumon总结整场论战,并提醒部落客应尽的责任: 每位写手都有其书写自由与表意自由,但并不代表可恣意而为,自由有限,我个人相信宗教有其论辩与置疑的空间,不过仍应秉持良善合理的原则,也不应故意刺伤他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