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9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七月, 2009

30 七月 2009

马来西亚:「民主在哪里?」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Najib Abdul Razak)两周前庆祝就任百日,但许多选民选择在这一天质疑「民主在哪里?」,批评者认为总理损害政府民主制度。

29 七月 2009

阿塞拜疆:Adnan Hajizade、Emin Milli上訴遭駁回

在撰寫此文章的同時,OL! Azerbaijani Youth Movement部落格加上了一個計數器,顯示在線青年活動家Adnan Hajizade和Emin Milli已被拘留14天。這兩位視訊部落客,以許多人認為是被捏造的「流氓罪」在7月8日被警察拘留。

24 七月 2009

中国:推特报导拘留经验

昨天,广州的博客Beifeng与一些朋友去白云山远足。其中一些人穿着T恤,上面印制1946年新华日报的口号:一党独裁,遍地是灾。这是共产 党对前执政党国民党的口号。一群人被6名警察审问并带到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下午茶时间持续超过8小时,而Beifeng透过推特报导整个事件的过程。以下是他推文的翻译:

23 七月 2009

全球公民「团结为伊朗」

7月25日星期六,全球民众有机会参与世界数十个城市举办的集会,共同支持伊朗人民争取民主、自由及基本人权。

阿塞拜疆:支持运动人士网站关闭

昨天,Önər Blog[阿塞拜疆语]报导,巴库受理上诉的法院正再次考虑Emin Milli和Adnan Hajizade的案件(最近两名被殴打并拘留的青年运动人士和博客,上周被以「流氓罪」遭判处两个月审前拘留)。

21 七月 2009

伊朗:抗争带动地下网络报纸兴起

伊朗最近出现好几家网络报纸,证明尽管政府不断加强审查、过滤与压迫,民众与在野阵营仍不断试图传播讯息,透过网络报纸内容,也突显抗争运动内部一如社会与博客圈同样多元。

摩洛哥:没有什么改变,但事情都在变化。

随着夏天到来,摩洛哥的博客似乎都在谈论社会变化的主题。从摩洛哥的国外经验到新闻自由(或缺乏),摩洛哥的部落圈为各种主题上了一层哲学色彩。长年写作的博客Everything Morocco,也是一个生活在非斯(Fez)的外国人,最近写了关于摩洛哥家庭暴力的文章。

20 七月 2009

阿塞拜疆:呼吁释放被捕运动人士的视频串连

最近在阿塞拜疆被拘留的两个网络活动青年领袖,在过去的这个星期中已经引起阿塞拜疆国内外博客与社运人士的注意,发起视频串连,并呼吁阿塞拜疆政府采取行动,释放两名青年运动领导人:Adnan Hajizada和Emin Milli。

18 七月 2009

马达加斯加:传统与新媒体讨论动乱报导

马达加斯加政治危机不断延烧,国际对后续发展关注日减,当地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于此时共聚,讨论在危机时刻收集与散发消息的标准。

17 七月 2009

阿塞拜疆:公民媒体为被捕运动人士、博客抗辩

视频博客Adan Hajizade与青年运动人士Emin Milli上周被捕且遭判处2个月的审前拘留,多数关注此事件的活动可在Facebook上找到,主流媒体较少相关报导,但情况正在改变。然而,公民媒体仍然是主要的信息来源。

16 七月 2009

阿塞拜疆:逮捕之前的最后一推

上周巴库两个青年和社会运动人士遭殴打并因流氓罪被判入狱两个月,当事者之一的Emin Milli在6月24日发布了一则推讯。这不仅是他被逮捕前的最后一则讯息,也特别尖锐。

15 七月 2009

巴西:石油公司博客与主流媒体对立

Petrobras是巴西半国营石油公司,规模庞大,最近可能得遭受巴西国会调查委员会(CPI)调查,该公司最近刚进入博客圈,引来博客、政府及大众媒体评价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