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Gay Rights (LGBT) 來自 七月, 2006

巴西:同志骄傲月的对话创造出博客同志圈

  12 七月 2006

翻译:TRUST 校对:Sweet 最近几周,目睹了数场各式各样的大型人潮,聚集在巴西与其它某些国家城市的街道上。这些庆典并不仅涂着世界杯的色彩。六月已经成为广为人知的同志骄傲月,将数百万人带上街头的同志游行,明显标志着同志运动已逐渐走向主流。 今年的圣保罗同志游行因其为世界上同类游行中最大规模而出名,也因为此种规模,自然而然地引起在葡语博客圈中,报道、照片与辩论体现出的观念与情绪浪潮。  “第十届圣保罗同志骄傲游行在摩天大楼下的圣保罗大道——巴西最大城市的金融中心——聚集了两千四百万人。去年为一千八百万人,其游行主题是‘恐同有罪’。但这次活动却放弃了演讲,转而成为城市最大派对。用来展示同志处境的创意口号的抗议布条跟抗议车已经不再,而是被电子音乐嘉年华和‘trio electricos’告示其赞助厂商的悬挂广告牌所取代。”巴西:同志游行带两千四百万人上圣保罗大道 – PortugalGay.pt “本周六,圣保罗同志骄傲游行的参与人数创立了新纪录。根据警方说法,第十届游行聚集了两千五百万人。而游行组织相信是个更高的数字:三百万人。”同志游行立下新纪录,圣保罗聚集两千五百万人潮 – dubaBado!!  “根据保守的主流媒体的说法,2005年参加者有一千八百万人,而2006年是两千或两千五百万人。有时候,对同样软弱无力的官方报纸而言,我们一会儿是两千万,一会儿是两千五百万,彷佛其中五十万个男同、女同、跨性、双性和异性恋者光闪似地消失又出现,像被看不见的大衣柜吞掉,接着被送回来,然后又被拐走。”(anti)conception pills: gay parade – Pedro Alexandre Sanches 仅仅巴西,今年就策划了58场同志骄傲游行。事实上,这些活动主要由政府赞助。这种不常见的模式也有其支持者与批评者。  “这58个骄傲游行是由文化多元认同秘书处(Cultural Diversity and Identity Secretariat)的同志文化支持公共竞标单位(Public Contest of GLBT Culture Support)所选出的计划,在23日公告。另外29个入选计划则是书籍出版、表演制作以及影展。例如,圣保罗就会获得经费来办‘衣柜大学中出柜’活动。”巴西将举行58场骄傲游行直到年底 – Agência GLS  “正如Cristaldo在2004年所言,在同性恋游行第一次由纳税人的钱赞助的那个时期,‘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国家中,同性恋是文化。不仅如此,它还成为国家层级的议题。只要再多一点我们就将拥有Homobras,如同我们拥有Petrobras(巴西国营石油专卖公司),拥有属于我国的同性恋。’在国际间,巴西闪闪发亮。我们将能够创造出可被辨认出国籍的同志。”哦,同志邦 – The Tosco Way of Life  “政府将资助一百万里拉以上给同志游行。资源来自卫生部的艾滋病计划,是2005年资助这些活动经费的两倍,这引起非政府组织、卫生咨议会以及联邦公共部的一些议论。这些赞助已经被那些认为卫生经费应该只能拿来作为直接对抗疾病之用者批判。这些部门并非反对公共部门赞助游行,而是质疑艾滋病计划的资源运用,他们认为艾滋病计划应当专款用在药物、治疗与预防的获得。”会有多少钱给“耶稣游行”? – De tudo um pouco… 从葡语网志界所看到的,这场有关游行的辩论可能也意味着更深的文化冲突。今年有两个相反意见的群体在同一条圣保罗大道上几乎相遇:同志与福音派新教徒。至今主流媒体对这两个文化运动似乎都以低调报导,可能是因为巴西是一个深受天主教影响的国家。这样的摇摆不定已引起两边的抗议,每一方都坚信自己才是应该被资助的人。  “礼拜六早上九点,我在教员计算机屏幕前——就是我现在在blog上张贴文章的这台计算机。我要再谈谈我自己以及至少三百万人(参与圣保罗同志游行者)感兴趣的议题:同志是如何被媒体对待的?电视、网络、以及广告中呈现出的同志形象为何?今年在Globo肥皂剧中两位男人亲吻的画面被禁,同一个电视网还推出一个特别强烈地讽刺同志的喜剧,而其它电视频道总是在它们的节目中上演传统对同志的刻板印象。”同志媒体 – Planeta...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里头,我在我的小说Coca Cola Jazz书中,透过Omoneh这个角色谈到了诸多策略。 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 感谢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许多回响 Alem的多位固定读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回响。 根据Naomi: 你 还记得Mugabe吗?辛巴威的总统?在他1995年的那场演讲中,他说同性恋“猪狗不如”..(…)我还想加上纳米比亚总统Sam Mujoma、甘比亚总统Yahya Jammeh两人快乐地在BBC上宣称的:“(我私人动物园的)动物之中当然没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它们依照自然法则生活”所谓的自然一直都被拿来当成 藉口。 Sami说: 动物没有同性恋?这位总统先生看的动物纪录片看的不够我多,他如果看的够多,他就会发现所有我们人类视为堕落的行为,其他动物都依照着自然法则实践着。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个人部落格,她近来对于无法在工作场所公开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忧愁,一位名为The Specialist的访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进了人际之间的联系: 我透过GVO发现了你的部落格(…)。你对非洲同性恋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极不瞭解)。你说:“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恐惧不同他人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