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6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五月, 2006

25 五月 2006

智利、阿根廷、与拉丁美洲的两种左派

翻译:trust校对: Portnoy 长期处于阴影下且仅被视为冷战遗产之后,拉丁美洲现在回到世界的注目中心。整个世界中,经济自由化已经成为当今重点。但是最近全拉丁美洲的选举激起评论者 将这个区域视为显著的意识形态例外:有些人说是“民粹主义vs.华盛顿公约”,其他人则说是“拉美社会民主左派vs. 元首民粹左派”。最常见的讽刺漫画中所画的是委瑞内拉的Hugo Chavez与古巴Fidel Castro,加上玻利维亚新总统Evo Morales,三人在拳击场的一端,而温和派的智利、乌拉圭、与巴西总统则挤在另一边。阿根廷的Kirchner是中间派,而厄瓜多、哥伦比亚、与巴拉 圭完全被排除在这种区分之外。中美洲国家则未被提及。 生于阿根廷的西班牙公民Martin Varsavsky相信,在拉丁美洲确实有两种左派模型运作着。 我 收到许多针对我的立场的批评–因为我认为智利式社会主义,并非Evo Morales模仿的委瑞内拉的民粹主义,才是拉丁美洲发展的模范。我仔细阅读这些批评,但我的立场没变。我仍旧认为Evo Morales是很拙劣地开始行使其统治权的“石油独裁者”。我还是认为有其他模式可以同时注意国家利益并达成发展,而这个模式就是智利。 首先,我对Evo Morales的批评是: -人民选他作总统,只代表他有行政权以及相关权限,并不代表他也有立法与司法权。 - 对某些新的南美国家领导人而言,不接受这些权限而想积累其权力,是很平常的。他们藉由安插事实上并不独立的法官,以及藉由核准越过立法机构的行政命令,来 达成此目的。这种行为是不民主的。法治不安定与经济社会发展阻滞非常相关。当Evo Morales开始限制产业执行者并派兵占领油田与天然气公司时,代表他正在走这条路线。 -Evo Morales有完全的权利来行使其有限的权力,让玻利维亚在比现状更佳的条件下利用其天然资源,但是他选择滥权以达到此一目的。玻利维亚其实可以、也必须改善其处境,但须在其国内法律以及与国际对话的背景之下。 –...

22 五月 2006

圣保罗的暴动:监狱牢房与手机

“更新说明”: 感谢 deadhead 与 cindy,分别建议 PCC 的中文译名(“首都第一命令党”,The First Command of the Capital)以及发现 The Statutes of PCC 的翻译错误(根据 David Lee Wilson 的英文翻译,葡萄牙文原文为 Estatuto Do PCC,英文译文为 Manifesto...

蒙特内哥罗:“看样子欧洲要有新国家了”

上周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国之一(人口约六十多万)的蒙特内哥罗,在独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点四的票数比例决定迈向独立–在投票率极高的情况下,双方差距仅百分之零点四。 以下是一些博客写手针对五月21日公投结果的反应。一把欧元的Doug Muir指出这次公投过程算是平和——“以巴尔干的标准来看”——但是双方阵营领导份子的动机与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博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对蒙特内哥罗总理久卡诺维其的看法;我认为他是个没道德的投机份子,鼓吹独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继续掌权。然而,统派的反对党也不是甚么勇敢的民主派;他们被塞尔维亚的国族主义者给支配了,其中许多人都曾经和米洛塞维奇一起出游过。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后的文章这么开头: 看样子欧洲要有个新国家了。 他继续叙述塞尔维亚今年将要面临的重大冲击(不只一个): 这对总理科什图尼察来说是个重大打击。他极力反对公投,连模糊的恶意威胁都使了出来,像是如果公投通过,那他的政府会对蒙特内哥罗怎样怎样之类的。但现在公投已经通过,尽管蒙特内哥罗的分离事实上没有甚么大影响–这两个国家早就分离好一阵子了–但在心理层面上,这是个冲击。 Belgrade 博客的 Viktor不认为短期内会有什么重大改变–不管蒙特内哥罗独立与否: 如果蒙特内哥罗成为独立国家–塞尔维亚也会成为独立国家,而我们都将回家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们维持统一,那情况就和以前一样,我们还是回家去过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这其实是个双赢的情况。我们应该常常办公投才对。总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内哥罗人民好运,要冷静、有智慧、而且别惹上麻烦,不管你选择甚么,我都为你祝贺–因为不管怎样都不会有甚么改变。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结果之一也是塞尔维亚将面临的独立–他对此乐观以待: …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他们独立了。现在起,塞尔维亚终于再次是个独立的国家了,经过那么多年,天知道中间有多少个联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样,我祝福蒙特内哥罗,我更祝福塞尔维亚。这两个国家一直以来都有(某种)联系,我相信未来也将如此。而且,或许在五年之内,我们都会进入欧洲联盟,所以到最后还是老样子。或许我能拿到两本护照(事实上两国可能更快加入欧盟),因为我妈来自蒙特内哥罗! 他唯一关切的是科索沃: 这整件事当中令人烦恼的就是科索沃将自蒙特内哥罗的独立中获得最大好处,因为有关科索沃的独立公投已经讨论许久。很不幸地,这是个坏消息。 跨大西洋议会博客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个面向常常在主流媒体中被混淆——“族群差异的幻象”: …外国记者掉入了陷阱,以为蒙特内哥罗的政治分歧是因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为观察家在蒙特内哥罗待了很长一阵子,她希望分离不会使得赛尔维雅人与蒙特内哥罗人反目成仇。她批评蒙特内哥罗执政党在票数粗略估计都还不清楚时就开始庆祝–并解释为什么她在独立议题上维持中立: 我不愿意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我认识两方阵营的许多人——支持独立的蒙特内哥罗人以及反对者,了解蒙特内哥罗人为什么要独立的塞尔维亚人以及不了解者。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个问题,所以我只能诚实说,我对于那个决定比较好没有意见,因为我能理解大多数人说法中的逻辑。...

加勒比海:西印第安人的国歌?

阿富汗:国会言论与媒体误导

原文炼结Afghan Whispers: Parliament Talk & Media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FoolFitz 校稿:lvoe 根据Yadashtayi az Gharb(波斯语),来自西方的记载,阿富汗议会的议员Malai Joya女士在圣战游击组织议员及其他议员(Loya Jigra)面前否定这个组织: 她说,有些人在阿富汗被外敌入侵时牺牲了生命,有些人在这场条件相当不利的战争下奋斗并勉强存活了下来,但圣战游击组织的领导者们却在此时变得富有,并在国内外进行秘密交易,其中还包括了与贩毒组织的交易。他们手上沾满了血腥。

9 五月 2006

玻利维亚天然气烧起了巴西的政治争议

原文炼结:Bolivian gas sets Brazilian political debate on fire 作者:Jose Murilo Junior 翻译:Trust 校对:Portnoy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瑞斯(Evo Morales)让巴西总统卢拉(Lula)陷入窘境。为了达成其将玻利维亚境内石油与天然气国有化的竞选承诺,Morales颁布了一道直接影响巴西国营石油公司Petrobras的命令。尽管这个决定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但并没想到是用调动玻利维亚军队接管该公司油厂这样具有煽动性的手段来实行,而且,在此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委内瑞拉总统雨果查维兹(Hugo Chavez)。这让Lula在面对已然混乱的竞选年的同时,陷入了另一场猛烈的炮火,其外交政策亦同时受到攻击。 “上一周,我们无助地看着玻利维亚的军队,在Morales总统的命令下,占领Petrobras公司在玻利维亚的油厂。每一件事都交由武装军人执行了。我相信这个情况意味着巴西人的巨大失败,尤其是对Lula总统以及外交部长Celso Amorim而言。” Brasil X Bolívia = Lula 0, Evo Mora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