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六月, 2006

也门:未来七年的总统

  27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Yemen: Presidency Next Seven Years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PortnoyOmar Barsawad 推崇且尊敬他的总统,Ali Abdullah Saleh。但是当Omar知道Saleh将再次竞选下一届总统时,他也同时感到失望以及安心。“失望,因为如果不参选的话,他将会成就一项阿拉伯世界中前所未有、从未听闻的事迹!而他也会成为先驱以及模范!在阿拉伯世界,只有苏丹的Siwar Al-Dhahab将军曾经和平地放弃权力。而我感到安心,因为也门和我都会继续由他来领导!” Omar这么说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23 六月 2006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terika: 官方的名声…哈哈!你已经回答了你自己的问题。 yashin: 我是很认真的。而且这是公民社会意识形态的基本–如果一个官员名声受损,那他或他的上司在接下来的选举中的胜算就大大降低,但不幸地,莫斯科不是这样。 terika: 整 个俄罗斯都不是这样。最近我刚去德国做了一趟商业之旅,他们替我们安排了城市观光。我们到了联邦议会(Bundestag),议院是被3圈自行车围着的, 他们的官员就是这样来上班的。然后我们的导游突然看见了一辆宾士汽车停在议院的入口处,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并且大喊:“这是谁的啊!!胆敢用我们纳税人 的钱!” 然后他才发现“啊…是俄罗斯代表团的..”:)) … solo_d: 根 据俄罗斯的传统,我们可以假定那些和平解决事件的官员会比用暴力解决的那些损失更多的名声。暴力,特别是野蛮的暴力,在我们国家是受到尊敬的。而想违抗政 府—-对一些人来说这是毫无意义的,而在一些特定的人眼里,那些不用推土机、防暴警察解决问题、没被Channel 1曝光的官员,跟懦夫没两样。 oleg_kozyrev: 我想你错了,一个官员只有在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情况怎么样的时候才被认为是一个有能力的官员,如果大家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就很没用。

改变中的印度:从Calcutta到Kolkatta还有其它许多许多..

  21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India Changing: Calcutta to Kolkatta and much, much more… 作者:Kamla Bhatt 翻译:Portnoy 印度正在改变。 “改变”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在印度,改变正不断进行。我们读到了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的改变,但是很少听见有关加尔各答的改变。加尔各答是个很少在博客的虚拟世界中读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访了他的老家,这个地方称作南二十四伯尔格那,他发现什么都变了。他的家乡现在成了扩张中的加尔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写道: 南二十四伯尔格那变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编号-700093… 只有巴士路线还是维持原样… Rana住在新加坡,写道他回加尔各答看家人的经验。他的文章带着些许乡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尔各答的妻子与儿子重归于好,另外,他也提到这个城市对足球的热情多么有名。他这么说: 我妻子会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儿现在称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机场,当我午夜过后降落机场后,我猜我的儿子会在机场等我,他会因此错过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的电视转播。 Rana对要回家去感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德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克里夫理查德在印度有许多歌迷。 Bishwanath Ghosh 讨论了许多类的孟加立人(加尔各答是西孟加拉国省的首都,来自该省的人被称为孟加立人)还有他们对美食的爱好,特别是鱼类料理。孟加立人喜欢他们抓的鱼,然而Bishwanath alas 并不喜欢吃鱼。他这么说: 孟加立人喜欢吃,不,他们简直就是为了吃而活着的。世界上其它人吃东西是为了过日子,孟加立人活着的目的则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用吃来奖赏自己,起码一天三次。要是没有鱼吃,他们会像是离开水的鱼一样难受:所以他们大部份时间、精力、和金钱都花在每天清晨的捕鱼。 Bishwanath's blog 这篇文章刚好可以承接下一个焦点:一个集体合作博客。这是个专门谈食物的blog,You Eat What You Were. 注意副标题的双关…有个小暗示…当你离开你熟悉的地方,也就是你家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嗯,你会用新家有的任何东西来做菜。继续往下读并且看看这些博客写手的经验谈,以及他们每天发现什么、如何发现、为何发现他们盘子里头的新餐点。 谈到改变…过去几年来城市的名字改了很多。Bombay改成了Mumbi,Calcutta 改成了 Kolkatta,Madras改成了Chennai…人们还在习惯这些改变,而且常常用过去的说法来指称这些城市。就如同有些智者许多年前,或是几世纪之前所言:习癖难移。但Paresh Murudkar说人们必须随着时间而改变。他是这么说的: 我还在思考人们难以接受新名字的原因,尤其是在孟买的例子中。臣奈(Chennai)现在已经广为人所用了。Kolkata也面临和Mumbai样的问题。大多数人依旧说Calcutta。我希望各位读者能谈谈为什么或为什么不接受名称的改变。对那些认为名称不重要的人,我要再次强调我的想法:名称超级重要! 让我们从地方切入国际话题吧。联合国有变化了,“旧的秩序改变了,让出了空间给新人,神会透过各种方式实现他的诺言,”一位叫做Tennyson的老英国诗人这么说过。(感谢Neha记得这段落的正确版本)。安南过不久将会退位,而Shashi Tharoor正为了上台而努力,他被提名这件事颇受到印度部落关注。Quest For The Depth...

阿富汗:一个美国士兵的看法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Afghanistan: An American Soldier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在阿富汗的美国士兵AfghaniDan 讲述了他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和种种体验。这名博客写手写道:“统治者那筑篱重重的花园让你清楚地知道,阿富汗同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政客们的生活非同一般。粉红墙外的人们也许在尘土中挣扎,但对墙内的人而言,生活是美好的。

匈牙利:禁止抽烟…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Hungary: Smoking Ba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Portnoy Further Rambling of a N. Irish Magyar的博客写手Paul提到匈牙利的吸烟人口情况:“无数的人在搭乘电梯进地铁时还不住地抽烟,安全人员与警察也在西端购物商城里吞云吐雾。医生大咧咧地在Baleseti Intezet医院抽起烟来,Ujpest三温暖的员工也抽烟抽的不亦乐乎。连在Ferihegy机场也有人点起火来。”

伊朗:政客和交流

  16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Government & Communication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身为改革派政治家和博客写手,穆罕默德·阿里·阿布塔说大多数伊朗政治家的站点还没成为他们和人民交流的一种方式。这位写手补充说,大部分这类站点只是宣传阵地和一部分相关政务或组织的展览。即使上面有日常消息,那也不如政治家们回复邮件和评论时那么认真。

朝鲜:准备试射飞弹

原文链接:North Korea: Missile test coming 作者:John Kennedy 翻译:Portnoy“恭喜了,朝鲜!”Robert J. Koehler在The Marmot's Hole回应了朝鲜即将试射能够击中美国的飞弹传闻,“很快你就有能力确保美国将南韩变成戒严孤岛,而你们依旧不能靠钸过活”。

菲律宾:教室不够

  12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Philippines: Classroom Shortag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Portnoy菲律宾总统艾洛育建议将每一班的学生数量加倍以减少教室不足的问题。Rolly并不同意:“不好意思,但这位总统真的那么天真吗?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吗?为什么我感觉到这类似某个被斩首的法国皇后的名言——‘因为没面包所以吃蛋糕’?不,或许没有那么无情,但是却一样愚蠢。难道总统忘了教育的质量最重要吗?要保证质量,师生比例就要低,这样老师才能够更尽力关心每个学生。”

中国:卖给尼泊尔的武器

  12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China: Arms sales to Nepal 作者:John Kennedy 翻译:Portnoy “要是毛泽东会怎么看这件事?”China Confidential 的博客Confidential Reporter问到最近公布的国际特赦组织报告。 “这个人权组织说卖到尼泊尔的中国武器使得当地的冲突延长而且加剧”,这位博客写道,“而尼泊尔备受鄙视的专制极权政府最近才被广大的无武装抗议者举行的反政府示威剥夺了权力,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与反抗人士进行和平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