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四月, 2007

29 四月 2007

伊朗:不分男女老幼的妇运

校对:Leonard 伊朗女权运动者已发起许多活动,如「百万联署要求修改歧视法运动」,并组织和平的反歧视活动,其中部份女性遭逮捕并被送进监狱数天至数周不等,伊朗女性持续奋斗追求公平与自由,感谢一位摄影博客Kosoof,我们能从过去两年的照片中,发现女权运动的重要时刻,在此挑选五张照片来显现「抗争不分男女老幼」,我们见到年长与年轻的男女参与示威游行,同时也见到女警镇压女权运动者。

28 四月 2007

伊朗:专访Digital Kalashinkov

校对: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这个博客中,我们发现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着当地的社会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较了以德黑兰的商店橱窗为题的一些照片,从中观察到,就连在伊朗首都商店橱窗中的人体模型也超现实地包裹着头巾。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博客 我是来自德黑兰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开始写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博客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几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摄。所谓的摄影风格乃是集中官方媒体不感兴趣报导的主题和事件。我选择Digital Kalaeshinkov作为博客的名称是因为我经常感觉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Kalaeshinkov,俗称 AK-47步枪)作射击。射击、打猎和摄影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特别是在伊朗,摄影师经常面临危险。 当然,AK-47步枪是红军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请别认为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真的不喜欢他们,且我自己的政治倾向偏右。 对记者而言,博客的附加价值是什么 当记者在自己的博客写作,由于他们成为自己媒体的所有者,会察觉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响。和阅听人直接无中介的接触、述说被边缘化的新闻和新闻没有说出的故事、有机会去捍卫自己的观点,这些附加价值使得记者乐于编写自己的博客。换句话说,正如同深深吸进一口充满自由的感觉。 你如何看待伊朗博客近年来的发展 博客逐渐的稳固其作为新闻和分析来源的地位。因特网在伊朗不再只被视为一种娱乐的工具,网络中的特殊观点也越来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博客在伊朗不时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发出的影响力。一些政治领导人像是内贾德(Ahmadinejad,现任总统)察觉到人们对官方媒体的厌倦,于是转往博客去找寻机会。一些博客,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总统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博客Webneveshteha俨然己成为一个政治信息的来源。 当我们进到你的博客时听到军队进行曲的声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总统海珊在1980年对伊朗发动攻击,随之展开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我出生在战争开打的二天前。对我这个世代的人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成为一件怀旧且永存于记忆中的事件。我的兴趣之一是关心战争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面向,这些战争像是两伊战争,越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你所听到的是德国的军队进行曲,在两伊战争我军胜利时电台上经常播放。这只是怀旧的感觉而已,别把它看的太严肃。 博客在我们的社会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博客是伊朗最自由的媒体,在社会中有它们自的的位置。博客一直的在扩展它的范围...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认为博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渐渐的发现成为这种新兴媒体一部份的重要性。当然,博客及博客也有着许多敌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我认为,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客讨论着同样一个议题,这样一来,博客们关注的焦点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沟通。如果世界倾听博客发出的声音,那会是很棒的一件事。博客圈有着一个非常有趣且复杂的特性,而这可以成为21世纪重要变化的来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构成要素之一。

26 四月 2007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

25 四月 2007

黎巴嫩:犹记内战

校对:nausicaa 1975年4月13日为黎巴嫩内战开战日,战火蔓延15年,至1990年签署塔易夫协定(Taif agreement)正式结束,超过15万人死亡,数十万人受伤或流离失所,国内几乎每个人都受到影响,本地团体与组织以各种活动纪念这一天,不仅提醒人们战争的伤痛,也希望憾事不再重演。由于今日国内各政治团体关系紧绷,犹如七零年代开战前情况再现,使这些纪念活动益形重要。 以下罗列部分讨论与提及相关问题的博客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Blacksmith Jade提及有篇报导访问三位目前的领袖,他们在内战期间都是武装份子领导人,这份报纸询问他们是否对战争期间行为有所懊悔与歉意,三人除捍卫自己的立场外,他们的回答也相当有意思,或许也能从中揣测不久的将来可能发生什么事。 博客Sietske in Beiroet提到贝鲁特最近出现一个团体,自称为「黎巴嫩女性公民和平组织」,并张贴她们所散发的一张传单内容,其中呼吁女性尽力阻止暴力重现,她也提到黎巴嫩人如何称呼这场内战: 黎巴嫩人使用阿拉伯文交谈时,总是以「那次事件」称呼,「内战」是西方所创造的词语,城镇内或许某个地区有战火,但其它地区依然生活如常。 在这篇文章里,Courtney C. Radsch论及内战的起因,也呼吁领袖努力避免内战再起: 4月13日是黎巴嫩血腥内战开战32周年纪念,让这个国家不再是中东巴黎,而是受宗教暴力摧残的烽火之地,美国与黎巴嫩的政治人物应在这天反省内战的前因后果,并学着记取历史教训,以免现今紧张的政治局势再度引爆战火,也要努力让伊拉克内战不会如黎巴嫩当年一样漫无止尽。 Skylark[AR]张贴一首诗,其中告诫人民挑起战端前因谨慎三思,他也贴出贝鲁特在内战中的情景照片,并提供更多照片的超级链接。 M Barbay则提供长14分钟的影片,回顾过去卅年的黎巴嫩历史,希望寻求终结战争再来的方法。 Angry Anarchist则提出看待战争的不同观点,她首先指出: 内战爆发已届32周年,但所有战犯、军队、屠夫仍逍遥法外,更糟的是,这些人有很多都控制了政党与政府部门。 她之后认为: 我们应摧毁内战神话,不只是要拆解,而是要摧毁,尽管历史经验已为明证,有些人仍坚持姑息态度终究能拆解这项神话,但这只会鼓励人们讨论内战,进而再度发动内战,且对外只会重复同样的、与自身立场一致的官方说法。 除此之外,MFL也写下一篇文章,总结其它人总结的任何内战引爆原因,其中也包括黎巴嫩内战,或者是部分黎巴嫩人口中所说的「那次事件」。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与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对: Leonard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博客圈热烈讨论。费斯(Fez)约有1百万人口,是摩洛哥最精华的城镇,当地还有一座历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学──Qarouyine大学,然而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变迁及发展,费斯居民似乎被遗忘了。 居住在费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博客Everything Morocco上写道:「在公元2007年的今日,费斯的贫民窟称号,可说是名符其实,当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强餬口维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质疑费斯的城市独特性,并表示:「表面上费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颗宝石,但该城吸引观光客的特色在哪里?」(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别发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与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驳纽约时报报导,且鼓励美国当地读者到费斯亲身体验。 Morocco Time博客Liosliath也不赞成将费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称号,并表示:『除了主要观光景点之外,该国仍有许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20 四月 2007

孟加拉国:发展困难重重

译者:chy7211 孟加拉国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稠密的国家之一。Bideshi Blond 提供相关的统计数据证明这件事。作为一个开发中国家,在有限资源下要带领这个国家前进极为艰难。 怪不得许多发展行动是由政府单位及NGO团体引领的。但有许多人仍试图克服、排除万难协助孟加拉国解决它的问题。在此我们提供你一些致力于发展的工作者与人权行动者-即透过部落客眼中的一些寻常百姓力量。 Morris the pen写Khokon,一个孟加拉国志工为了穷人们设立的开放空中学校,并且并无任何机构性支持。 “为什么我们应该乞求?我们难道无法响应我们自己的需求吗?”一些善心支持者有时提供书跟食物,并受回报以感谢之情意。一个日本义工时常在课堂上协助。但这并非一项依赖慈善捐助的创业行为:它靠自己觅得它所有的需要。的确,Kohkon颠覆了许多NGO组织优先考虑的事。「我比较想称此为”NPO”(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非营利组织)」、「我需要一个标志、一间有空调的办公室以及一台吉普车?」 Tom在孟加拉国Barta里深入探访孟加拉国的人力车车夫处境,他发现: 「人力车在孟加拉国是无所不在的:他们充斥在街道上,载着二至三名乘客、冰箱、塑料花、食物(活的或死的)、以及任何能被挤上那小塑料坐垫的东西。各种不同形式的人力车在南亚或东南亚随处可见,但在孟加拉国他们真的太过火。新式人力车披着鲜艳装饰、饰带、铃铛,并挂着画有清真寺、百合、演员、老虎及未来城市的画作。然后他们密嵌在城市乡村里,成为主要的交通运输模式-在孟加拉国所有旅次的57%是以人力车进行的。拉人力车就已占了全国国民生产毛额6%之多。一千四百万人(总人口的10%)赖此营生,尚不计他们所需豢养的家庭,而且目前光在达卡(Dhaka)就有800,000名人力车夫。然而,人力车夫某些程度是社会地位最低的。」 Tom参与了一个小型的倡议型计划,这个计划设计系针对普遍对人力车夫的社会态度,及直接培力车夫接触政治决策者、公共领域以伸张他们的权益–应是有尊严、受尊敬的工作。 新闻记者Tasneem Khalil在他的部落格里报导了一篇惊人的故事,是关于孟加拉国的Modhupur当地的Mandi村和Koch村: 「这是一个关于孟加拉国政府如何透过他的森林部,将他的国家里少数民族人种最多元丰富的村落轻易视为可有可无的负累对待。这是个关于亚洲发展银行以及它的邪恶峦生子世界银行,以发展之名透过金融财务计划行大量破坏之实。这是一个有关多国化学科技厂商如Syngenta,Bayer和ACI如何营销致死毒药给那些无意识农民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牧师们与先知们,如何对于Mandi人被夺走的特有认同,展开一个文化侵略之战。这是一个关于孟加拉国空军每日在Modhupur无节制轰炸行为,威胁到此区生态生活的故事。 而且,这是一个关于抵抗的故事,述说Mandi村的Adivasis人(当地原住民)如何遭受文明之手多年来的迫害,而今他们坚持了下来且试图扭转情势,拼命地想令他们这毫不关心的国家听到他们的声音。」 BNWLA Hostel Appeal部落格提到它致力于成立基金奖励音乐表演及个人贡献上。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庇护所: 「它将包含一个青年旅馆、学校、训练中心及游戏区,收容那些被欺侮、抢夺、人口贩运、奴隶化及化学攻击的幸存者,以及罹患HIV及AIDS而被遗弃的人们与婴孩。这个青年旅馆目的是透过与社会互动接触,协助人们在一个安全环境下自创伤中复元,并且对于未来再度有了希望。」 Back to Bangladesh部落格的尤里西斯赞赏孟加拉国的年轻人在板球或摄影里所创造的差异感。问题在于这里的文化有种历史性的倾向是朝向年老的、步向过往的。但他的结论是「孟加拉国的未来洋溢着希望」。

15 四月 2007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13 四月 2007

乌克兰:下注尤申科

校对:Portnoy 3月31日,数万名民众参加乌克兰首都基辅两场大型集会,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与政治盟友带着人民前往欧洲广场,抗议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国会;尤申科的支持者则群聚在独立广场,大声支持总统的强硬决定。 4月1日,基辅一切平静无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并指控亚努科维奇夺权,执政联盟则决定违抗总统意志,国会隔天仍正常运作。 人们都在揣测,目前情况将会如何发展下去,而预计于5月27日举行的国会大选又是否如期举行。不过乌克兰民众似乎早已习惯这种未知,毕竟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总统与总理会否达成协议,就算最终协议是成真还是破裂,人民也不会太意外。 乌克兰记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关下注在总统身上的风险: 政治算计 我有些政治预测能力,不过在下赌注时,我不会参加国会是否将解散的赌局,因为尤申科是个难以预言的人物,我无法分析影响他做决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会输。 有趣的是,国内确实有相关赌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热门新闻网站Ukrainska Pravda论坛中,三位成员因尤申科的顽强决定而赢得10美元,还有两人获得20美元,押注总统不会解散国会者赔了40美元。 类似赌注,但有点不太一样,在Ukrainska Pravda论坛里还进行了一场民调[UKR],询问读者是否支持总统,154名参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们要支持他,让他对我们失信,又在复活节前夕撤回决定? Kram:是的,但就连在昨天,我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决定! Matroskin:否,难道这是他当总统两年来,第一次坚定的决定吗? unika便对国会重新选举有些质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满月出现后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她认为满月只会让心理疾病者更加严重,不过她也严肃地表示: 他们可以再举办十次选举,但结果都会是双方平分秋色,无论人们乐观或悲观都明白这种情况,所以为何还要花这些钱、麻烦人们离开工作岗位、让政府瘫痪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为,例如skylump写道[RUS]: 万岁,我好高兴,尤申科终于跨出有尊严的一步,我依然乐见国会解散,因为我们要教教这些菁英什么是民主,不管是欧洲过去的断头台或是乌克兰过去的钉刑,都已不符合时代潮流,现在我们要让他们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选举中让菁英们破产,至少得让他们懂得一些事情。

12 四月 2007

伊朗:另个角度探看英军人质事件

校对:Portnoy 伊朗军队于3月23日于波斯湾逮捕15名英国海军,这起英伊海上危机也成为国际媒体焦点,英国与伊拉克政府均表示,英军当时是在伊拉克海域执行日常船只管控工作,不过伊朗政府认为英军已越界进入该国海域。 自伊朗电视台播出一段画面,其中一名英军Faye Turney头戴面纱,并读出一封道歉信,为违法进入伊朗海域致歉,这场危机也因此进入另一个层次,各位可从这里的相片追踪事态发展。 有些人以漫画记录此次事件,许多人则用文字书写,还有些人的作法极具创意。 道歉画面似曾相识 博客Haji Kensigton[Fa]论及这封道歉信中对战争的批评,他质疑,哪位英国人会相信,自己的同胞在军中服役近十年,到伊拉克作战也近四年,却会在短短六天内由衷改变对战争的看法? 他也语带讽刺地表示,让真主党学生团体处决这些海军,可能还比强迫海军写下道歉信人道一些,他在文章结尾仍然讽刺地说,请处决海军,再叫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自己写道歉信。 Azarmehr提醒我们: 自1979年伊斯兰政权在伊朗执政后,我们便已习惯在国营电视频道里,看到异议份子、反对党或在政府失宠者为自己所犯的「罪刑」致歉,由于太过频繁,一般伊朗民众已不相信这些画面,我对这位英国女兵自愿写信、自愿戴上头纱这件事也持同样的不信任 伊朗得付出庞大代价 Jomhour[Fa]认为,伊朗外交与政治似乎已受喜好冒险的军方人士把持,也觉得此事必已获总统允许,他还提到少数真主党学生团体在外交部的游行,学生们要求伊朗与英国断绝外交关系,并将这几名英军送交审判: 伊朗安全人员常镇压女权人士、教师或劳工的和平游行,但对这些学生却毫无动作,人们说这些学生的主张实在太过激进,连倾向基本教义派的Fars新闻频道都未播出。 Omid Memarian[Fa]表示,他不知道这起事件为何发生,但西方媒体的报导只会让许多声音认为伊朗不该当绊脚石,必须被好好控制。他也指出,许多人将此次经过与1979年的美国人质危机相较,当时伊朗政府挟持美国外交人员长达444天。 是阴谋,还是失去理智? Karriz[Fa]则提到网络社群最喜爱的阴谋论,他说有些人认为,这可能是英军为展开军事行动,故意设下的陷阱,英国平常会要求联合国谴责伊朗吗?他也指出,43%的英国民众支持以军事行动救出被捕英军。 Mr. Behi表示,各国政府都不期待对方能接受自己的说法,伊朗长期为了边界位置与伊拉克及科威特争执不休,他也认为无论是英国与伊朗政府皆不够理性。 是间谍吗? Shahrah Edalat[Fa]指出,英国一直对伊朗怀有敌意,也质疑为何前任改革派政府几年前决定重启英国驻伊朗大使馆,Edalat指称英国外交人员时常成为间谍,故现任革命政府应结束两国外交关系。

11 四月 2007

伊朗:串连医疗世界与新年反省

校对:Justin 透过相片、图像与文字,伊朗博客提供各种信息、意见与议题讨论,但博客的功能不止于此,有时他们会发起不同的计划,让世界变得更好,伊朗裔的美国籍博客Paris Marashi公布一项计划,促进伊朗医疗人员能与全球同业联络往来。 Paris Marashi在博客Sounds Iranian里,详述名为「伊朗医疗研究联系」的计划内容,希望建立一个社群入口网站,让伊朗与世界各地的医疗人员能够在此接触。 她希望如此能协助医疗教育者、专业人士与研究人员,在此分享研究报告、相互学习与策画活动,并且让伊朗与其它地区的医疗工作者拥有串连的管道: 我所认识的医师与研究员中,有些人都与伊朗有所合作,也有意建立一个空间相聚、联络与交换信息与想法,因此我架设了这个使用测试站,我希望看看不同的工具能如何创造更多跨文化交流,我会不时更新我的论文页面,各位也可以来看看详情。 尤其此刻伊朗因为核武危机,遭受国际社会孤立,显得Paris Marashi的想法格外有意义。 受苦的劳工与停滞的经济 伊朗民众在春天初至之日庆祝新年(Norouz),许多博客趁着季节转换之际回顾过往一年,并讨论社会面临的各种困境,也包括核武危机的后续效应。 Kargar[Fa]认为今年和往年一样,劳工都难因新年而开怀,因为不断面对来自资本主义政府的强大压力,孩子都在等着新年礼物,但多数蓝领阶级家长根本买不起。Kargar也提到,三月间有教师曾游行要求提高薪资,至今还有数名教师身陷狱中。展望来年,Kargar觉得劳工生活肯定很难过,也会有更多争取劳工权益事件发生。 改革派的前国会议员Ali Mazroi[Fa]指出,伊朗核能政策已使国家经济停顿不前: 若重省过去一年,多数伊朗人都感到相当辛苦,我强调是「多数」伊朗人,因为还有少数群众用尽一切代价也要发展核能,甚至不惜损及日常生计,这些人通常都是掌权者,所以不用烦恼下一餐在哪里,他们希望让外界认为,全伊朗民众都相信「核能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所以政府刻意压制伊朗人民的其它要求与需求。 Ali Mazroi还指出,政府并未改善伊朗民众的生活,尤其贫民仍旧困苦,过去一年以来唯一的正面改变,只有政府举行的地方选举。 Jomhour[Fa]则表示,今年伊朗人或能拥有和平非暴力的一年,反对一切战争,并试着与他国和平共处。 大自然悲鸣 Animal[Fa]提供对去年的分析,认为政府忽视环境与自然议题,他说前总统卡塔米(Mohammad Khatami)在位时,环境总是政府第二或第三优先要务,但现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执政后,环境政策已落居第15位至第20位。 他表示,伊朗今日最严重的环境问题包括自然公园与森林的毁坏、大城市与河流的污染,以及对濒临绝种动物关注不足。 「伊朗人的生活方式」...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博客已成流行趋势?

校对: Justin 一名阿尔及利亚官员控告博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诽谤,这也是该国首度有博客因网络言论而吃上官司。 Baroudi对此相当冷静,认为不需要担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传票,Tlemcen宗教事务官员指控我在2月20日时,在自己的博客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张贴名为「Al Sistani出现于Tlemcen」的文章,内容涉嫌诽谤。 这名官员先请示政府获准后,才对我采取法律行动,这也让政府开启控告博客之门。 刚好先前还有监督各国表意自由的机构发表2006年报告,指称阿尔及利亚的网络使用者拥有高度自由,另列举埃及、突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等四个阿拉伯国家,认为这些政府限缩人民在网络上表达意见的自由。 Baroudi表示记者将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讨论这个案件: 我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因为我确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响应有的权力,博客当然不是不可受批评,宗教事务官员先前禁止伊斯兰教长(Imam)在公营广播电台发言时,我就曾批判这项作法,政府不该禁止教长为真主阿拉传教,如果他们控告我「未侮辱宗教」会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博客上侮辱各个宗教,宗教事务官员可能还不会控告我,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摩洛哥博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订计划,在3月25日至31日间介绍他最喜爱的博客。 例如这天他便选了埃及的博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两人是埃及相当知名的重要博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说是以阿拉伯文书写博客的先驱,涵盖题材广泛,而且在社会上也很活跃,在德国之声2005年国际最佳博客大赛(BOBs)中,也荣获最佳埃及博客的奖项,他最近成立了「离开我们(Sebona)」网站,抗议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锁多个博客与网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我对博客该是什么样子有些了解与想象,而在众多阿拉伯文博客中,我个人觉得他的博客是少见符合心中标准者,唯一的缺点是他不太常更新。 「离开我们」这个网站建立的目的,是因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