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七月, 2007

海地:政府能否落实反贪腐及反毒政策?

海地总统浦雷华(René Préval)上周在美国布什总统及加勒比海共同市场(CARICOM)15位会员国总统面前公开宣示,政府部门将以反贪腐及反毒为施政首要目标。 蒲雷华接受《消息报》(Le Nouvelliste (法文))访问时表示,「贩毒走私集团买通了警察、法官及政府官员,打通各方关系,若毒品问题未妥善处理,社会就无法安定。若不着手毒品问题,光是空谈各种投资、社会稳定与进步,一切将是徒劳。」 博客Collectif-haiti-de-provence振笔响应总统谈话,指出海地严重贪腐情形,并质疑蒲雷华反贪腐的决心。 许多关心海地情势的国内及国外人士经常苦思,如何制定有效率的政策,带领人民走向更好的未来,但问题在于,何时制定政策?该如何落实?由谁主导政策执行? 若要有效执行政策,就必须铲除陈年祸害,克服过程中的障碍… 无庸置疑,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贪腐。贪腐不但隔绝政府与人民,更是窃国之罪,从侵占戴沙林大道(Jean Jacques Dessalines boulevard)角落作生意的小贩到中饱私囊的部会首长,不论社会阶级,人人都应该了解此道理… 博客Collectif为文表示,虽然政府揪出金融弊案,但仍不足以显示政府打击贪污的决心。 金融弊案风波过后,海地国会信用大打折扣,我们原本以为部分人士会因收贿而下台,另外,警方日前起出了15公斤古柯碱,相关单位高度怀疑部份宪兵牵扯其中,以上二例清楚显示贪腐早已深入重要政府机构,然而官官相护,加上民众漠不关心,事情竟然悄悄了结,若人民不愿费力维护司法正义,社会必将沦为不公不义。 Collectif的悲观结论认为,海地民众太满足于现状,已为惰性麻痹: 时至今日,各种腐化的因素早已根深蒂固,深植在海地民众内心深处,任其在污秽、病态的环境中萎靡,但民众自己却不自知。 无庸置疑,海地政府不可能由内部改革。 作者:Jennifer Brea 校对:Portnoy

苏丹:电影评析、单身、苏丹强暴法律、和给达佛的救命火炉

本周的苏丹综合报导有许多事要提,所以咱们就开始吧。我们会先从几位苏丹部落客对于最近几部电影的想法开始谈起。 住在Dubai的苏丹部落客Ayman 超喜欢变形金刚(Transformers): 哇喔哇喔哇喔… 多么棒的电影啊! 变形金刚肯定是今夏最棒的电影。两个半小时极度的视觉效果、惊人的大马力跑车(我喜欢新的Chevy Camaro)、和神奇的动作场面。 全力推荐!! 另一方面,住在Oman 的Amjad,, 完全不会 被最新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电影所打动 : 我不是哈利波特迷,永远也不会是。我一点也不会想去看这部电影。 同时,Daana 觉得她被排挤并且遭受不平等待遇,只因为她是单身的女孩: 我刚刚意识到这是一种施加在我身上的新差别待遇。事实上,它是如此地模糊难辨,让我最近才发现这个事实。我指的是针对单身族群的差别待遇。 最近我发现如果你是单身,身边的人们就会尽可能地试着占你便宜,从你身上挖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译注: Danna 在该篇文章中提到了几个发生在家里、工作上的例子。简单的来说,人们会因为你单身、不用约会或是家庭聚会,就以为你比较有空,把一些事情丢给你做) 之前被她的美国签证搞得焦头烂额的 Kizzie,现在正享受着她的旅程。...

(短讯)伊朗:援助黎巴嫩,却非国内洪水灾民

Balouch指出(波斯文),根据伊朗媒体报导,政府对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Sistan and Balouchestan)中,Sarvan村洪水灾民(译注1)的援助仍嫌不足,Balouch提醒我们,伊朗政府援助因去年黎巴嫩战争而失去家园的黎巴嫩(什叶派)人民两万美元。 译注1: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于今年初遭受Gonu飓风袭击,可见GV 中文化小组于一月翻译的文章-伊朗: Gonu飓风灾民,巴勒斯坦危机,石刑暂缓执行 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twmax

阿富汗:专访部落客兼记者 Baktash Siawash

接下来是专访部落客兼记者Baktash Siawash,谈到关于阿富汗的审查制度、媒体和部落格。Baktash为许多杂志写作,包括了WashingtonPrism。 问:请简介你自己及你的部落格。 答:我叫做Baktash Siawash,现居于阿富汗,我的部落格是Writings of Siawash(波斯语Neweshtehayeh Siawash)。我的部落格写作要回溯到2003年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Kabul)。我以前将我所写作的文章经由 Persianblog平台发表,但在发表了一篇名为“德黑兰不适当的面纱”(Bad Veil/Hijad)之后,我的部落格被这个伊朗的平台提供者移除了。现在我有一个新的部落格http://www.kabul.tchatcheblog.com/。 问:你如何评估阿富汗部落格的现况? 答:我想,阿富汗的部落格写作开始于2002年,而部落客仅限于可以在工作时接触到网路的那些人。那些部落客大部份为非政府组织(NGOs)、联合国 (UN)或是其它在阿富汗的其它国家机构办公室而工作。有些阿富汗的部落格则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美国或世界各地的阿富汗人所建立。 2004年时,阿富汗部落客的数目增加,部落格也增加到约300个。到了2005年,统计资料显示阿富汗部落格的数目已增加到约 900个。目前则有3000名部落客,但许多人在一个月内未曾更新他们的部落格。有少数的部落客每天、每周、每月的更新他们的部落格。絶大多数的阿富汗部 落格是有关诗、政治和文化。 问:看来阿富汗人很乐在享受言论自由,在那里有很多的期刊杂志。你认为部落格可以为言论自由带来附加价值吗?部落格的目前为止的角色是什么? 答:在阿富汗,目前有大约70个电台、400份日报/周刊/月刊、五个新闻通讯社、七个电视台,但我们尚未拥有言论自由。阿富汗政 府不接受评论性的期刊以及记者。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阿富汗的独立记者Narmgo,只因为批评一位阿富汗官员,就被拘捕送进大牢。阿富汗政府控制着部落 格。二天前阿富汗的独立部落客兼记者Kamran Merhazar 由于也批评政府,而遭阿富汗特别警察机构NDS监禁了几天。 这些例子显示了部落格和其他媒体所遭遇到的压力增加,使得经营部落格、报纸、和杂志在阿富汗变得日益困难。 问:传统媒体和部落格的关系为何?许多记者从事部落格写作吗? 答:我认为部落格对阿富汗而言是一个新的概念。在这里,一些报纸和周刊有网站和部落格,但普遍来说,和部落格合作还在未发达的状态。大部份...

危地马拉:互联网开放,谁都能写博客

危地马拉九零年代初曾经政局动荡,时任总统的艾利亚斯(Serrano Elías)便决制出手管制媒体,当时大多数瓜国民众无法接触互联网,但互联网真是个散播消息至海外的好工具,让世界知晓瓜国境内事态,少数拥有特权者得以藉由互联网广发消息。电讯事业民营化之后,互联网服务提高了质量与普及率,今日许多人不再静默,开始使用手机与计算机,更学着在互联网世界抒发所思。 现在危地马拉也出现内容受人非议的博客,有些关乎政治立场,其它则有关各种复杂议题及人物,以下为几个例子。 十年前,无论在新闻或一般人闲聊,都不曾提到关于政府军的只字词组,因此当我们发现军事博客军事观点[ES],实在值得好好注意,其中报导有关军方争议单位人员kaibil的训练与活动,也能见到媒体中少见的看法。 美国人在危地马拉通常不受舆论欢迎,但两位北美民众在博客GRINGOLOGUE里,畅谈在瓜国担任志工的经验,很高兴能见到外籍人士提供的不同观察角度。 互联网上也有些对照组,Homo homini lupus[ES]的作者正在智利做交换学生;elcharakotel[ES]的作者则移居欧洲,两人身处于异国社会与体验中,论调也与留在国内的危地马拉博客相异。 国家大选将于九月举行,候选人与观察者都首度采用博客,例如「危地马拉选举[ES]」等,经费拮据的小党亦透过博客传递理念,如「危地马拉际遇 [ES]」。 无论是执政党或遭社会遗忘的地方组织,都在博客里找到一席之地,例如GANACHINAUTLA[ES] 危地马拉民众已明白互联网散播观念的益处,博客这种工具也适时出现,当地博客关注焦点时常领先一般记者,也开始透过个人空间阐述观点、意见相互讨论。但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是博客之间,当地人们接纳多元意见的雅量仍有限,博客用途广泛,但尊重异议与言论自由是不变的共通价值。 作者:Renata Avila 校对:Portnoy

孟加拉国: 政治改革

孟加拉政坛近来纷扰,政治改革变成了政坛显学。 由于孟加拉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民众不得参与一切政治活动,但某些党派却私下研议整肃贪污,带动国内政治改革,并期待在党内建立、落实民主机制。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Rumi表示,如此行径明显来自政府高层授意。 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开表示,“为筹办眼前的总统大选,政党改革将为首要目标。”,An ordinary citizen对该委员会十分赞许。 不过政客口中的改革究竟为何?以下是Rumi的详细解说: 一般而言,政治改革手段包括限定国家元首任期、成立联合政府及落实政府透明运作制度。 部落客Angelmorn批评,两位政坛女强人相互恶斗,眼前政坛动荡全由她们一手造成。 现在全国都在辩论,是否就此让两位前总理(瓦吉德夫人及齐亚夫人)退出政坛,一时间,孟加拉国民党(BNP)及人民联盟(AL)无不引颈期盼新面孔能在党魁选举出线。 然而两位女强人退出政坛之前,难道不须为政治恶斗负责吗? 近来两位女强人所属政党内部闹得风雨满城,改革派与传统派正激烈厮杀。 人民联盟资深领袖Suranjit Sen Gupta将当前局势称为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局面,Dhaka Shohor则严词抨击Suranjit Sen Gupta提出的改革方案。 他的改革方案仍旧是一套独裁制度,只不过是把内阁制改为总统制罢了,完全忽略权力制衡之重要性。 一时间,国内主要政党纷纷提出政党改革方案,Angelmorn惊叹表示: 最令人惊讶的是,虽然国家紧急状态时期严禁“集党结社”谈论政治,但实际上政治活动未稍停歇,许多人并未遵照政府法令。 Rumi说:...

巴勒斯坦: 加萨近况如何?

译注:近日巴勒斯坦二大派系哈玛斯及法塔之冲突情势的说明,可参考巴勒斯坦危机中的玄机 一文。巴勒斯坦分为加萨 (Gaza)及约旦河西岸(简称西岸,West Bank)二部份,其简介及相对地理位置请参阅维基百科之说明 世人逐渐的对国际主要媒体所做的报导感到厌倦,这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惊讶。部落格变成了解某个地方的适当方式之一。Ramzi Khoury of Arabisto 说道: 在现今的年代,传播可以把恶魔变成天使,然后把真的天使捣成泥。在国际网路支持的强力宣传机制重锤之下,就算是“合法正当”也变得如此有弹性以至于不复见。 以这样的心情,本周我们要到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探险,去一探当地真正发生的事情。随着加萨逐步扩大的情势,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12名加萨居民,包括一名12岁的男孩,星期三遭到以色列军队杀害。有些人认为这是对二周前控制加萨的哈玛斯所做出的直接攻击 (newsweek报导)。 部落客tabula gaza 思考着加萨将会发生什么事: 当国际间拒绝承认选举的结果,民主选出的哈玛斯 (Hamas)政府注定是要失败的。此外,由法塔(Fatah)所执政的前政府不愿意将政府体系以及安全部队等大权移交,哈玛斯被迫要以实际的行动来取得巴勒斯坦单一政府的位置。如此才能对付日益升高的无法治状态。 现在,因为国际间不允许哈玛斯成功,加萨的新小国家将会失败。 这位部落客补充: 当这些国家公务员听令于他们所效忠的法塔领导,留在家里而不出门上班,加萨可以存活多久呢?加萨的学校教师、政府雇员以及警察要待在家多久呢?这必须由他们所选出的政府做出答案,但目前,在国际领导人密切注意后续之际,用以取代傀儡政府的单一领导的执政尚未合法化。 来自拉姆安拉 (Ramallah)的部落客Almanara Square分享了他对未来的担心 : 自从加萨变成战区,我觉得好像在巴勒斯坦的规范全都被破坏了。好像什么事都被允许......

巴勒斯坦人内閧

巴勒斯坦怎么了?巴勒斯坦人为何内哄?冲突的导火线为何?到底谁胜、谁负?后续又会如何发展? 巴勒斯坦博客Haitham Sabbah综合心中厌恶感受,响应以下问题,笔者将原文(阿拉伯文)译为英文。 巴勒斯坦占领区正上演一出丢人现眼的剧目,不仅兄弟互相残杀,部份巴人甚至为了求胜,竟和敌方连手打击手足,表面上似乎取得胜利,但他们打败的其实是自己,他们并非被战机、坦克或火箭炮击败,摧毁他们的是心中的盲目及病态,他们庆祝的是失败,并非胜利。西方国家往往慷慨金援这些巴人,造成家破人亡,然而巴人亟需司法公义昭彰时,西方国家却一副阮囊羞涩。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校对: Leonard

(短讯)乌克兰:政治人物之奢

Ukrainiana再度张贴乌克兰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在克里米亚地区的豪宅照片,并且表示:「『地区党』(Party of Regions,亚努科维奇所领导的政党)最近的广告里写着:『乌克兰全国人民都在努力维持生计』,但有些人显然并非如此,他们的奢华生活似乎永无止境。」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