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十月, 2007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讯)巴巴多斯,多米尼克:记者被告

「泰晤士報 刊載了一篇文章,質疑首相以區區政治人物的薪水,名下怎麼能擁有價值數百萬元的不動產?」巴巴多斯自由報指出,一位多米尼克報社編輯,因為質疑官員財產的來源,而被該國首相所控告。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20 十月 2007

(短讯)拉脱维亚:抗争之事

博客「一切拉脱维亚」提及,现任政府任期即将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现抗争群众:「本地外籍人士观察到,大批拉脱维亚民众上街抗议,通常人们得非常愤怒,才会以行动表达,而人民也确实相当愤怒。」

19 十月 2007

(短讯)日本:举报非日籍雇员

据Debito报导,日本政府为了整肃非法移民,要求雇主向政府回报他们所有非日籍员工的基本资料。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2 十月 2007

(短讯)捷克:狸猫换太子

“几乎每年都有两对夫妇抱错他们刚出生的宝宝。数份捷克报纸指出,这些宝宝刚出生就被错换,多半要怪罪于粗心的护士。”相关报导请参见Petr Bokuvka的每日捷克 --这里和这里。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1 十月 2007

刚果民主共和国:又见空难

Du Cabiau à Kinshasa是名居住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以下简称刚果)的比利时人,他提到[fr]在Kimbanseke发生的空难,当地也是首都金沙萨(Kinshasa)贫困与人口稠密的地区。 空难至少造成5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外界不断抨击运输部长“改革航空业无能”。 Du Cabiau à Kinshasa认为这起意外其实注定会发生: 远自一英里外,都能看见失事现场,由于刚果完全缺乏公路、铁路等陆路基础建设,国内运输多数倚赖飞机,这个贫国的空中交通十分繁 忙,国内共有数十家小型民营航空公司,等于天空中有数百架会飞的棺材,我们每天都会看到许多超载的古董飞机,从房屋上低空掠过。这起空难不是空前,也不会是绝后。 刚果博客Alex Engwete[fr]指出,是因为发生了灾难,世界才会注意到刚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播出金夏沙班机坠毁画面,国际大媒体最爱这种激情的灾难画面,不然他们平常都对刚果漠不关心。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校对:FoolFitz

3 十月 2007

缅甸:来自各地的声援

昨日,缅甸政府对仰光的示威群众提出驱离警告,这群由僧侣领导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并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复原有物价。邻近国家的博客纷纷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与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忆起菲律宾也曾有过相似的经验: 不论仰光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将会如何发展,我希望不会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况发生,虽然在每个反对政府行动中,暴力总会介入。但我希望这些将军们能够冷静沉着些,不要走上回头路,用野蛮的方式与示威者交战。我们曾经两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则在1991年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赶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与缅甸间的互动逐渐升温,此次则批评越南报纸未给予此事应有版面: 相较于其他国际媒体以头条大幅报导此事,越南最热门的报纸《Tuổi Trẻ》只有区区五句带过,另一家报纸《Thanh Niên》的报导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还提到: 今日,我们缅甸的同事告诉我们一个传言,因为网路上广泛流传相片和录像,所以今晚缅甸的网路将会被封锁,以防止影音画面再度外流。 在〈缅甸,我们与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博客Somongkol Teng在回响里,对其他人批评缅甸僧人不该参与政治活动做出回应: 我晓得在佛教教育里,僧侣不应该过问红尘、更不该涉入政治;然而,当我们考虑到实际面,他们也是那个国家的一分子啊。这些 事情影响了国内每一个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时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杀害。无论如何,我都不认为他们应该保持沉默。当社会需要他们伸出援手时,他们应适时地发声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博客Bernard Leong希望东南亚国协和中国能够介入缅甸,阻止这场腥风血雨。 从天安门事件开始(至今我仍记忆鲜明),过去二十年间在亚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争,最终大都以流血画下句点(不过印尼和菲 律宾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的抗议事件除外)。当军政府正式出动他们的部队时,就表示离流血冲突不远了;倘若真的发生,便会殃及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那么,世 界面对如此情况,将会如何行动? 当美国已经对其进行制裁时,观察中国的一举一动,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东南亚国协将维持不干涉他国内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则,继续袖手旁观,但我个人坚决反对这种态度。 另一位新加坡博客Mon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