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十二月, 2007

26 十二月 2007

俄罗斯:总统人选底定?

一年半前,俄罗斯部落客若想对着熊大叫,一定得去动物园才行,现在他们完全不用离开电脑前,因为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已打算支持第一副总理梅德维捷夫(Dmitry Medvedev)角逐2008年总统大位。 梅德维捷夫的姓氏(Medvedev)字源出于俄文的“熊”(medved),Yandex Blogs(RUS)便列出超过1500篇关于批评梅德维捷夫(RUS)的文章,另外1400篇文章则比较客气[RUS],称他是总统“继承人”。 以英文书写的俄罗斯部落客也在讨论此事,先前都在猜测谁可能是下任俄罗斯总统,以下是部分反应。 Mark MacKinnon's Blog: 恭贺梅德维捷夫总统,当然选举这个形式还是要做,不过他已笃定当选,除非克里姆林宫内决策又出现大转弯,否则普廷钦点者肯定能过关,自由派的在野党已自毁前程,无法团结一心,竟派出三人参加明年四月大选。 梅德维捷夫一切都是拜普廷之赐,若普廷开口要当总理,或是要他放弃总统职位,梅德维捷夫都会照办。 Ruminations on Russia: 终章抑或序曲 Google News现在有108个条目,都宣布梅德维捷夫已成为执政党与亲政府政党共推的总统候选人,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好事。 但一切太简单了,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反而是意想不到的面向,今年夏末的传言指出,梅德维捷夫被查察正在积极布置势力,以坐享好处继续掌控重要职位(GAZP),但应不会成为总统候选人。 Sean's Russia Blog: 故事尚未了结,未来还有更多值得讨论之事,但光是在初期,有件事已是再明白不过,无论普廷用何方式强调他会卸下总统职位,批评者也不可能轻易饶过他,正如Michael Corleone在电影《教父第三集》所言:“当我以为自己已是局外人,他们还不断将我拉回局内。” Siberian Light:...

24 十二月 2007

伊朗: 左派学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周于德黑兰及马赞德兰(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学生。此举也许是一项先发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学生团体“自由平等学生 会”,藉由其博客通报世界关于名为“学生日”(16 Azar)的抗议活动,并使其无法于伊朗多所遭受威胁的大学里,组织争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会。 来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项关于此左派学生运动的有趣事实。首先第一点,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进份子遭大规模处决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想仍能于伊朗发生影响力;第二点,对社会主义派学生的镇压,竟是发生在一个与查维兹(Hugo Chavez)及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会主义领导者有密切关系的国家;第三点,此运动须倚赖博客作为联系及组织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隶属左派学生团体的Barabary Azadi(意为“平等自由”)博客写到:当局于学生们准备在十二月二日进行抗议活动前,开始逮捕在德黑兰的活动成员: 激进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于德黑兰大学的工程学院前发动抗议活动,学生们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进行;学生举着写有其诉求及目的的海 报及标语。包含“学校不是军营”、“女性自由是社会的自由”、“拒绝战争”、“将脏手从伊朗人民的身上挪开”、“释放政治犯”、“还有其他选择方式”、 “释放我们的同侪”、“学生运动和工人及女权运动联盟”、“我们要求独立公会”等。 他们并在博客里公布已遭逮捕的学生名单,并誓言无论多少人遭逮捕,此运动将如期进行。 据学生委员会的人权报导博客,Schhr,报导[Fa],受监禁学生的亲友正担心学生们的待遇,他们大多数被留置于恶名昭彰之艾文监狱里的隔离室内,情报单位告知学生家人,他们能够拘留学生九十天而无须提供关于学生的任何资讯。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属于伊朗北部马赞德兰之左派学生团体的Mbulletin 博客说,五名学生遭到逮捕,让他们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进份子于伊朗被逮捕并处决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兰共和国情报单位更多的错误计算,加之“自由平等学生会”于全国不同大学内组织学生日抗议活动、示威者会声援遭拘禁学生。德黑兰、设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学生们,呼吁政府释放他们的同侪。 铐上锁链的众星 Salam Demokrat...

22 十二月 2007

(短讯)俄罗斯:风云人物计划

博客「新俄罗斯观点」认为,美国《时代杂志》今年将俄国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选为年度风云人物,「是项对美俄两国政治及媒体菁英皆有利的成功计谋,至于此举是否符合两国人民利益,这个问题就留待各位读者自行评断了。」

21 十二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经济危机之后

作者注: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余所有超连结均连至俄语文章。 无论是小型经济或金融危机,或是政府所言的「导正市场行为」,哈萨克斯坦度过此次事件后,部落客仍不断讨论后续效应。 Sarimov表示,哈萨克斯坦金融业年会已无限期延后,国家银行主席Saidenov解释:「因为总统下了指示,所以情况很明显,银行业的任务也很明显,不需要再开会讨论」。这种抑制言论的决定让Sarimove很担心,「银行家都吓得不敢说话」,也预估明年政治还会倒退。 syndikator 探讨政府把贫穷线订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准。很明愿的,如果赚不到维生薪资的40%,我是难以维持生计的。,若我勉强赚到薪资43%好了,按政府的标准,我仍不能算是穷人,可恶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质疑近来哈萨克斯坦房地产风波的根源。他听到了一个网络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资料,一段窃听的电话录音。2007年8月间,某位政府高官为执政党招募国会竞选经费。捐钱的企业正巧都是国内主要的二大建设公司。「也许这就是房贷市场破产的原因?」他愤怒地质疑。 Xxrock讨论另 一项议题,政府最近查缉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Almaty)附近国家公园的违建别墅,他表示:「官员贪污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所 有证据都显示,土地任意赠予高层官员明显违法,可是只有威胁权力核心的官员遭到法办」,检察官竟然决定不起诉部分犯案官员。 Steve LeVine总是热衷于观察哈萨克斯坦等里海国家的石油业发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龙(Chevron)与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业陆续让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逐渐下滑,他表示:「多年来两家公司都展现强硬态度,如今却立场软化,乖乖付出3.09亿美元的环境污染罚金」,他也认为,义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许多石油大公司与哈萨克斯坦谈判,将尽力满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该国广大油田的开发权。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nairobi

14 十二月 2007

马来西亚:印度裔群众要求平权

马来西亚印度裔人士数周前穿越车阵、封锁的道路与关闭的火车站,在首都吉隆坡举行示威抗议,要求获得平等人权。 警方封锁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道路与两座火车站,对“印度人权行动组织”的游行队伍严阵以待,使用催泪瓦斯与掺有化学物质的水柱驱离群众,成功将抗议民众分散区隔在吉隆坡各处,有些人被赶到安邦路区(Jalang Ampang),靠近印度教圣地黑风洞(Batu Caves)著名的双子星大楼也在不远处,抗议群众自早上七点三十分便在双子星大楼附近集结,据报导指出,直至晚间十一点,警方都还在黑风洞入口处驱散群 众。 照片由lastham 提供。 Jelas.info的博客记录自己在安邦路区遭遇催泪瓦斯攻击的亲身经验: 我很靠近最前端,从来没遇过催泪瓦斯,让我措手不及,我的天啊,感觉有够痛,我以为自己要窒息了,我只能慢慢随逃窜的群众步行离开,我不确定后头当时有没有警员在追打我们。 由于群众分布的区域太广,各方对于游行人数估计差异颇大,英国广播公司在高级专员公署外采访,认为超过5000人参加;美联社报导人数破万,《亚洲时报》估计超过两万人,网路新闻网站Malaysiakini认为有三万人。 《新海峡时报》报导,共有136名抗议群众面临起诉,三名“印度人权行动组织”人士在抗议前三天,便已因煽动叛乱罪名被捕,等抗议隔天便无罪释放。 “印度人权行动组织”并未获得政府发出游行许可,但仍提交一份备忘录,要求英国政府拿出四兆美元,补偿1967年马来西亚独立之前被英国送至马来西亚工作的印度民众,抗议群众抨击马国法律歧视国内庞大坦米尔族群,马来西亚今日印度裔族群超过二百万,由于政府采行的配额制度独厚马来人,使印度裔人民难以取得营商执照、物产与高等教育机会。许多抗争群众高举英国伊莉莎白女王与印度圣雄甘地的照片。 (图说)驻守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警员 抗议者也认为,他们希望获得马来西亚印度国大党的注意,S. Samy Vellu自1979年便领导该党至今,对于该党长期无力提升马国印度裔族群的地位,许多群众感到十分失望。 Color Blind的博客Ronnie Liu指出,抗议者高喊要Samy Vellu下台: 马来西亚国大党党魁S Samy Vellu必须立即下台,这似乎是今日三万抗议民众的共同心声,我遇到每位印度同胞都意见相同,Samy Vellu先生,你听见人民的心声了吗? Disquiet博客兼全国人权学会主席Malik...

7 十二月 2007

苏丹:当死亡变得稀松平常

对大多数的人而言,眼见一个人的死亡可以是个重创的经验。然而,当你身处其中很长一段时间后,这样的事就会变成日常小事,没什么大不了。这就是SudaneseReturnee 领悟到的。他在欧洲待了几年的时间,再重回Juba-苏丹南部的一座城市-见证了廿多年的血腥战火。 多年来,我从不知道为什么会老是想着我可能会死于横祸。在Juba,人们谈论死亡和悲剧,大概比欧洲人谈到天气还要频繁。 …两天前,就在Juba,发生了一件实在令我目瞪口呆的事。那晚的夜空下,我和几个朋友坐在家门口。 …然后一阵似是痛苦、似是困惑、又或惊骇的尖叫声划破宁静。 …一场意外事故。他的头完全变形了。看来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的当时,他就死了。我听到有人说,又是一件意外身亡事故。 …他看起来绝对是死了,但还是有人跪在他身边,检查他的脉搏,接着不带任何情绪地宣布“aaah, deintaaha!”(啊哈,这个完了!) …他们是同母兄弟!…人群在夜色中逐渐散去。对大多数的他们而言,这不过是Juba的另一天。但对我和我母亲而言,这却是难以忘怀的一天。 SudaneseReturnee仍然觉得很难过。他想找Dr. KonyoKonyo聊聊,但在诊所遍寻不获他。可能是因为Dr. KonyoKonyo忙着在博客上发表关于南苏丹的健康议题应设优先顺序的文章: 你如何决定哪个问题应该优先处理?当南苏丹政府(Goss, Govenment of South Sudan)上任,他们承诺会尽快完成百废待兴的建设,像是兴建医院、诊所、卫生中心、重建旧有的医院。现在所有的州都完成健康调查了,然后呢? 很遗憾,大多数的承诺都落空了。在健康议题上,我们需要知道轻重缓急。 Drima, The Sudanese Thinker在博客中提到一个孩子如何在一场暗杀未遂的事件里被利用: 目击者表示,一位群众里的陌生男子把一个爆炸装置交给那个孩子,要这个孩子往前拿到Kodi站的讲台上。但这孩子还没走到讲台,东西就爆炸了! 他也刊登苏丹总统Omar al-Bashir最近在义大利拜访教宗的照片。...

4 十二月 2007

伊拉克的“觉醒”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博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博客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2 十二月 2007

黎巴嫩:是否进入紧急状态

黎巴嫩在国会未能选出拉胡德总统的继任者后陷入了政治中空期,在拉胡德总统(Emile Lahoud)任期结束的前几个小时,他命令军队接管全国治安,让几个敌对派系提名新总统,并引发国际社会呼吁黎巴嫩内部保持平静。黎巴嫩博客迅速响应,M Bashir以下描述了目前黎巴嫩处境: …所以基本上目前情况可以摘要如下:在今晚午夜过后,黎巴嫩没有总统、政府内阁(假定毫无合法性争议)将总辞、国会的总统大选投票也延期到11月30日,军队接管全国。 Mustapha更进一步厘清黎巴嫩的情况,他写道: 对于过份渲染拉胡德总统谈话的国外观察家,我有个很重要的厘清,这位即将卸任的总统「并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或颁布戒严法,拉胡德的谈话中,引发困惑的段落如下:「黎巴嫩所面临的威胁使黎巴嫩需要进入紧急状态」,此处拉胡德先生所指的是,他要求军队接管全国治安,然而这只是无谓的重复之举,因为总理Seniora的执政团队早就下令了。如果还有什么好说的话,那就是这位马上要成为前任总统的仁兄没有能力做出任何一点正经事,而黎巴嫩与巴基斯坦、约旦、埃及等军队强烈压迫人民的国家之间的差异,很快就不需要了。 Liliane同时也质疑,现在于黎巴嫩国内发生的事情,是否符合宪法原则,她也补充,世人在这一天见证了「最矛盾的」黎巴嫩,因为以下原因: 1. 包括反对党在内的109位国会议员在中午抵达国会 2. 为了选出一个各方同意的总统,选举日期被延后到11月30日 3. 在会后,各方代表各自透过媒体反击 4. 参与国会的内阁阁员自晚间6点30分起讨论最新情况 5. 拉胡德总统(任期到2007年11月23日晚间11点59分)宣布,2007年11月24日起黎巴嫩进入紧急状态。 6. 内阁基于宪法原则,否决这项宣布,并解释,只有内阁通过、送到国会表决、获得国会多数议员的签名后,才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这是今天8:30的情形) Blacksmith Jade也在这里关注局势。 因为还有其它博客会持续更新,请继续注意黎巴嫩情势。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