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9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五月, 2009

31 五月 2009

俄罗斯:北奥塞提亚执法矫枉过正

LiveJournal的使用者liza-valieva,即北奥塞提亚的记者Liza Valieva在博客写出(俄文)一场如果在其他地方发生,人们只会一笑置之,但在北奥塞提亚却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件。 北奥塞提亚是俄罗斯联邦北高加索地区的自治共和国,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当地人民就目睹了无数暴力事件,包括2004年九月的贝斯兰人质危机:

美国:持续争取医疗用大麻合法

美国共有13州允许民众以医疗用途使用大麻,但如今连此种有限权利也受到威胁,许多美国人因此成立博客,支持合法使用大麻。 大麻合法化在美国的论辩最早可追溯至二十世纪初,当时人们开始使用大麻为娱乐,时隔百年,相关论辩始终不曾平息。

29 五月 2009

摩洛哥:冷漠看待政府作为

全球经济不景气似乎影响世界旅游业,摩洛哥自从不再单靠农业维生后,经济便相当倚赖观光产业。 今年三月起,摩洛哥政府想出新点子,在西方主要市场推出广告,希望吸引更多旅客,除了在西欧国家举办许多现场活动,亦架设法文、西班牙文及英文三语网站,以流行时尚设计加上特别形式,将摩洛哥形塑为疗愈中心。网站上想像在今日经济局势的不安情绪中,会创造出各种文明病,并认为摩洛哥疗法能提供很好的治疗。

斯里兰卡:战争终了,和平尚未来到

斯里兰卡政府与游击队「坦米尔之虎」的内战持续逾25年,终于在几天前随着游击队领袖普拉巴卡兰(Velupillai Prabhakaran)丧生而告终,但问题仍在:「许多坦米尔人梦想拥有独立国家,不再受歧视困扰,这个梦想是否亦随他入土?」。虽然许多人视普拉巴卡兰为屠杀者及恐怖份子,亦有许多人尊敬他是为目标奋斗的斗士,有些人甚至仍拒绝相信他已遭杀害,各种论述让他的死讯亦有争议,有些人还运用影像编辑软体Photoshop,试图证明他还活着。

28 五月 2009

马拉维:大选结果跌破专家眼镜

马拉维总统选举落幕,现任总统穆塔里卡(Bingu wa Mutharika)连任成功,已宣誓就职,其中有两件事与先前预期大不相同,尤其与分析员所言相反,让马拉维博客重新思考这个现象,第一,人们本认为 候选人胜败得票将相当接近,结果不然;第二,外界预期选民会再度依据地缘关系与种族背景投票,结果不然。

伊朗:对抗恐同情结

伊朗几位博客对5月17日的「国际反恐同日」发表看法,并关注国内社会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心态。 Pesar转载伊朗同志学生对国内其他学运份子的公开信:

27 五月 2009

东南亚猪流感疫情现况

东南亚数国出现猪流感(或译新流感/H1N1甲型流感)确诊病例,故已非零疫情地区。 得知马来西亚发现猪流感病例,Nuraina A Samad非常害怕:

乌克兰:克里米亚鞑靼人遭流放六十五周年纪念日

五月十八日是1944年克里米亚鞑靼人遭流放被迫离开家乡克里米亚的六十五周年纪念日,在土耳其语中称为Sürgün。 J. Otto Pohl的文章讲述了此流放事件的历史,以下节录自他的文章:

26 五月 2009

伊朗:数位选战的弱势总统候选人

伊朗「护国会议」(Guardian Council)于5月20日决定,共有4位候选人可参与6月12日举行的总统大选,这4位幸运候选人是由数百位参选者脱颖而出,包括现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前总理穆沙维(Mir-Hossein Mousavi)、前国会议长卡鲁比(Mehdi Karroubi)、前革命卫队领导人雷萨(Mohsen Rezai)。

25 五月 2009

马尔代夫:首度自由国会选举余波

马尔代夫过去五年在政治上改变许多:2005年起实行政党制、2008年8月通过修宪案、2008年10月首度举行多党制选举,成立民主政府,故5月9日所举办的国会大选至关重要,新国会将负责通过重要法案,成为国家转型为民主政体的重要里程碑。

24 五月 2009

巴西: 石油、大选和贫富不均的问题?

5月15日星期五,巴西国会针对最大的国营事业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进行相关调查,该公司同时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石油公司。此举是由在野党社会民主党(PSDB)所主导。该党成立所谓的国会调查委员会(CPI为葡萄牙文的简称),对该公司的疑似不当行为进行深入调查。

22 五月 2009

斯里兰卡:博客关注游击队领袖身亡消息

斯里兰卡政府透过国营媒体及手机简讯,于当地时间5月18日下午宣布,国内游击队「坦米尔之虎」领袖普拉巴卡兰(Vellupillai Prabhakaran)已身亡,新闻媒体报导,普拉巴卡兰与游击队海军首长Soosai及情报首长Pottu Amman共乘汽车时,遭到火箭攻击死亡。斯里兰卡历经26年战火,在最近一波攻击中,据称约有250名游击队成员遭格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