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Health 卫生 來自 十一月, 2007

27 十一月 2007

巴林:被方言区隔的国度

本次的主题是:消失的大海/英国的文化冲击/白血病/请说什叶教派语(Shia)! 对于发展的省思 虽然有些特殊景观依然存在,但Hussain仍然感叹土地开发与发展后巴林海岸线的变化。 过了一段时间,海水从海岸线退去。有一度我以为这些海水不会再重回海岸;海洋不再是海洋,只剩下海水退去后的残渣及“阿布苏海岸 (Coast of Abu Subh)”的空名。但谢天谢地,在一连串的破坏和失望后,海水还是回来了,令人目眩神迷的落日余晖美景,也依然留存。 除了是名博客,Hussain也是个杰出的摄影家。以下是一张海洋的照片,这是哈山孩童时常来游泳和钓鱼的地方。 照片由Hussain拍摄 不习惯的礼节 Sayyid Mahmood Al Aali最近到英国读大学。他记录了他对英国的第一印象: 在英国两周后,我不得不对这的人、事发表一些意见。 谢谢/谢谢您 在这个国家,你无时无刻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谢谢您”,多到我现在好像不能没有它。 对不起 有时,我在街上不小心撞上人,对方的反应却是说声“对不起”,好像错的人是他。反观我们国家,在你回神逃离现场之前,你大概就已经被骂得狗血淋头! 排队 你可以发现到处都有人在排队:学校注册、超市或甚至自动提款机前。好像人人都时时惦记着“守秩序”这件事。所以在英国有这么一个笑话:只要看到有二个人一前一后地站着,大家以为那儿有个队伍,就会依序排起队来。 礼貌 过去两周,直到现在,无论在上上或大学校园里,我没有以任何形式、与任何人有过纠纷或遭遇任何麻烦。当你向人询问任何资讯,他或她就会尽可能地试着帮你,就像交谈时,他们总是微笑以对。我想,有些事,身为穆斯林,应该当做首要之务去做,但… 电视上的盛宴...

9 十一月 2007

巴林:隐形杀手,谈一氧化碳中毒

一对情侣被人发现留在车库里空调运作的汽车上,其中一名已死亡。这是巴林博客 Dr Haitham Salman 最近所记述的一个真实事件[Ar],Dr. Salman 并解释一氧化碳中毒发生缘由,以及如何事前预防。 Dr Haitham Salman居住美国密西根,他说: 几天前,报纸上报导了一篇廿来歳年轻人的故事,他因缺氧致死,而同伴的女子则幸运地逃过一劫。他们当时都在密闭车库里,而车上正开着空调。因为没有专栏作 家撰写出此一事件,这篇新闻自然没引起任何注意。但事实上,类似的意外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悲剧意外,总是让人们私语的交流里混杂着伤痛、失落、缄 默丑闻等种种情绪。 要避免再一次悲剧最好的方法,就是提高民众正确意识与警觉。 我们有责任警告社会大众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特别是针对年轻族群,我们必须提高他们对于这种隐形杀手的认识。这是一个不容轻易略过的重要议题,如果我们默不作声,类似的悲剧将会再次上演。我甚至主张,应将相关的知识纳入驾照考试范围。 身为一名专业医师,Dr. Salman 分享了一氧化碳的相关资料,他解释: 这类毒性气体的特征是:其变化莫测的毒气缓缓渗漏,无臭无味或刺激感。由于一氧化碳比氧气更容易与血红素结合,血红素被它“占领”之后,便无法运送氧气,使得体内的氧气输送停止;又因为吸不进氧气,呼吸次数更加频繁,反而提高一氧化碳的吸入。如此恶性的循环下,只会吸入更多毒气,大量降低血液含氧量。特别是脑部的缺氧会造成失去意识,让人们因而错失了求救的机会。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对:FoolFitz

6 十一月 2007

(短讯)印度:没厕所

印度日报报导,在印度,有80%的人无厕所可用,第七届世界厕所高峰会(World Toilet Summit)本周在印度举行,约40国的环境卫生专家将在新德里讨论,如何在2025年以前让每个人都有洗手间设备可用,希望能让人们知道,若想要有个不让疾病任意入侵的生活,干净、卫生的私人厕所是必要的。 虽然印度经济正在快速发展,其国际地位也慢慢提升,但有干净卫生的厕所可用的人仍不到20%,每天早上你都能看见男人或小孩手里拿着一个铁罐或一瓶水,前往最近的铁轨、海岸线或空地,就只为了「解放」一下,女性若一整天都没有机会小解,常必须等到深夜或清晨;若有空走访印度公厕,在大部分时间里你会获得可怕的经验,这导致印度有80%的疾病,源于喝下缺乏卫生环境而遭污染的水。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校对:Foolfitz

3 十一月 2007

日本:在富庶国土上饿死

最近有则关于一个人因无法获得福利支助而饿死的新闻,多亏他在日记中纪录下生命最后几天而让这则新闻受到注目,也激起许多日本博客反省国内福利政策的广义内涵。 博客SkyTeam连结饿死事件与执政党自民党的政策: 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与糖尿病。这就像拒绝给病人一张床一样,是自民党“美丽日本”政策与因而“抵抗势力互斗”的结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觉得这跟福利计划有关系,但是我听说这个地区对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严苛的。大众媒体应该涵盖这议题,但是…报纸中没有任何有关的消息。 当然会有接受福利的人过着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们最终可获得的赖以维生的东西,我想就太超过了。 同时,博客Sen讨论北九州政府对福利支助政策特别严苛: 福利系统难道不是最终凭藉的安全网吗?在北九州市,被半强迫退出福利计划的人根本没有受到照顾,只有死了才会被发现。 对于日本国民与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请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谓的“北九州风格”是指试图以配额来减少申请福利支助的数量,这让我震惊。 博客Masami分析一篇有关九周当地福利政策的报告,对几段关键段落作摘要与评论: 很明显地,最近每年市议会中关于福利行政的预算,会计相关的决策是来自且经过常任委员会讨论。“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经由代表市民的议会通过。换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观察到: 如果你有看报告末尾所附的调查(第47页之后),所谓“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阅读时,我感受到市民对于不诚实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愤怒。 最后,博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来,询问当前政策会将日本带往何处: 但是,此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有种感觉,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常发生。 每个人都会生病与失业,所以若没有生活保障或亲戚,那么这种事就会发生。 显然有人即使有钱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切断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